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碧空戰姬》Vol.3—5.詠別(1/4)

作者:海馥羽│2018-04-21 23:02:53│巴幣:0│人氣:146
BLOG版本,一章到底

——我會死。

得出結論瞬間,納蕾莎氣餒得想直接放棄掙扎,任由身體在逐漸失溫的過程裡,空轉鳴叫著「快逃」。
——不,逃不掉的。
濃亮螢綠襯墊的那點鮮紅,愈益接近、愈益清晰,已經隱約可以看見機械蝴蝶與某種木靈的輪廓。而在其對面,只有連思考也被極地寒風抹去,沒武裝、沒同伴、缺乏母艦奧援,孤伶伶的無用駕駛員:她自己。
——總是這樣……
無論變強、成長多少,一旦敢違背權威或有力者強加的決定,自己就得遭受命運絕對的「懲罰」。
她永遠只配當那個長不大、任外界擺布的「孩子」。再有能力都一樣。
——什麼「朋友」,什麼「主人」嘛……
燦所希望的關係,根本是具有主宰和干涉權的「家長」啊。


『看來天音做出選擇了呢。莎莎。』

平淡卻熟悉的電子合成音鑽入聽覺,納蕾莎聞聲抬頭,讓散發微光的虛擬少女映上藍眸。
仍是一身夏季無袖米白洋裝。亞麻色長髮綁成的膨鬆雙束飛曳胸前,少女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緩緩飄落。
『不被選擇的感覺如何呢?』
在冰冷等形容詞皆失去意義的空間,這句提問僅會帶來單純的疼痛。
那痛,總算擊碎納蕾莎的沉默與僵硬。

「……很愉快。」
肺腑之言。若未曾被這架學會情感勒索,或令周遭人自動幫它情感勒索的機械選擇,就好了。
『怎麼可能?』雙髮束少女略顯動搖。
「連『要不要被選擇』都可以選擇,才是人類的思維啊。」
即使指尖因失溫而顫抖,納蕾莎仍努力移動雙手,摸索拔出背後的兩柄月旋,尾對尾相接成雙頭刀。
「你如果認定自己是『生命體』,就應該能理解我在說什麼。」
與假兒玉的戰鬥尾聲,燦曾經作此宣言。納蕾莎記得非常清楚。

『不理解,也毋須理解。』
無機且淡漠的立即否決。
『媽媽小姐說,生命體會排除生存的不利條件——』
隨著虛影少女的手勢,遠方鮮紅蝴蝶向前抬起光束砲口,淡黃光點凝聚。受其影響,藏於極光裡的刺球形狀小型木靈明顯集中陣形,亦朝納蕾莎的位置瞄準。
——要來了。
「果然,你還是只會遵照問來的意見啊……」
也如同往例,無視主人本身強烈抗議,硬要將那些意見徹底執行。
最後乾脆走上「殺死主人,投靠會認同自己的陣營」結局嗎?
手腕開始劇烈發抖,納蕾莎分不清是憤怒抑或恐懼,僅知必須擠出力氣維持預備姿勢穩定。

『至少我從未偏離目標,納蕾莎。』
光球迸射,納蕾莎快速擲飛月旋吸引砲火,轉身便往鯨歌號方向急降飛行,直貼海面。
雖然沒有知覺,身體仍反射性操作機體,靈巧迴避淡黃、螢綠兩種顏色的光束、觸按機身面板、呼叫母艦求援、確認友機位置,但一套動作流暢結束後,燦方才的言語,卻彷若詛咒般徘徊於納蕾莎腦海裡。
「生存的不利條件……生存的不利條件……」
那些失去的回憶寶物、持續被奪走的選擇權、周遭壓力逼迫她改變自己,為燦而活……
「——誰才是、生存受威脅的一邊啊!」

咬牙、瞠目,納蕾莎翻轉機體,俐落閃過不知第幾發短光束,正面迎向已經撲近的亞麻雙髮束少女。
「為什麼你能準確執行他人意見,卻不肯照辦我的意見?」
拔出單把銅紅長刀,納蕾莎甩開恐懼,穿透少女虛影,劈往後方機械蝴蝶。當然,被防禦系統狠狠彈開。
「『別煩我』這句話有那麼難懂嗎!」
再次前衝,劈砍、被彈開。
「中將、哥哥、蘿絲,他們都已經理解我能獨立了!唯獨你還妄想控制我的人生!」
另一手接住飛回的月旋,納蕾莎憑長刀刀背撥開月旋刃部,亮出單邊光束短槍猛烈射擊。仍徒勞無功。

『若遠離妳——』
「就會得不到我的笑容——誰會對擺明要氣死自己的傢伙笑啊!」
縱曾嘗試達成其心願;但無論納蕾莎怎麼擠眉弄眼、調整臉部肌肉,燦皆否認那是「笑」,然後繼續死纏爛打,喊著要當朋友、「要讓莎莎快樂地笑」。天曉得它既從未看過納蕾莎真心開懷,又要怎麼判定哪種笑法符合它的期望?
——可惡!
後方小型木靈陸續靠近,已能辨識屬於盤星藻型。不是意氣用事、跟燦鬥嘴的時候了。納蕾莎憤恨低嗔,使勁踢動臨時裝甲腿部結構,再度加速逃離現場。

