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82 女士們的下午茶時間

空想能手 | 2021-03-14 12:32:51 | 巴幣 2 | 人氣 63


  「什麼?你說兇蠻突進小隊在今天早上就離開了?」金特有些意外的向自己派去冒險者公會的部下再次確認到。

  「是的,金特會長,聽說他們收到了來自卡利路奇王國的緊急委託,所以不得不在今天離開這裡。」那名部下這樣回應到。

  「卡利路奇王國啊…居然這麼碰巧的嗎?不過如果他們是卡利路奇王國的間諜應該會混入我們之中獲取情報才對啊?」金特這樣想著,然後突然搖了搖頭中斷自己這方面的思考,小聲地告訴自己:「不行,現在不是浪費時間在思考這種事情的時候,就算他們是間諜,現在也已經是撤退的間諜,對我們接下來的調查影響不大,比起這個找到替代的護衛才是更要緊的事情。」

  「幫我告訴三姊一聲,我現在會先去雇用更多的冒險者,也會向亞黎那邊請求支援,請三姊她暫時先按兵不動。」金特這樣說著。

  「是的。」部下這麼回答到,立刻就前往了那名年紀稍長的女性所在的房間—

  然後在短短的五分鐘後就一臉慌張的跑了回來。

  他面前的部下露出僵硬的表情回答到:「那個…金特會長,房間裡並沒有『埃爾娜』大人的身影,所以我剛才詢問過房間裡的傭人了,他們說埃爾娜大人安排他們去做各種事情,等他們回來的時候就只看到我了…。」

  金特不禁扶額,看起來相當頭痛的說著:「唉,真的是完全勸不動三姊呢,算了,現在要讓人跟上她的話,說不定反而會暴露三姊的存在,現在就先算了,先把所有的護衛都請過來再說,總之,目前有幾個冒險者同意了委託?」

  「目前只有『慈愛之風』同意了請求,冒險者公會似乎還在聯絡剩餘的小隊的樣子。」部下回答到。

  「『慈愛之風』啊…她們至少有一個有『聽力專精』這個固有技能的女精靈,在三姊調查時應該能很好的配合其他我安排去保護三姊的那些殺手公會的人吧,隊員也全是女的,在平常也能一直待在三姊身邊,嗯,她們能答應是一件好事呢。」金特點點頭,然後對部下接著說到:「為了填補人數上的不足,去殺手公會再雇用一些人吧,現在我的要求下修到只需要有他們有隱蔽性,這樣應該能雇用多一點人了。」

  「是的,金特會長,我這就去辦。」部下低頭應允後,退出了金特的房間。

  「那麼…我就聯絡亞黎吧,只要再讓父親加錢應該是很容易就可以說動哈維那個傢伙的,畢竟商人都是金錢至上的生物嘛。」金特自言自語著,並拿出了通訊用的魔法道具—。



  受創較小的庫沙塔魯城北方城區的一間甜點店裡,慈愛之風的成員們正在享用著各色點心,這也是她們要開始長期工作前,總是會去做的其中一件事。

  「這次的委託對象似乎是商會的會長呢,有錢人可真是好呢。」智美一邊說著,一邊像是要洩憤一般地大口把蛋糕吞下。

  「少來了吧,你就算變成有錢人也很快就會變窮的,按照你這種一定都要把錢花光的花法,不然冒險者的收入也不少了。」可露兒吐槽到。

  「在怎麼樣也是比那些有錢人賺得少啦,才不是我的錯呢。」智美瞪了可露兒一眼接著說到:「而且冒險者還不是都是這樣花錢的。」

  「智美可不能這麼說喔,隊伍裡的大家都還是有存錢的習慣的,這樣就是四對一囉。」看起來身材很好的金髮女精靈很有氣質的笑著說到。

  「不公平啦,兩個是遵守教義的教徒,另外兩個是幾乎沒有慾望的精靈,我一個異世界來的現代人怎麼可能這麼清心寡慾。」智美用鼻子輕哼到,然後快速的把叉子刺向可露兒的蛋糕。

  不過在智美搶走蛋糕之前,可露兒就用更快的速度把自己的蛋糕『救走』了。

  「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態會讓一個魔法師想跟前衛的速度型職業比速度啊?」可露兒晃了晃手上的蛋糕,看起來很有餘裕的說著。

  「唔…別太囂張了,蘿莉老太婆,總有一天我會搶到你的蛋糕的。」智美很沒有氣勢的叫囂著。

  「好好好,這就是敗家之犬的嚎叫啊。」可露兒露出得意的表情這樣說著,然後就打算把蛋糕往嘴巴裡塞,誰知嘴巴才剛張開一半,她就突然停下了動作—因為她聽到了一個有印象的聲音。

