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88 銀蜥蜴商會的威脅

空想能手 | 2021-03-26 23:34:04 | 巴幣 4 | 人氣 52


  金特才剛從商會成員專用的內部樓梯來到一樓接待外客的大廳,就看到了一個穿著酒紅色的無袖低胸禮服、左肩上有著銀色的蜥蜴刺青的年輕女子,正抬高了自己的腿,直接抬高腿踩在不算矮的櫃檯上,並用囂張的口氣說到:「哎呀,你們的會長動作還真是緩慢啊,讓咱猜猜,是不是因為尿在褲子上了,現在才忙著換衣服呢?」

  這麼說著的同時,那名左肩上有銀色蜥蜴刺青的女子便把視線投向金特,嘴角也微微的上揚,從這帶著一些惡作劇意味的笑容來看,似乎是早就發現了金特才故意這樣說的。

  而始終沒有人上前阻止那名左肩上有銀色蜥蜴刺青的女子的理由也很簡單,因為她身邊有著數十名面容兇惡的彪形大漢做為自己的護衛,他們的一個眼神就讓在場的人不敢動彈。

  「還真是無禮的人呢,這就是銀蜥蜴商會的態度嗎?如果以為使用暴力手段就什麼都行得通,那麼這種下三濫的商會我是不會跟他們做任何的討論的,請回吧。」金特表情十分冷靜地緩緩把一隻手比向大門的方向。

  「喔,咱可是帶著相當有趣的提案過來喔,連看都不看一眼嗎?」那名左肩上有銀色蜥蜴刺青的女子維持著一腳跨在櫃台上的姿勢,嫣然笑到。

  「沒有興趣,請回吧。」金特果斷地說著,並維持著相同的舉動。

  「喔,直接拒絕啊—那咱可以認為你從根本上否決了提案本身,也就是徹底否決了這個提案是嗎?」那名左肩上有銀色蜥蜴刺青的女子也維持著相同的姿勢和表情笑著說到。

  「沒錯,請搞懂正確的禮儀以後再過來,否則我們也只會不斷地拒絕你們罷了。」金特語氣冰冷的說著。

  與此相對的,那名左肩上有銀色蜥蜴刺青的女子也是露出撫媚的笑容接著說到:「咱知道了,既然這次的提案被你廢棄了,那麼咱這次的工作似乎也只能這麼結束了呢,真是可惜。」

  帶著一點都不遺憾的表情,她放下了腿,收起笑意轉過身對身後的大漢們喊到:「還聚著幹嘛!收工了!收工了!要是被人傳說咱們妨礙營業那可就不好了,所以解散了!解散了!」

  「喔喔!」所有外表就相當像是流氓的那些銀蜥幫成員回應到,並且立刻就從商業街上竄進了小巷裡,很快的就消失了蹤影,原本人擠人的大街也很快地就變成了空無一人的狀態,只剩下周遭幾家商會的成員從商會裡探出頭的身影。

  「結…結果這些人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啊…?」櫃台小姐心有餘悸又充滿疑惑地說到。

  「就是說啊…不會真的就只是單純過來找碴的吧,可是這樣的話根本沒必要以銀蜥蜴商會的名義過來啊,又或者那些粗俗的傢伙真的什麼都沒想。」從櫃檯下方解除抱頭蹲防姿勢的男性商會成員,強裝鎮定的站起身來理了理髮型。


  金特與刻意轉過頭來向自己嫣然一笑的那名左肩上有銀色蜥蜴刺青的女子四目相對,說到:「…對方一直在強調是否拒絕提案,所以或許她就是故意營造出這種我們必定會拒絕的情境吧,看來對方可能會搶在我們之前行動呢。」

  像是在說金特答對了一般,那名左肩上有銀色蜥蜴刺青的女子眨了眨眼其中一隻眼睛後,才滿足地在壯漢們的保護下悠悠地離去。

  「話說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身分啊,明明所作所為都很像是幹部,卻穿的跟娼妓沒什麼兩樣,果然是賤民組成的團體,不是流氓就是妓女,完全登不上檯面。」整理完髮型的男性商會成員似乎有些不屑的說到。

  「…個人的服裝品味不是用來衡量一個人價值的地方。」金特瞪了那名男性成員一眼並接著說到:「而且是哪個人被她嚇到躲在桌子底下的?你要不要看看你隔壁的『珍娜』是怎麼應對?再只會空口說白話的話就把你從商會裡除名—好了,現在事情解決了,都給我回去工作。」

  「是…是的!」

  大廳內的商會成員快速地回答後,就重新地投入了工作當中,而金特則再確認過狀況之後,就若有所思地往內部成員用的通道移動—



  「哎呀,您回來啦,金特大人,小人現在正好講到海洛伊斯•文森特勳爵來到這座城市後都做了些什麼事情呢,現在正說到文森特勛爵大人要與再生公爵戰鬥的地方—需要小人先花時間再跟您說一次前面的內容嗎?」一聽到自己背後的開門聲,金特立刻回過頭恭敬的詢問到。

