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90 『閃電』突襲(上)

空想能手 | 2021-03-30 22:49:29 | 巴幣 4 | 人氣 64


  在一間看似普通的簡單布置的房間內,黑髮黑瞳的一名年輕男子的手腳都被綁在了自己的身後,眼睛拘束用的眼罩所蒙住,並被丟在床鋪上。

  就在這樣的狀況下,某個人打開了房門,從書桌旁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他的身旁。

  「真是好久不見了呢,瑋聖,你看起來似乎沒什麼變化呢。」坐在他身旁的那個人,撥動著自己的一頭金髮,用輕挑的語氣說著。

  「…是你啊,來見我還有什麼意義嗎?」瑋聖用有些虛弱,但是卻明顯有怒氣的說到:「雖然我也認為你的個性很差,但是也沒有想過你會做出這麼有心機的事情…『背叛』…結果你現在所做的行為成功推翻了我的假設,完全翻轉了我對你的印象…你贏了…真的。」

  「那真是太好了,這表示我的演技的確有這麼出色。」金髮男子接著說到:「那麼你知道接下來你會面臨什麼樣的問題嗎?」

  「…如果你們是準備襲擊王都的話,大概會讓巫師或是使用詛咒類型的魔法道具,透過了結我的性命來釋放我全身的魔力,讓我的身體化作一枚強力的炸彈吧。」瑋聖回答到。

  「喔?既然都猜到了這種用途,為什麼你醒來之後沒讓魔力在你身體中先引爆呢?這樣你雖然還是會死,不過至少可以把這艘空艇擊墜,而且也不會波及到王都的人民喔。」金髮男子饒有興致的說到。

  「但是這樣並不能解決你。」瑋聖雖然因為眼罩而看不見,不過還是把臉朝向了金髮男子的方向,並加重語氣說到:「就算這股能量能擊墜空艇,但是卻沒辦法解決你這個叛徒—沒辦法殺死你。」

  「喔?想不到你這麼在意仁義問題啊?這還真讓人意外呢。」金髮男子輕蔑的笑著說到:「所以呢?我已經在你旁邊了,你大可直接引爆你的魔力,而不是提醒我要事先聚集鬥氣保護自己,你為什麼不這麼做?」

  瑋聖像是在沉思一樣的沉默了幾秒,才接著說到:「因為在你來了之後我才發現我似乎沒有那麼想殺了你,我怕死的心理成功的壓過了我對你的憤怒,簡單來說—我怕死,怕的不得了,什麼殺死叛徒、保護王都之類的大義凜然的理由都沒辦法說服我,我很怕死,所以想賭一賭存活下來的可能性。」

  瑋聖用像是在害怕著什麼的顫抖著的聲音說到:「『杰拉爾德』…我有那個機會嗎?好不容易擺脫奴隸之身,成為一個被承認的人,難道我就要這樣死去了嗎?」

  「哼,真是愚蠢呢,生死這種東西只能由自己來掌握,不過也是—告訴你答案也不是不行呢。」金髮男子『杰拉爾德』說著,就原本一直稍微抬高的手緩緩放下。

  不過才移動短短的二十公分左右,手中握著的物體便與地面發生碰撞,而發出了金屬的撞擊聲,至於那個物體的真身是什麼,瑋聖聽出來了—那是『杰拉爾德』的武士刀。

  既然刀已經在『杰拉爾德』的手上,兩人的距離又如此的接近,那麼只要一個彈指的時間,就能簡單的讓瑋聖身首分離,瑋聖的額頭因此流下冷汗。

  短短幾秒的沉默讓瑋聖近乎窒息,而『杰拉爾德』也在此時嗤笑著說到:「你會活下來的,由我這個『弧光刃皇』這麼向你保證,你是不是感覺安心了很多,表現的更高興一點也沒有關係喔。」

  「…在距離這麼近的地方有拿著武士刀的你,這樣根本讓人安心不起來吧。」瑋聖帶著嘆息、有氣無力的說到。

  「哼,笑話—我要是想殺你的話,你的頭怎麼可能還會連在脖子上。」『杰拉爾德』再次把刀碰觸地面,發出聲響,並接著說到:「而且正是有這把刀,你現在才能繼續活著,之後你也還得靠它才能活下去,給我好好感謝它啊。」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瑋聖有些困惑的說到。

  「哼。」『杰拉爾德』又是一聲帶著輕蔑意味的鼻音,只是這次不太一樣了,瑋聖感覺到一陣強風向自己的面部吹來,下一秒,眼罩便被從鼻樑的位置切斷,從瑋聖的臉上滑落到肩膀。

