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7.惶炎(5/5)

海馥羽 | 2021-05-02 23:42:58 | 巴幣 0 | 人氣 42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希望爸爸、媽媽可以順利重逢。
——然後與此相反,SK必定知曉他們兩人會返回老家,因此她絕對不會待在附近。
大小木靈滿布整片海洋,卻有百分之九十七集聚混合層上部;潛水艇之類的深海交通工具、設施相對安全;樹人化案例數量雖直線增加,其分布、範圍、彼此距離及發生時間差,某程度上愈來愈接近數學模型。這代表「下個案例大約會在哪裡出現」可以被預測,甚至比法蘭西絲帶領木靈攻擊還要容易推估。但蘇菲娜並未將此結果告訴任何人。表面理由為「那只會引起各地恐慌」,真實原因卻是:她主觀認定不重要。
似乎未意識到自己又逐漸踏入SK引導的思維迷宮,淡忘人命、人心等原應關懷的事物。「挖出真相」如今變成她專心致志的唯一目標。樹人化帶來的全球災難、恐慌、混亂,全被隔絕於其思緒之外。



約莫第十八天,兒玉樹總算搭上一位難求的班機,幾小時內抵達英國。之前的荒野奔波、露宿街頭、枯待時光流逝等困苦遭遇,回顧起來好像什麼惡意的玩笑。當踏入文明繁華之中,這些物理煩惱竟可以一次解決。
想起許多年前跑到台灣,因下錯火車站而誤入山區小鎮「比凜山」的回憶。但那時自己還擁有人類身分、存款及電子產品(包括同類晶片),頂多只是場意外小旅行;現在則是坎坷顛沛、橫跨數國的尋妻考驗。
「等等……去台灣那趟也是為了找她才迷路的。」
嘴角突然浮現懷念的甜蜜弧度。自己已經離家不遠了,無論找不找得到法蘭西絲,終究有個落腳之處。
「真多虧你的幫忙。」
取出胸前口袋內的個人綜合證件晶片——靈達爾鎮某間民宅二樓的大樹主動破窗探身,將夾在枝條間的晶片護套垂吊下來,順「手」送給頂著異國容顏路過的樹。其家屬早已不知去向,於是他代替原主人多活幾天,並增加幾筆搭車、飛航移動記錄。
法羅群島那些科技難民會不會也因這波災情獲益?這個疑問甫浮現,很快就被拋至腦後。

抬頭遠望機場大廳巨幅窗戶外,未被樹人化災情影響的蔚藍晴空,男子其實隱約看得見強烈陽光掩蔽下,若有似無的螢綠光點。「先是海洋,接著是陸地,最後輪到天空嗎?」當綠色火炎躍燒蒼穹,會是什麼情景?飛機被內裡長出的樹木撐破而墜落?滿天飄舞的放大版各類綠色生物?彼時地上還有人類嗎?女兒的最終目標是返回人類史前時代?
「即使快速減少人口、增加光合作用,地球整體的碳固定(Carbon fixation)仍不會立刻見效啊……」
但總是大幅縮短了環境自癒時程,且氧氣製造量會在某個臨界點自動趨緩持平,不能說她的想法有錯。

耳掛式手機裡持續傳來日語新聞播報聲。世界各大藥廠不眠不休地分析自家產品,努力向消費者保證安全;政府勤奮闢謠,卻壓不住版本增殖翻新的陰謀論;有些政客及意見領袖趁機爭取曝光度——也有幾個名人因變成樹木而再度聲名大噪(只是本人已感受不到);血液、基因檢測相關事業近期生意爆紅,非基因療法亦重返榮光……
兒玉樹原本想就這樣假裝漫不經心穿過沒有具體外型,靠科技瞬間完成所有手續的安檢門,兩隻被制服包裹的粗壯手臂卻突兀打斷他的盤算——「您是湯米.伯格先生嗎?」並以挪威語複誦一次。
低斂兜帽下的目光緩慢上提,溫和中帶著威嚴的高大警察身影映入視野。他們發現樹對其詢問毫無反應,便補充說明:「您的家屬四小時前通報,說這個身分在法律上已經死亡。應該是搞錯了什麼吧?我們能幫助您聯絡家人澄清問題,以保障後續旅途順利。前提是您得先跟我們走一趟。」

