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89 銀蜥蜴流的協商方法

空想能手 | 2021-03-28 11:11:13 | 巴幣 4 | 人氣 59


  時間向後推延到了隔天晚上,有數十個蒙面還披著劣質的斗篷遮擋住全身的男性們,趁著夜色,飛快的從小巷中來到了梅特涅商會所在的街道上。

  他們的手上意外地並沒有拿著多少東西,只有個位數的人拿出了撬棍,並開始打開放在街道兩旁混在其他商會貨物中幾個木箱,從中拿出了燃油與幾張魔法卷軸,發給了其他的人。

  不久這數十人便拿著自己分配到的東西,包圍了梅特涅商會,並且二話不說地就開始潑灑燃油,而在這些潑灑燃油的人身後,也有數人發動了魔法卷軸,颳起風將油滴吹起,讓整棟建築物都完美的布滿了油。

  做完這些事情後,他們立刻就逃回了小巷中,並由先行躲進小巷裡的幾個手持撬棍的人發動了填充著火魔法的卷軸—

  轉眼間,建築物立刻就被火焰所包覆,而他們也在尖叫聲中悄然離去。



  「報告我們這次的損失。」金特的臉色相當不好看的說到。

  「好的,這次的火災燒毀了我們商會的外部裝潢,內部也受到了相當程度的破壞。」女性商會職員『珍娜』這麼說著,而他們二人身邊的是已經被燒得焦黑的接客大廳。

  珍娜接著說明到:「不過倉庫的物件並沒有損失,二樓三樓也只有稍微被燻黑;商會成員們也只有幾個了被濃煙嗆傷,現在都受到治愈術師的治療,已經沒有大礙。」

  「…時間可還挑的真是準呢,居然在我把三姊安置到其他地方,那些護衛也都跟著三姊的時候這樣來襲擊商會,是想告訴我他們清楚我們的一舉一動並掌握著我們的性命嗎?還真是囂張。」金特咬了咬牙,看起來相當憤怒的說到。

  「是的,實在難以認為是巧合呢…這樣的話難道埃爾娜大人現在的行蹤也被他們掌握著嗎?」珍娜露出不安的表情問到。

  「…有很大的可能性呢,這樣就算換了地點,也只是讓我把人手分到兩邊來防守而已,雖然雞蛋不該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但是如果兩邊的守備力度都撐不過對方的攻勢那就本末倒置了。」金特的怒意消退,語氣恢復了平靜的接著說到:「看來只能再讓三姊回到商會裡了,畢竟商會是不能移動,並且對方又一定知道地點的地方,又兩者都保護就只能待在此處了。」

  「就是那樣喔。」一個一天前金特才剛聽過的女性聲音突然這樣說到,而聲音的主人也像是之前一樣,在幾名壯漢的保護下走進了店裡,並接著露出微笑說到:「怎麼樣呢?思考了一天之後,現在有沒有特別想跟咱們協商的意思呢?」

  「這還能叫做協商嗎?我不會認可,也不會原諒你們的。」金特瞪著自己眼前那個左肩上有著銀蜥蜴刺青的女子,用憤怒的語氣說著。

  「咱的作法也不需要由對手商會的人來認可,只要有用就好了。」左肩上有著銀蜥蜴刺青的女子露出了認真的眼神接著說到:「咱可是有好好思考過的,咱們銀蜥蜴商會作為新生的商會比起其他商會能具備什麼優勢…總之營業執照的廢棄對咱們是很無所謂的事情,畢竟咱們現在沒有熟客也沒有口碑,倒了就在用下一個假身分去重新申辦一次就好,跟已經成立數年的你們不一樣,咱們是可以跑的。」

  「正因為有這個優勢,所以咱們就可以更大的發揮自己的優勢了—那就是暴力。」左肩上有著銀蜥蜴刺青的女子嫣然一笑,並接著說到:「如果咱沒有猜錯的話,咱這麼做後的成效相當顯著呢—魔法協會跟冒險者公會現在已經都開始警告成員不要參加保護梅特涅商會相關的任務了。」

