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9.碧空(1/6)

海馥羽 | 2022-06-25 00:00:12 | 巴幣 2 | 人氣 20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那景象令人畢生難忘。
飛浮於蔚藍晴空中的巨大球狀物,精細展示著人們既熟悉又陌生的地球。
熟悉,是因深色不規則「岩塊」們拼湊出來的樣貌,大部分仍符合現今地理認知;陌生,則是板塊構造、海底與陸上山脈、深藏水下的高低起伏皆完整重現,沒有湖河與雲朵遮蔽,並有兩百年左右的時代差距,若從未接觸過海平面上升前的地理知識,或許會被「陸地曾佔據地表近三成面積」這個歷史事實震驚吧?

但最衝擊視覺的,還是由「岩塊」粗糙接縫間噴逸而出,以濃厚螢綠烈焰加速擴張、組構的巨大人形。
人形輪廓雖然模糊,卻任誰看了都會認為那是位身材纖細的長捲髮裸體女性,用古典名畫主角般的優美姿態側臥於巨球上,左肘抬高輕擱球體頂緣,臉頰則枕著掌背;右臂朝左下方伸長,彷彿擁抱這顆「地球」,整個「人」彎捲成大小重疊、曲度不同的兩個C字形。

如此高濃度的木靈核粒子,照理說足以使所有鄰近電子儀器失效,不過實際目擊人數早已破千——各國軍方派遣的無人偵察機、衛星探測影像皆能正常運作。大概是這幅景象本身帶有當事者想傳達的意象,才不散發會遮蔽、干擾電波訊號的木靈核粒子吧?
然而樹人化災情仍在不斷擴張,持續削減世界上有機會看見它的靈魂數量。這顆「地球」最終也僅引起四種反應:國家高層的對策焦慮、海岸城鎮因植物橫生逐漸混亂的秩序、英國某對夫婦察覺異常木靈能量即刻動身,以及再度下鑽五十公尺深的漆黑寬扁潛艦上,乘員們極其警戒的備戰態勢。



「鯨歌號的指揮權仍然交給納爾森。我負責和軍方討論行動方針。」
韓德爾冷靜下令;被點名的黑衣軍官行禮領命,要求艦橋同時監測天上球體、附近海域狀況,尤須專注尋找蘇菲娜(小玉)的蹤跡,盡早把她救回艦內。才剛說到目標木靈建檔名稱將沿用SK的「翠地」,弗蒙蘭便報告「十點鐘至十二點鐘方向的海面木靈群明顯下潛,有朝我方聚集趨勢」,引起一陣緊繃。
納爾森反問:「是直接衝著鯨歌號來嗎?」
眾人正欲回頭仔細觀察各式儀器數據變化時,能單憑肉眼看見木靈相關生命活動的納蕾莎已經喊出「牠們是在追擊蘇菲娜」,省下確認狀況的工夫。

「跟我料想的一樣。」畢竟蘇菲娜還有最高階木靈的力量,對SK威脅性比這艘船上的任何人都高——卻也更孤立無援,理所當然會成為優先遭圍捕的對象。若反過來利用此點,就能更有效率地搜尋她。
「艦體木靈核粒子先繼續保持低量散發,但隨時準備調回防禦濃度;航向與深度不變,逐漸遞減航速爭取反應時間;武器組全面戒備,等待攻擊指示;外殼塗劑感光度提升至上限,盡可能擴大海中視野。納蕾莎,若有看到什麼變化,立即廣播通知全艦;林天音去機庫指揮翔前往飛彈發射艙,必要時將重現『雙旋』任務時的作戰模式。做完準備後靜心待機,確保有足夠精神力作戰。」
納爾森一一分配工作,並親自測試和軍方的聯絡線路,再轉交予上司。韓德爾問:「營救計劃是?」
「在被木靈群發現之前盡量縮短與蘇菲娜的距離,引導她配合我們的行動反應。預備方案有以下幾個……」

天音單獨離開艦橋往機庫跑去。期間陸續聽見鋼鐵牆壁另一側傳出各種金屬聲響,表示鯨歌號的儀器、機械結構正忙碌運作。高舉「蛋白石」變身,她先啟動模擬作戰室遠端系統,再操作機台讓彈射架改變軌道,把翔送至飛彈發射艙;而其相鄰的另一個發射艙裡,則有早已就定位、揹負高壓空氣瓶的「蓮」。
「少校的奇策,總是令人擔憂風險呢……」
看著翔消失於機械式通道彼端,天音按下按鈕,轉播鯨歌號艦外的全景實際海底影像。即使沒有納蕾莎的特殊視覺能力,自己的特殊聽力此時亦派不上用場,她仍掛心蘇菲娜狀況,非要親眼觀測不可。
灼亮朝陽從頭頂遙遠處穿入海中,澤光晃搖宛若指尖撥弄,卻僅梳開了額頭高度的水流、泡沫及翠藍相摻的色彩,照不進少女急欲關切的前方,由層層疊疊的理應透明聚積而成的濃濁墨碧。

「動」這個概念首先映入知覺,天音立刻曉得雖然尚看不清形貌、大小,但鯨歌號已接近木靈群圍攻蘇菲娜的戰鬥範圍,轉頭鑽進模擬作戰室,任條狀結構體包覆前臂、小腿,就差蹬地懸空便可開始遙控指揮翔。
『目測約上百隻半張餐桌大小的木靈,以圓弧移動方式組成球體包圍網,間歇性地逸散木靈核粒子。應該尚未發現我們正在接近——哎,鯨歌號還偵測不到詳細資料嗎?只憑人眼很難準確判斷啊。』
納蕾莎的廣播相當口語化,且一點一滴增加新訊息:俯角三十度、兩點鐘方向區域裡,有個木靈游動路線特別奇異,可能是蘇菲娜;沒看見特化木靈那種專為戰鬥而生的能力,牠們更像單純利用群體優勢、生命壓力限縮蘇菲娜的移動空間……
『喔喔!被動式聲納有反應了。包圍網木靈粗估數量……喂,有沒有搞錯啊……兩百七十四隻……』
伴隨納蕾莎驟然結凍的語氣,天音也跟著背脊發冷。要怎麼從如此龐大的群體中營救蘇菲娜一人?

