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94 風俗店內的暗話交鋒

空想能手 | 2021-04-07 17:21:47 | 巴幣 2 | 人氣 32


  羅爾柏•斯托諾瓦裝作煩躁的樣子推開了主動貼到自己身旁的穿著暴露的年輕女性,不,或許是真的煩躁也說不定,不過並不是因為那名年輕的女性。

  嘖…派去銀蜥幫監督的人在昨天死了…其他本來就在幫會裡的眼線也在那一晚死傷大半,積累下來的影響力在一個晚上就一點都不剩了—羅爾柏在心裡帶著抱怨的思考著。

  那麼下一個該安排誰去呢?就算臨時在把我手裡的人選補上去,要再爬到幫會副手也是需要大量的時間的,只能從幫會中現有的成員裡來挑選才是比較實際的吧—羅爾柏思考著人選時,又一名女子貼到了他的身上。

  那名女子穿著露出白皙大腿的開岔長裙,身上化妝品的味道也比其他娼館的娼婦淡上很多,臉上就只有一層淡妝,年齡也比剛才糾纏自己的年輕女性老上一些,在羅爾柏的標準上她的容貌大概在尚可的程度。

  不過或許是因為對方的化妝品氣味不會太讓羅爾柏煩躁,所以他姑且就沒有直接掙脫,用較好的態度說到:「老子在經過前面的店的時候就罵過了,妳該不會是沒聽見吧?不想被打的話就放手。」

  「非常抱歉,但是為了防止旁人偷聽,還請您先忍耐一下—。」那名女子似乎拿出了什麼,在兩人之間的空間中微微的舉著那個東西,而羅爾柏也立刻認出了那是新格爾芬帝國印鑑,內心稍微有了些驚訝的情緒,不過並沒有顯露出自己的表情,並且開始專注在應對眼前這名女子身上。

  那名女子接著說到:「請您先聽小女一言吧,羅爾柏大人—紫紗夫人有要事要跟您商談,更正確來說是紫紗夫人後方的那位大人想與您商談。」

  「蛤?拿出帝國的印鑑找我談?最好不是找我談家事,不然我對家事可是一竅不通啊,就算背後是多偉大的人物,找我談也沒有用啦。」羅爾柏擺出無賴嫌麻煩一樣的嘴臉,裝出煩躁的樣子說到。

  嘴上這樣說著的羅爾柏用自己的眼角餘光,在不會被發現的前提下,打量著那名女子的臉部表情和肢體動作。

  「您不需要這樣的偽裝自己,紫紗夫人說了,她跟那位大人都知道你就是斯托諾瓦家幕後的情報總管,而您對像我這樣的傳話筒多加關注也單純是浪費時間的舉動罷了。」那名女子沉靜的接著說到:「您最佳的選擇就是和紫紗夫人本人見面,然後藉此來直接判對我方對您和您的家族有無敵意,恐怕才是最為有效的方法。」

  「…這是你們會暴露出我的身分的威脅嗎?不過你們也因此而暴露出你們和帝國的關係了,我就姑且相信你們是為了坦誠相待才開誠布公的吧。」羅爾柏於是也不再偽裝,用沉著的語氣說到:「那麼為了節省時間,就讓我們速戰速決—帶路吧。」

  「好的,請隨我來。」那名女子說到,在兩人臉部間的距離拉開的瞬間臉上便恢復了充滿誘惑的笑,並說到:「好的~一位客人~。」

  羅爾柏也露出的確像是被誘惑一般的傻笑,在那名女子拉著手的牽引下,看似樂呵呵的進到了娼館裡。



  娼館裡的擺設看起來並沒有和別的娼館有多大的區別,就連裡面的娼婦們大多也都還是濃妝豔抹,與自己身旁的這位女子有著明顯的差距,再加上那些娼婦們看到這位女子不是立刻移開視線,就是露出尊敬的目光,讓羅爾柏立刻就察覺到了她們地位的不同。

  很快的,羅爾柏便被帶到了二樓最深處的房間,也因為這裡的隔音似乎做得很不錯,一路上他並沒有聽到多少淫靡的聲音。

  「就在這裡,您請進。」身旁的女子在幫自己打開門後,就這樣低下頭站在一旁,看起來似乎是沒有進門的意思。

  雖然羅爾柏短暫的懷疑過對方是不是設下了陷阱,但是回想之前對方有那麼多可以殺死自己的機會,所以馬上就冷靜了下來,幾乎毫不遲疑地就邁步踏入,故意讓自己看起來比起像是信任對方,更像是不經大腦思考的魯莽。

  走過一小條的只能通過一人的走道後,羅爾柏來到了房間之中,那是間看起來不大的房間,不過看起來能用『特別的方式』來挪動的地方可不少,看起來像是逃跑通道一樣的地方就有三個,其他的要嘛就是藏物,或是更多的逃跑用通道—當然,這都只是羅爾柏用自己的經驗和直覺推斷出來的而已。

