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84 『異火』來襲

空想能手 | 2021-03-17 23:39:58 | 巴幣 4 | 人氣 51


  琳賽手中的狼牙棒敲擊到光束中間的瞬間,光束就因為琳賽的鬥氣而向內凹陷了一大塊,而光束也就這樣在琳賽的擊打之處分成了兩道較為細長的小光束,並向旁邊散射而去,雖然還是有些游擊隊員不幸被擊中而當場被切成了兩半,但是琳賽這次的揮擊成功的避免了光束直接擊殺自己及集中在一塊的同伴。

  而不論是琳賽還是發動攻擊的此人,他們對彼此的攻擊都還遠遠沒有結束。

  光束魔法持續地發動著,似乎是因為比起殺死對方,那名魔法師更重要的目的就是拖延時間;而作為襲擊方的博薩輔佐官一行人缺的正巧就是時間。

  不過不需要任何提醒,琳賽的雙手就握緊了狼牙棒,然後腿部用力向後一蹬使出了瞬步,而狼牙棒在速度的加乘下,一時之間居然如同一把利刃,隨著琳賽位置向前,整條光束也逐漸被分割成兩半。

  或許是察覺到了光束流向的變化,對方也立刻就意識到有能與自己對抗的高手正在擋下魔法的同時快速逼近自己,自己的魔法很快就會被突破,於是一隻手維持著魔法的同時,另一隻手已經快速地發動了另一個魔法。

  然後,應該是為了避免魔法之間互相干擾,對方解除了原本的光束魔法,而另一隻手上的魔法也成功地現形,無數條的火舌形成了像是彼岸花一樣的造型,只是花柱的密度更高,而且所有像是花柱一樣的火舌都向著中心—也就是琳賽的位置匯聚,很明顯就是將琳賽當作最大的威脅,打算先行排除她。

  正常來說,因為光束這個強烈光芒的影響,一般人是無法注意到後方的那名魔法師做了什麼動作、發動了什麼魔法的,只是那是單指使用眼睛的情況。

  『後方的暴君』琳賽是非常依靠本能來進行戰鬥的人物,本人似乎也有著就算五感被封鎖,靠著第六感總會有什麼辦法的自信。

  所以就在光束魔法消除的前一刻,琳賽就意識到了對方即將消除光束魔法併用其他魔法來填補的事實,然而不論是多麼高超的魔法師,在魔法切換之時肯定都會產生破綻—這將會是絕佳的攻擊時機。

  那一瞬間,琳賽迅速地改變了自己的姿勢,壓低自己的身體並維持住原本的速度用跑者盜壘一樣的姿勢向前滑出,同時為了方便拿取,狼牙棒也暫時變成右手一隻手來握著,而光束殘餘的能量則依靠臨時在身體上產生的鬥氣來硬扛下來。

  如果只單看琳賽現在的動作,就像是打擊完之後忘記丟掉球棒,就直接跑向壘包的冒失打擊者一樣,只不過手上的球棒是布滿釘刺的狼牙棒就是了。

  也因為這個出色的『盜壘』,琳賽成功閃過了像是闔上的彼岸花一樣的攻擊的直擊,而足以幾乎充滿整條走道的爆炸和燃燒,也只對全身包覆鬥氣的她造成了些許的皮肉傷。

  而琳賽以這些傷勢所換取到的,是兩人僅剩三公尺的距離;同樣的,琳賽眼前黑髮黑瞳的魔法師,也燃燒了整條走廊的氧氣,並一手架開完全封住入口的魔力護盾,將自己和駕駛室護在後方,另一手則直接按住自己的口鼻,用風魔法創造氧氣,明顯就是想直接耗死她。

  不過這一點琳賽也早就想到了,她此時的想法也很簡單,只要打破護盾,在那名魔法師後方的駕駛室,必定會有氧氣,也就是說只要在自己昏迷前把他擊倒就行了。

  抱持著這樣單純的想法,琳賽腰部猛然前彎,將左手猛力按向自己前方的地面,然後—她就這樣前滾翻的動作翻上了空艇的天花板,在旋轉半圈讓她的腿部朝上之時,她又朝天花板猛力一蹬,再次使出了瞬步,使天花板凹陷的同時,她也瞬間逼進到黑髮黑瞳的魔法師面前,並把灌注了強烈鬥氣的狼牙棒狠狠的砸到了護盾上—