  「不必,不過等你說完這些內容之後,我有需要問你的問題。」金特從馬蒂亞斯面前走過,回到了沙發上坐下。

  「是的,這自然是沒有問題。」馬蒂亞斯回話完後接著說到:「讓小人就繼續剛才的話題了—文森特勛爵大人與再生公爵在斯托諾瓦家宅邸裡的飯廳中發生了爭執,之後兩人便把戰場移到了城外,雖然不知道具體戰況如何,不過我們的情報人員有人觀察到遠方有大量沙塵以及突然升起的高塔,這些大概都與文森特勛爵大人的能力相關。」

  「只不過文森特勛爵大人果然並不是再生公爵的對手,戰敗後的文森特勛爵大人,似乎被使用了一種直接切割靈魂的法術或是詛咒,被再生公爵奪去了右腿,不過最令人意外的是接下來的發展—。」

  「回來之後的文森特勛爵大人居然拜再生公爵為師了,當時得知這個事實的代理領主,以及代理領主的妹妹艾格妮絲也都非常震驚呢。」馬蒂亞斯笑著說到。

  「這也難怪,畢竟我們都認為再生公爵是斯托諾瓦家的保護者,那麼她將我們菲洛利斯王國的王牌收為弟子應該也有著什麼目的呢…他們最近有做什麼事情嗎?再生公爵跟海洛伊斯大人。」埃爾娜一邊思考著一邊問到。

  「嗯…再生公爵好像是一邊喝著酒,一邊指導文森特勛爵如何使用魔力的樣子。」馬蒂亞斯回答到。

  「這樣啊…宮廷魔法師首席的海洛伊斯大人要是能更加精進,對我們菲洛利斯王國來說也是好事一件,只希望海洛伊斯大人不會因此受到再生公爵的蠱惑,背叛了菲洛利斯王國。」埃爾娜似乎有點不安的撫胸說到。

  「您大可放心,目前再生公爵似乎並沒有任何勸誘文森特勛爵大人的跡象,更多的只是閒聊,或許對再生公爵來說,就連文森特勛爵大人都沒辦法入她的眼吧。」馬蒂亞斯微笑著回答到。

  「不過這麼說起來—。」埃爾娜突然向馬蒂亞斯投出銳利的目光,讓馬蒂亞斯不禁猛然一顫,雖然過於明顯的動搖時在是讓人十分懷疑是不是演技。

  埃爾娜則無視了馬蒂亞斯的誇張舉動接著說了下去:「你對斯托諾瓦家家宅裡所發生的事情還真是熟悉呢,在我記憶中,家宅裡的情報員應該都已經因為家宅裡結界的破壞行動而暴露了身分才對,難道還有殘留下來的人?」

  「喔,原來您是在意這一點啊,能發現這種細節還真不愧是埃爾娜大人呢。」馬蒂亞斯完全收回了誇張的驚慌表情,同時換回了一如往常的奉承臉孔,接著說到:「不過這麼做是有理由的,因為我們潛入的那名情報員現在已經成為了斯托諾瓦家家宅中的其中一名執事,有了他的存在,家宅中的情報我們就依然可以掌握,而且今後我們若要再安插新的間諜也會更加容易—就是因為這些原因,他被判斷成不能捨棄的棋子了。」

  「說的好像決策者不是你一樣。」金特的手撐著下巴,盯著馬蒂亞斯說到。

  「畢竟當時的情報部隊的領導者的確不是小人啊,小人在當時也只有幾個下層成員的控制權而已,根本沒資格決定這種大方向的事情啦。」馬蒂亞斯露出了更為誇張的奉承表情,雙眼看向金特,一邊笑著,一邊搓著手說到:「不過嘛…如果高貴的大人們都打算褒獎這個行動的話,小人也不是不能承擔如此的重責大任啦,也算是為了那些為國犧牲的先烈們,獎賞總得有人去領取啊,小人願意去背負如此的重擔,不知您們意下如何?」

  「還真是不要臉呢。」金特露出了略帶鄙視的眼神。

  埃爾娜則是瞇起眼睛微笑著說到:「其實也沒什麼不妥吧,如果你能在殲滅銀蜥幫的事情上提供一定程度的貢獻,向大家證明你的能力的話,之前的所有事情都說是你所為也會相當有說服力吧。」

