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85 叛徒獻上的忠誠

空想能手 | 2021-03-22 23:07:20 | 巴幣 4 | 人氣 51


  兩股能量就這麼撞上了琳賽—什麼的並沒有發生。

  金髮男子所揮出的斬擊比瑋聖的魔法還要迅速,所以是最早接觸到琳賽的,但是那道斬擊波並沒有傷害到琳賽,而是就這麼突然的消失,並出現在了琳賽身體的另一面,並就這樣繼續飛行,把另一邊的瑋聖使用的橘紅色光束的魔法全部消除。

  「啊?…等等,你在做什麼?為什麼要—。」瑋聖對眼前發生的事情露出一副完全無法理解的表情。

  「抱歉啊,老實說我最近的繼承人位置有稍微的被動搖了呢,就算是天才的我也必須承認這件事才行呢。」金髮男子雙手握住刀柄,把刀尖對準天空,臉上難得真的表現出了一些歉意的說到:「所以就算與惡魔進行交易也沒什麼不可以的吧?總之就是這樣了,你得睡一下了。」

  這麼說完後,金髮男子把手中的刀刃的刃面朝向自己,用刀背向著瑋聖的方向揮下,下一個瞬間,瑋聖的後腦勺就被自己上方突然出現的衝擊擊中了後腦杓,比之前琳賽攻擊時還要更用力的撞向了地面,地上噴發出的血液甚至讓人會以為是不是被砸爛了半邊的腦袋。

  「不要亂嚇唬人嘛,一瞬間我都以為自己被騙了呢。」琳賽一臉疲憊的直接坐到了地板上說到。

  「沒辦法,為了把瑋聖手下的部隊騙到指定的地方,所以我就沒有直接對他下手了。」金髮男子把刀刃收回了刀鞘中,並接著說到:「當然也算是在測試你們的力量,這樣看來只憑你們想對王都造成什麼損害大概是很困難的吧,難怪『形無悶雷』會讓我過來這裡。」

  金髮男子說著,就把從自己衣服的口袋中拿出了同樣有閃電符號的信件,以此來證明自己的確有接受『形無悶雷』的委託。

  「好了,你的傷口需要處理一下,不然你一定撐不到抵達王都呢。」金髮男子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琳賽身旁,然後拔刀出鞘。

  數十次肉眼難以觀察到的斬擊揮出,那些像是正在融化一樣的血肉就被完全的從琳賽身上削去,一時之間琳賽的傷口噴出了大量的鮮血,。

  不過隨著琳賽朝自己嘴巴灌入高效的治療藥水,這些傷口也很快的就痊癒了。

  「呼,還真是危險呢,差一點就要完蛋了呢。」琳賽這樣說著,就又從空間袋裡拿出一堆肉乾啃咬起來。

  「話說回來,博薩家的那小子現在在哪裡呢?瑋聖的攻擊應該沒有不小心殺了他吧?」金髮男子比出手勢讓周圍他自己的士兵去抓捕失去意識的瑋聖。

  「不會啦,那傢伙又不是戰鬥的料,所以我把他放在隊伍中非常安全的地方,要是這樣都出事的話,我的同志們大概得在一瞬間死掉一百人以上才可能呢。」琳賽看起來很安心地說到。

  「這有很困難嗎?」金髮男子用些許不屑的語氣說到:「雜兵這種東西再多都是沒有意義的。」

  「嗯,這點倒是同感呢,魔法師能用聯合魔法,戰士之類的使用鬥氣的職業聚集再多人都是沒有意義的呢。」琳賽露出笑容接著說到:「不過如果在城鎮中心分散開來就是不同的意義了呢,周圍有平民的狀態下他們可以發揮較大的作用。」

  「哼,好吧,弱者也有弱者的戰鬥方式,我就姑且認可你們吧。」金髮男子露出不屑的表情接著說到:「但是游擊戰可是打不穿強大的防禦的,妳確定你們可以救出監獄裡的人?明明空艇上只有兩個A+級的時候都還需要一個倒戈了,監獄附近可是有皇家衛隊和騎士團的設施呢。」

