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93 舞蹈與風俗街

空想能手 | 2021-04-04 23:35:50 | 巴幣 14 | 人氣 26


  屋外的聲音清晰可見,那是施放魔法的聲音,想到這裡我就不禁看著自己手上的黑色手環嘆氣…我還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去學習魔法呢?

  看著在我們家庭院向著天空施放風魔法,然後瞇著眼睛看著自己施放的風魔法就像在尋找著什麼的宮廷魔法師『海洛伊斯•文森特』勛爵,就感覺有些羨慕。

  從四天前海洛伊斯和再生公爵一起回來,並自稱已經成為再生公爵的弟子後,再生公爵雖然還是每天喝酒,不過應該是為了能指點海洛伊斯,所以她最近也經常待在庭園,坐在庭園的草皮上喝著酒,偶爾出聲指導海洛伊斯。

  雖然很想加進這樣的教學裡,但是再生公爵所說的從魔力的節點進行破壞,我真的是毫無頭緒…也是,我一個連魔法師都算不上的初學者,能看的出來就奇怪了。

  把現在幾乎所有的魔力施放完,手環裂痕的大小並沒有明顯的變化,雖然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過自己用雙眼確認過成果後,還真是只會讓自己更加的有挫敗感。

  「四小姐,您辛苦了。」年紀還很小的小女僕貝琪露出一如往常的燦爛笑容,並把一杯剛沖泡好的熱紅茶擺到了我的面前。

  「謝謝妳,貝琪。」露出微笑並表達出自己的感謝後,輕輕的拿起了茶杯啜飲了一小口,紅茶的清香和茶水溫暖身體的熱度,讓腦袋中負面的想法暫時的煙消雲散—。

  「不過四小姐,您可不能忘記今天要和三小姐一起接受舞蹈老師的指導喔—。」貝琪擺出稍微嚴肅一些的面孔說到。

  握著茶杯的手抖了一下…今天果然再怎麼說都逃不過了嗎?

  貝琪挺直身體,接著說到:「昨天雖然您說要加緊破壞手環而翹課了,我也能明白手環這件事的重要性,但是練習舞蹈也是很重要的,跳舞是貴族的基本禮儀之一,每個合格的貴族女性都該學習跳舞,否則未來挑選結婚對象時就可能出現障礙—如果您去詢問家主大人或是家主夫人的話,他們一定也會這樣告訴您的。」

  唔…這還真是沒辦法反駁的正論…可是跳舞啊…實在想不到有什麼一定要學會它的必要呢,至少我感覺除了那些社交場合外,我根本沒有用的到舞蹈的地方,再加上我一直覺得要有能自我保護的能力比較優先,所以真的是一點都不想花時間在舞蹈上。

  「嗯…那也是沒辦法的啊,要是沒有破壞手環的話就沒辦法學魔法,所以我才覺得這件事比較優先嘛,而且用光魔力後也需要休息—。」我正想繼續說下去,不過看到了貝琪鬧彆扭似地鼓起臉頰後,我馬上改口問到:「…怎麼了嗎?我說了什麼奇怪的—。」

  「您說謊。」貝琪嘟著小嘴,看起來有些不高興地說到:「您總是用這個當作理由,我也一直都相信您是真的需要休息,但是—昨天我向萊昂諾爾大人問過了,萊昂諾爾大人說就算是睡眠也只能些許增加魔力回復的速度,相反的,就算在練習舞蹈之類的動態活動中,魔力也是會自己恢復的。」

  啊,被發現了,但是…直接去問萊昂諾爾老師也太犯規了吧。

  貝琪接著說到:「現在既然我已經知道這些了,為了四小姐您的未來著想,就不能由著您任性,請您今天一定要去學習舞蹈。」

  …唔…真的好不想去…但是就跟貝琪說的一樣,我如果沒學習好舞蹈,在社交界上就會是不合格的女性…而我們家就會變成教育出這種女性的家族,受到其他貴族恥笑…唉,為了自己,也為了家人,看來只能去學舞蹈了。

