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碧空戰姬》Vol.3—5.詠別(3/4)

作者:海馥羽│2018-04-22 00:40:58│巴幣:0│人氣:130
BLOG版本,一章到底

——不對。
法蘭西絲之所以還有動作,不正代表蘇菲娜尚未死亡?
「瞄準那個透明女人!六號飛彈裝置預備!」
——既然妳對自己的母親下不了手。
艦內人員開始忙碌於操作儀器,無人提出多餘詢問。
——就由我來!
納爾森拖著身軀勉強爬站,一拳敲在中央主儀表板上。
「發射!」


浪面湧起一柱水花。細長棍狀物拖著豪邁的薄煙尾巴,從垂直飛行轉換成水平橫移。
它很快便進入法蘭西絲的感官範圍。
她驚訝自己的得意門生竟會做這種無謀之舉:若此發飛彈真的爆炸,豈不是連「小玉」一併燒盡?
——反證。那它就絕不會被引爆。
「事先拔除了彈頭嗎?真捨得花錢啊。」
原欲再度釋放木靈核粒子,憑干擾力促使無彈頭飛彈偏移方向,實際施行後,卻驚覺它依舊直線逼近。

生物躲避危險的本能令法蘭西絲縮身、鬆手——然後立即咒罵這項生理機制。
飛彈氣勢萬鈞地貫穿而過,為冰雕美女的追擊劇劃上灰煙色停止線,掩護蘇菲娜安全落入海裡。
法蘭西絲還想往下飛。但剛有動作,就感知到自己正被其他武器瞄準。憤恨低嗔,她掉頭加速逃離現場。



納蕾莎由大爆炸的惡夢中嚇醒,接著,理解了自己並未擺脫惡夢的現實。
突如其來的小規模轟擊將她連人帶機整個朝左噴飛,臨時裝甲自動開啟粒子防禦系統,過淡的黃光顯示所餘能源瀕臨告罄;而在左邊空域,另一隻盤星藻型木靈於拋物線上待機,俟納蕾莎一靠近,便引爆自身,形成另一波轟擊,再把她連人帶機噴往下一個位置……
簡直像在玩球似的。
納蕾莎就是牠們互相拋接的那顆「球」。

「唔……!」
被不斷換方向的強大力量拽著跑,納蕾莎覺得頭暈想吐、呼吸困難,只能拚命忍耐。
以前不是沒遇過這群為死而生的傢伙——每隻都是一顆小型炸彈,生存的唯一價值,便是「引爆自己打擊敵人」。對付方式有三:一是動作比牠們快,事先擊落每隻木靈;二是靠武裝機組的強勁防禦系統,撐到牠們全數自爆完畢;三是機動力夠高,誘爆牠們但不隨之起舞……
——能滿足前述全部條件的,只有燦。
高機動型武裝機組。原應屬於她的戰鬥夥伴。如今卻在遠處冷眼眺望。

一絲微弱的某種情感浮上心頭。納蕾莎拒絕釐清那是什麼,立刻果決斬斷它。於心理,於現實皆是。
捱過數度僅能抓住空氣的強烈震盪,總算有一次讓她握到了銅紅長刀柄尾,藉勢拔出來威嚇敵人。然而,缺乏木靈核粒子提供能源的現在,純粹的金屬劈擊起不了什麼作用。
「咕哇——!」
又連人帶機被噴往下一隻木靈的方位。納蕾莎看著已經開始明滅閃爍的淡黃光球,要是再爆炸一次……

視線與拇指大小的紅色蝴蝶對上。那架宣稱自己是生命體的機械,此刻正在嘲笑她嗎?
——說起來,大家總能理所當然地切換「燦是機器/燦是生物」的雙重標準呢,只有我永遠跟不上……
因為知道自己從小就有對手偶、木偶投射心情的豐富感性,當察覺世界和自己認知不同時,納蕾莎很快便調整價值觀,以追求理性、效率及強大為準則(也是父母身亡後的體悟),抹滅大部分柔軟敏感的心理特質,徒留鮮明獨特的穿衣風格。

但與燦搭檔之後,周遭人們開始不定時切換這兩種價值觀,讓她判斷失準、無所適從,常常覺得全世界唯獨自己是錯誤、幼稚、任性的。燦被允許拚命踩她地雷、擅自介入她的私人領域,反正總有權威者會出面打圓場;自己就只配挨罵受罰、被解讀成性格嚴厲、支配欲強、不好相處的女孩。
錯亂模糊的標準,令納蕾莎重複著「強逼自己吞忍、勉為其難原諒燦」的輪迴——然後再爆發、再壓抑、再爆發、再壓抑、再爆發、再壓抑……
直至現在人機決裂,互較生死的這一刻。

——哦,差點忘了,燦擁有理由正當的雙重標準,可以當個「不會死的生命體」呢。
冷笑。
對付嘲諷、對付情感勒索、對付一面倒挨打的劣勢、對付即將屈辱而死結局的最好方法,答案很明顯了。
關閉防禦系統,把僅餘能源全部灌注於右手長刀,納蕾莎使勁一扭上半身,直線拋刀。
確認等在預定位置上的盤星藻型木靈提早引爆,她便折回視線,以左手刀刃抵住自身脖頸。

