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26.人籠

月雨海魅 | 2020-12-10 00:53:38 | 巴幣 20 | 人氣 65


26.人籠
  5月30日。
  不同前一天的好天氣,在這逐漸靠近夏天的梅雨季,陽光短暫露臉如同大自然曇花一現的恩澤,不到一天,它就繼續帶來雨勢,前一天所見的豔紅夕陽餘暉,是這場真實場景的預告。只是,那副景象卻非真實,僅是發生在我身上的詭異異象。
  氣溫因為豪雨驟降,我有自己仍未從夢中清醒的失重感,直到代替鬧鐘的雷鳴奏響,我才從床上坐起。
  外頭天色微亮,顯然已黎明時分,然而屋內仍壟罩在大片陰暗中,我用手扶額一邊端詳仍未換下的昨日衣著,腦袋昏沉如前一晚過度飲酒的宿醉。
  我很清楚回家後自己因為過於疲憊,走進房間後倒頭就睡。現在室內只有隱約從外頭透入的晨曦,畢竟昨晚我連開燈的動作都省去了。
  昨天無疑是狀況不少又漫長的一天,除了下午接連遭遇的靈異體驗,另外也與那時候突如其來的電話有關。
  基本上身為刑警,接收到的來電鮮少會跟工作無關。而跟工作有關的電話,多數也以壞消息居多,畢竟受理案件是我們的主要職務。雖然在自己被帶入靈異幻境當下,這通電話如同救命傘,然而,我們仍須承認現實總比虛幻來得糟糕。
  「第……第二名死者出現了!跟顏梓依一樣的狀況!」
  電話那頭是與我跟博輝同組的另外一名成員偉豪的聲音。從氣喘徐徐與緊張的口吻,聽得出他情緒正劇烈起伏。從話筒中傳來的背景音可以知道他正跟博輝在一起。現場人聲鼎沸,還不時參雜女性的尖叫與凌亂腳步聲,其中最明顯的是警方同仁維護現場的呼喊。
  即使這時候的我仍因撞鬼而心有餘悸,但也很快回神問了對方事發地點。
  確實如偉豪所說的一樣,那又是一具被殘忍殺害且粗糙分屍並隨意丟棄的恐怖屍體,只是不同在於,這次這名被害人被發現的地點是在人來人往的市內百貨公司。
  死者是名尚未清楚身份的男姓青年,身上並沒有攜帶任何證件,甚至連手機、錢包、鑰匙這些對現代人十分重要的物品都沒有帶在身上,這可是比其他的身體「分散」情況還來得離奇的事。
  這名男性跟顏梓依一樣,身體如遭到強大外力,主要被撕裂成五個部分。大體為頭、雙手、雙腳還有軀幹,包含這些在內,其它肉塊以及內臟器官被胡亂塞入百貨公司二樓到六樓間的廁所,以及廁所外頭的置物櫃中。
  由於這些置物櫃跟廁間都沒有上鎖,加上地上留有大片血跡且殘留一些人體組織,所以很快就被好奇的民眾發現是怎麼回事,很快各樓層的現場陷入一陣騷動。
  也因為塞入屍塊的置物櫃被打開的關係,如同開啟驚喜盒,使得這名男性死者那顆受到極大驚嚇,睜大雙眼、吐出舌頭的頭顱,朝一旁圍觀民眾滾去,聽說當場有幾個人嚇暈過去。
  這無疑是繼顏梓依之後,更令人驚駭無比的兇殺命案場面。而且比起清晨的垃圾掩埋場,這次發生在週五傍晚的百貨公司內,更受到矚目。光是第一時間因為好奇聚集到置物櫃與廁所前,接著目擊獵奇場景的圍觀民眾,就高達六十人,等接到通報的百貨公司工作人員與經理趕來時,現場早陷入一片混亂。
  博輝跟偉豪則是在從林庚呈公司返回警署路上,接到轄區分局打來的電話,接著便通知了我,直接趕到百貨公司。我還因為外頭聚集的可怕人潮,折騰了好一下子才抵達現場。
  對,現場真的只能用地獄來形容,而且是赤裸裸,完全沒有夜色或雜物掩蓋的恐怖景象。
  死者是名年約三十的男性,身著白色圓領T桖與灰色寬鬆居家短褲,他的其中一隻腳還穿著懶人拖,頭髮凌亂、滿臉鬍渣,身上如前面所提的什麼都沒帶。
  另外,他的雙頰凹陷、骨瘦如材,眼臉還帶有很深的黑眼圈,顯然長時間處於營養不良或者沒有正常進食的狀態,可能還有失眠或是長期未眠的症狀。
  死者神情還留著極度驚恐的神情,不只佈滿血絲的雙眼瞪大突出,舌頭更是大半吐出嘴巴,但更令人感到寒顫的是,死者的舌頭已僅剩一段肉筋相連,搖搖欲墜的掛在牙床上,張大的嘴裡有著大量鮮血。
  雖然四肢都被扯斷了,不過可以看出死前仍做過劇烈掙扎。不僅雙手指頭僵硬扭曲,腳趾頭也有類似受到刺激而外張的情況,當然也不排除是在受到驚嚇與腎上腺素增加後所出現的肢體反應。
