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8.歧願(1/5)

海馥羽 | 2021-10-17 15:16:49 | 巴幣 0 | 人氣 33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鯨歌號向西南方持續前進,逐漸靠近大西洋中洋脊,朝南美洲航行。蘇菲娜依舊未算出SK大略位置,倒是在定期報告裡提及自己當「小玉」的時候,如何與SK相處、判斷她是怎樣的孩子等往事。不過弗蒙蘭、韓德爾內心對此單方說法抱持懷疑——無關「蘇菲娜是木靈」這件事,凡某人對另一人的形容、評價、傳聞,兩位年長者皆有「那只是部分資訊、某角度的主觀判斷」認知,聽完留在心裡咀嚼就好,不會成為下判斷的依據。

但把它當成茶餘飯後的閒聊話題,卻很難避免。
「說起來,我從未見過嬰兒或幼兒時期的『兒玉家獨生女』呢。俟法蘭西絲將女兒帶去大學辦公室時,她已經十幾歲了。那可能是現在的蘇菲娜,不是SK。」
和兒玉夫婦一直不算太親近的弗蒙蘭確認腦中畫面:聰慧而伶俐,能與教授們討論艱深話題,但生活常識、人際應對有些脫線感、沒啥心機的小女孩。他從未於她身上找到蘇菲娜形容的「假裝開朗、獨處時會沉思,某些瞬間散發難以靠近的氣息、經常詢問廣及哲學、科學、人類價值觀、全球生態問題」等特點。
韓德爾回應:「我倒覺得就算有那些傾向,SK仍是個正常孩子。早慧嘛,更早思考人生意義、世界為什麼這樣運作,一點都不奇怪。」

「不過,這樣便代表我們完全沒有對照組說法,難以證實SK的性格了。」
雖然並非什麼重要事情——SK如今的價值觀及思考模式或許已經改變,探究其童年時代意義不大,可能最後也推理不出什麼線索(納爾森強力主張此點)。但既然起了話頭,弗蒙蘭便很難抑制求知心。
「我倒是對『SK的行動』比較有興趣。」韓德爾指的是SK向蘇菲娜說「我們使命相同」,要求她帶自己離家出走,遠赴綠之方舟一事。乍聽之下很像有勇無謀的孩童歷險記,不過蘇菲娜形容彼時年僅九歲的SK「絕望到極點,似乎下一秒就要尋短」,害她即使懷抱猶豫,仍答應帶SK走;路途中故意多繞各洲港灣、島嶼、嚴峻海域及天險,將旅程拖長至一整年,盼SK打消念頭要回家。可她從未吭過一聲,認分地熬過所有辛苦,最終抵達了綠之方舟,展開之後的故事。
一個九歲小女孩「和家人、同儕、自我成長無關的」絕望與願望分別是什麼?韓德爾非常好奇。

「仿生子宮世代的心理學及社會學研究,不知有無幫助?」弗蒙蘭還在以科學方式思考問題,未若自家長官懷抱濃烈的親情投射,將SK當作孫女一輩的年輕人來揣摩。
所謂「仿生子宮世代」泛指現今三十三歲以下人口,因百分之九十七靠醫療儀器「仿生子宮」誕生而得名。這群年輕人亦被社會觀察家特別區分、列舉特徵、統計研究,質疑新技術對嬰幼兒身體或人格發展有負面影響,其中免不了各式各樣的偏見及批判,亦經常成為媒體報導世代衝突、親職教養的題材。不過反對方一直提不出夠有力的證據,完全打不倒「連發明者本人都採用此技術生下獨生女,且成長狀況極佳」這個轟動一時的美談。
「以炒話題而言,由身為母親的法蘭西絲當發明團隊主持人,確實比兒玉樹要來得衝擊許多。」
韓德爾原欲阻止弗蒙蘭繼續靠數據、研究,甚至外在輿論分析一個人,但旋即又想「有個與自己立場相反的人更好,或許可以激出什麼靈感火花」,便開始適度應和對方意見。

「等到仿生子宮商品化量產後,已是經過各方改良、更貼近民眾生育習慣的機器了;不過原型機呢?會不會尚藏著什麼秘密,導致第一個案例——兒玉蘇菲娜(SK)表面上是完美寶寶,檯面下卻潛藏其他問題?」
韓德爾皺眉,手指輕捏下巴問:「你不也是那個發明團隊的成員嗎?怎會不知道?」
弗蒙蘭搖搖頭:「我還真的不知道。那個發明案,硬體設計、維持系統、仿生環境部分沒什麼問題,進度突飛猛進。但最後總會卡在某個地方……」
就像蒐齊了生物體的組成成分、提供足以產生化學反應的條件,「生命」本身仍舊無法被創造那樣。
「彼時犧牲掉不少小鼠胚胎。牠們剛放進機器的前幾天尚可健康存活,然而沒多久便停止細胞分裂,遑論成長至胎兒階段。」
內有重大技術瓶頸,外有兒玉生技各方面干涉壓迫,研究團的存續岌岌可危。

