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81 『情報』之戰的前夕

空想能手 | 2021-03-12 19:59:35 | 巴幣 2 | 人氣 28


  清晨時刻,這已經是農民們該去城外農田工作的時候了,庫沙塔魯城的城門早已開啟,衛兵們盡可能迅速的確認著每一張居民證,當然如果是已經和衛兵打交道好幾年的農民們,也是有高機率在簡單的搜身之後直接被放行的。

  出城的隊伍排城了一條人龍,而進城的地方卻是完全無人的狀態,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所以負責進城審查的衛兵此時當班的人數只有一人,而且他此時也因為沒有工作而先去幫忙審查出城的隊伍。

  不過這司空見慣的景象,很快的就被從遠方駛向城門的馬車車隊所破壞。

  「哎呀,真是討厭,這種規模的商隊我一個人要檢查到什麼時候啊。」負責檢查入城隊伍的那名衛兵大嘆了口氣。

  「別抱怨了,你還是先快點過去接待他們吧,不然如果是貴族旗下的商隊就有你的苦頭吃了,總之你先頂著,我會讓人去宿舍幫你再找一些人來幫忙。」幫農民簡單搜身的老練衛兵一邊做事,一邊催促那名衛兵。

  「唉,也只能這樣了。」衛兵走近馬車並看向馬車車身的位置來確認商會的標誌,然後很快的就露出了震驚的表情,小聲的喃喃說到:「握草,一大早的要不要這麼刺激啊—」

  「居然是宰相大人的家族所經營的商會。」



  這些馬車完成檢查已經是早上八點了,他們在衛兵們睡眠不足並充滿怨恨的疲憊雙眼的目送下,繼續向城裡前進。

  而車隊中明顯不是載貨馬車的高級馬車內,有一名男性同樣正嘆著氣。

  那名男性看起來相當不悅的說到:「終於搞定了,就已經跟父親說過不要用我的商會來運送情報人員之類的了,結果這次不但要帶情報人員,甚至還得在清晨就行動,這樣那些衛兵不記住我們都難囉。」

  「別抱怨了,我們家族的紋章哪有辦法不被記得?比起白天的時候跟一堆商會車隊一起排隊,還不如清晨進城,能加快不少時間。」他對面年紀稍長的女性看起來有些困擾的摸著自己的臉頰說到:「『金特』,你也不是小孩了,不可以任性喔,你的商會能這麼快的發展也是因為家族的扶持,所以絕對不可以忘記家族給你的恩惠,明白嗎?」

  「我知道啦,三姊,不要每次我一抱怨就用家族壓我,這樣我壓力很大耶。」『金特』開玩笑似的用撒嬌的語氣小小的抗議到。

  「誰叫金特你從小就是個調皮的孩子呢?商會這種工作本來大部分都會交給分家的人來負責的,你是應該向父親一樣去當行政官員的,當初也是因為你一直拉著我跟二姊幫你向父親求情,父親才勉強答應的。」年紀稍長的女性露出溫柔的笑容說到:「都已經答應你這麼任性的請求了,就不可以太寵你,而且壓力使人成長嘛,必須經常這樣督促你才行,否則要是你在行商方面的成就不夠高的話,不就是讓我跟二姊失了面子嗎?」

  「哈哈…三姊還是這麼嚴厲,我知道了啦,全聽三姊妳的。」金特笑著回答到。

  「知道就好,乖孩子。」年紀稍長的女性微笑著稍微撥動頭髮,這個舉動也讓她露出了左耳上琥珀色的耳環。

  「不過三姊,妳不是監察官嗎?直接從正規管道進來不就好了?這樣也比較安全不是?」金特露出擔心的表情說到。

  「哎呀,這樣子怎麼可能還找的到什麼證據呢?要是先說自己要來,對方一瞬間就會把證據都銷毀了喔。」年紀稍長的女性微笑著回答到。

  「欸,不就是斯托諾瓦家而已嘛,充其量不就是個子爵家,就算三姊偽造證據,他們根本也沒有機會申訴吧。」金特有些不以為然地聳聳肩。

  「斯托諾瓦家的話的確是這樣,不過…真的只有斯托諾瓦家介入此事嗎?席諾斯王國倖存的最後一位公主現在可是脫離了我們的監控喔,我不認為斯托諾瓦家能獨自做到這件事。」年紀稍長的女性露出銳利的眼神並接著說到:「一定有其他國家介入這件事,說不定那名公主失去聯繫的事情甚至跟斯托諾瓦家一點關係都沒有呢。」

  「所以其他國家的情報才是三姊的重點啊,不過這種東西交給下面的人處理不就好了嗎?那些父親之前安插在城裡的情報人員,現在還是和我的商會保持著聯繫啊,沒必要自己冒著危險吧?三姊這種做事方式可是很大的壞習慣啊。」金特一臉擔憂地看著年紀稍長的女性說到。

