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9.碧空(3/6)

海馥羽 | 2022-06-25 00:00:05 | 巴幣 0 | 人氣 12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當整架銀白機組往後跳躍,爭取防禦系統啟動空隙,一道暗紅細線便剖過那顆本體直徑達八十公分的溝鞭藻型木靈,繼續朝左邊天空疾馳而去。納蕾莎乘著臨時裝甲,藉由彈射架威力加速騰衝,以銅紅長刀割裂了好友的危機。下一步,則是邊與母艦偵測系統連線,整合資訊後指揮天音,邊幫忙她對付無暇顧及的敵人。
「嘖,要是這時能發動『燦華』的話……」
縱使目前沒有特化木靈出現是好事,但小型木靈數量實在多到令人厭煩。納蕾莎巡邏飛行的區域集中於客機受害者附近,確認半自動救生艇會偵測生體反應、拋灑帶繩索的救生圈再捲回等預期運作後,她才離開那一帶,返回鯨歌號戰鬥範圍。

韓德爾沉重的嗓音傳入耳機:『抱歉有壞消息。未曾接種過蓮水的軍人太少,因此各國才以武裝無人機遠端遙控代替。可是樹人化似乎沒有距離限制,每當SK發射那圈光波,地球上就會再有一批不定量、條件隨機的接種者變成樹人,裡面不乏各種載具駕駛員。同樣狀況亦影響人類城鎮,目前已經秩序大亂了。』
如同字面意義的「都市叢林」、軍警必須搭乘救災機甲才能攀越障礙物搜尋受害者、小型火災、建物外裝大量剝落、趁亂打劫的人群、闖空門偷取已無主的「個人綜合證件晶片」提領餘額……
這番話不是說給年少的碧空戰姬們聽,而是被困在木靈迷宮裡,邊接近SK邊想辦法的蘇菲娜。數秒之後,通訊頻道傳來猛烈金屬撞擊聲——她試圖以強硬手段逼迫迷宮長廊改變鋪設方向,別再彎曲和分岔,拖長朝翠地前進的時間。或許從外部間歇傳進的爆炸噪音,已讓蘇菲娜知曉了SK的心機安排。

『中將,能請您繼續呼籲各國別使用熱兵器嗎?它們不但對木靈效果小、會被提早引爆波及周遭,操縱者更可能被列為優先樹人化的目標!』蘇菲娜的急切擔憂穿越重重雜訊,響徹整個鯨歌號艦橋。
『這事我在發布初期就向他們提過了。妳該慶幸「核能」已經是我那個時代的名詞,即使SK想藉此奪取武器操控權,如今也沒有核彈按鈕讓她按。』
倒是分析翠地散播光環的特性後,科學家們大膽向政府建議:撤回武裝無人機,改派攜帶化學製劑的水上飛機、有噴灑設備的中大型船隻,從空中、海上雙管齊下,利用海水製造巨量蒸氣,堆疊人造雲牆包圍翠地,遮斷所有形式的訊息傳遞,降低誘發樹人化的機率。
『我剛接獲消息時,還懷疑要去哪找眾多沒接種過蓮水的駕駛?經弗蒙蘭提醒「只要雲團開始濃密堆疊,他們便可一併獲得保護」才恍然大悟。』韓德爾補充。

專心指揮航行、應對海上狀況的納爾森總算出聲:『忙不過來的話,跑進鯨歌號防禦系統範圍內,也是個爭取喘息空間的方法。在軍方完成新戰術布局前,妳們大概尚得支撐一至兩小時。』
「鯨歌號可沒有生體連結增加強度哪!我又怎敢讓母艦冒險?」殺紅眼的金髮少女帥氣回應;天音則抬頭望向木靈迷宮,以夾雜熱氣的嗓音說:「維持射程距離,確保能隨時支援蘇菲娜,我才會安心。」

這些話語傳進當事人耳裡,卻是止不住的愧疚虧欠。
蘇菲娜衝撞迷宮牆壁的力道愈來愈大,愈來愈有除了焦慮之外的自責意味。伴隨外部無人機逐漸退場,迷宮分岔確實大量減少,而鋪設路徑亦因她努力抵抗,開始變得較單純直接。但那顆被螢綠光焰女子擁抱於懷的岩石色地球,依舊沒有絲毫動搖。

「呃——」彷彿頭部遭到猛烈搖晃,天音意識一瞬間模糊。
下個毫秒,她已經弄清楚是怎麼回事:「聽得見……蘇菲娜在用木靈語言……呼喚SK?」



『想逆溯時光回到過往,這是人類才會有的思考。』
木靈填補生態,不也是試圖恢復平衡?

