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83 兩方的潛入作戰

空想能手 | 2021-03-16 21:59:36 | 巴幣 4 | 人氣 44


  庫沙塔魯城南部商業區的重建區域,一群身上有著銀色蜥蜴紋身的男人們正有條不紊的把貨物和除了貨物外的各種東西搬進建築物之中。

  而這棟建築物也透過『銀蜥蜴商會』這個名字向世人們宣告著這間商會背後的擁有者是誰。

  「這樣就行了,應該也不會有人蠢到把不該帶的東西帶來吧。」看起來與周遭的同伴氣質完全不同的斯文男子,用自己的視線掃過匯聚在自己身旁的這些由他自己最近剛選出來的商會幹部們。

  「不用太擔心啦,已經都挑沒有吸的,跟癮頭較輕的了,再怎麼說他們也不可能會把好幾箱搬過來吧。」在脖子上有著紋身的刺蝟頭男子爽朗的笑著說到—這名男子是斯文男子所決定的商會保安部的部長。

  「這樣最好,不然要是不小心被查獲可就糟糕了。」斯文男子點點頭,並把視線投向另一人並問到:「協商部門又如何呢?有找到合適的交易夥伴了嗎?」

  「呀…這個再怎麼說都還是有點困難啊,二把手。」左肩膀上有著銀蜥刺青,穿著低胸的酒紅色無袖禮服的女子,接著聳聳肩說到:「掛上『銀蜥』作為商會的名字的確可以減少一些其他商會的小動作,可是這也等於是變相表明了咱們就是做黑的,那些自認為正派的正經商人才不會願意跟咱們往來呢。」

  「那就跟那些做黑的或灰色地帶的先協商,等我們完全壟斷這方面的生意,那些商人也會不得不跟我們低頭吧。」斯文男子接著說到:「總之如何壟斷的細部可以跟我和保安部協商,必要的話就讓拒絕合作的人消失吧,在這座城裡的我們有這個權利。」

  「真不愧是二把手,真有魄力。」左肩刺著銀蜥的那名女性拍了拍手,然後微笑著快速的回答到:「那之後咱會把那些必要的名單送給你的,就麻煩你幫忙處理囉~。」

  「可以,但是不可以把跟自己有私仇的人混進來,我會審查的,不要心存僥倖。」斯文男子用告誡的語氣說到。

  「嘖。」左肩刺著銀蜥的那名女性咋舌後,又擠出笑臉回答到:「咱知道了。」

  「很好,然後是情報部門—最近有什麼情報嗎?」斯文男子轉頭看向一名看起來十分憔悴,而長相卻十分普通的男子,那名男子身上穿著長袖遮擋住自己大範圍的皮膚,以至於完全看不出銀蜥的刺青在哪個位置。

  「欸…到我啦?」那名面容憔悴的男子緩緩地把食指指著自己問到。

  然後就接著回應到:「欸…總之跟你說的一樣,那些衛兵完全都沒有來找我們的麻煩…就算我們在城門附近安插眼線他們也沒多說什麼,也因為他們寬大的處理,我們目前可以確切的掌握各商會的進出次數與大致的貨品。」

  「寬大?單純只是我們上繳的保護費相當足夠吧。」房間中唯一一個肥胖的男性不滿地說到:「我們可是要把利潤的一半交給斯托諾瓦家族喔,更何況我們已經預付了五千枚金幣,這種程度上的包容是他們該做的。」

  「真不愧是會計部部長,說的相當有真實性呢。」左肩刺著銀蜥的那名女性再次拍了拍手表示支持。

  「這是必要的花費,抱怨也沒用,至少剩下的那部分會是合法的金流,就可以不用一直從黑市採買了。」斯文男子重新看向那名面容憔悴的男子,接著問到:「我的問題還沒問完,那些商會之中有沒有什麼需要特別留意的?如果你自己還無法分辨的話就帶著名單來找我,我再教你一次。」

  「不,不用了!我可以的!」那名面容憔悴的男子語氣強烈地拒絕了斯文男子的提案,並馬上回答到:「最近大部分的商會都是一如往常的進出貨,最需要注意的大概就只有今天凌晨的那個了吧—。」

  那名面容憔悴的男子頓了頓後,接著說到:「宰相大人的兒子管理的『梅特涅商會』,雖然他們本來就是不定期進貨,但是選在凌晨進城門還是很讓人困惑的行為,而且還有明顯不是用來載貨的馬車。」