  「這個嘛,我們畢竟是游擊隊嘛,只要給我們詳細一點的城內路線圖,總會有辦法引開他們的,連南方實戰經驗豐富的野戰軍團都抓不到我們了,王都裡由軟弱貴族組成的臭魚爛蝦怎麼可能抓得到我們。」琳賽一點都不擔心的說到。

  「呵呵,真是自信呢,明明妳眼前的我也是那群軟弱貴族的一員喔,妳覺得妳能打贏我嗎?」金髮男子輕蔑的笑著說到。

  「並非不可能呢,我覺得只要在正確的時間和地點戰鬥的話,我至少還是有五成的勝率喔。」琳賽一邊咀嚼肉乾,一邊含糊地說著:「畢竟你看起來就不耐打啊,嚼嚼…只要我的攻擊能碰到你的話…嚼嚼…你就可能再也站不起來了吧。」

  「…好吧,看來你還是有作為武人的眼力的,還真是危險的傢伙呢。」金髮男子似乎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髮,而他的視線也正巧瞥見了從人群裡走出的博薩輔佐官。

  金髮男子或許是因為博薩輔佐官也有貴族的血統,所以難得露出了較為和善的表情,不過嘴巴卻還是用略帶嘲諷的語氣說到:「還真是好久沒見了呢,博薩伯爵的長子,上次見面似乎是第七公主殿下被送去格爾芬帝國做人質時的事情了呢,大概五年左右?」

  「是啊,畢竟我們一個是王室派,一個是貴族派嘛,見面機會少也是很正常的呢,『伊內爾杰楊公爵』的長子。」博薩輔佐官也用同樣的稱呼方式回覆金髮男子。

  或許是因為提到了派閥問題,金髮男子嗤笑著說到:「結果現在王室派的卻要我們貴族派的來幫忙,否則全家就會死光呢,怎麼樣?要不要下跪來求我讓你們加入貴族派啊,這樣就能更名正言順的請我們幫忙了呢。」

  博薩輔佐官立刻用堅定的語氣說到:「加入貴族派可以,這是被幫忙後我們家族應該回報的,但是做為家族的繼承人,我不可能向你下跪。」

  博薩輔佐官接著說到:「更何況你根本都還不是家主,你剛才也說過了吧,你的繼承權有些危險,這樣我的下跪還會有意義嗎?」

  「當然有意義,你相信形無悶雷嗎?他說我按照他的計畫就可以成為『伊內爾杰楊公爵家』的家主。」金髮男子接著說到:「如果你相信形無悶雷的計畫而和我合作,那你也該相信我會成為家主才對。」

  「但這些都只有聽你說,沒有證據,而且就算是真的,我也不會下跪,這是我身為貴族該有的堅持。」博薩輔佐官再次堅定地回覆到。

  然後博薩輔佐官就接著說到:「何況就算我真的下跪你也只會看不起我而已,真的跪了,你反而會更不想幫我的忙吧。」

  「喔,你還真懂我呢,我的確是只想看你笑話而已。」金髮男子壞笑了兩聲後,接著說到:「雖然不知道你是不是因為知道我的個性才裝出很有骨氣的樣子…不過那也無所謂,貴族本來就該是擅長掩飾真實的生物。」

  「雖是如此,不過現在還是讓我們來討論一下『真實』吧,形無悶雷有告訴你,我們接下來會如何行動吧?」博薩輔佐官問到。

  「我知道,畢竟你們潛入船上的也只有兩千人,剩下的三千多人是必須用空艇去接的呢,不過因為他們早就在我們的航線上待命,所以不需要特別繞路,只要再航行兩、三個小時,在那片曠野上就會遇到他們了吧。」金髮男子迅速的回答到。

