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7.惶炎(2/5)

海馥羽 | 2021-05-02 23:31:32 | 巴幣 0 | 人氣 16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感謝妳的成熟。」韓德爾始終和這位台灣少女生疏,選擇了人際距離恰到好處的安慰話。
納爾森說:「我覺得目前『防堵所有風險』比『找出誰未來會變成樹』更重要,說服全人類停止使用蓮水,仍舊是最有效的措施。」
「可能性卻比三個女生巡遍世界還低……」弗蒙蘭悲觀道。
「納爾森,我的呼籲並未解決『已經注射過蓮水的人該怎麼辦』。你們有想法嗎?」
韓德爾詢問時,眼光悄悄從男軍官身上飄向女科學家,心想:航行北極期間接受的治療,該不會是……
果然,蘇菲娜後一秒即踏步朝前,開口:「用我們版本的蓮水——」
「妳會倒下的!」納爾森厲色斥責。
老中將視線快速往返兩人之間,嘗試詢問:「困難點在?」
「原、原料和製備速度。短時間內不可能追上已風行多年的全球知名藥劑。」納爾森的動搖僅閃現一瞬,很快又恢復沉穩堅定的可靠態度。
心裡多少已有猜測,韓德爾做出結論:「看來需要動員生、醫學界去細尋蓮水裡有問題的基因了。但我們機構不能毫無作為,碧空戰姬們仍得盡速抓到元兇——SK。」

「請問……」由於先前被駁斥,天音這回舉手舉得戰戰兢兢:「為何只有SK能製作蓮水,兒玉夫婦變成的木靈卻不能呢?蘇菲娜好像也是知道這層差距,才直接咬定SK就是散布蓮水的——呃,人類吧?」
女科學家誠實回答:「我僅知道事實如此,卻不曉得個中原因。她……在基因結構的意義上是個非常罕見的特例,擁有遠比一般人更加豐富的假基因庫,某角度而言幾乎等同最高階木靈。」
「是伍德老師夫婦剛好有什麼隱性基因遺傳給SK,還是有其他理由導致她體質特殊呢……」
納爾森對著空氣喃喃自語,吐露:「除了我們這世代的人,超過百分之八十九皆透過『仿生子宮』出生外,我想不到任何足以成為關鍵的差距。偶然的突變?飲食或發育長期影響?特意的人體實驗?」
「說起來,仿生子宮研究計劃的原主持人正是兒玉樹;解決最終難關的人也是他。不過他將自己參與過的痕跡消除得一乾二淨,主持人光環歸法蘭西絲,獎金及名聲等延伸優惠則全團隊共享;我亦為受惠者之一。」弗蒙蘭若無其事透露世紀重大發明背後的秘辛。蘇菲娜以外的三位年輕人一愣,覺得似乎獲得了什麼重要新知,卻又不清楚它對現況有何幫助?

「提醒一下,與軍方的連線五分鐘後自動開始。倘若我們目前只能給出『停用蓮水』、『繼續尋找SK』兩個疲弱結論的話,根本無法說服對方。我建議你們都先退到鏡頭範圍外,我叫人報告時再露面。」
韓德爾表情嚴峻。儘管情報量不斷增加、謎團陸續解開,但「該怎麼做」一事絲毫沒有進展,這在追求務實和解決問題的政治、軍事層面是相當糟糕的,很難向軍方高層、政府官員,甚至社會大眾交代。
五人帶著歉意垂下視線,聽從總指揮官之令遠離大型螢幕,留老中將獨自面對寬廣空白的半透明帷牆。不過彼此之間仍悄悄私語「仿生子宮會是個切入點嗎」、「蓮水也是軍中常備藥品,怎麼可能禁用」等。
「為了即時提供中將資訊支援,我們還是以『軍方想知道哪些事』為思考核心吧。」納爾森說。
蘇菲娜閉上眼:「我想仔細回憶一些往事情景,恕不加入討論。」
少女們則保持沉默豎耳傾聽,打算同時關注韓德爾與軍方代表、納爾森及弗蒙蘭的雙邊對話。

時間到。
甲板主螢幕自動填上漸層海水色,畫面中心顯現著動態的「連線中」字樣。眾人屏息以待。
懸掛軍方標誌的灰白牆壁影像出現。底緣有合成材製的寬大桌面,上頭置放背向鏡頭的平板電腦、麥克風、電子紙小型名牌等物。然而桌後三張椅子卻空蕩蕩的,未見任何人影。
「怎麼回事?」
韓德爾靠近己方的麥克風,大聲說:「這邊是鯨魚,請回答。」
畫面仍舊毫無變化。過了幾秒鐘,有雜亂遙遠的人群嘈雜聲由螢幕外傳來。納爾森旋即調整收音設備分析內容,似乎提及「大片植物」、「人員失蹤」、「軍港」之類的字眼。在鯨歌號這邊準備做出相應動作時,總算有位女軍官跑進畫面——是除了弗蒙蘭以外,大家皆認識的米蕾蒂軍事檢察官。
她無暇坐進椅子,僅彎腰捉住麥克風急切交代:「會議臨時中斷,部長要優先去事發地點勘查。其餘細節新聞正在報導!你們看哪台都行!」
說完便伸手想切斷視訊連線。韓德爾與納爾森警惕地同聲高喊「別再使用幹細胞指引劑」,但影像緊接著消失,無法確定米蕾蒂究竟有沒有聽見他們的話?