  「喔!您同意了嗎!?真不愧是高貴英明的監察官大人!小人向您獻上無盡的感謝!」馬蒂亞斯誇張地說著,並用力的彎曲腰部,把身體和頭部壓到最低來表達自己的恭敬。

  「我說的是殲滅銀蜥幫之後喔,如果沒能達成的話,我對你也是愛莫能助,所以希望你能滿足我的期待。」埃爾娜保持著微笑說到。

  「沒問題!小人使命必達!請交給小人吧!」馬蒂亞斯嘴角誇張的上揚像是舞台劇上的演員誇耀著自己的喜悅一般,並連連低頭說到。

  「那麼接下來就換你了,金特,你剛才應該是想問銀蜥幫相關的情報對吧?現在可以問了。」埃爾娜看向金特,並把手比向馬蒂亞斯的方向說到。

  「三姊怎麼知道我想問這個?」金特稍微有些驚訝的問到。

  「這並不會很難猜測喔,畢竟你剛才才出去應付銀蜥幫的那些人,一回來就一臉凝重地說有問題要問,那這個問題跟銀蜥幫無關的可能性大概很低吧。」埃爾娜優雅地笑了笑。

  「呵呵…三姊果然很了解我。」金特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輕咳一聲來轉換情緒後才向馬蒂亞斯問到:「可以把銀蜥幫的幹部、核心成員整理成一份名單給我嗎?或者你現在就可以報告給我聽?」

  「嗯…嚴格說起來銀蜥幫除了首領之外的幹部都相當的沒有存在感,比起像是擔當指揮塔的頭腦,他們大部分都屬於服從命令的手腳,與一般成員無二異—不過這是在說銀蜥幫的狀況,如果是銀蜥蜴商會就不一樣了。」馬蒂亞斯頓了頓接著說到:「銀蜥蜴商會的領導人是經常被手下稱為『二把手』的男性,表面上是平民家族出生,實際上那個家族卻是已經沒有人活著的家族,是否真的是這個身分實際上是很可疑的,也因此小人之後也不會使用他的名字,一律使用二把手來稱呼他。」

  「二把手的負責範圍很廣,文職的話從會計到情報,武職的話從保安到襲擊規劃,所有種類無一不包,雖然也有幫他做事的部下,不過所有的事情最終都得要經過他才能執行,他就是這樣的男人。」馬蒂亞斯用慎重的表情說到。

  「那麼其他的部下呢?有值得注意的人嗎?」金特接著問道。

  「值得注意的嗎…那大概就是銀蜥蜴商會裡的保安部門和協商部門了吧,目前展開最多行動的也是這兩個部門,而不論是哪一個部門的部長,他們都是從貧民區出身的,保安部部長曾經是負責走私、販賣非法物件的跑腿小弟,似乎是因為成功機率很高,被看中了躲過監視的技巧,而被任命為負責監視的保安部部長。」

  「協商部部長則是銀蜥幫所管理的娼館所買下的娼妓,聽說就是在銀蜥蜴商會成立之前,二把手才撕毀了她的賣身契,把她身上的債務一筆勾消,並立刻讓她成為幹部的樣子,所以為什麼成為幹部的詳細情況不明,如果再給小人一兩天的時間大概就能查得出來。」

  「嗯,那就交給你了。」金特點點頭說到。

  「您為什麼想要他們的情報呢?是想先他們消失嗎?」馬蒂亞斯問到。

  「沒錯,反正我們的存在已經暴露,也沒有什麼打草驚蛇的問題了,那麼就先除去他的部下,讓他失去可以控制的拳腳,當然如果能一並消除二把手的話當然是再好不過了,到時候只剩下戰鬥力的銀蜥幫在我們面前將會毫無招架之力。」金特握緊拳頭說到。

  「的確,不過要是你們能活捉那個二把手就更好了,之後就可以讓他吐出斯托諾瓦家的情報,讓斯托諾瓦家加速毀滅了。」埃爾娜用輕柔的語氣說著,說出口的話卻是一點都不溫柔。

  「如果您們二位都是這麼認為的話,那小人就趕緊回去收集情報了,明天或後天會立刻給您們回覆的。」馬蒂亞斯低下頭說到。

  「嗯,快去吧。」

  金特回答完的瞬間,馬蒂亞斯就不見了蹤影,現在沒有事情需要討論的埃爾娜姊弟二人,於是把精力投注到馬蒂亞斯所說的『不重要』的情報上。



  與此同時,左肩上有著銀蜥刺青的女子也回到了銀蜥蜴商會中。

  「話說回來,妳這麼直接的跟他們鬧翻真的好嗎?會長不是跟妳說過要協商嗎?」陪同她的其中一名壯漢有些不安地問到。

  「有啊,咱跟金特會長的那些對話就是協商了啊。」左肩上有著銀蜥刺青的女子嫣然一笑,並接著說到:「既然都是要撕破臉,那又何需要多費唇舌呢?早些回來準備接下來的事情不是更好嗎?」

  她這麼回答到,然後大喇喇地推開了商會會長辦公室的大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