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91 『閃電』突襲(中)

空想能手 | 2021-03-31 22:40:54 | 巴幣 4 | 人氣 74


  庫沙塔魯城北城區的一條足以讓兩台馬車並行的道路旁,有幾名乞丐或坐或臥的待在這條街道上,與這條道路相連的小路中則隱約能看到有許多的人影正在窺視著這條街道,那些人影正是銀蜥幫的幫眾,甚至連街道上的乞丐都有一些人是銀蜥幫的眼線。

  雖然『二把手』預定會經過此處,但是他們之所以待在這裡的理由甚至根本不是為了保護『二把手』,而是為了在『二把手』下令之時,從各個方位殺向陷入包圍中的金特一行人,如果『二把手』沒下令,他們當然也不會開始行動。

  雖然他們都屬於好鬥的類型,不過他們透過多年的相處也已經相當明白『二把手』的做事方式,能動口的對象就不要動手,所以他們大概也已經猜到這次不會動手了,而有些鬆懈的閒聊著。

  完全沒有人注意到,一個身影正踏著平穩的腳步走在他們上方的屋頂上,並且那個人影很快地就停下了腳步,在房頂蹲伏了下來,就更不可能被人注意到了。

  那個人影並沒有任何隱藏身分的打算,『薇卡』對自己隨風飄盪的綠色長髮完全沒有理會,就只是這樣的把手上的長弓打橫,放上有著密密麻麻紋路的黑色箭矢,將弓弦完全拉開,並把注意力放到了街道上—

  很快的,街道的那一頭,有一輛馬車彎了進來,馬車上有著明顯的銀蜥蜴標誌,顯然就是她被亞伯瑞斯吩咐要殺死的主要目標『二把手』無誤。

  接下來就是等待信號了—薇卡心想著。



  亞伯瑞斯仔細觀察著搭載著金特、埃爾娜的馬車,一直都沒有出手的打算,不出手的理由也相當的單純,那就是因為護衛中有可露兒的存在。

  他很清楚可露兒的固有技能『聽力專精』有多麼的強大,雖然因為周圍暗中保護金特他們的殺手太多,人數過多反而讓可露兒一時沒能認出混入其中的他的聲音,製造出了一個讓他有機可趁的破綻。

  這個聲音並不是指說話的聲音,而是腳步聲、呼吸聲一類的,想隱藏都很困難的無意識的雜音,就算透過訓練來特別隱藏,只要可露兒專心去聽的話,終究會聽出聲音的本質,從而認出聲音主人的身分—這也是『聽力專精』最為厲害的地方。

  正因為只要可露兒專心去聽,幾乎沒有什麼是聽不出來的,所以絕對不能輕舉妄動,就算一開始因為混入其中而沒被發現,但是一旦自己有了什麼特別的舉動,大概就會立刻被發現到異常吧。

  所以必須一擊斃命才行—在腦中平淡的向自己敘述著,亞伯瑞斯就這樣等著了他們逐漸行進到自己相當熟悉的那個位置—自己無數次殺死埃爾娜•梅特涅的那個位置上。

  那是一個平淡無奇的地方,完全說不出來有什麼特別之處,地磚沒有少鋪,附近的建築物也沒有異常,也沒有可以當作地標那種程度的東西,不過或許正因為如此,這裡就會是亞伯瑞斯記憶中埃爾娜一行人最鬆懈的那一瞬間。

  抱歉了,埃爾娜•梅特涅,妳是拯救世界的阻礙之一,過去的我完全沒有能說服妳的方法,而且在這之後妳的護衛將會大為增加,那時候我就不能下殺手了…所以,只能讓妳在這裡退場了,妳就儘管恨我吧,等我下了地獄之後再來還清這一切—亞伯瑞斯在心裡默念著,視線對準馬車,並慢慢地把左手放在了喉嚨上。

  …以前曾經一起並肩作戰的時候妳是相當好的夥伴,妳的機警和聰敏都幫了我很大的忙,正因為我了解妳的一切,所以妳必須死在這裡…抱歉了—亞伯瑞斯露出感傷的眼神,並把右手食指指向馬車後輪的車軸上。

  思考中斷的瞬間,取代亞伯瑞斯聲帶的機械開始運轉,齒輪運轉的聲音讓可露兒立刻回頭確認這個異常,不過也已經太遲了—

  「『雷槍』。」長槍形狀的藍紫色電流從亞伯瑞斯面前一閃而逝的魔法陣中射出,在護衛們反應過來之前,攻擊就已經射穿馬車右後輪附近的車軸,馬車也因此而發生了側翻。

  馬車的側翻會讓車內的人暫時性的飛到空中,而普通人在空中是不可能迴避攻擊的—這正是亞伯瑞斯的如此攻擊的主要原因。

  當然,故意讓馬車飛往這個方向是因為亞伯瑞斯『無數次的經驗』,因為他十分清楚如果馬車偏向這一側,慈愛之風的女聖騎士就會離埃爾娜的位置較遠,也就來不及在埃爾娜面前架開防禦了。

