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25.警告

月雨海魅 | 2020-11-29 11:41:01 | 巴幣 20 | 人氣 83


25.警告
  當我來到林庚呈住家時已經是下午三點。
  原本早上在分局看到的烏雲密布的沒有帶來降雨,午後天空反而放晴,炙熱天氣使我不得不脫下外套,接著再次來到這座「完美的犯罪現場」前。
  說自己是不自覺來到這裡並沒有錯,因為就跟「完美的犯罪現場」這個我替此處命名的名稱一樣,即使經過上次一無所獲的搜索,在我那不可靠的刑警直覺、對林庚呈的偏見,以及想重返現場重新勘查的心情,迫使深感調查陷入膠著的我前來這裡。
  「完美的現場」是基於嫌疑人品行給我的感覺,完全情緒化的命名。也就是說,我除了認為就算留下手機跟行李箱仍讓我們再次碰得一鼻子灰的林庚呈,無論是他本身還是住家,看似完美的銅牆鐵壁,只不過是幾乎沒有破綻的偽裝罷了。
  另外,也不是說上次的搜查真的一無所獲,還記得那時候我們在浴室裡發現天花板跟牆壁有黏貼膠帶的痕跡吧?即使室內沒有任何魯米諾反應,但我可不認為在他家浴室發現這種看似很正常的使用痕跡,是一種理所當然的現象。
  林庚呈的住家並非整理得一絲不苟,多少可看出他一個人居住後鮮少整理環境的凌亂,對比其他地方,浴室反而是整理得最好的地方。
  至少在我們進入那裡時,能明顯看出有人整理過的痕跡,然而,天花板就算了,竟然在牆壁仍留下三到四片封箱膠帶的殘段跟黏貼痕跡?
  膠帶殘段看得出是原本黏貼過什麼東西,之後被用力撕扯下殘留的,明顯林庚呈沒有想將它清除的打算,又或者認為讓它留著也沒關係。
  從他敘述自己看到我們進入家中搜索的監視器畫面,依舊從容的態度,除非他真的能完全隱藏情緒跟下意識的肢體動作,不然這大概真的是他認為沒有破綻的反應。
  再說,如果他真的能完全隱藏情緒,那昨天見到署長時也不會出現皺眉,而且略帶警戒的神情吧?我們警察可不會看漏這一點,至少我是對此留下印象了。
  綜上所述,我得出一些結論。
  在假設林庚呈認為沒必要隱藏膠帶殘段,跟浴室有被確實清潔過的痕跡兩者矛盾,以及室內疏於整理,還有早上從景皓那裡得到關於林庚呈妻女失蹤的發生情形這幾點下去推斷的話,很可能浴室的清潔並非經由林庚呈本人之手。
  我是不知道是否有人只對浴室清潔特別注重,但普遍情況下有這種意識的人,就不會忽略掉自己住家其他地方的環境吧?
  就算真的執著於浴室整理,那更不會忽略如此明顯的膠帶殘段。既然過去也可能有類似情況,之後將其清除了,那就更不會有這次的現象發生。
  或許我也該把最近林庚呈疏於整理的假設帶入,但我可不認為過去有時間整理浴室的人,現在連一點時間都抽不出來。更何況,他不也在公事之餘還安排去見一名女性友人嗎?
  所以我認為清潔浴室的人不會是他,最有可能的只有他的妻子了,也就是失蹤的王美鈴小姐。
  接下來,如果又以他的妻子跟女兒失蹤時間相隔三天,以及林庚呈的女兒也可能已遭其毒手的話來推斷,或許就有夫妻倆共同參與處理小孩屍體的可能。
  只是,王小姐沒料到自己會是林庚呈接下來殺害的對象,所以如果假設處理屍體的手法一樣的話,這裡就足以說明為何林庚呈沒有處理遺留下來的膠帶殘段了,因為第一次的現場善後者並不是他。
  然後,是有關時間的部分。
  其實,就算林庚呈將自己的行為舉止掩蓋得再完美,仍會有不小心遺漏掉的部分,例如說「口誤」這個行為。
  記得在26號初次與他對談時,他聲稱之所以沒有人可以證明顏梓依小姐遇害時自己是否在家,是因為妻女早在一個禮拜前就失蹤了,然而,昨天他卻又聲稱妻女失蹤已經數月,警方卻毫無作為。
  我可不認為這男人會將妻女的失蹤日期搞錯,當然,前提是他真的還留有心思跟情感在這上面的話。這一點我之所以不刻意當面糾正他,則是認為或許是案情的突破口。再說,如果正面向他挑戰,是否意味著提醒對方需合理化這個疑點呢?那無非是再丟掉一條線索罷了!