  「嗯…看來很有可能是對方有意而為之的呢,是想用這件看起來就很可疑的事情來分散我們的注意力嗎?」斯文男子思考一會兒後,對那名面容憔悴的男子說到:「讓一部份的人去查清出那輛馬車裡有什麼人,順便把他們的貨物清單跟人員名單交給我。」

  「…應…應該只要給名單就好…不用我一起討論吧?」那名面容憔悴的男子看起來相當緊張地說到。

  「嗯,『這次』先不用。」斯文男子回應到。

  「啊…只有這次啊…哈哈…哈哈。」那名面容憔悴的男子看向天花板,乾笑了幾聲。

  「那麼情報部門就到這裡,接下來是人事部門—」

  就這樣,銀蜥蜴商會的會議仍持續進行著。



  「嗯…每個城門附近似乎都有一些在探查情報的人呢,雖然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門外漢還真的多呢,一點都不融入環境。」年紀稍長的女性『埃爾娜』一邊觀察著城門周邊的人,一邊繼續緩步的走著。

  「清晨的事情應該會讓他們產生一些懷疑吧。」埃爾娜打量起周圍,很快的就發現到一個偶爾會把視線投向自己的路人,雖然他並沒有跟著自己,但是埃爾娜卻已經是第十幾次感受到這種視線了,而且每次視線的主人都會截然不同。

  「看來是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換人跟蹤呢,臉都沒重複過,看來人數眾多,就是不知道是哪邊的什麼勢力。」埃爾娜小聲的接著說到:「讓我看看你們會有什麼反應吧,向我暴露出你們的真身吧。」

  埃爾娜一邊記下那些臉孔,一邊繼續的保持著散步一樣的步伐,尋找著線索。

  不過才這樣維持了幾分鐘,埃爾娜便注意到一個棕髮男子正在不疾不徐地靠近自己,她也索性停下腳步等待對方走到自己面前。

  棕髮男子最後止步於離她一公尺左右的位置上,不過因為棕髮男子手上並沒有武器,臉上也沒有殺意,所以埃爾娜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棕髮男子露出如演歌劇班誇張的恭維表情說到:「您好!埃爾娜•梅特涅大人,初次見面,我是這個地區的負責人,是宰相大人肩膀上的老鷹,同時又是踏腳墊和坐墊,我是—。」

  「『馬蒂亞斯』對吧?父親向我提過你。」埃爾娜用優雅的語調搶先說到,這也是為了向對方表達出自己並非一無所知的人物,讓對方不會看輕自己。

  「喔喔喔!不愧是宰相大人!如此聰明!如此睿智!與宰相大人同一條血脈的您一定也是相當不得了的人物,在下能在有生之年見到您真是三生有幸—。」棕髮男子『馬蒂亞斯』繼續誇張地說著。

  「這些話題都先放到一邊吧,我有問題想要問你」埃爾娜打斷了他的『恭維話』連珠炮,問到:「剛才跟蹤我的那些人是你的部下嗎?」

  「真不愧是您啊!居然這麼快就察覺到了嗎!?真是太厲害了!」馬蒂亞斯接著回答到:「您說的沒錯,這些都是我的部下,更準確來說是從奴隸市場買來的奴隸,在經過七天的嚴密訓練後,脫穎而出的三百多人。」

  馬蒂亞斯瞇起眼睛,嘴角更加上揚的問到:「您覺得這些人可以用嗎?如果您有需要的話,在下一定會鼎力相助的。」

  幾乎也是在馬蒂亞斯說完話的同時,數十道視線同時投到了埃爾娜身上,讓埃爾娜切實地感受到對方的人數。

  「七天嗎?只靠七天就有這種程度的隱蔽性了,還真是不得了的訓練能力呢。」埃爾娜嘴上說著話,而腦內卻已經開始在思考著自己要問那些問題了。

  「過獎過獎,這種能力算不上什麼,在下只不過是螻蟻中稍微厲害一些的螻蟻,如果是您來的話,肯定可以用更少的時間訓練出這種程度的部下的。」馬蒂亞斯搓搓手並繼續恭維的說到。

  「不過既然人數已經這麼多了的話,你們應該也掌握到一些情報了吧?斯托諾瓦家的,或是其他國家的,畢竟你們連我今天進到城市裡的事情都知道了。」埃爾娜把銳利的視線投向馬蒂亞斯。