  「是這樣沒有錯,不過我想問的是另一個問題,形無悶雷告訴我們的內容只有到這裡—所以可以請你告訴我們,接下來的計畫是怎麼樣嗎?」博薩輔佐官問到。

  「他沒有告訴過你的話,那有很高的機率就是你不需要知道吧,看來我還是更受信任一點點呢。」金髮男子突然露出銳利的眼神瞪向博薩輔佐官並說到:「不過你是不是向我隱瞞了甚麼呢?明明應該還有告訴你接下來要找萊西汀伯爵幫忙吧?你是在試探我嗎?」

  「是的,我是在試探你沒錯,因為對未來的計畫一無所知的話我會很緊張,所以我希望你還是可以告訴我大致的計畫內容,拜託了。」博薩輔佐官微微彎下腰說到。

  「……。」金髮男子凝視著博薩輔佐官,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不久之後就開口說到:「行吧,其實也沒什麼,你們就是做些游擊隊該做的事,襲擊王都裡的每個地方,萊西汀伯爵會搞定你家人的事情,然後我則會在這段時間假借你們的名義,殺了我家的死老頭和現在在家裡的那些礙眼的弟弟們,這就是我這次幫你們劫持空艇的報酬。」

  「等等,你期望的不是家主之位嗎?現在你手上的這艘空艇引進了游擊隊攻擊王都,就算他們確實認為你是無辜,你也還是算失職啊,再怎麼說都和家主之位無緣了吧。」博薩輔佐官質疑到。

  「哼,正常人的話或許是這樣吧,不過我可是『伊內爾杰楊公爵』的長子,現在未婚,實力上還跟那個『流星戰斧』不相上下喔,這麼有價值的人喔,這種身分豈是在近海防衛軍團當師團長的二流貨色能比的上的。」金髮男子看起來相當有自信的說到。

  「不,正常人都會懷疑你的嫌疑吧,只要陛下或是監察部盯上你,不要說變成家主了,馬上就會被處以極刑吧。」博薩輔佐官不可置信的說到。

  「哼,你還真是頭腦簡單呢,再多想想如何?我的答案與你早就說過的話相關,你只差把它聯想在一起了。」金髮男子雖然這樣提示到,但是卻沒有給任何足夠思考的時間,就接著說到:「我是貴族派的頂端中的一人,陛下跟監察部則都是王室派的,如果我堅持待在貴族派的話當然是會完蛋的吧,那情況如果是我反過來加入王室派呢?」

  「…本來平衡的勢力天平會向著王室派傾斜的吧。」博薩輔佐官似乎理解了金髮男子所說的意思。

  「沒錯,國王期待已久的貴族派剷除計畫就可以施行了吧—如果有這麼大的好處,他們沒道理會放過,所以由願意成為王室派的我當上家主,對他們來說只會是大好事呢,你剛才好像說陛下跟監察部嘛,你覺得這種狀況下他們會怎麼做呢?正常的起訴我,然後最好的結果也只是能殲滅『伊內爾杰楊公爵家』罷了;而他們如果採用我的說法,『伊內爾杰楊公爵家』將會向陛下宣示忠誠,他們會多一枚有力的棋子。」金髮男子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說到:「只要還正常應該都會選後面的選項吧。」

  聽起來似乎有些道理,但是博薩輔佐官總覺得這個理論十分薄弱,似乎有哪裡怪怪的,但是剛經歷激烈戰鬥的他一時之間也想不出哪裡奇怪,只能暫且相信他的說法。

  琳賽則是中途就再也聽不進他們的談話,專心致志的吃著肉乾。

  「接下來還有三天才會到王都,你們就先去休息吧,反正你們待在這裡也沒用—當然如果是要監視我和我的部下有沒有異常舉動的話,留下一兩個人或者更多人都可以,總之我要去睡了。」金髮男子說著,就與博薩輔佐官擦身而過,離開了駕駛室。

  而博薩輔佐官也因此而繼續待在駕駛室,就算接上了剩下的三千多人,之後也整夜都沒闔上眼睛,琳賽則是直接不管不顧的躺在地板上呼呼大睡,最後,這一夜並沒有發生什麼事,博薩輔佐官於是也在安心中,靠著椅背逐漸睡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