  由於屍相過於駭人,警方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令圍觀民眾不要接近,只是,仍然逃不過媒體的鎂光燈,這場百貨公司分屍命案很快就躍上晚間新聞頭條,估計會這樣持續好一陣子。
  而我自然是對此頭痛不已。轄區員警正是知道目前我們署正負責一起詭異的分屍命案,所以第一時間就聯繫上我們。現在這起分屍案的發生,更意味著我們將背負更多全國民眾熱切關注的壓力。
  畢竟顏梓依的屍體被發現時,沒有讓畫面如此赤裸裸的曝光,但這一次是想要修飾跟掩蓋也沒辦法了。別忘了現在人人有一支可以錄影、拍照跟直播的手機,加上屍體被發現是週五晚間時分,不知道那些人晚餐是否還吃得下,至少我自己從昨晚到現在什麼都沒吃。
  雖然還未查到死者身分,不過我們趕緊第一時間調閱百貨公司的監視器,另外請分局以及署內同仁,留下現場第一發現者們,同時間進行周邊民眾的盤問。
  「我有看到他!這個男的一直在手扶梯上東張西望,眼睛睜得很大,全身也在發抖,好像在躲什麼。就好像……有人一直在暗處窺探一樣!」
  「他的穿著打扮我是挺印象深刻的。畢竟沒有人會穿成這樣逛百貨公司吧?好吧!我也不排除真的有人會這麼做。在我走進百貨公司時就看到他了,那時候他剛好跑上電扶梯,還差點撞到旁邊的裝置藝術。」
  「嗯……那時候我在他身後沒錯,不過……只有聽到那個男的一直唸唸有詞,好像在說『不是已經結束了嗎?』、『怎麼沒有放過我?』之類的話。感覺像是有精神疾病,一直喃喃自語,所以我也不敢繼續看他,然後就往旁邊靠,避免受到攻擊。」
  「他從走入百貨公司開始就緊張兮兮了,明顯在躲什麼人啊!你說他身上什麼都沒帶?那一定是為了躲債吧?趕快跑進去人很多的百貨公司就能暫時脫險啊!這是很聰明的做法呢!除非他永遠都不回家。」
  目擊男子的證詞很多,不令人意外。不過,有幫助的證詞更是寥寥可數,畢竟從死者情況就能判斷出是為了躲避什麼事物才匆匆進到百貨公司,連一般民眾都看得出來。重點是,他在躲什麼?為什麼都已經進入人潮眾多的地點,結果仍難逃一死呢?
  其中最關鍵的在於,兇手又是如何神通廣大,有自信到選在百貨公司殺害男子,而且還完成分屍跟藏屍的動作。其他地點可是完全沒有發現血跡、凶器等可疑線索啊!而且監視器再次正常發揮,只拍到死者那詭異莫名的行為。
  死者最後出現在監視器畫面是走進置物櫃旁的男廁,接著就沒有再走出了,然後就被人發現遭到分屍塞在各樓層的置物櫃跟丟在廁所中。
  如果說,死者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躲避某個人而進入百貨公司,但結果仍被殺害,那是否能證明兇手可能早就知道死者會來到這裡而事先埋伏呢?透過誘導的方式。不單只是死者是因遭到追逐才來到百貨公司的。
  也就是說,兇手可能透過什麼手法,傳遞了要死者到百貨公司某個地點的訊息,對方在這個行為途中,由於本來就出於某種原因懼怕兇手,所以才會不斷地東張西望,又或者,他本身就有害怕被人知道的秘密,即使那個對象是ㄧ般民眾。
  害怕被一般民眾知道,而且又可能是被兇手抓住的把柄,迫使他急急忙忙什麼都沒帶,趕緊來百貨公司的秘密嗎?如果是這樣,似乎答案的範圍就縮小不少了。
  可是,兇手有必要用如此大膽且冒險的方式殺害男子嗎?如果身上還藏有證據,案發之後被警方留在百貨公司內,那麼兇手恐怕也會有罪刑曝光的風險吧?選在這種場所跟自白無異。還是說,兇手是名愉悅獵奇殺人犯,本來就想讓自己製造出來的「作品」被發現?
  的確,也不排除這種可能,而且這類兇手大多屬高智慧犯罪者,就如同顏梓依命案的重要嫌疑人──林庚呈一樣。
  唉,正因為如此,我才會如此疲憊與頭疼。
  因為,林庚呈案發當下有人在公司的不在場證明。而且證人還是與我同組的兩名同仁。何況,如果是他的話,就算藏得再隱密,透過監視器也會很快被我們識破。
  難道說,兩起案件是毫無關聯的嗎?