  聽到這裡的金特立刻皺起了眉頭,的確保護他們的冒險者除了『慈愛之風』是正規的冒險者小隊外,剩下的都是沒在公會中登錄的人,魔法協會更是打從一開始就連一個都沒有派來。

  「你大概也猜得到發生這種狀況的原因吧。」左肩上有著銀蜥蜴刺青的女子微笑著坐到其中一張燒得焦黑的沙發上,翹起二朗腿接著說到:「咱們作為非法組織不可能靠施壓來逼迫這兩個中立組織聽從咱們的決定,不過因為近期這座城市受到過巨大的破壞,這兩個組織關於委託內容的審查也變得相當嚴格了呢,多虧了這樣,現在所有跟銀蜥幫相關的委託似乎已經被定調為『政治事件』了呢,你應該能懂這意味著什麼吧?」

  左肩上有著銀蜥蜴刺青的女子把雙手放到膝蓋上,撫媚的笑著說到:「作為中立組織的他們將會『強烈建議』所屬的成員不要接受相關的委託,也會拒絕在任務榜單上張貼你們的委託,然後如果事情發展到相當嚴重的地步—他們甚至會不惜替冒險者支付違約金,直接召回執行委託中的隊伍呢。」

  話說到這裡,金特也大概明白了一切的真相,他握緊了拳頭,看起來不甘又憤怒的說到:「是嘛…原來這就是妳之前帶著幫眾浩浩蕩蕩的包圍我們的原因嘛…透過誇張的舉動,讓公眾認定『銀蜥幫』與此事相關,從而斷絕我們從中立組織中獲得援助的可能性。」

  「嗯,差不多就是這樣呢。」左肩上有著銀蜥蜴刺青的女子嫣然一笑,並接著說到:「那麼現在咱就再問你一次—現在你有和咱…有和咱們銀蜥幫協商的意思了嗎?」

  這麼一個不得已的選項擺在了金特面前,他也明白現在的自己處於被動,目前已經難以力挽狂瀾,可以說他已經只剩下這個選項了,否則就只能賭上自己的身家和三姊的性命來與銀蜥幫戰鬥了。

  金特握緊拳頭,咬了咬牙接著說到:「…我知道了,那就來談談吧,什麼時候到什麼地點來談?」

  左肩上有著銀蜥蜴刺青的女子似乎相當滿意的笑了笑,並接著說到:「雖然咱想說出『咱們現在就在此處來談』,不過咱畢竟對咱自己商會內的營運方式還不太熟悉,詳細可能還是需要咱們的二把手才有辦法進行呢,要咱們二把手有空的時間的話,恐怕要到明天晚上十二點才有辦法了呢,不過咱相信你們會同意咱所選的時間的—畢竟現在比較急迫的是你們啊。」

  深知主導權完全落入對方手上的金特,也只能加重自己握拳的力道,並不甘心的回答到:「…明天晚上十二點是吧…地點呢?」

  「地點就選擇立場中立的地方吧,城北的女神教教會如何?在女神的面前討論事情,可是直接會讓女神見證的呢,這樣也比較不會違反咱們間的約定,更有約束力不是?」左肩上有著銀蜥蜴刺青的女子笑著說到。

  稍微回想了一下自己昨天所看的那些『不重要的情報』,女神教教會的立場的確並沒有傾向斯托諾瓦家,也因為如此金特回答到:「城北的女神教教會嗎…好吧,就把地點訂在那裡吧。」

  「呼~那麼咱的工作到這裡就結束了呢。」左肩上有著銀蜥蜴刺青的女子站起身來說到:「咱就只負責把你拉到談判桌上,接下來的事情就請你自己跟咱們的二把手談吧,咱就先走了。」