  魔法護盾破碎,取而代之的是在那名魔法師面前整齊分布著的十多顆橘紅色光球,而那些光球才剛出現不久,就向前高速延展了自己的體積,很快的,它們除了大小之外,都是與剛才的金色光束相似的光束。

  那些光束並沒有匯聚到一處,而是保持平行直接射出,來營造出琳賽必無可避的狀態。

  不過,琳賽並沒有因此而想辦法找出能抵擋的東西,畢竟她手上也的確沒有什麼可以阻擋A+級魔法師攻擊的道具,所以她維持速度,直接與他的幾個橘紅色光束對撞,只用鬥氣護著身體中可能會造成瞬間致命傷勢的地方後,就任由那些光束貫穿她自己的身體。

  琳賽身上瞬間被開出了九個血洞,鮮血泉湧,但是並沒有死,而就在這一旦沒有擊倒對方就會有生命危險的危急關頭,她雙手緊握住了狼牙棒的握柄,並且終於使用了自己的空間袋,而從空間袋中被召喚到她前方的—

  是一塊平淡無奇的肉干,更正確來說是在海軍基地的食堂用半枚銀幣的價格買來的粗劣肉乾,而琳賽也就這樣張口咬了上去。

  然後就這樣瞪大了眼睛,露出明顯的笑容,口齒不清的說到:「偶海猴遮(我還活著)。」

  然後猛力揮動手上突然鬥氣暴增的狼牙棒。

  那名魔法師本來還想再使用護盾抵擋一下的,但是護盾再次被輕易地打破,那名魔法師露出相當震驚的表情,然後就被直擊了頭部,整個上半身也因此用力地砸到地面上,力道之大,不知道震碎了他幾根骨頭。

  「耶,剩下一個了!」琳賽這樣說著卻突然感覺頭腦很昏。

  「哎呀…看來是真的有點缺氧了,趕快打開門吧。」琳賽有些痛苦的把嘴巴中的肉乾吞下,才把手伸向了門—。

  當她一打開門,就看到了自己正前方的站著的一名頭髮向後梳理成平滑髮型的金髮男子。

  金髮男子一手握著刀鞘,一手握著刀柄做出拔刀前的準備姿勢,並用銳利的眼神緊盯著琳賽的臉部,用冷靜中帶著些許不屑的語氣說到:「喔,固有技能是『吞食者』與『致勝一擊』啊,看來的確是有些棘手的對手呢—但也就是如此了呢。」

  「由我這個天才來教你什麼是S級吧。」金髮男子面色沉著的說著,並些許的露出了一些刀刃的鋒芒。

  「那你真該在我一進門的時候就砍的呢。」琳賽額頭滑過冷汗,看起來相當難手的喘著氣。

  「不必,我放著越久,妳的狀況就會越糟糕,就算我很不願意這麼說,不過『陳瑋聖』那小子第八席的身分可不是假的,他的稱號『異火』也受到許多治癒術師的畏懼,妳這樣下去就只會被活活燒死喔,看看妳的傷口吧。」金髮男子撇了一下下巴說到。

  在這種對手面前當然不能移開視線,所以琳賽用眼角餘光確認了傷口,那些被擊中的位置並不是琳賽所想的焦炭狀,而是像是熔岩一般發紅,並逐漸擴大範圍的像是融化一樣的狀態。

  「啊…啊…哈哈…。」琳賽露出了苦笑,並說到:「跟同級的人硬碰硬就是會這樣呢,看來我雖然擊倒了他,卻已經沒有力氣再打倒你了。」

  「擊倒了他?呵呵。」金髮男子露出不屑的笑容說到:「你什麼時候覺得你能擊倒他了?你以為單純的腦袋破了一個洞,陳瑋聖那小子就會死?你以為他為什麼能做我的搭檔?是因為他很合我的意嗎?」

  琳賽此時也察覺到了身後的動靜,猛然回頭—

  此時,黑髮黑瞳的魔法師陳瑋聖頭上雖然還有凹痕,但是血已經幾乎止住了,他甚至還有力氣用左手臂撐著地面讓自己上半身微抬,並向琳賽的方向伸出自己的右手,而魔力,當然也已經匯聚完畢。

  「那是因為他的強度配得上我,我才會讓他跟隨的,懂了嗎?蠢蛋。」金髮男子輕蔑地笑著,拔刀出鞘,一股猛力的鬥氣因此而向前射出。

  一瞬間,兩股不同方向的力量便朝向琳賽的方向前進,最後撞在了一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