  「…好啦,我今天一定會去的。」

  貝琪在聽到我有些不情願地回答後,重新綻放了笑顏,點了點頭說到:「那真是太好了呢!四小姐這樣就能更接近合格的淑女了呢。」

  …嗯,雖然我自己並不太想成為那個所謂的淑女就是了。



  兩小時後,身上的禮服被替換成了容易活動的服裝,這似乎是因為我在舞蹈方面也還是初學者的關係,這一點在我看到普通的穿著禮服的莉薇亞姊姊的時候就清楚的認知到了。

  「…妳終於是來了啊?真搞不懂妳在想什麼,作為貴族居然想不學習跳舞,是想被人叫做野丫頭嗎?就算妳是嫡系的女兒,要是沒有基本的舞蹈實力那也是相當糟糕的,而且也會影響到我的評價,庶出優於嫡系的都會被視為有心機,妳是想讓我被這麼認為嗎?」莉薇亞姊姊劈頭就念了我好幾句,似乎是真的有些不高興。

  「我昨天沒有想那麼多,真的很抱歉,莉薇亞姊姊。」老實地低頭認錯,這麼做的話莉薇亞姊姊也不好再生氣了吧。

  「…下次多動動妳的腦袋,不要再做一些荒唐的事情。」果然莉薇亞姊姊最後再念了一句後,話題的走向就改變了:「那麼關於跳舞時的禮儀和舞步妳記得多少?」

  「禮儀的話我都記得,舞步的話就有點…。」

  「那好吧,妳現在先站直,然後馬上就開始教學吧。」莉薇亞姊姊這樣說著,就從自己衣服的小口袋中拿出了一條黑色綁繩,熟練的把自己大波浪的長髮綁成一條長馬尾。

  接著莉薇亞姊姊又拿出一條紅色綁繩,走到我身後說到:「妳先不要亂動,很快就好。」

  剛感覺到了頭髮聚攏在一起被抓住不久,莉薇亞姊姊似乎很快地就幫我綁好了綁繩,就這樣走回了我的面前。

  「這次我先幫妳綁,下次記得讓妳那個小女僕綁完再過來,不然頭髮卡到什麼東西被扯下來的話我可不負責。」莉薇亞姊姊用威脅的語氣告誡完後,接著臉上的表情稍微平緩,並說到:「那就開始吧—右手先舉起來。」

  雖然感覺不明所以但是我還是先舉起了手才問到:「那個,莉薇亞姊姊,教舞蹈的老師呢?」

  「老師?領地在這種狀態下哪有老師敢來?何況我自己就有教授舞蹈的資格證,所以我來當老師就行了。」莉薇亞姊姊露出不快的表情並說到:「妳昨天還真是讓我好等呢,妳以為是誰才需要從頭學習舞蹈啊…。」

  啊…難怪才剛過來莉薇亞姊姊看起來就很不爽,原來我昨天把莉薇亞姊姊給放鴿子了啊。

  「對…對不起啦,莉薇亞姊姊。」

  「哼,妳不用道歉,反正本來就是我自己怕妳給我帶來不好的名聲才想來教妳的,妳作為嫡出的本來就沒有理我這庶出的義務,就算妳一直都不理會我也是沒有關係的—。」那是莉薇亞姊姊明顯的抱怨,讓我心裡的愧疚感也直線的上升。

  「對不起嘛,莉薇亞姊姊,我不知道是妳來教我才會這樣,要是知道是妳的話,我就不可能會放妳鴿子了。」

  莉薇亞姊姊皺起眉頭說到:「…就算不是我教的也不准翹課,舞蹈是貴族必備的技能,對女性來說更是重要,直到妳可以獨當一面之前,所有的舞蹈課程一堂都不准翹,知道了嗎?」

  「唔…好的,我知道了。」

  「不喜歡的話就用心點早點學完。」莉薇亞姊姊伸出手,把我舉高的右手壓到了大概到頭頂附近的高度,並接著說到:「舉太高了,這個位置就差不多了,然後左手像我這樣彎曲,扶住對方的後背—。」

