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87 銀蜥幫的過去與現在

空想能手 | 2021-03-24 23:55:55 | 巴幣 2 | 人氣 53


  「所謂的銀蜥幫便是由貧民區的居民中誕生的集團,庫沙塔魯城中的貧民區居民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朔到幾百年來斯托諾瓦侯爵家所接收的菲洛利斯王國的俘虜,似乎因為當時的斯托諾瓦侯爵家家主本來有一統王國版圖的野心,所以一開始是好好對待那些俘虜的,而在他因病去世之後,他的後代就因為開始不段受到王國的壓迫,而像是要消除這股怨氣一樣的苛刻的對待貧民區的人們,再貧民區發生數次暴動後,兩者間的關係也變得難以挽回,使得當時已經被貶為子爵家的斯托諾瓦家有了更多的情報盲區—銀蜥幫就是他們為了減少情報落差而成立的非法組織。」

  「銀蜥幫最早的一任首領是當時反抗斯托諾瓦家族的自治團體領袖,一開始的性質其實也是與村莊的自警團類似的團體,只是自從第一任首領在斯托諾瓦家的鎮壓下喪失了性命後,第二任的首領一上任便主張要『不擇手段的為同志們報仇』,並開始以籌措資金為由,開始引進奴隸、毒品,並向其他非法組織提供護衛及倒賣武器。」

  「內部雖然也出現過反抗的聲音,不過這些聲音很快的就被消失了,由我手上的情報來推斷,當時的首領的強度或許有S級的程度,也因為如此導致當時完全沒有人能對抗他…直至今日。」當馬蒂亞斯說出『直至今日』這個詞語後,所有人都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似乎是以為馬蒂亞斯說錯話了。

  「您們會感到疑惑也是很正常的,畢竟至今為止的報告中首領似乎已經換了好幾任,不過那都只是假象,最大的證據就是自從第二代之後的首領所訂立的方針完全沒有絲毫的修改,並且每代首領的稱號都不約而同地與手的數量相關,像是『多手惡魔』、『一百二十八手』以及現在的『惡魔三十二』等等。」

  「雖然這些或許也可以用遵循傳統來解釋,但是作為幫派組織會有可能完全不修改前朝的規定嗎?以及從當時流傳於貧民區的民歌來分析,當時的居民或許有人真的目擊到了銀蜥幫首領使用無數雙手的時候,因此我用這些情報整理出了一個結論—。」

  馬蒂亞斯輕抬起自己的頭,雙眼看向金特與埃爾娜並接著說到:「銀蜥幫首領難道不是長生種的魔族『千手族』嗎?斯托諾瓦侯爵家畢竟是與舊帝國相關的國家,與魔族有一定程度的接觸我認為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那麼找到一個強力的魔族為他們服務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也只是推測而已吧,怎麼能一有什麼奇怪的情況都說是魔族所做的。」金特反駁到。

  「那我就問您吧…斯托諾瓦家曾經有過只有個位數A-級的部下存在的脆弱時期,當時的國王陛下似乎是出動了數千人偽裝成盜賊襲擊迪薩郡,最後卻在庫沙塔魯城停下了…不,不能說是停下,因為那些人全部都被殺死了。」馬蒂亞斯接著說到:「根據當時的情報文件來看,斯托諾瓦家確實在幾十年內都沒有引進過新的部下,那麼就只有可能是從舊的部下中抽出的戰力了吧,而且不管攻擊多少次,每次的攻擊最終都會止於庫沙塔魯城,而銀蜥幫首領也是一直待在庫沙塔魯城的人物—這些就是我所能舉出的最強力的旁證,當然要憑這些就說服您們恐怕還是有些困難,不過我還是希望您們判斷銀蜥幫首領是個至少有A+級程度的高手才好。」

  「這樣啊…那麼這裡的戰力還是有點不足呢。」埃爾娜看向馬蒂亞斯,接著說到:「不過這也不影響我們的工作,只要我們不要被抓到行蹤就好了,你應該有躲過他們眼線的方法吧。」

  「是的,小人自然有辦法做到,只不過…。」馬蒂亞斯抬起頭說到:「只不過他們都明白梅特涅商會是您們的據點,如果您們不換個藏身處的話,恐怕是沒意義的,而且藏身之處的首選最好要是不屬於梅特涅商會以及和宰相大人完全無關的資產會比較好。」

  「就算是那些在契約上轉手過很多次的資產,所有權人表面上跟我們完全沒關係的那種也是嗎?」金特問到。

  「沒錯,希望您不要小瞧了斯托諾瓦家的情報負責人,他在這種方面可是很敏銳的,幾年以來我們在他手上吃了不少苦頭啊,光是要確保藏匿處沒有問題就花了兩年,更重要的是—我們王國的情報部隊到現在仍然不能鎖定幕後操控情報的那個人的身分。」馬蒂亞斯看起來有些慚愧地說到。