  因為行蹤也被發現了,埃爾娜也不再隱瞞自己的目的,直接丟出了尖銳的問題。

  「這不算什麼啦,您想被人發現的意圖實在是過於明顯,在下於是馬上就意識到您是為了和我們接觸才做這種事情的,所以知道這件事並不算什麼喔,畢竟我們主動來接觸您不正是您所期望的嗎?」馬蒂亞斯笑著回答到。

  「的確是這樣沒有錯呢。」埃爾娜點點頭,接著說到:「那麼為了不要白費這次的接觸,你回去之後就把近期幾個月內的報告整理給我,同時到梅特涅商會找我報告吧。」

  「屬下遵命,應該明天早上就能交給您了,還麻煩您稍做等候。」馬蒂亞斯恭敬的低下頭說到。

  「好,那這次就先這樣吧,期待明天的見面。」埃爾娜說完後,就邁開了腳步。

  而被她拋在身後的馬蒂亞斯也恭敬的彎下腰說到:「好的,請您慢走。」

  隨後馬蒂亞斯也轉過身,沒入了不遠處的人群之中。



  同時,在南部的海軍基地—

  「嗯,清點完畢,貨物確實都已經收到了。」魔法師瑋聖簡單的點完部下所整理出來的幾個分類的箱子數目後,向海軍基地方的男性軍官回答到。

  「那麼這樣就可以了,瑋聖大人,旅途順利。」男性軍官用豪邁的語氣說著,除了有提到『大人』兩個字外完全聽不出絲毫的敬意,但是卻也遠遠不算是不敬的程度。

  而這種相處方式,對現代人的瑋聖來說其實也不算是什麼不敬的行為,所以他也友善的回應到:「那麼也請你保重了,『恩多輔佐官』,這麼稱呼你可以嗎?」

  「當然沒問題,就算只叫我的名字也是可以的。」恩多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回答到。

  「呵呵,那麼恩多輔佐官,期待下次的見面。」瑋聖伸出自己的右手。

  恩多握住了瑋聖的手,並回答到:「嗯,我也會期待著下次的見面的,瑋聖大人。」

  告別完後,瑋聖把貨物都收進了空間袋裡,便乘上了空艇,空艇也在不久之後啟動了魔法驅動的引擎,向天空飛去。

  「可惜了,雖然是異世界人,但是感覺是個好傢伙啊。」恩多看著空艇遠去的影子,嘆了口氣。

  「不過這也沒辦法,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接下來會死的就是我朋友整個家族的人了,所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呢。」恩多抓了抓腦袋,話鋒一轉接著說到:「希望游擊隊能派得上用場,讓他們倆能夠成功。」



  當空艇行駛大概三十分鐘後,無論是海軍基地還是近海防衛軍團的軍營都已經被徹底拋在了後頭,已經連一個小黑點都看不見了,而且現在的話離下一個城鎮還有一小時的距離,這種前後都沒有援軍的狀態—絕對是襲擊的好時機。

  以『後方的暴君』琳賽用手上的狼牙棒砸開自己藏身的通風管道的金屬保護殼的巨大聲響為信號,藏身於各個房間中的『正義』武裝游擊隊展開了行動,這些突然殺出的不速之客迅速的將數百名自己周圍的空艇士兵擊殺,並迅速的向著空艇中層的駕駛室移動。

  戰力不強的博薩輔佐官也混入這些游擊隊中,在幫忙游擊隊擊倒少部分敵人的時,也同時的被游擊隊保護著。

  而戰力最強的琳賽當然是充當前鋒,哪裡抵抗的力道最強,她就往哪裡打,甚至必要之時還會直接用那把狼牙棒直接打穿房間的隔間,加快隊伍的行進速度,同時將對方殺的措手不及。

  趁著空艇內的士兵們一片混亂,琳賽和博薩輔佐官終於只差一條走廊就能抵達駕駛室,不過也正是在這個位置,他們遇上了第一個強大的阻礙。

  琳賽才剛從轉角處探出頭,一道金色的光束便填滿了整個走廊,甚至直接貫穿了琳賽當作遮蔽物的那個船艙,向著琳賽和後方的游擊隊迎面射來。

  但是琳賽卻是豪不畏懼的笑著說到:「這才像話嘛!」

  瞬間,大量的紅色鬥氣被琳賽匯聚到狼牙棒上,而那把狼牙棒也在還在聚氣之時就被琳賽全力向光束揮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