  「是啊,我的確蠻喜歡潛入搜查時的緊張感的,不過這次可不只是因為這個原因。」年紀稍長的女性再度露出銳利的眼神,接著一字一句地緩緩說到:「據父親所說,我們的情報部隊之所以有這麼大的損害,或許是因為其中有著向敵人通風報信的人存在—我也有相同的看法,因此這件事不能經過現在重組的情報部隊,這也是父親派我這個絕對不可能背叛家族的人來執行這個任務,並讓你來協助我的原因。」

  年紀稍長的女性眼神回復平靜,並露出微笑說到:「畢竟金特雖然跟父親關係不太好,但是至少是不會讓姐姐受到傷害的吧。」

  「這是當然的!…不過情報部隊竟然無法信任嗎?這樣也很難說我的商會裡有沒有混入這些雜質…果然我還是向冒險者公會和殺手公會發布委託吧,不然這種周遭都可能有敵人的環境,對毫無戰鬥力的三姊來說實在是太危險了。」金特看起來相當不安的動了動自己的腳趾。

  「這對金特你來說也是一樣的喔,不可以因為保護我就疏忽了你自己的防備。」年紀稍長的女性用關心的語氣說著,並摸了摸金特的頭。

  「我…我我我知道啦,不要摸我的頭啦,我都已經二十歲了,很不好意思欸。」金特臉頰微紅的說到。

  「對姊姊我來說,你一直都是需要關注的頑皮小孩喔,也永遠都是我最可愛的弟弟。」年紀稍長的女性瞇起眼睛,優雅的笑著,並繼續撫摸著金特的頭。

  「嗯,反正也沒人看到,那就算了吧。」金特這麼說著,直接站起身坐到年紀稍長的女性身旁,並躺了下來,把自己的頭枕在她的大腿上,並用撒嬌的語氣說到:「反正也沒人看到~就讓我盡情享受久違的撒嬌時間吧~。」

  「呵呵,金特果然還是需要撒嬌的孩子呢。」年紀稍長的女性溫柔的笑著,並用自己的左手撫摸著金特的頭髮,幫他簡單的梳理著因為躺下而有些亂掉的頭髮。

  「三姊對護衛有什麼特別的要求嗎?」金特仰視著年紀稍長的女性的下巴,看起來相當悠閒地瞇著眼睛說到:「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那我就全都雇用實力最好的護衛囉。」

  「實力最好的啊…。」年紀稍長的女性猶豫了一下,才回答到:「是之前報告上有說過的『兇蠻突進』小隊嗎?」

  「是啊,聽說他們最近完成了一個艱難的委託,所以最近都在庫沙塔魯城裡休息,請他們來做我們的護衛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金特接著說到:「然後我會再雇用兩三個有索敵能力的小隊,和幾個殺手公會的殺手,這樣應該就能確實防止暗殺了。」

  「規劃的不錯,雖然還有點稚氣,不過金特果然也已經是一個成熟的男人了呢。」年紀稍長的女性輕撫金特的前額說到。

  而金特則露出牙齒,笑著回達到:「這還用說。」



  與此同時,四個高大的壯漢和一個瘦弱的男子一起斯托諾瓦家族的商會的門口,不過此時他們對周遭的壓迫感卻比平時減弱了不少,畢竟其中的三個人正在一臉痛苦的宿醉著。

  「接下來要出遠門的話至少跟我說一聲啊,我就會少喝一點了…嘔…不行了,等下我在馬車上一定會吐出來的…。」手持八角柱巨槌的壯漢虛弱地撐著牆

  「就是說啊…就不能讓我們再睡一天嗎?…嘔…咕…。」手持長槍的壯漢兩頰猛然鼓起,然後又慢慢地縮了回去,並自言自語到:「噁…還好,全部吞回去了,真不愧是我。」

  「就算再給你們一天也不會改變什麼。」亞伯瑞斯依舊用兜帽遮擋著自己的面容,接著用他那機械的嗓音說到:「反正就算再給你們一天,你們也會說為了告別這座城市,所以要大喝一場之類的話,隔天也還會是一樣的狀況。」

  「咕…意外的有說服力。」手持八角柱巨槌的壯漢露出一副被說中的表情。

  「唔…我竟然完全沒辦法反駁。」手持長槍的壯漢有口難言的僵在原地。

  「別在意,我們畢竟是三笨蛋…嘔嘔嘔嘔嘔—。」手持長柄斧的壯漢突然從嘴巴裡吐出了大量的物體,把商會石階染上了骯髒的物質。

  「噁,好髒啊!」手持長槍的壯漢捏著鼻子,並用另一隻手在自己前方揮舞著,試著用揮動手所產生的微風驅散些許的臭氣。

  「呃…我不行了…聞到這股味道…噁…我也想吐了…唔…嘔嘔嘔嘔嘔—。」手持八角柱巨槌的壯漢這樣說著,就對著牆壁吐出了差不多的物體。

  「握草,這是什麼樣的地獄繪卷啊,老子…老子可是絕對不會加入的啊…咕。」手持長槍的壯漢才剛這麼說著,兩頰就再次鼓了起來,只是他這次沒有撐住,就這樣普通的吐在了道路的石磚上。