  雖然機械的嘈雜聲非常重,但是對方的發聲方式,讓她意識到那個人應該替換過了聲音。

  『開始行動。』那個聲音是這麼說的,那聲音不像是之前與自己說話時那樣的充滿情緒和一絲溫柔,而只有冷硬與肅殺的沉悶,讓可露兒在另一種意義上的心臟漏了一拍。

  她於是緩緩地朝聲音的方向轉過頭,用一側的視線確認情況,果然看到了用兜帽遮住自己面容的那名男子緩步從小巷裡走出,並混入周圍的人群中,她也就這樣一直盯著他的行蹤—

  直到她感覺到衣袖被人扯了扯後,才回過神來,把注意力拉回到小隊成員上。

  而拉她衣袖的正是隊伍中年齡最小的女孩『洛尤蒂』,此時的洛尤蒂看起來相當擔心的向她詢問到:「那個…可露兒姊姊,妳怎麼了嗎?」

  「沒…沒什麼事情啦,只是剛好看到了有些在意的人而已,並不是任務上的喔,只是我自己有些在意的人罷了,嗯,就只是這樣而已。」可露兒這樣回答後,才把蛋糕塞進了嘴巴中。

  「嘿~難道蘿莉老太婆也開始期待自己的春天了嗎?都什麼歲數了就不要妄想了吧。」智美攤開雙手說到。

  可露兒馬上瞪了智美一眼說到:「才不是那回事,只是單純在意一些事情而已,會什麼都馬上扯上感情關係,就證明了妳是個膚淺的女人。」

  「哈?妳說什麼!蘿莉老太婆!」

  「妳就只會說這個詞嗎?呵呵,果然是膚淺的女人。」

  「啊!?妳想打架嗎?」

  「好了,妳們兩個都先冷靜一點。」金髮女精靈打斷了他們的爭吵,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微笑著說到:「這裡是享受食物的地方,而不是吵鬧的地方。」

  「哼。」智美看起來很不服氣的撇開了頭,不過似乎已經沒有了繼續吵下去的意思。

  「對不起。」可露兒道了歉,並就這樣凝視著自己的空餐盤。

  不過,很快的,熟悉的聲音很快地就傳進了她的耳朵,那是金髮女精靈的聲音—

  「如果有什麼在意的事情不能跟大家說,那可以跟我說,解決大家的問題就是我的工作,畢竟我是大家的隊長嘛。」

  不過因為是比耳語還小聲的聲音,所以只有可露兒這個有『聽力專精』的人才聽得到這個聲音,所以這句話很明顯就是金髮女精靈故意說給她聽的悄悄話。

  而可露兒一抬起頭,果然就看到金髮女精靈露出溫柔的笑容看著自己,於是也回以微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啊!妳們說了什麼悄悄話吧!好狡猾喔!像這樣搞小團體最討厭了啦!對吧?」智美裝出相當不滿的樣子半開玩笑的像一直沒開口的女聖騎士抱怨著。

  「唔…嗯…有什麼困難…就說出來…大家一起解決。」女聖騎士用有些笨拙的口吻支支吾吾地說到。

  「嗯嗯,女神大人在上,雖然能力有限,不過我也會盡力幫忙的。」洛尤蒂握起自己雙手小小的拳頭,跟著說到。

  看著眼前的夥伴們,可露兒露出了笑容說到:「好吧,如果我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絕對會說給大家聽的,那時還請大家多多幫忙了。」

  「哈?我可沒說要幫妳啊,妳不要自己會錯意了。」智美高抬起腦袋擺出高姿態。

  「好吧,那就只能把妳排除在外了呢,沒想到這麼快就要分別…嗚嗚嗚。」可露兒假哭著,並伸出手指裝作在擦拭眼淚的樣子。

  「啊!?裝什麼啊,醜死了,蘿莉老太婆—。」

  很快的他們的對話就變成與平常相同的閒聊和互相調侃,點心時間也就這樣悄悄來到了該結束的時間。

  身為隊長的金髮女精靈最先意識到了這件事,於是她輕輕拍了拍手並說到:「差不多也到時間了,女士們,整理一下之後就去向雇主報到吧。」

  「是。」女聖騎士簡單的說到,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是所有人中動作最為迅速的。

  「哇,不要那麼趕啦,我的蛋糕還沒吃完啊。」智美發出哀號聲並開始將剩下的蛋糕和紅茶都狼吞虎嚥了起來,即使如此也因為她面前的量實在太多,導致就算吃了三十秒鐘也還剩下一半。