  當然沒有人去送這群不速之客,但是也沒有人敢擋在他們的面前,於是他們就這樣突如其來的闖入,悠悠哉哉的離去,讓金特心理的屈辱感也更佳的強烈了。

  「…今天商會就休息吧,都變成這樣了也不可能接客,去請魔法協會的人來幫忙維修房屋吧,修理這種事總不會在扯上『政治』了吧。」金特難得對部下下達了休息的命令。

  不過隨著部下的離開,金特的腦袋裡幾乎都只在思考明天晚上的事情了,表情也越發的陰鬱。

  「…去找三姊吧…現在待在這裡也沒有任何的意義。」金特嘆了口氣,帶著些許想要撒嬌的念頭,他坐上了自己停放在梅特涅商會附近的馬車—



  位於庫沙塔魯城北邊區域的一間平淡無奇的平民旅店中,一名有著綠色髮色的長髮少女正盤腿坐在床鋪上擺弄著自己手上的長弓弓弦,她的面前則放著箭頭、箭身及箭羽,也就是整支箭都完全不同的數十隻箭矢。

  突然,她正面的門被打開,一個用斗篷遮擋住大部分臉部的人影就這樣一聲不響地進到了房間中,然後悄然的闔上了門,之後就這麼一直用俯視的視線看著綠髮少女的一舉一動。

  綠髮少女並不是沒有發現這件事,只不過她明白這個人對自己不會造成什麼威脅,所以索性也就繼續忙碌自己的事情,等著那個人的開口。

  「薇卡,就是今天晚上。」那個人用不明性別的機械嗓音說著:「和我們說好的一樣,我去解決監察官那邊的人,妳去解決銀蜥幫那邊的人。」

  「嗯,了解。」被那個人稱作『薇卡』的少女閉起一隻眼睛,對前方做出放箭的姿勢彈了一下弓弦,平靜地接著問到:「不過你真的確定銀蜥幫的首領不會出現嗎?亞伯瑞斯,你也知道我的『隱蔽』技能對他可能不起作用,所以這個問題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

  「…他是不會出現的,我十分確定。」亞伯瑞斯頓了頓,並用略帶一絲嚴厲的口吻說到:「…薇卡,我也說過很多次了,盡量不要說出我的名字。」

  「嗯,了解,是要叫你『穿雲雷光』或是『形無悶雷』吧。」薇卡把長弓放到了床鋪上,並拿起了其中一隻全黑的箭矢,一邊翻弄著,一邊沒有任何表情的說到:「不過你也太過小心吧?就只是名字而已,精神太過緊繃的話會過的很痛苦的。」

  「…我說過很多次了…話語是具有力量的…我不想暴露我的身分,至少現在還不行,如果妳不打算按照我說的來做,那我也不需要妳的幫忙了。」亞伯瑞斯用冷酷的語氣說著。

  這句相當沉重的話也終於讓薇卡有了反應,原本聚焦在箭頭上的視線快速的瞥向了亞伯瑞斯,並說到:「就算晚上就要開始行動了也是?你還能找的到幫手?」

  「可以,我有很多的人選。」亞伯瑞斯接著說到:「就像我幫助過妳一樣,我還幫助過很多人,雖然這次最適合的人選是妳,但是我也有第二、第三方案。」

  「……。」凝視亞伯瑞斯數秒之後,薇卡把手上的黑色箭矢輕放回原處,並接著說到:「看來你確實很重視這件事,抱著輕率的態度來指正你,我很抱歉,之後我會稱呼你為『穿雲雷光』的。」

  「那就拜託妳以後都這麼做了。」亞伯瑞斯輕輕搖搖頭,並說到:「不過該說抱歉的是我,就算確實的幫助過了妳,卻也只是為了在之後能利用妳完成我的目的而已,明明是如此,我還對妳態度這麼差勁,是我才對不起妳。」

  這次換薇卡搖搖頭說到:「沒事,就算你是帶著目的才幫助我的,也的確還是幫助了我,有恩就要還,幫你殺死幾十個人只是小事一件,我欠你的還有很多。」

  「…謝謝,這件事就交給妳了。」

  「嗯,包在我身上。」

  就這樣,兩人的對話結束,亞伯瑞斯退出了房間,並重新關上了房門,而薇卡則又從那些箭矢中,挑出了幾支,專心的觀察著箭矢上細小的紋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