「偏偏是盤星藻型!」
不夠快、不夠遠、不夠撐至友軍伸援——
意識於冰風颳颺中逐漸削弱。甚至一度產生「早已不再低溫,是爆炸的粒子灼光帶來凍痛的錯覺」想法。
肉體存在感完全消失、視野矇矓。好像,連臨時裝甲也正在失去動力……

——「沒了武裝機組,納蕾莎.賽塔什麼也不是」,這句話真實得令人絕望哪。
納蕾莎突然想起瑪希頓姑媽。她亦是以滿滿的人情味、關懷、疼愛等正面情感,淹溺自己的。



躁亂噴發的木靈核粒子曳成波浪軌跡,竟和太陽風擦裂大氣刮出的極光完美融合。
在那誇張曲線最前端,有個瘋狂找尋孩子的母親。
蘇菲娜瞬間掉進某種幻象,彷彿十幾年前帶走兒玉蘇菲娜時,自身所預想、當時不可能親眼看見的「父母會著急」景象,如實於眼前重現。
但,已經不可能藉由自己假扮女兒,安撫法蘭西絲的情緒了。
先小心撤退吧,等媽媽走後再返回搜尋。剛作下此決定,遙遠螢霧裡的冰雕透明女人,便往她瞪過來。

「怪物,妳是最高位階的木靈吧?」
簡單一個問題,蘇菲娜立刻就整理出狀況,搖頭回答:「我也看不見綠之方舟,它真的不在原位。」
「還有什麼隱藏能力,會令一整座小島漂移、沉沒或浮起嗎?」
「並非能力所致……綠之方舟是由大量、微小的藍綠藻型、珊瑚藻型等木靈,沉積黏合成疊層石與藻礁後,再堆聚為島。若喚醒那些微小木靈,方舟是有可能移動的。」
但木靈們共同架起的粒子網,已足夠掩蔽所有人類感官、電子儀器偵測,「移動」這選項根本沒機會實行。
兒玉又是為了什麼,而想讓綠之方舟離開原地呢?

「原來如此,那很簡單。」
語調仍舊冷靜的法蘭西絲,反倒更顯狂亂。「打到妳把它喚回就好了」。
——咦?
蘇菲娜急忙開口:「不可能的,我自願被放逐……」
「不是妳,是妳精神內側的那個怪物。」
法蘭西絲右手抬高、握緊,彷彿螢綠光霧是可以抓住的超大片絲綢,猛力朝前一扯,體型巨碩的四膜蟲型木靈,即忠誠地由光幕裡滑出,像演員登上舞台。

蘇菲娜倒抽一口氣。黑色武裝機組「蓮」反應極快,六片充作推進器的盾爪全部指向木靈,張開粒子散發器蓄積能量。法蘭西絲半秒後才理解此舉意義,伸手欲阻,六道燦亮紫光柱已經噴發——
然後,整架武裝機組受惠於反作用力,高速彈遠。
「追!」
知道那點程度的攻擊無法對四膜蟲型木靈造成傷害,法蘭西絲連關心一下都懶,縱身搭乘木靈核粒子之風,輕巧朝蘇菲娜逃走的方位飛去。


「納爾森,我該逃還是該戰?」
打從以蘇菲娜.伍德的身分對抗木靈開始,此類缺乏危機意識、不符人類邏輯的煩惱,就持續困擾著她。
除非十分確定行動目標、內心早有完整計劃,否則經常會在戰況途中陷入莫名的二擇難題。這也是納爾森後來禁止她再上戰場的理由之一。
『抱歉,請妳戰鬥吧。』耳機彼端,通訊語音聽得出男子的激動及自責。
『納蕾莎所在位置離妳很遠,且不斷迂迴往南移動……情況可能相當惡劣……』
未讓納爾森接話,蘇菲娜即答:「那我也跟你們向南跑,若與她會合,將看情況返回鯨歌號,或直奔人類世界找庇護。」
『方舟的事情怎麼辦?』
「我有遇見媽媽,她亦找不到方舟,可能被兒玉——」

細長透明巨針無聲擦過頰際,竟替已是零下低溫的極地大氣,割開更徹骨的冰寒。
「針桿藻型!」
伴隨蘇菲娜的驚呼聲,飛越前方的巨大毛線鉤針輕巧旋轉幾圈,尖端再度指著黑色武裝機組。
抿緊嘴唇嚴陣以待,女子卻僅輕輕一搧掌,命令六片盾爪全朝正左方噴射,機組瞬間偏右傾倒,用會使人暈眩的半倒吊路徑脫離戰線。但此舉只多爭取了幾秒鐘,針桿藻型木靈重新瞄準後,仍精準地尾隨其後。
「五……四……三……二……」
每數至零,她便指示機組大幅轉彎,躲過針桿藻型「突然加速刺擊、原地旋轉重新瞄準」的攻擊模式。相較直接破壞目標,實力偏低的牠們更像驅趕羊群的牧羊犬;那麼,剛才的四膜蟲型木靈應該就是「羊圈」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636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科幻|機器人|輕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ynroy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18金光神龍再現展 ... 後一篇:《碧空戰姬》Vol.3—...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ery0803喜歡鯊鯊的你
自製可愛Gura鯊鯊動畫 不來我的小屋看看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