「接著某天,兒玉樹宣布已跟他大哥達成協議,讓兒玉生技參一腳,提供豐富資金、設備和技術。我以為他打算把研究結果雙手奉送給他哥,一度氣得想退出團隊。」弗蒙蘭表情複雜:「但兒玉功他們也卡在那個地方,白白燃燒經費。我們是小團隊還好,大不了中止研究;兒玉生技卻得向股東會交代。很快地,情勢優劣完全逆轉,我才知道兒玉樹從一開始就打好算盤——他早已曉得瓶頸的解決方法,故意拿它來坑殺一直迫害自己的原生家庭。」
喃喃碎念「被當作家族鬥爭的棋子真令人不爽,他們家務事與我何干」,弗蒙蘭至今仍滿腹抱怨。幸好他分得清楚自己是法蘭西絲的朋友、蘇菲娜的師長,不會因為對兒玉樹反感即棄她們不顧。

「等團隊成員親眼見到所謂的『解決方法』時,兒玉蘇菲娜已經是十六週大的胎兒了。究竟怎麼辦到的,全是秘密——我看就只有他們夫婦倆曉得吧。」弗蒙蘭語氣酸得令韓德爾不禁嚥下一口口水。
老中將尚在猶豫該從哪個點切入、怎麼挑選回應詞彙,科學家便取出耳掛式手機,拉開長條觸控螢幕,邊操作邊說:「那絕非先讓法蘭西絲懷孕十六週,才把胎兒置入機器裡。為免作假嫌疑,我們全體成員二十四小時輪流監控那台原型機,用五種儀器記錄存證。實景錄影的原始檔案我還留著——」
以為自己將會看見滿布血絲的胎兒肉塊影像,韓德爾嚇得倒退一大步。但瞇起眼細盯螢幕,弗蒙蘭首先展示的卻是一張人數不多的合照:當年的研究團成員圍繞那台原型機,或蹲或彎腰地留下歷史一刻……



同樣的影像,在蒙塵已久的伍德宅邸裡亦有一幅。
深藏於閣樓儲物室最內側,本就罕有機會接觸陽光;兒玉樹擇此打造網路直播專用背景後,更是未再動過那扇唯一的大窗戶,人工光源亦會避開電子紙相框收納區,不讓它們顯現影像。十九年前主人不告而別,傷心欲絕的法蘭西絲鎖起閣樓,連找回女兒後也沒有重新開啟,導致生活了近十年的蘇菲娜對它竟一無所知。

此刻,封閉已久的大窗戶發出驚悚嘎吱聲。略微變形的窗框幾度想攔阻外部力量朝內推擠,但終究還是贏不過那股巧勁,「哐」一聲拆裂遮陽板,向室內彈甩攤展,任海風與陽光大舉入侵。
缺乏陰影的鏤空女性人形根本擋不住光線。角度、位置正好直接面對窗戶的五十四吋電子紙相框即刻顯影,影像內容令準備由窗戶踏進屋內的鏤空人形腳步凝滯,怔愣地盯著它看。
比「這幅照片不是早已收起來」的疑問更快,法蘭西絲立刻理解自己過去犯下什麼疏失:十九年前,丈夫把這幅影像重新取出擺放,代表他對於該怎麼追尋女兒是有點頭緒的。再環視地板散亂雜物,清點不在場的物品,確實少了裝有仿生子宮核心關鍵、記錄女兒成長狀況的那些紙本證明、晶片載具及某台平板電腦——最末一項因經歷漫長旅途嚴重毀損,內部資料早已軼失,僅餘丈夫在綠之方舟臨終前錄下的遺言影片。

當年忙著傷心的自己,居然忽略了這麼多小細節。體認到此事實,法蘭西絲心情更沉重,重得於閣樓地板踩出像人類的跫音,而非木靈輕飄飄的無聲無息。
「你一直都是這樣……知道答案後擅自行動,從不跟我討論……」
但兒玉樹每次皆能漂亮地解決重大困境,她即使不甘心、抱持懷疑及些微自卑感,仍舊對丈夫莫可奈何。直至他敗給「尋找女兒」這個難題,再也回不了家,法蘭西絲才真正堅強起來,負起養育蘇菲娜的責任。
「線索在照片的哪個角落呢?仿生子宮主機?胚胎狀態的蘇菲娜?某個團隊成員?當時的實驗室?」
又有很多很多情緒湧上,透明女子表情悲傷惆悵,無法真正冷靜仔細思考。
「……先四處看看吧。」像是想逃離失去丈夫的事實——如今還加上連遺體都下落不明,法蘭西絲轉頭便朝門口走去,輕鬆從內扭開門鎖,藉樓梯快步向下移動。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