  「三笨蛋還真是一如往常呢…看來得塞一些費用來跟商會的人賠不是了。」兇蠻突進的隊長有些無奈地說到。

  「他們不會跟你收費的。」亞伯瑞斯接著說到:「畢竟你們是保護過他們四小姐的恩人。」

  「真是讓人討厭的說法呢,不過—。」兇蠻突進的隊長話鋒一轉,接著說到:「究竟為什麼要急著今天就走的理由,可以說給我聽嗎?不然如果是一年之內的話,只是延到明天應該也沒問題,而你卻要我們今天就走。」

  「答案很簡單。」亞伯瑞斯回答到:「今天下午會有人去冒險者公會委託你們進行護衛任務,你們要是接受了,就會被綁在這裡幾十天,那時就很難再從這座城裡出去了。」

  「那只要拒絕不就好了。」兇蠻突進的隊長有些不解地說到。

  「這次的委託人是很謹慎且敏感的人,我們可是幾乎沒有拒絕過護衛任務的隊伍,如果這次拒絕了,他就會懷疑我們與斯托諾瓦家站在同一邊,之後就會派人一直盯著我們…這樣我之後的計畫會比較難執行。」亞伯瑞斯接著說到:「相較之下,如果只是碰巧離開了,他們也只會以為是情報沒跟上罷了,不會懷疑到我們身上的—這就是我現在叫你們離開的原因。」

  「原來如此,不過幾十天後就很難從城裡出去了是什麼意思?」兇蠻突進的隊長提出了疑問。

  「庫雷格斯侯爵家的相親宴會,那時候這座城市會連作為代理領主的那個小鬼都不在城裡,那時管理這座城市的將會是萊昂諾爾,他雖然算優秀,但是管理領地事務能力卻是平庸,單就這方面現在的代理領主都比他優秀。」亞伯瑞斯回答到。

  不過這樣的回答明顯沒有回答到點子上,所以兇蠻突進的隊長接著問到:「但是只是管理較差而已,為什麼就會變成難以出城的狀況?」

  「因為萊昂諾爾並不擅長管理情報部門的事情,但是他們的情報部門卻很快的就要和王國的情報部門展開廝殺,那時場面會相當混亂,為了控制住情勢並防止犯人逃跑,萊昂諾爾便會下達封鎖所有出入口的命令,而這個混亂將會持續到代理領主回來…更正確來說是掌管情報部的那個人回來為止。」亞伯瑞斯這樣說到。

  「情報部門互相廝殺…這也太過奇怪了,不擅長戰鬥的團體為什麼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行為?」兇蠻突進的隊長不解地問到。

  「嗯,這也不是什麼需要隱瞞的事情,簡單來說—是我讓情況變成這樣的。」亞伯瑞斯頓了頓,改口到:「不,現在的話應該要說—我會讓情況變成這樣的,才對。」

  「記得我說的『魔法殺人鬼』嗎?在被確定是連續殺人犯之前,他們將會一直懷疑是對方所做的,也因此或許因為情緒,或許被情況所逼,反正他們將會不斷的互相廝殺—這也是我接下來的五年內只需要殺死幾百人的原因。」亞伯瑞斯用平靜的語氣說著,讓兇蠻突進的隊長不禁打了個寒顫。

  兇蠻突進的隊長雖然信任著他,但是這與害怕他此時的態度的這種情緒是可以並存的。

  然後亞伯瑞斯稍稍轉身,看著街道上從商會的側門露頭的馬車說到:「他們應該也差不多準備好了,去跟他們談吧,我還有事情,就不送你們了—。」

  「五年半後見。」亞伯瑞斯丟下這句話,瘦弱的身體也越走越遠。

  兇蠻突進的隊長咽了咽口水,神情複雜的回應到:「嗯…五年半後見。」



  走出兇蠻突進的隊長的視野範圍後,亞伯瑞斯彎進了一條小巷內,在那裡有一名棕髮男子、一個肥胖的女性和吸著香菸的男性。

  「初次見面,我們的『協助者』大人,小的一直很期待與您的會面,果然您看起來就是比—。」棕髮男子露出極為做作的恭維嘴臉說著,不過隨著亞伯瑞斯輕輕抬手,他也立刻識相地閉上了嘴巴。

  「…多餘的話就不用說了,帶我去你們的藏匿處,我會跟你們說明這次的計畫。」亞伯瑞斯一臉平靜的說著,單是這樣就給面前的三人造成了強大的壓迫感。

  不過棕髮男子比起身旁的兩人,明顯多出了一分從容,就像是早就很適應這樣的氛圍一樣。

  棕髮男子微笑著並恭敬微微彎曲腰部,並把雙手比向了一個方向,回應到:「好的,這就為您帶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