  「沒關係,我可以等。」女聖騎士維持站姿這麼說著,這樣的壓迫感也讓智美差點噎到。

  智美咳了半天並灌下一口紅茶才緩過氣來罵到:「哪有妳這種給別人增加壓迫感的等待方法啊,妳有種就在你們大主教面前這樣幹啊。」

  「我在大主教面前本來就是站著的,女神教徒人人平等,沒有向他人下跪的道理。」女聖騎士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應到。

  「我是在請妳科普教會的常識嗎?我是在諷刺妳來讓妳坐下。」智美看起來相當有些焦躁的握緊了叉子,她的確一直都不太擅長應付這個單純、正直的女聖騎士。

  而洛尤蒂同為女神教徒在這方面也有相似的氣質;金髮女精靈則是隊長,而且生氣起來感覺很可怕,也正因為如此,智美鬥嘴的對象才會是感覺比較普通,生氣時似乎也很普通的可露兒。

  而對智美有些挑釁的發言,女聖騎士也很正直的道歉了:「原來是這個意思啊,我剛才真的沒聽出來是這樣的意思,真的很抱歉。」

  「咕…算了,我跟妳聊不起來啦,總之妳先坐下就對了。」智美也只能一臉無奈的表示投降,並重新投入大量蛋糕堆積而成的戰場。

  「所以才說妳太愛亂花錢了,妳今天不但把錢包幾乎掏空,現在又得這麼趕得吃蛋糕,沒辦法好好享受就算了,接下來好幾天妳可能都還得跟我們借錢喔,真不知道妳這樣的生活方式有什麼快樂的。」可露兒嘆了口氣指摘到。

  智美立刻用塞滿東西的嘴巴含糊不清的說到:「邀尼七國(要妳雞婆)。」

  「好吧,那大家都不要等她了,畢竟我們不能管她的事情嘛,就讓她自己承受苦果吧。」可露兒說著,就站了起來。

  「嗯,也對呢,這次我贊成可露兒說的喔,這次就不要等智美了—。」金髮女精靈站起身來,看到自己對面的洛尤蒂後,本來還想說出口的話立刻中斷,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接著說到:「這孩子…居然睡著了呢。」

  「真的呢。」可露兒也用相同的眼神,看著垂著腦袋打瞌睡的洛尤蒂。

  「洛尤蒂經常會打瞌睡呢。」女聖騎士緩緩的走到洛尤蒂身旁,似乎是想伸手搖醒她。

  「這樣好嗎?洛尤蒂可是以前可是常說她這不是打瞌睡,而是獲得了『女神的神諭』,得以看到一些未來的片段不是?這樣叫醒她說不定會生氣喔。」智美說著風涼話,並同時補充到:「我吃完了。」

  「夢見女神大人是忠誠信徒的證明,無論是否為神諭,這樣的教徒都應該被肯定。」女聖騎士回答到,這句話表達了她不相信洛尤蒂獲得神諭的這件事。

  「不然等她醒來就問她內容啊,這樣就或許能確定她說的真實性啦。」智美明擺著不信邪,卻還是說著風涼話。

  「『假的』不必聽,『真的』不能問,所以沒有問的必要。」女聖騎士搖搖頭說到。

  「這樣怎麼知道是不是真的神諭啊,真搞不懂你們這些教徒的想法—」就在智美碎碎念的時候,洛尤蒂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並有些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

  智美於是就順勢問到:「醒啦,這次夢到什麼了?」

  「嗯…我夢到女神大人了…。」洛尤蒂看起來有些迷糊的揉了揉眼睛,用沒有什麼力道的聲音回答到。

  「喔,妳夢到女神本人還是第一次呢,那麼女神有跟妳說什麼嗎?總不可能平白無故來見妳吧。」智美帶著些許嘲諷的語氣說著。

  「女神跟我說…不行把…。」話說到一半,洛尤蒂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而微微睜大了眼睛,然後馬上就露出有些僵硬的笑容,用些微顫抖的聲音說到:「不,女神大人什麼都沒有說,就只是這樣看著我而已。」

  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知道洛尤蒂似乎隱瞞了什麼,不過對情況理解最多的還是可露兒。

  那是害怕、焦慮、罪惡感跟…興奮?為什麼會從洛尤蒂的聲音裡聽出興奮的語調?其實女神確實有跟洛尤蒂說什麼嗎?—可露兒想著,並更仔細地打量起洛尤蒂,不過除了那一閃即逝的興奮語調外,洛尤蒂的表現都與平常沒有兩樣。

  想著不久前才剛說會『盡力幫助』自己的這個少女,可露兒雖然起了一些疑心,但是心裡『想去相信』的力量還是更強一些,所以她並沒有追問下去,這件事也就像平常一樣被帶過。

  慈愛之風小隊就這樣邊走邊閒談中抵達了雇主的所在之地—『梅特涅商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