  「這樣啊…那麼或許先引出那個幕後之人會是我們行動的重點呢。」埃爾娜的臉上的笑意銳減,用有些壓迫感的態度說到。

  「是的,那您打算怎麼去做呢?高貴的大人。」馬蒂亞斯低頭恭敬的詢問到。

  「雇用大量的殺手把他所有能用的棋子全部消滅掉,這樣為了能獲取情報,他遲早都會出面的,再加上梅特涅伯爵家的財力絕對比斯托諾瓦家還雄厚,就算兩邊都花大錢,贏的也會是我們,我能如此確信。」埃爾娜顯露出殺氣,淺笑著說到。

  「您說的確是一個好方法,但是對方畢竟有銀蜥幫首領的存在,如果不是A+級或S級的殺手,小人認為應該很難成功殺死他的吧,這樣一來一往的損失恐怕會出現您所不樂見的情況。」馬蒂亞斯難得委婉地提出了反對意見,這也變相的表示他非常不贊同這個計劃。

  「但是你也沒別的方法了不是?有什麼更好的方法就說出來啊。」金特口氣不佳的說著。

  「小人並沒有反對的意思,只是希望您們能理解計畫中存在如此程度的障礙,然後對此修正一部份的計畫,確保計畫能順利進行。」馬蒂亞斯說到。

  「…好吧,我相信你的判斷,我會透過亞黎雇用適合的殺手來處裡銀蜥幫的首領,為此我需要你找到更多銀蜥幫首領的相關資料。」埃爾娜微笑著對馬蒂亞斯表達了肯定。

  「是的,小人就算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馬蒂亞斯擺出誇張的表情說著。

  「那最後一個問題—目前斯托諾瓦家的各個事件有任何除了菲洛利斯王國的外力介入嗎?」埃爾娜露出銳利的眼神問到。

  「是的,當然是存在的,人間蒸發一般的席諾斯公主就是最好的證據,雖然目前並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證據,不過犯人鐵定是新格爾芬帝國或是卡利路其王國其中之一,只有這兩個鄰近菲洛利斯王國的大國做出這種事情才有較大的利益。」馬蒂亞斯這樣說到。

  「有說跟沒說一樣,誰不知道這種事情?還需要你來說嗎?重要的是可以用來指認的證據啊。」金特還是沒好氣的說到。

  「是的,但是現在正是因為沒有找到證據而在發愁呢,如果您有什麼高見的話,希望您可以大發慈悲的告訴我。」馬蒂亞斯再度假裝恭敬的說到。

  被自己的話反擊的金特看起來更加生氣了,不過更加生氣後,金特的嘴巴反而不再說任何抱怨的話,從這時開始就只是聽著別人說內容而已。

  馬蒂亞斯接著說出自己的推測:「不過,完全找不到證據,反而就可以確信帝國就是犯人了,畢竟卡利路奇王國的間諜是否優於我國,答案大概是否定的,能做到這種事情的大概只有帝國的『蛛網』了吧。」

  而他所說的這些內容也普遍的獲得了在場所有人的認可,沒有證據,反倒會成為最好的證據。

  「看來之後要警戒的對象還有帝國呢,畢竟間諜都已經混進來了,就算已經完成劫走席諾斯公主的任務,他們的『蛛絲』也沒道理放下這邊的情報直接離開。」埃爾娜接著說到:「總之還是先從可以擊潰的對手下手吧,既然他們已經將銀蜥幫搬到檯面上了,那我們也能用一些檯面上的方法來對付他們了—。」

  埃爾娜正想說下去,就被突然的敲門聲打斷。

  門外的人急切到甚至沒有等到門內的金特或埃爾娜說可以發言,就直接地說到:「銀蜥幫…銀蜥蜴商會的人過來了!他們人數很多!把整條街道都塞滿了!現在他們正堵在我們商會的門口!金特會長!請下達指示!」

  金特皺起眉頭,從座椅上站了起來,並回話到:「別慌張,他們不可能公然對我們這種『無辜的市民』下手,恐怕是有什麼事情要和我們討論吧…當然,也可能只是準備殺雞儆猴而已。」

  金特理了理自己的領子,然後拉開了門說到:「總之先把對方拉到談判桌上,這種『文』方面的事情還是我們比較擅長,不要配合對手再他們擅長的領域戰鬥,要讓對方必須配合我們擅長的領域才行。」

  「是…是的,金特會長。」

  就這樣,金特與部下離開了房間。

  而埃爾娜則看向馬蒂亞斯說到:「那我們也繼續吧,把你覺得比較重要的情報都說給我聽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