——終於被發現啦?
四小時前,樹還在飛機上懷念文明的感覺。雖知虛假的身分泡泡隨時會遭戳破,時機、場合也太糟。
他開始思考該怎麼應對,模擬每個選項可能導致的結果。哪個最容易達成、哪個對自己最有利?
「伯格先生?」警察語氣略微凝固變硬。繼續保持沉默不是個好答案。
——先說些驚慌無助的台詞讓他們放下戒心,假裝積極要掏晶片證實清白,然後看準時機上勾拳衝撞這人的下巴,順勢朝那人的胯下猛力迴旋踢,接著折向右後方逃跑,繞過那些機台及人群拖慢追趕速度……
但警察的視線透露出一種精明,似乎打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些問題人物如何應付,根本不靠近他。
——大喊背包裡有爆裂物,趁丟包給他們的空隙轉身逃跑……不行,機場尚有其他警力支援,各個門口亦能依其指示立刻封鎖,即使成功逃過眼前追捕,仍舊無法順利離開機場。
還有沒有其他脫困方式?不在人類的範疇內也沒關係——

最後,樹展露帶有無辜感的善良靦腆苦笑,順從地點頭回應,乖乖任兩位警察包夾自己,遠離人來人往的安檢門區域。邊說著「離境前明明再三檢查過呀」等話語分散對方注意力,他假裝重複打電話試圖聯繫家人,實際上在觀察機場內外狀況,尋找最佳地點與時機。
領頭警員閒聊:「您知道,近來『那個』災情慘重,有些人……呃,變成了樹木,造成戶政資料、身分認證系統大亂,搞得我們也業務量大增。之前遇過幾個晶片失效,被擋在國境外好幾天的旅客。希望你夠幸運,連線回國溝通一下就能恢復晶片運作了。」
樹故意演得很驚訝:「居然有這麼嚴重!天啊,若我的晶片無法通關,豈不是得原機返回挪威?」
「很遺憾規定便是如此。好消息是政府會賠你機票錢和旅途損失。若是出公差,還能依法向公司請領全額補償及休假。」跟在後方的警員熟練地背誦這些例行宣導事項。

拐過幾個轉角、穿越兩三條走廊後,兒玉樹被帶入一間關務專用的房間。甫進門,偌大的觸控桌面揭示即將會有的發展:當著五位關務人員面前,把失效的晶片放上桌面,藉外部連線詢問挪威政府,確認「湯米.伯格」這個人尚安然存活,修正戶政系統錯誤,重新啟用其個人綜合證件晶片——
但兒玉樹不是湯米.伯格。冒充身分的謊言會在觸控桌連線的瞬間被拆穿。
「請將您的晶片放到桌上指定框格範圍內。」關務人員說話同時,手指已俐落地開始操作觸控面板。
樹冷靜從懷裡掏出原屬於湯米.伯格的晶片護套,連同內部的晶片緩慢朝觸控桌伸去。

然後,在指尖碰觸冰涼滑溜的桌面那秒,發動廣域粒子干擾網。

房內陡地陷入黑暗。觸控桌及連線電腦因尚有餘電,晚了半秒才熄去光輝。繼之燃起的,是包括兩名警察在內的慌張疑問聲。不受視覺影響的樹悄悄移步至門邊,手掌使勁一握一推,即闢出一道細窄裂縫。
當警察發現曾有微弱陽光自外向內照射時,門板已二度封閉。
由於時處白晝,機場大廳的人們仍可清楚視物。但電子產品全面失效的衝擊奪去所有注意力,每個人宛若被停電黑夜淹沒般目盲、心焦,全神貫注在喚醒眼前的電子產品——無論是個人手機或通關安檢門、行李輸送帶或班機資訊看板、接駁電動車系統、智慧交通號誌。兒玉樹如入無人之境,輕飄飄穿過每雙眼皮底下,未留任何一絲印象。

——呵,文明吶。
很快就突破「擔憂波及航行間的飛機」罪惡感,男子邊走邊恢復自身原本瘦小纖細、清秀卻有點年紀,留著黑色長髮的東方人模樣,打算徒步穿越整個鬧區,一路走回自己唯一歸屬的家。
——這個騷動夠大了吧?法蘭西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