  必死的條件已經達成,剩下的工作就只剩下念出咒語、放出魔力這種極為單純的工作了。

  亞伯瑞斯收起感傷,露出宛如機械一般的毫無情緒的表情,冷靜且平淡的唸到:「『天罰之雷』。」

  下一個瞬間,巨大的雷光從地面沖天而起,把大半的街道和一大部分的馬車都給吞沒了—。



  沖天的雷電,這也正是兩人說好的信號。

  雖然如此明顯的異相,會讓銀蜥幫的所有人都提高警戒,不過對薇卡來說,那並不成什麼問題,而且薇卡是屬於找尋破綻,後發制人的類型,因為那道巨大的雷電而導致自己的對手驚慌失措,對她來說真是大歡迎。

  抓準這一刻的時機,手指放開了弓弦,將箭矢朝著馬車高速射出,不過並沒有特別的瞄準馬車的某個位置,就只是朝著馬車車門的方位射出了箭矢。

  箭矢的尾部拖曳著不祥的漆黑氣息,並在箭尖撞擊到車門的瞬間,將這股黑色氣息一鼓作氣地向箭尖匯聚並向前射出,漆黑的氣息因此完全透進了馬車之中。

  也幾乎就在下一秒,馬車突然被從來自內部的斬擊給切開,而這次的目標—長相斯文的男子『二把手』正手握著雙劍,並馬上邁開腳步逃離馬車,看來就是他自己為了快速逃離馬車,並讓『毒氣』消散,才直接破壞了它。

  不過從他身上的膿瘡和痛苦的表情來看,似乎是確實的吃下了薇卡的攻擊。

  「沒用的,就算閉氣也會直接從皮膚滲入,這樣目標就成功解決了,再來的話—。」薇卡把一支赤紅的箭矢咬在了嘴巴上,並把一支深紫色的箭矢搭在了自己的長弓上。

  「殺光所有目擊者。」薇卡不帶任何情緒的說著,並向著街道的一處地磚間的縫隙,射出了那支深紫色的箭矢。

  這支箭尾拖曳著紫色氣息的箭矢,因為並不是針對任何一個人,當然也不會有人主動去阻擋它,就這樣直接刺進了地磚的縫隙之中,只是就在下一秒,他們就體會到了忽視它的後果。

  紫色的氣息灌入地面,在地下開始快速的膨脹,擴張之快,讓地面就像是發生了爆炸一樣,碎石、瓦礫都向天空噴濺而起,而在破碎的地表下方的,是不知何時所產生的紫色的湖泊。

  湖泊的大小直接包覆住了整個街區,雖然建築物並沒有倒塌,但是街道和建築物的一樓都因為地面遭到破壞而湧現出了這種紫色的液體,一旦有人的肉身直接接觸到這種液體,那接觸的地方將會立刻潰爛,並傳來難以忍受的劇痛。

  乞丐和一部份待在一樓或是地下室中的銀蜥幫成員,就在這個時候被這種紫色的液體淋滿了一身,這樣幾乎全身都被沐浴當然也只會造成一個結果—那就是全身的潰爛和完全無法忍受的劇痛。

  不過他們的痛苦並沒有維持多久,因為不斷接觸到這種紫色液體的他們,很快就因為身體各處嚴重的潰爛而死去。

  而剩下的活人們,就只有一開始就待在高樓層的幫派成員們,還有勉強來得及從地面逃到周圍建築物二樓以上牆體的,包含『二把手』在內的少數人。

  而此時,薇卡已經把嘴巴上的紅色箭矢搭上了長弓,而她這次的目標—是天空。

  箭尾拖曳著紅色氣息的箭矢衝向了天空,這次的弓箭則直接在半空中解體,內部和尾部的紅色氣息立刻向周圍擴散開來,並向下墜落—以無數顆火球的形式。

  這副宛如末日一般的景象不只看起來嚇人,實際上的範圍和威力也都能媲美A級火系魔法師的魔法,這是銀蜥幫這種沒有多少人達到B+以上的團體所無法招架的,更不要說現在的他們因為那片毒沼,而被迫分散開來了,這讓他們完全沒辦法進行有效的抵禦。