  而在羅爾柏向右轉過身後,一張圓型的大桌便出現在他的眼前,同時,他也看見了坐在圓桌前的女人,和背對自己看著羅爾柏正對面填滿整座牆壁的巨大掛畫,掛畫中的景色是一座壯觀且富麗堂皇的城市,但是卻是羅爾柏記憶中完全沒看過的城市,但是有一個東西他還是認得的—那就是城牆上飄盪著的象徵舊格爾芬帝國的『獅鷲獸』旗幟。

  「您好,羅爾柏大人,小女是人稱『紫紗夫人』的卑賤女子,此次是小女來擔當您們兩位大人之間的溝通橋樑,請您見諒。」坐在圓桌前,是身穿性感的紫色薄紗連身裙,上半身披著毛毯以防春光外洩的濃妝女性,那名女性用無神的死魚眼看著羅爾柏說到。

  「既然兩邊都在了,還需要妳來當什麼溝通橋樑?難道這邊的那個女人是啞巴不成?而且妳難道不是帝國的人?別把人當傻子。」羅爾柏毫不客氣的拉開紫紗夫人對面的椅子,一屁股坐下,並用無禮的語氣說到。。

  「並非如此,斯托諾瓦家雖然與帝國分裂已久,但是身體中仍有著帝國貴族的血脈,哪怕您的祖先曾經犯下滔天大罪,只要情況允許,新帝國也並非無法接納您和您的家族。」『紫紗夫人』用平淡的語氣說到:「請您相信小女,相信這位大人,沒有人會希望斯托諾瓦家無意義的破滅。」

  「反過來說『有意義』的就可以啦,那樣似乎有無數可以殺死我們的藉口呢,真讓人無法相信。」羅爾柏淡然的說著。

  「這也正是您們需要交談的原因,小女就只是一個溝通的橋樑—既是帝國人,也有持續待在此地經營生意直至死亡的決心和意願,是不可能只讓一方蒙受其害的,如果小女背叛了自己的承諾,那麼小女願意獻上自己的性命。」紫紗夫人平淡的說著,並把手按在了自己的心臟上,似乎在暗示著羅爾柏可以刺穿她的心臟。

  「喔…跟報告中的一樣呢,妳還真是相當特別的『蛛絲』呢,明明看起來不像是『初代』,到底是怎麼變成現在這樣的呢?不過,這些現在都不重要—。」看著巨大城市掛畫的女子頭也不回地繼續說到:「羅爾柏閣下,你認得這座城市嗎?」

  「…不清楚,要是畫中有領主的宅邸或是宮殿的話我就能分出來了,現在只能從城市規模和旗幟推測出大概是帝都—舊格爾芬帝國的帝都。」羅爾柏回答到。

  「Bingo~答對了,這就是舊格爾芬帝國的帝都,是一座壯觀且宏大的城市,也是舊帝國皇權的象徵,當然這也同時代表著帝國最為強盛的時代,在那個時代的話,斯托諾瓦家族也還是帝國的一份子呢。」那名女子稍微抬高視線,繼續望著掛畫並說到。

  那名女子身上穿著現代風格的格爾芬帝國的制式軍裝,而她的髮色是亞麻色,頭上則頂著一個馬法式編髮的髮型,也就是俗稱的『死亡髮型』,雖然在這個世界裡並沒有這個說法,不過就是這樣的髮型。

  「不過現在的話,要讓你們回歸似乎也沒有那麼容易,你們可能要拿出一點態度才行。」那名女子回過頭,用藍色的雙眼看著羅爾柏的臉,微笑著回答到。

  「態度…還真是高高在上的態度呢,我認為還不需要回歸帝國。」羅爾柏回答到。

  「喔?是什麼讓你這麼有自信?不堪一擊的衛兵隊?前宮廷魔法師的萊昂諾爾?接近半數成員死亡的銀蜥幫?還是現在碰巧造訪的再生公爵呢?」那名女子淺笑著,把臉完全轉過來面向羅爾柏,接著說到:「如果你腦中浮現的答案是再生公爵的話,那就對了,這是目前你們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強大手牌。」

  那名女子嘴角的笑意更深,接著說到:「不過你們完全沒有能控制她行動的手段,但是帝國卻有,只要我們想的話,再生公爵立刻就會離開這裡,到時候的話,希望你們還有一些可以抵禦敵人的手段呢—怎麼樣?心裡有沒有一點點想回歸帝國的想法了?」