  「看到了吧,知道要靠這把刀你才能活下來了吧。」『杰拉爾德』露出高傲的笑容接著說到:「雖然更重要的是拿著它的我就是了,所以直接感謝我也是可以的。」

  「雖然要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被抓就是了…。」瑋聖的視線瞥向了『杰拉爾德』手上的武士刀,然後就這樣把本來要繼續說下去的話給吞了回去,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從刀尖掉落到地面的血滴。

  沒錯,『杰拉爾德』手上的刀刃沾染著不少的鮮血,這是平常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畢竟『杰拉爾德』平常加上鬥氣的高速揮刀是不會讓任何一滴血沾在刀刃上的。

  「別慌,這不是你的血,我不是說過是它讓你現在還能呼吸嗎?為了不被察覺道所以我只用了少量的鬥氣,就是這麼回事。」『杰拉爾德』看起來毫不在意地說到:「對方似乎還是沒能完全信任我,所以打算先殺了你,再把你的屍體作為你所說的炸彈的樣子,所以我就把他們派來殺你的人和守門的人都先殺了。」

  「雖然這些也是信上告訴我的就是了。」『杰拉爾德』短暫的拿出了有著閃電符號的信封,然後接著說到:「總之我不會讓你死的,甚至還會讓你的地位進一步的提升。」

  「你也沒有多少思考的時間了呢,畢竟我剛才都沒清理屍體跟血跡,所以你不快點決定的話,計畫可能會很難執行下去呢。」『杰拉爾德』先伸出了左手的食指並說到:「是要和我一起成為英雄?」

  然後『杰拉爾德』舉起了第二根指頭接著說到:「還是無所作為的待在這裡直到我之後再來救你?雖然都不會死,不過你的話應該明白現在該選擇哪邊才對。」

  「…我現在還是聽不太懂你的意思,不過看來我的確只有一個選擇—讓我成為英雄吧。」瑋聖回答到。

  下一秒,八道劍光閃過,刀刃所劃過的位置並不是連接瑋聖手銬的鐵鍊,而是厚重的手銬本身,不過在鬥氣稍加包覆後,手銬在武士刀面前就跟豆腐沒有兩樣,就這樣輕易的把每個手銬各切出兩道痕跡,讓手銬都被分割成兩半,完整的從瑋聖的身上滑落,除了手腕和腳踝因為長時間的拘束而有些紅腫外,完全看不出來瑋聖剛才還被拘束著。

  在瑋聖還對情況表示不解,一邊轉動的手腕,一邊露出迷茫的表情時,『杰拉爾德』就站在房門旁,沒好氣的說到:「還等什麼?走了,我們要在空艇抵達的前一刻解決一切。」

  雖然『杰拉爾德』還是幾乎什麼都沒有解釋,不過瑋聖至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杰拉爾德』還是自己記憶裡的『杰拉爾德』,個性一樣麻煩,而且也沒有背叛自己。

  而對瑋聖來說,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露出了帶著些許無奈的苦笑,瑋聖小跑著跟在了『杰拉爾德』的身後—



  為了前往約定的地點,被稱為『二把手』的斯文男子帶領著一部份的手下跟在自己的身後,走出了銀蜥蜴商會的大門。

  「…會長,真的不能讓我跟過去嗎?我好歹是你所任命的保安部部長啊…雖然我戰鬥力不算高,但是至少也能幫你確認對方有沒有埋伏吧。」脖子上有著銀蜥蜴紋身的刺蝟頭男子略帶不安的說到。

  「沒那個必要。」斯文男子搖了搖頭,並說到:「安排在會面地點附近的人已經夠多了,再多你一個人的助益不大,你去做好我安排給你的工作就行了,不需要擔心我,我自己至少也是有A-級左右的實力。」

  「好吧,那請你多加小心吧。」刺蝟頭男子嘆了口氣,為斯文男子簡單的送行。

  「別太擔心啦,咱們可是動用了超過一半的幫眾喔,如果這都沒辦法保護好的話,就算待在商會裡也是會被殺的喔。」左肩上有著銀蜥蜴刺青的女子嫣然一笑,並接著說到:「咱相信你是不會失敗的,所以就請你多帶一點戰果回來讓咱們的生活水平多提升一些檔次吧。」

  「嗯,我不會浪費這個你所創造的機會的。」斯文男子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後從空間袋中召喚出自己的雙劍掛到了腰上,然後就這樣沒有再多說一個字就轉身離開。