『讓前往下個地質年代的道路不致毀壞。』
樹人計劃使之更成坦途。

『所欲為何?』
人類出現前的世界。

『彼亦生態一員。』
便不曾有「人擇」這個詞彙。

『此舉和人擇無異。』
已證實其完全自然發展。

『沒有生存競爭、適應環境、克服難關之過程,不算天擇。』
無從掙扎的天災、地變、疾病、基因出錯,卻屬天擇?何況是人類主動尋求蓮水。

『欺瞞使求生反轉為自滅。』
人類亦樂於扭曲他者生命。

『文明若成殘燼,徒增汙染。令其改變觀念與行動,比樹人化更有助益。』
木靈能力足以找出解方;人類愚昧多而睿智少,負超越正,不可奢望。

『既堅信走向正確,留敵手何用?』
樹人計劃雖迅速,仍有時間差。需鄉愿虛偽者撫平愚人騷亂。

『大可複製人形木靈擔任此務,一如諸多監工援護蓮水散布。』
「取代或模仿」若屬長久之計,翠地就不必升空吸聚全人類注意力。

『意即,重現母親率領特化木靈的技倆?』
這回,抱持何種心態由人類自己決定。

『怎不連是否樹人化都依其意願選擇?』
人類也未曾問過生物及環境的存亡意願。且樹人並非死亡,僅改變生命形式。

『那些空缺原該是木靈去填補。』
星球沒有義務替人類製造的生態破洞收拾殘局。

『樹木暴增人遽減,又將是另一場環境衝擊。』
必定比人類對自然數千年來的破壞更小;大氣中的碳、氧含量亦會緩慢趨衡。

『就算全人類變成樹,仍無法回溯至此物種出現前的時間點。未曾見過之風景,其美好任憑想像。』
但能通往另一個沒有萬年遺毒、永久瘡痍的世界吧?

『那麼,更改原始大氣層成分比例、釋放巨量氧氣決定演化方向的藍綠藻,是否遺毒?』
彼乃根源意志所擇;人類卻擁有主觀私心,且能凝聚數量優勢、創造工具對抗自然。

『正如藍綠藻的葉綠體、光合作用是星球根源賜予。人類的創造力……』
沒有任何一種生物會領受恩惠反噬星球!

『曾言「彼此使命相同」,又何解?』
從生態界的兩個極端出發,終究皆踏上填補物種、綠化星球的路途,只是手段各異。

『僅手段嗎?連對星球意志的理解也分歧吧?』
想證明誰對誰錯,這是人類才會有的思考。

『以為對方在乎對錯,才是困囿於人類思維的一方。』
但主張共生共榮者,至今仍原地踏步……



「……對不起,她們講得愈來愈快,我跟不上。」
前半秒尚在盡力複述蘇菲娜與SK交談內容的天音,終於說到口乾舌燥、咬字不清的狀態。為追求速度,她甚至用中文母語發聲,再靠鯨歌號通訊系統自動翻譯成英語。這段期間的人身安全,全靠翔載著她迴避木靈群並開槍反擊,納蕾莎則從旁機動護衛。
『能知曉她們的爭論點,就已經很有價值了。』納爾森平靜交換情報:『軍方派出的人造雲牆隊伍已陸續朝這裡接近,從距離一萬六千處開始噴灑海水及轉化蒸氣。為避免被木靈察覺,推進速度會很慢,可能也需要妳們留神掩護。鯨歌號將持續迂迴航向翠地正下方,縮小戰圈與應變蘇菲娜的狀況,必要時緊急下潛躲避危險。如果妳們來不及折返,即各自判斷最佳避難方式,脫離戰場亦無妨。』

兩位少女同聲回答「了解」,隨後一起眺望木靈迷宮的某個角落——她們一人靠聽覺,一人靠視覺追蹤至那塊區域,但無法肯定蘇菲娜在依舊錯綜複雜迷宮裡的精確位置。
「總感覺……她已經想到新的逃脫方法。」納蕾莎低語,雙手依然忙碌於揮舞銅紅長刀。
天音重新掌握翔的狙擊指揮權,雙臂緊貼併攏,說:「我也這麼認為。」

小小的黑色金字塔冒頭初期,由於周圍光芒太甚,距離又遙遠,少女們尚未發現其存在。至它朝四方撐開、張裂出菱形破洞、各自向外翻轉九十度,尖端凹折成利鉗噴逸強烈紫光時,她們才驚覺蘇菲娜離翠地的距離比預想還要近。四片鳶形盾爪呈十字紋排列,繼續往外燒灼撕裂,阻止蟲黃藻型木靈回填牆面;而洞口中的漆黑漾紫光機甲,則藉其餘兩片盾爪加強衝刺力,以粗暴強硬的勁道一口氣竄出迷宮外。

盾爪們迅速彈離木靈牆壁,回歸蓮背後,恢復其應有的推進力。拖曳隨狂風飛捲的大波浪墨綠長髮,蘇菲娜肌膚浮現螢綠紋路、雙眸燦亮,巧妙閃躲從翠地表面噴發的螢綠火舌、巨大焰光女子揮臂驅趕,試圖攻進球體中心。這次用上全部盾爪組合六角尖錐——
天音的援護射擊光束尚在直線軌道半途奔馳,密集繁複的多角度光環即大量爆開:木靈核粒子、呼喚樹人化基因的生物訊號、高分貝噪音、熱氣散射、物理衝擊波等能量全數混雜,還有脆化四散的迷宮碎片,既沖掉了天音的青藍光束,亦震遠了才剛開始鑽孔的黑紫蓮花。
「唔!」
心繫納蕾莎安危的天音放任銀白隼鷹往後漂,讓翔及時展開的防禦系統光球能一併包覆好友;鮮紅少女則對自己必須受同伴保護頗不是滋味,淡黃微粒幾乎快隱沒於青藍輝芒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