  銀蜥幫成員很快就剩下不到個位數,此時的薇卡則回歸弓箭手的本質,搭上頂端是精鐵所製成的箭頭的箭矢,將那些鬥氣和魔力使用過多而疲憊不堪,且無處可躲的倖存者們一一射殺,最終能和薇卡對峙的,只有已經被劇毒摧殘得不成人形卻仍奮力抵抗的二把手。

  在薇卡把注意力稍微移到銀蜥幫成員身上的時間裡,二把手把握住這樣的機會,快速地逼近著薇卡,終於在最後一名成員倒下之際,他抵達了自己可以使用魔法的距離。

  他一邊跑著,一邊把較長的那把劍指向薇卡的方向喊到:「『睡眠術』。」

  咒語匯聚起魔力,高速的襲向了薇卡,而薇卡對這記攻擊的回應,就是向他回以三發精鐵箭矢。

  不躲不閃的薇卡在被魔法擊中後也沒有任何的影響,再度從空間袋中召喚出精鐵箭矢搭載了長弓上;相反的,魔法也用了,也對薇卡的攻擊進行迴避了的二把手,不但魔法無效,也因為身體被毒化而顯得異常遲鈍,這樣拙劣的閃躲當然避不開精準的射擊。

  因此右肩、左腹和左大腿都被箭矢給貫穿,開出了總共三個大洞,也因為二把手腿部受到的重創,讓二把手完全失去支撐,倒在地上再也無力站起。

  或許是因為大局已定,薇卡搭上新的精鐵箭矢瞄準二把手,表情冷淡的向二把手問了句:「為什麼都不喝解毒藥水?你應該有那個時間。」

  「…果然…最初的那招…是用解毒魔法…或是解毒藥水…都反而會加重…毒性的招式嗎…?」二把手有氣無力地反問到。

  「嗯,是我自己調配的毒,就算不喝解毒藥水,最多三小時你也會因為原本的毒性而死去,這種毒只能用我自己的解藥來解。」薇卡接著說到:「你的判斷很敏銳,但是你從一開始就已經完蛋了,你要是喝了解毒藥水就簡單了,現在當然也不會太難。」

  薇卡頓了頓,接著說到:「我接下來會瞄準你的頭部,如果你擋得下來,我就會立刻離開這裡,不再對你發動攻擊,你就可以在你剩下的兩個多小時想辦法活下去。」

  「當然,你沒有選擇權,給我接住吧。」薇卡沒等對方回答就先一步的冷聲說到,將鬥氣匯聚於指尖與箭矢,然後手指一放—射出了箭矢。

  二把手立刻揮刀去擋,他也確實趕上了弓箭的速度,把長劍劈在了箭頭上,但是當他的劍任接觸到箭頭的瞬間,他立刻發現到了異常,那支箭矢的速度明明還是一樣,自己的動作卻開始跟不上它了,不只如此,他還感覺周遭的景物都與自己一樣慢了下來。

  然後十分突然的,他突然理解了這是怎麼回事—

  這恐怕就是自己的臨死前的一刻吧,並不是他變慢了,而是那支箭矢加快了—他這樣想到。

  同時,由於沒能及時控制手部力量的流動,他手上的長劍被那支箭矢彈開了,箭矢也沿著原來的軌道,直直的刺向他的額頭—

  他的腦子從來沒有這麼清醒過,也從來沒感覺自己的鬥氣聚集的速度這麼流暢、精確過。

  本來只包覆住頭部就已經是相當難操作的事情了,這次他卻能把所有的鬥氣都被他會聚在了額頭的部分,這是他有生以來最快速也最完美的一次集氣—

  下一秒,加速的弓箭輕易的擊碎了他鬥氣的防護,將他的頭部上半部轟成了碎塊,他的意識也在此時消逝—



  同時,在離王都只剩大概十分鐘的距離上,有一台空艇正在向王都逼近著,而空艇的內部則傳來陣陣的慘叫聲,空艇內的游擊隊們各個都是面露恐懼地看著前方的敵人。

  前方的敵人很多嗎?不,眼前只有一個金髮男子,手上的武器也僅僅只是一把普通的武士刀。

  但是他的身前身後卻都已經有著無數的屍體,也因為他站在通往駕駛室的唯一一個出入口前,將所有的人擋在狹窄的走廊上,頓時居然有了一種一個人包圍了面前所有敵人的狂傲氣場。

  「哼,這次是三百人啊,我會把你們砍成比較不占空間的程度,讓下一組人也正常能站到我面前的,來吧,再向前踏一步啊。」金髮男子右手握著刀柄,左手握著刀鞘,做出居合斬的前置動作,並露出了高傲的笑容,頓時之間,沒人敢再向前一步—。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