  與此同時,金特、埃爾娜一行人也在做著相同的準備。

  慈愛之風小隊的成員們因為沒有收到公會強制解除委託的命令,所以最終還是決定繼續執行任務,不過也因為如此,強烈主張應該放棄任務的洛尤蒂看起來相當的失落。

  「好啦,不要露出這種表情嘛,我們不是已經答應你會更加小心了嘛。」作為隊長的金髮女精靈用安撫的語氣說到。

  「可是…可是這個任務真的很危險的,有很多可怕的幫派分子不是嗎?」洛尤蒂仍然努力的試著說服大家。

  「說什麼呢?這從接受委託不久就知道了吧,妳那時候明明也沒有多說什麼啊,現在委託都已經接了,總不能臨陣脫逃吧。」智美沒好氣的說到。

  「可是…可是公會已經開始警告其他人不要接受委託了,布告欄上的任務也被拿掉了,這不是說明了這個任務相當的危險嗎?」洛尤蒂像是快哭出來一樣的拿出自己的辯證,試圖進行最後的辯解。

  「蛤?才不是這樣呢,只要是跟政治扯上關係的都會變成這樣啦,對吧?」智美看向女聖騎士問到,也立刻得到了女聖騎士點頭認同。

  「看吧,連我這個異世界人都答得出來了,不要用那種沒辦法當作理由的東西來說服我們好嗎?」智美沒好氣的接著說到:「如果真的害怕到不敢去的話,那就待在旅館等我們回來吧。」

  「我…我要去!」洛尤蒂的眼角閃著淚光,看起來還是相當害怕的樣子,不過眼神中倒是充滿了決心。

  「那就不要再說放棄委託這種話了,這樣很煩,知道了嗎?」智美再度用尖銳的話語追擊。

  「唔…我知道了…我不會再說這種話了。」經過這次的辯論,辯輸的洛尤蒂心情變得更加的低落了,這也讓團隊的大家都變得不太好開口,整個團隊陷入了低氣壓的籠罩之中。

  本來可露兒還想安慰她幾句,但是當她的耳朵聽見洛尤蒂小聲低語著『女神大人,真的很對不起,我沒能說服大家』後,可露兒的思緒又被帶到了亞伯瑞斯所說過的『使徒』上。

  因此而聯想到了,如果是『某個邪惡之物』假扮成女神來向洛尤蒂傳遞訊息,那麼洛尤蒂會相信多少—當腦中浮現出這個想法後,這個想法便再也揮之不去,也因此可露兒的腦袋因為這個想法而短暫的陷入了混亂,暫時也沒有閒心去安慰洛尤蒂了,團隊的氣氛因此來到了冰點,那是連經常開口的智美都不禁沉默的沉重氣氛。

  而畫面轉到他們旁邊的馬車裡,金特和埃爾娜的身上,埃爾娜一如往常的沉穩,不過金特的臉色卻是相當的凝重。

  「三姊,還是算了吧,我一個人過去就好了,我不希望三姊因為斯托諾瓦家的一支下層部隊就喪失性命,三姊的目標應該在更高的地方才對。」金特露出擔心的表情說著。

  「高?要多高?彈劾國王陛下那種程度的高嗎?就算真的辦到了,如果你那時已經不在了,那又有什麼意義?」埃爾娜帶著一絲怒氣,用告誡的口吻說著,似乎是對金特所說的話非常的不滿意。

  「可是三姊妳比我這個人還有價值多了,妳不是很看重家庭利益嗎?那這裡就應該由我—。」「金特,金特•梅特涅。」埃爾娜用不快的語氣打斷了金特的話。

  「我是你的三姊,如果我死了你會難過,那你死了我就不會難過嗎?你是我的弟弟,你的性命在我心中也是很重要的,不要認為我可以冷血地看著你去送死。」埃爾娜加重語氣說著。

  「三姊…我…好吧,我果然還是阻擋不了妳呢。」金特露出無奈的笑,接著說到:「那麼至少允許我在危急的時候能擋在妳的身前,我作為B級的劍士,可不能被連C級都沒有的三姊保護啊。」

  「…好吧,不過那必須在所有的護衛都來不及保護我的時候才可以這麼做,其他時候我們都要一起逃跑,知道了嗎?」埃爾娜認真地說到。

  「明白了,我會這麼做的,那就這麼說定了。」金特露出略帶無奈的笑容回答到。

  「嗯,那就出發吧。」埃爾娜說到,馬車的車夫也因此而抽動了韁繩。

  沒有人注意到,附近其中一棟建築物的三樓,有一個用兜帽遮住自己臉部的瘦弱人影,正無言地凝視著他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