納爾森堅定果斷的嗓音拉回眾人注意力:『依原訂計劃行動!翔與蓮彈射倒數計時開始!』
天音右足急忙往地面一踏,身軀被抬升同時,模擬作戰室門口迅速關閉。窄小密閉空間的黑暗,更擁擠壓迫的黑暗,最後是沉重而廣大無垠的黑暗。已熟悉這些細微視覺差異代表意義的少女,用力深吸一口氣,低聲自我提醒「盡己所能幫助他人」,便聚精會神移動手腳,在雙眼完全適應環境前指揮翔攀爬至艦首定位。
「武裝機組『翔』,完成援護射擊準備。」
『發射蓮之後,木靈群必定會做出警戒反應,妳就依納蕾莎標示的光點射擊,切勿慌亂。』
天音慎重回應「當然」。她絕不想也不肯誤擊蘇菲娜;為此,需全心相信好友的視力及翔的精準度。

轉播畫面左前方剛瞥見圓形洞口,黝黑巨物即拖曳著細白泡沫長尾直竄飛掠,於幽青深闇的濃重海水裡割開一道亮痕,直直刺進木靈們迴旋游動形成的疏闊球體——那瞬間,球體猛烈縮小,包圍網的木靈們急速拉近彼此移動間距,更密實地緊繞中心點,速度亦遽增兩倍。天音怔愣,耳際閃過納蕾莎氣惱的嘖聲,但光點依舊逐個顯現,未因敵方應對變化而拖慢腳步。
翔難得主動通訊:『由於射程比「雙旋」任務時還長,建議優先射擊外圍目標,讓程式進行角度修正。』
「了解。」已經併攏雙臂、伸長食指尖的天音挪動瞄準對象,分別選取上下左右四種方向的光點開火——同時,鯨歌號艦體粒子散發器暈開一圈淺淺黃光,恢復對抗特化木靈時的防禦濃度。

『光束行進軌道取樣分析完成。最符合需求的戰術——』
和翔的輕柔沉穩電子聲重疊,天音回答:「SS13。請即刻調整狀態。」
『正是。瞭解。』
鋼鐵巨鯨額頂的雪白銀翼機器人,雙臂仍維持結構相併的星束系統狙擊模式,發射頻率增加之外,動作也變得俐落許多,以順時鐘螺旋從外圍漸次往內圈攻擊,且小心避開蘇菲娜及蓮的周遭範圍。木靈群陣形大亂,幾度為閃避光束更改游動路線,又趕緊回轉圍捕目標身邊,阻止她接近蓮,繼續限縮其移動方向、空間。
鯨歌號已經近得足以看清木靈群:扁盤狀的圓篩藻型,雖非特化木靈,但有數量與機動力兩項優勢,且挾持蘇菲娜作為威脅,導致天音的狙擊必須處處小心。何況牠們亦開始學會「緊貼目標反倒最安全」。

眼看水沫長鍊彼端的黑色巨錐擦過木靈群側邊,就快要遠逸而去,納爾森的通訊突然彈響耳膜:『高壓瓶導航右轉三十五度,俯角五度。林天音,跟著改變掩護火線!』
「明……明白!」原來那對高壓瓶有遙控裝置啊?天音邊想邊觀察納蕾莎因應木靈減少、逃竄、遞補而重新標示的光點,總算看出蘇菲娜與圓篩藻型木靈的外表差距:蘇菲娜是柔軟球體,圓篩藻型則是充滿孔洞的彈力圓盤,所以其螢綠軌跡才會呈現令人眼花撩亂的多重平行曲線。
『圓篩藻型木靈殘留數量:兩百零九。』翔報告。
——不但沒減多少,還愈來愈難狙擊了。
作戰已歷時二十五分四十七秒,仍沒辦法替蓮開闢一條和蘇菲娜接觸的路,甚至讓木靈開始衝撞它,企圖影響其行進或加速高壓瓶空氣消耗。天音絞盡腦汁思考,在指尖瞄準不停歇的急迫狀態下找尋解法……

納蕾莎乾脆藉廣播頻道討論作戰:『哥,我提議鯨歌號加速並開啟加壓艙,一口氣把蘇菲娜、蓮及那些木靈吞入艦內,然後立刻關門排乾海水,由我帶刀下去解決牠們!』
『風險很大。加壓艙空間有限,塞滿也只能捉十三隻木靈。若第一口沒撈到蘇菲娜,難保狀況再生變。』
納爾森並未否決妹妹的意見。救援任務一向充滿限制、顧忌、時間壓力,更加考驗指揮官的智慧。他自己此刻亦被高壓瓶空氣餘量、大型潛艦無法靈活動作、不能使用破壞力較強的武器、天上的SK尚在萌燃世界等事弄得焦頭爛額,俟弗蒙蘭報告「高壓空氣餘量已達百分之四十五,『蓮』即刻啟動返程」時,亦僅有單掌橫摀雙眼,沮喪默認的分。
發出煩躁低吼的納蕾莎繼續想辦法:『或者先把蓮收回來,艦體粒子散發器開至最強,我們直接衝進木靈群裡撞潰牠們,讓翔從近距離捉住蘇菲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