  不對,這種一模一樣折磨死者的殺害手法,以及獵奇的拋屍方式,是很難短
時間內被人模仿跟出現雷同的。就算另一名兇手要模仿,對方又是如何逃過無數的人眼跟電眼呢?
  感覺一切又回到原點了,而且是連同顏梓依一案,徹底打回原形。
  我不久便產生了僅有林庚呈妻女的失蹤才跟其有關的想法。顏梓依與百貨公司的男姓屍體,可能非林庚呈所為。若要說關聯性,頂多只有顏梓依跟他之間的關係。
  昨晚我正是帶著這樣的苦惱回到家,然後連澡都沒洗、燈也沒開,直接倒頭就睡。
  而在我意識逐漸被睡意壟罩之前,有一個想法閃過腦海,那就是──這兩起案件可能並非「人」所為。
  在接連的靈異體驗後,迫使我不得不這麼想,才能得出這番可以自我說服的結論。即使身為一名刑警須秉持科學辦案,然而,為了令現階段思緒取得一定程度的平衡,我也不得不又開始朝這方面聯想。
  「還是說……跟林庚呈妻女的失蹤有關?那片夕陽光景又是什麼?為什麼顏梓依明明離世了,那時候還會出現在我面前呢?還有──」
  是誰在我耳邊,用那被人掐住脖子般的痛苦語氣,發出警告的?那個女人,又是誰?難道是……
  「冰箱。」
  對、沒錯!我想起來了,我竟然把這件事給忘了!不,或許也不該稱之為一件事,而是一段發生在我準備離開垃圾掩埋場時的插曲。
  我不知道這個發現是否與兩起分屍案有關,但至少我能推斷出林庚呈是如何令自己的妻女失蹤的,也就是,殺害兩人的手法。
  那時候我正準備從垃圾掩埋場趕往百貨公司,接著我看到一台卡車載著各式家具進入掩埋場,然後兩名隨車人員開始陸陸續續將車上重物與家具搬下,上頭不乏鏡子、餐桌、琉璃台、冰箱、衣櫃等物品。
  我看到他們先解開綁住那些大型物品的伸縮繩,接著將覆蓋在上頭的大片防塵袋跟泡棉等緩衝物給取下,底下有人負責拉來推車以及請掩埋場工作人員用堆高機移動棧板過來支援,因為這副光景令我瞬間靈光一閃。
  緊接著,我跑到他們身旁。
  「現在搬不要的家具都這麼費工夫嗎?」
  我這名像是看熱鬧的人湊上前去,指了指那些緩衝物以及大型防塵套。
  「你是這裡的工作人員嗎?看起來不太像。」
  其中一人認為我是來看戲的,嘟囔幾句話後,便繃起臉轉過頭去沒有再理會我。
  由於現場機具跟車輛往來的聲音特別大,我就當作對方沒有聽到我的問題,又再次開口詢問一次,而這次回應我的是一旁掩埋場的堆高機駕駛員,大概是還記得我是剛才來這裡的刑警。
  「並不是每次都這樣啊!這些東西如果沒有要廢棄,就會做一些保護措施,避免運送過程中受到撞擊或因震動而損壞!」
  「原來如此。所以是你們會另外跟回收業者或是二手物品買賣的業者接洽嗎?」
  「是啊!這不是什麼罕見的情況。之前也有一批家具載過來這邊,對方倒是很貼心地幫我們做好物品防護處理呢!」
  這次回答的是正在搬運衣櫃的其中一名年輕人,看起來可能不到二十歲。
  「之前?也是這個時間點嗎?」
  「不是喔!是晚班的同仁接洽的,對方很早就先聯繫我們,晚上直接放在家門口等我們載走。」
  這時候我心臟猛烈跳了起來,趕緊跑到這名年輕人身旁繼續詢問,而對方則在吃力地將衣櫃放到棧板上後,氣喘徐徐的回答我的疑問。
  「是在什麼時候?在哪裡?」
  「你這樣問我怎麼可能知道?而且是晚班同事負責的。只記得他曾經提過,載到一台蠻高級的冰箱,重到他們搬到懷疑人生。」
  「裡面有什麼東西嗎?或者有什麼東西附加在一起?」
  只見年輕人對我的話感到不解,最後皺眉開口。
  「冰箱裡面沒有東西啊!對方可是用泡棉跟防塵套將它包得緊緊呢!看得出來是一個做事一絲不苟的人,長相也挺斯文,而且很有禮貌。」

創作回應

二日夾
兇手......果然是冰箱!!!!!(來亂的XDD
2020-12-10 01:03:14
月雨海魅
對啊!差不多要讓它出來刷一下存在感了XD
2020-12-10 01:04:52
西嘎歪斯斯
我也覺得冰箱的嫌疑很大,應該逮捕冰箱帶到警局盤查一番(@_@)
2021-05-17 13:03:31
月雨海魅
對,這是一部敘述若不珍惜冰箱,冰箱就不會幫你的恐怖故事,冰箱生氣了!(考慮寫一篇冰箱逃亡的外傳)
2021-05-17 18:53:2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