  「妳想要怎麼樣?讓我們跟菲洛利斯王國廝殺嗎?」羅爾柏並沒有絲毫的驚訝和恐懼,畢竟這種程度的要求是很正常的,他自己早有預料。

  「這個嘛…不需要呢,我們反而不希望你們隨便的動手呢,要是你們連表面上與菲洛利斯王國的關係都斷了的話,那本來就相當弱小的斯托諾瓦家就會變得更沒有價值了呢—所以來談談吧。」那名女子微笑著拉開了紫紗夫人旁邊的座位,坐了下來並接著說到:「嗯,就只是談談,不代表帝國立場的來談談吧,想要更加正式的談話的話,你還得與更上面的大人見面才行呢。」

  「也就是現在跟妳談話的意義不大吧。」羅爾柏說到。

  「YES,不過在正式會面前事先明白彼此的底線來更加完善自己的計畫書,我認為會是更加穩妥的選擇呢,你也不希望讓真正的大人物不高興吧?」那名女子保持微笑說到。

  「…我實在無法接受這種受到對方各種脅迫的狀況,請改日在我指定的地點再詳談吧。」羅爾柏認為在對方的地盤談判相當不利,於是裝作不屑一顧的樣子,站起身準備離開。

  「欸…你最好還是聽聽我的第一個問題會比較好喔—。」那名女子雖然保持微笑卻用冰冷的聲音接著說到:「你能接受多少家人的死亡呢?一個?兩個?還是半數?」

  這句話成功逼停了羅爾柏的腳步。

  那名女子瞇起眼睛微笑著,並接著說了下去:「cold down,回到座位上吧,讓我們來談談吧—啊,cold down就是冷靜下來的意思喔。」

  羅爾柏明白了抵抗是沒有意義的,於是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嗯,那麼,雖然我個人並不代表帝國,不過我還是先自我介紹吧—。」那名女子把手輕放在自己的胸口,說到:「帝國情報部對菲洛利斯王國北部的負責人—布蘭達少校…喔,失禮,因為近期的行動獲得了一定的成果,我已經升職為中校了,可以的話請稱呼我為『布蘭達中校』或是『中校』吧。」

  「這其中當然也包含了對我們家族和領地的干涉吧…我很清楚,那麼就來談談吧,嗯,來談談,既然妳從自我介紹開始了,那我也來自我介紹一下吧。」羅爾柏接著說到:「情報工作是副業,賭博喝酒縹妓才是本業的究極人渣,羅爾柏•斯托諾瓦,雖然我如此的無可救藥,不過最近還是因為銀蜥幫受到重創而有些許的麻煩呢—。」

  「如果你們在此之上對我的家人出手,那就真的是忍無可忍了,恐怕我就算得粉身碎骨,也要讓帝國付出一些代價了。」羅爾柏的眼神中流露出殺意,語氣一變,冷冷地說到。

  「Ok,這就是你對第一個問題的回答嗎?感謝你的配合。」布蘭達中校對威脅毫無反應,微笑的接著說到:「那麼我們就繼續說下去吧,或許我們可以用輪流詢問對方的方式?」

  「好,那就換我問了。」羅爾柏說到:「帝國要承受損失到什麼地步才會撤出部隊?」

  「喔,這的確是頗有意思的問題呢。」布蘭達中校臉上笑意更深,並回答到:「恐怕是三分之二或是全滅時才會有機會吧,這是斯托諾瓦家很難達成的目標呢。」

  「那麼換我了—如果我曝光手裡所有關於斯托諾瓦家的情報給菲洛利斯王國,你覺得斯托諾瓦家能撐幾天呢?—啊,失禮了,你又不知道我手裡有多少資料,甚至確認庫沙塔魯城裡有帝國的間諜都是現在才知道的事情,就算想回答也很難回答出來呢,可以讓我問另一個問題嗎?」布蘭達中校瞇起眼睛笑了笑。

  「隨便,不過雖然不太重要不過還是提醒妳一句,妳現在所在的土地是迪薩郡的一部份,就算是偉大的帝國可能也有點鞭長莫及吧—說了無聊的事情呢,嗯,妳可以隨意發問了。」羅爾柏說到。

  「Ok,別擔心,這裡以前也是帝國的領土,是帝國之手可以觸及的範圍呢,或許你想體悟看看帝國之手的強大?啊,這只是隨意的談話,不是問題喔—。」「兩位大人。」布蘭達的話被紫紗夫人打斷。

  紫紗夫人低眉順目的接著說到:「兩位大人,再這樣下去話題會毫無進展的,希望兩位大人都能先冷靜下來,不用那麼急著展開話題。」

  「如果不嫌棄的話,兩位可以把自己想問的問題告訴小女,由小女代替二位來向雙方提問,這樣就能避免大量情緒化的字眼了,希望兩位大人可以接受。」紫紗夫人拿出幾張紙和兩支筆,一面恭敬的低下頭,一面把兩者都分別推給了二人。

  「…好吧,隨便。」羅爾柏握住了筆,在紙張上書寫起來。

  「Ok。」布蘭達微笑著,也開始在紙張上寫上自己的問題。

  就這樣,房間內一時間只剩下筆尖滑過紙張的聲響—。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