果然,原本淡漠遙望的亞麻雙髮束少女,轉瞬已經神色慌張地緊貼臨時裝甲,零距離睜大雙眼瞪著自己。
——僅是虛影的AI人格模型。你也就只剩這張可愛的臉能騙人了。
「想要我真誠的笑容是吧?好啊。」
笑給你看。

那確實是比準備向天音告白時還美麗的笑容。
但是下一秒,銅紅長刀的刀刃即猛力向右移動,切進納蕾莎的頸子——

「……啊?」
巨大陰影籠罩狼狽女孩的全部視野。熟悉的寬厚機械指掌,正單手緊緊掐住刀刃。
隨之而來的,尚有自由落體的高速下墜感逐漸趨緩,變成溫和地慢慢降落。是被另一隻機械臂環抱了吧?
——真是……最大的嘲諷啊……
高機動型武裝機組,竟連主人自殺都能及時阻止。
——這傢伙究竟要羞辱我到什麼程度才甘心?


四散飛揚的冰花帶著血色。沒有飄雪,亦非女孩的血滲紅了它們。
那是被稱作「西瓜雪」的極地雪藻,因含有蝦青素、四萜類等物質而呈現淺紅,與這兩機一人相同色系。
眼角瞥見紅雪紛飛奇景,納蕾莎知道下方必是軟質雪地,還可能因融冰效果略顯泥濘。
她虛弱閉上眼睛,喃喃低聲:「別白費力氣了。就算我沒切中頸動脈,血流太多仍舊會死。」
——看你怎麼救我?殺戮機器。
總算能由不斷重演的鬧劇中解脫。納蕾莎慶幸冰寒氣溫會減輕痛覺,也希望自己可以死得快一點,早些讓礙眼身影從視網膜上永遠消失。

『莎莎……這種痛苦的感覺……就是「愛」嗎?』
納蕾莎聞聲,睜眼,怒瞪。
——直至最後,遭你隨興拋棄的前主人,還是得當你矯情劇本的棋子嗎?

明知人力鬥不過機械,她仍拚盡力氣要把刀刃送進自己脖頸——或者藉由這份勁道,令傷口血液加速流失。
虛影少女的臉蛋貼近真實女孩的嘴唇,即使沒有觸感,視覺上,燦依然吻了納蕾莎。
後者眼角落下兩行清淚。與感動、震驚等情感無關,也不是抗拒未果的悔恨。
只是單純痛到哭出來。

銅紅長刀脫手,兩隻軟綿綿的纖細手臂不堪薄裝甲護手重量,砰一聲跌入雪堆。
納蕾莎以為自己被擰斷了臂骨,但鮮紅蝴蝶的『對不起,等等就幫妳矯正回來』發言,表示它僅讓關節脫臼而已——慢著,為什麼粗魯如燦,卻能夠精準掌握施予傷害的力道?
手脫臼、腿遭壓,納蕾莎徒餘「眼睜睜看著燦的行動」這個選項。它打開機組脊椎結構,從一節節循序堆疊的細長罐子裡抽出其一,敲裂外殼,把內部的溫熱液體淋在納蕾莎傷口上。
透明度極高的淡褐色微稠液體。她很快便認得那是「蓮水」;下一秒卻臉色刷白,神情憂懼。
——誰的蓮水?

『別擔心,這還是蘇菲娜小姐的血液。』
它抽出第二罐,重複步驟。
『雖然無法再使用「燦華」了……不過莎莎沒差吧?我沒有妳,也不能獨立執行精神連動武裝。』
機械指尖釋放微量木靈核粒子,反覆於傷口上方來回移動。
『等倒完全部的蓮水,我們就會從此切斷聯繫——這是莎莎想要的結局吧?』
第三罐。
『好多血……讓我想起……那隻蝴蝶……我不要莎莎變成那樣……』
什麼時候學會帶著哭腔說話的?略顯淒厲的電子合成音,將納蕾莎的心弦高高勾起,懸空繃緊。
『自那之後,我嘗試修正施力數據,可是沒太多機會測試。只有少校搭乘手臂那次……還有捧抱月季……』
似乎在等待蓮水的某種效果,燦中途改為傳遞資料予臨時裝甲,進而知曉人機分別後的發展。

『天音沒出現,原來不是拒絕莎莎了啊……』
納蕾莎心想:你就這麼見不得人家好嗎?
『我感謝她有意幫我,卻又生氣她比我更快拿到莎莎的笑容。』
燦似乎還沒發現問題所在,仍用一貫直線的方式思考。
『每次被莎莎責罵,都會有一筆「感覺資料」寫入情緒模擬程式裡。但我當自己是機械,總是不以為意。』
第四罐。
『天音成功讓莎莎笑的瞬間……那些微小資料突然一口氣撐滿整個系統,有好多東西因此故障了……』
所以才失常叛艦?納蕾莎不認為燦打算替這件事情辯解——它很清楚自己的作為。這是前搭檔的直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638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科幻|機器人|輕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ynroy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碧空戰姬》Vol.3—... 後一篇:《碧空戰姬》Vol.3—...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viv87z430viv87z430
好想風光離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