  所以我現階段就先把它當成是非口誤的犯罪供詞。
  不過,看待浴室不自然之處,以及其妻女是在幾個月前失蹤(因為景皓最後突然被分局長喚入局內,所以還需要確認實際時間點)這兩點來看的話,卻反而會產生矛盾,因此,我有了另外一個假設。
  那就是林庚呈可能在這段時間,鮮少使用到浴室。
  如果依照他給人的外表來看的話,估計還是有進行洗澡這項動作的。這間浴室設有分離的淋浴間,也就是說,洗澡可以隔開一些他想避免接觸的區域,比如說──鏡子、洗手台、馬桶、浴缸等。只是,我相信他還是會使用到馬桶,加上考慮到如廁後洗手沒以廚房流理台代替的話,那就只剩下鏡子跟浴缸了。
  至於理由是什麼,這就脫離科學調查的範疇了,卻同時也是我今天會再次來到這裡的原因。
  我可沒帶搜索票,上頭沒有批准下來。另外,行李箱跟手機不在我手邊,已交給其他同仁送回林庚呈的公司去了,這個時間點估計也只有那裡能夠找到他,除非上演跟上次一樣的荒謬失蹤記,所以現在林庚呈應該有看到我一個人正站在他家門前不明就裡的仰望發呆吧?
  不過,正如我剛才所提到,今天我來這裡的目的不在於是否能再進入其中,而是為了確認「林庚呈於浴室中不自然的行為」才來這裡。其中,也包含至今仍懸而未解的顏梓依遇害後又是如何慘遭拋屍的謎團,令我不得不像無頭蒼蠅般想來這裡賭一把。
  現在對我們而言,不只多條線索皆通向死胡同,林庚呈方面更無法突破,就連上頭也礙於法令沒辦法給我們更有彈性的調查空間。
  當然,關於上頭我還需花點心思去思考任何使我看起來像疑心病狂,自認為可疑的點,所以現在我是帶著相信當初一起踏入這裡的蔡博暉同仁脫口而出「二樓窗戶出現正在俯視我們,可能是林庚呈妻女的詭異人影」這些話,以依賴超脫科學範疇的心情,正用當時對方同樣的動作仰望那扇窗戶。
  不過,那不能算得上是一般窗戶,而是一面約三分之二成人高的氣窗,那間浴室的氣窗。
  然後,沒多久,我目擊到那時候博暉目擊到的同樣畫面。
  那道人影五官模糊、身披長髮,體態明顯是名女性,我看到她正同時無聲俯視著我,似乎想向站在大太陽底下卻略帶顫抖留下冷汗的我,用一張一闔的嘴巴,傾訴著什麼。
  可能是「你猜對了」。
  雖然林庚呈的住家無法進入,但發現顏梓依屍身的垃圾掩埋場就沒這種困擾了。
  同一天的傍晚,我收拾好撞見靈異現象的惶恐心情,又踏入當初上演慘不忍睹現場的垃圾掩埋場。
  沒錯,此時我還真帶著僥倖心態來此,指望剛才出現在林庚呈住家的「人影」,是否能再給我進一步的提示,接著我就來回走了半天,但自始自終只有忙碌的員工跟重型機具在我面前勤奮工作著。
  這期間我沒忘記自己是名刑警而非靈媒的身分。我再次查看監視器的角度,但沒有進入辦公室複查拍攝到的檔案,因為那些檔案早就備份回警署,內容已經看到幾乎滾瓜爛熟了。確認監控攝影機的角度,除了是不想死心,另一方面則是認為應該有自己漏掉點,不過很遺憾,並沒有。
  為了不妨礙掩埋場作業,一邊妄想奇蹟出現的我走回門口旁,腦袋同時快速轉動著。
  不過,綜觀顏梓依屍體被破壞,以及出現在掩埋場的狀況,這些都比林庚呈妻女失蹤的線索都還要難以剖析。不同於失蹤案,顏梓依這起案件反而是有著確定的事實,卻難以導論出發生的可能過程。
  簡單講,發生在顏梓依身上的情況超脫常理,但卻有邏輯。
  至少可以知道她跟林庚呈之間的關係,也能知道她哪個時間點死亡、什麼時候出現在掩埋場,但是在死亡跟被拋屍之間的斷點卻無法銜接,就跟她的死亡方式無法跟林庚呈連結一樣。
  所以這也是令我求助於「超自然」力量的原因,只是,我沒想到自己所盼的奇蹟,竟然會以如此快速且突然的方式出現在我眼前。
  不,是跟我擦肩而過!