  就這樣,我的舞蹈課程正式開課了。



  時間來到了晚上,一間看起來相當破舊的酒館旁的小巷中,一個相當臃腫的中年男性就這樣大喇喇地躺在地面上。

  沒有人想去叫醒他,因為這條街上的所有人,包括無賴和賭徒,全部的人都知道這名男性的身分,更準確來說是大家都知道他的血統,知道他是現任家主的親兄弟,外號『爛泥中的錢袋』的『羅爾柏•斯托諾瓦』。

  在羅爾柏因為幾個酒嗝使喉嚨一噎,翻了個身朝自己身旁大吐特吐了幾分鐘之後,腦袋似乎也半醒了,於是就這樣拿起自己的錢袋,搖搖晃晃的走到了街道上。

  因為這間酒館正好在兩條街道中間,所以雖然羅爾柏最初走來的方向上是賭場和黑市遍布的色彩灰暗的街道,不過當他來到酒館另一邊的街道時,眼前的景色突然變得五顏六色,街道上還有許多穿著暴露的女性拿著招牌或是直接拉客。

  「啊,是羅爾柏大人!今天要不要來我們店裡坐坐啊!可以給您特~別~的~服~務~喔~。」外層只穿了一層透明薄紗,可以直接看到裡面的紅色內衣的年輕女性向羅爾柏眨了眨眼,並送出一個飛吻。

  「今天老子都吐了那麼久了,哪有力氣做那些事,改天改天。」羅爾伯擺了擺手,看似不耐煩地拒絕到。

  「哎呀~您不要這麼說嘛~總之先試試~先試試嘛~如果真的不行的話~那就算您免費好了~。」那名年輕女性不管羅爾柏加快腳步,纏了上去,並用手撫過他的胸膛說到。

  「草!老子差那點錢嗎?而且要是真的不行,拿了免費又怎樣?隔天老子不行的事不就傳遍大街小巷了?別再煩老子!不然老子就打死妳!」羅爾柏顯露出怒意,並把那名年輕女性毫不憐惜的直接推開。

  對方都這麼明顯的拒絕了,那名年輕女性也只好放棄,不過看起來並沒有多麼受到委屈的樣子,畢竟更糟的時候都會被直接揮拳或打個半死了,相較之下只是有點憤怒的羅爾柏已經是很好相處的了。

  「喏,就說了吧,羅爾柏大爺今天看上去有點匆忙,這時候貼上去硬的可會是大爺的拳頭啊。」滿臉皺紋的老鴇拿著菸斗,呵呵笑到。

  「唔…可是今天我都沒客人,羅爾柏大人又是出手很慷慨的人,所以忍不住想要試試看嘛…而且,失敗了也只會被罵而已~。」那名年輕女性吐出舌頭,俏皮地笑著。

  「嗯?」然後在她回頭時,不經意地看見又有另一個女人纏上了羅爾柏,於是便說出風涼話:「哎呀,真是不自量力,等著被羅爾柏大人罵吧。」

  「妳啊…真是…。」老鴇用菸斗敲了一下她的腦袋,然後吸了口菸斗,吐出一口煙圈後說到:「而且妳猜錯了,羅爾柏大爺說不定會接受她的邀約呢。」

  「哈?怎麼可能嘛—。」結果她在轉頭一看,羅爾柏已經跟著那名女性進到了娼館裡,她當然也就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並說到:「怎麼可能?我有哪點比不上她。」

  「有啊,那間娼館是『紫紗夫人』底下的其中一間店,紫紗夫人有的是辦法讓她所看中的客人進到店裡,有的時候靠娼婦本身,有的時候則提供一些與娼婦,甚至與性慾無關的東西,所以羅爾柏大爺會進去並不是多麼奇怪的事情。」

  「欸~那是什麼方法呀?我也想要學,婆婆,教教我嘛~。」那名年輕女性撒嬌似地說到。

  「別想了,妳是不可能學會的,絕不可能。」老鴇斷言到,並且再度吸了口煙。

  沒錯,絕不可能,剛才那個娼婦拿出來的是『新格爾芬帝國』的正式印鑑,我們這些普通的賤民怎麼可能搞到這種東西,那是只有『紫紗夫人』才有的門路—老鴇在心裡想著,並持續無視在一旁吵鬧的那名年輕女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