「總之先切換衛星連線,播放全球和英國前三大新聞台!」納爾森邊說邊自行動作,加入甲板人員之中;弗蒙蘭隨後跟上。韓德爾及兩名少女則回頭凝望閉目思考的女科學家。她正努力保持心無旁騖,抵抗不斷爬上眉宇的悲傷恐懼。最後終於睜開雙眸,哀愁道:「掉頭吧,現在回去克萊夫港也沒用了……」
像是呼應她的發言般,六個新聞畫面儘管影像不同、主播各異,談論的皆是同一件事:幾座世界知名的大型港口,陸續發生人員失聯、港岸或船艦上冒出大量樹木盤繞的狀況,場面非常驚悚。
那些最不可能有自然植物蹤跡,充滿人造物與水泥、鋼鐵的場所,此刻正被蒼鬱得令人發毛的綠焰籠罩。
它們都曾經是人。
它們都還在繼續展枝綻葉,「變成樹」當中。

納爾森是第一個掙脫震懾詛咒的。
他立即聯絡新聞台,要求播放「停止使用幹細胞指引劑相關藥物」的文字快訊。
『您哪位?消息有確切來源、證據嗎?』
「我是『對木靈研究機構』的納爾森.賽塔少校,在木靈——巨大怪獸首度攻擊台灣海眺市時……」
『非常抱歉,我們需要更明確的身分表示。』
韓德爾突然說出一串英國軍方代碼,接著喊:「埃德里克.韓德爾中將,這樣的身分夠格了嗎?」
衛星電話彼端陷入沉默,十幾秒後回應:『呼籲停止使用幹細胞指引劑是嗎?我們會加進快訊報導裡,但請貴單位繼續提供詳細資料,方便向民眾解釋狀況。』
「我們也需要生醫界的支援,請他們快點化驗幹細胞指引劑裡,被稱為『蓮水』的藥品內含的基因片段,找出有問題的組合。」納爾森交代完後,新聞台僅簡單應個聲,即主動掛斷電話。
在場無人阻止。畢竟他們深知,幹細胞指引劑於人類世界廣泛運用已近十年光陰,通過各種試驗、適應各種體質、與其他基因改造療程藥物配合良好,從未聽說有任何嚴重案例。要在裡面分辨毒藥和真正的萬靈丹,太困難了,只能先全部禁止,之後再來慢慢細尋。

「……謝謝你們果斷的行動。」心靈仍處於脆弱狀態的蘇菲娜,彎腰九十度鞠躬致謝,亦致歉。
「那麼,妳有回想起什麼線索,或推理出新的結論嗎?」
納爾森依舊保持務實,未讓心疼之情流露。
「兒玉蘇菲娜——SK的思考邏輯脫離常識。因此我們也該用同樣角度來理解現況:她命令組成綠之方舟的木靈們分裂成小群、朝四面八方漂流,目的成謎;散布蓮水同時派監工監督,數量卻似乎沒有很多……」



原就透明如冰的無色容顏,傳達不了法蘭西絲此刻展露的錯愕驚恐。
甫回神,航海沿途偶遇、威壓、強制收編入隊的非巡游網木靈群,竟全數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無蹤。
「直接把指示刻在基因裡啊……真像我對那幾台機器留下的絕對命令權呢……」
若是出自本能行動,主意識的服從效果便有其限度。法蘭西絲將自身由離水半公尺的高度降低,沉入海水深至肩膀,散發木靈核粒子感測周圍海域的木靈活動狀態。
「巡游網也整個大亂,路線毫無規律。蘇菲娜,妳究竟想做什麼?人又在哪裡吶?」
當甲藻型木靈毋須再收集海上船隻、港岸附近人類活動的消息,即表示情報對女兒已不再重要。除了自己麾下的特化木靈,幾乎所有螢綠生物皆投入她無法解讀、看出端倪的混亂遷徙。若要掩藏綠之方舟蹤跡,不需要這麼誇張的規模吧?女兒是否還記得父親兒玉樹的樹瘤棺柩仍在島上?貿然讓方舟移動,對丈夫遺體是否會有影響?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