  在我仍沉浸在思考中同時,我察覺到有名女性正朝我走來,不過由於對方直接與我擦肩而過,所以也沒多做留意。只是,在回想起這名女性的穿著跟特徵後,我不禁猛然回頭,結果竟然發現那個人正是身穿上班制服,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顏梓依!
  「等、等一下!喂!顏……顏小姐!」
  現在我也不管了是怎麼回事了,即使我也不確定是否看錯。但是,因此將錯就錯或許就會跟在林庚呈住家那時一樣,出現意想不到的結果。認錯人的話頂多就道歉而已。
  可是,如果真的是顏梓依本人的話,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變成通靈刑警嗎?似乎也不錯?
  果然,那名女性正是顏梓依,因為對方聽到我的呼喚後轉過頭來,就像你我呼喚朋友,對方轉過頭來如此平常,然而,就在我發現對方露出疑惑神情瞬間,周遭卻突然暗了下來,下午約莫五點又接近夏季的這個時段,竟然已經黃昏了?
  我看到夕陽的橘紅色光輝照射在我的周圍,垃圾掩埋場、馬路、街道、商店,紛紛被餘暉壟罩,雖然不確定是否真的是夕陽光芒,但我確實有時間已經來到傍晚時刻的體感。
  但我頭腦可清醒得很,怎麼可能時間會瞬間流逝這麼快?而且身邊安靜異常,就好像我被帶入某個透明房間內,只是這個房間的場景是在傍晚時分。
  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了。那就是我在撞見原本不可能還活著的顏梓依後,產生了幻覺,而現在在我面前轉過頭來的顏梓依正表情轉為驚恐,瞪大雙眼看著我。
  只不過,我很快就發現她並不是在看我,而是我的身後,垃圾掩埋場那個位置。此時我察覺自己全身正被低溫給纏繞,外加感受到有股視線緊盯自己的壓力,使身體無法動彈。或許該說,是那股顫慄讓我的肢體麻木了,只差沒有癱軟在地。
  沒想到,在詭譎時刻,我的口袋傳來了震動。那是手機來電,是此刻唯一的救命符,我必須將它接起!
  而顏梓依呢?我看到她持續緊盯我身後,只是最後在臉上閃過一抹憂傷後,便轉瞬而逝。
  「少……管閒……事。」
  就在我終於能勉強移動手臂,準備接起手機同時,我耳邊傳來這句話。
那是由女性發出的尖銳高頻聲音,只是聽起來斷斷續續,就好像有人掐住她的脖子逼著她發聲一樣,而且還沙啞不堪。
  我可以確定視線來自於她。因為從開始到現在,那彷彿要將人生吞活剝的顫慄從沒消失,夕陽餘暉也沒有消失,那發出聲音後,停留在我肩膀上的重量跟冰涼更持續存在!
  我再次撞鬼了,這次是在如此近的距離之下,而且還被發出警告,是那種會真正讓我的生命面臨威脅的警告。
  之後惡寒跟肩膀上的重量都消失了,但心有餘悸,勉強支撐身子靠在垃圾掩埋場門口牆壁前的我,下意識將這名女性與出現在林庚呈家中那道人影重疊,包括那道人影嘴巴一張一闔不知道在說些什麼這個動作也是。
  我誤會了。
那不是「你猜對了」,而是剛才從我耳邊發出的那句警告。

創作回應

夏之楓「Rain」
互相支持! 創作辛苦了
2020-11-29 14:29:07
月雨海魅
Thank you!!!XD I’ll come!
2020-11-29 18:04: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