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9.碧空(2/6)

海馥羽 | 2022-06-25 00:00:10 | 巴幣 2 | 人氣 22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少女電子餘音突兀地扭轉成老邁男性急迫的發言。韓德爾插嘴廣播:『我勸不住軍方試圖靠飛彈攻擊SK的決策,他們剛由亞速群島駐軍地出發,約十三分鐘後抵達。鯨歌號得提防從上頭落下的任何東西。』
天音分心快速解析:既然中將交代過避免蓮水接種者投入戰場,來的應該會是攻擊型無人機,艦體粒子散發器或許還擋得住飛彈殘骸沉墜(希望損傷只有這樣);蘇菲娜亦可能受惠於破片飛闖而尋隙脫離包圍網,要嘛主動和蓮接觸,要嘛由翔伸手捉住她。為後者做準備,得事先確認好大家的實際位置才行。
『圓篩藻型木靈殘留數量:一百八十六。』
納爾森已下令全艦防護層級升到最高,船身也開始明顯加速,打算回收蓮的同時追撞木靈群。因應變化,天音讓翔的機身壓低重心,繼續按照納蕾莎標示的光點進行狙擊。至此僅經過九分五十五秒——

銀白色粗圓巨樁猛然刺斷瞄準視野,嚇得天音反射性後仰尖叫。幸好下一秒,鯨歌號的木靈核粒子黃光即彈飛那樣物事,眾人這才看清楚其真面目:完整無缺的未爆小型飛彈,而且還多達五、六枚,像被拋棄的銀筆在幽藍海洋中漂滾翻湧,任水流愈沖愈遠。
毋須交代它們如何出現,納爾森優先提醒更重要的事:『小心連無人機也——』
轟隆巨響伴隨僅閃現片刻的橘光、大量雪白泡沫誇張炸開,甚至蝕去木靈包圍網一角。圓篩藻型木靈四散逃逸,想要躲避飛彈引爆的強勁熱能及金屬破片,第二聲爆炸卻在更接近球心的部位膨脹——
「蘇菲娜!」天音不禁恐慌吶喊。但她的悲鳴傳不出模擬作戰室。
『增幅粒子散發器!確認狀況!』
偽裝成膨軟灰白棉花的危險熾熱衝擊波愈益擴張籠罩範圍。鯨歌號緊急滿舵全力閃躲,雖然免於艦體受損,塗劑轉播畫面卻只能呈現一片霧茫茫,什麼都看不清楚。

和陸續爆炸轟響的水底喧囂相反,鋼鐵潛艦內寂靜漫長。
納爾森幾近無聲的低沉嗓音緩慢暈開:『對空武器組,準備攻擊SK。』
『慢著!有紫光!』納蕾莎魯莽地否決兄長的憤怒與絕望。
天音也看到那抹極淡異色了。儘管被灰白氣泡層層遮掩蒙蔽,仍舊擋不住其晶輝透亮的美麗紫芒。下一秒,外形柔軟彷若流質的透明球體快速蹦出,脫離濃濁熱霧朝這邊衝來。眾人此時才發現蓮未遭爆炸捲入,還在返回母艦的航線上;而透明球體逐漸拉伸變形,中心紫光亦滑至最前端,模樣竟有幾分像人類指尖。

不,那就是人的指尖沒錯。
迅疾得令鯨歌號全員反應不及,球體已然化作他們最熟悉的女性身姿,並藉由暮紫交叉螺旋光帶瞬間染上駕駛服的墨黑顏色,俐落碰觸同樣墨黑的武裝機組,扭轉方向準備坐進駕駛座——納爾森頓時清醒,連忙按下遠端遙控鈕,命令高壓瓶剝落,將操作權交還真正的主人。
機體打直、四肢開展、六片盾爪如蓮花瓣綻放,漾開華麗晶紫光輝。蘇菲娜卻不繼續往鯨歌號歸返,而利用自己無懼極限環境的木靈優勢朝海面浮升。立刻理解她行動意義的青年軍官高喊:『林天音,叫翔回機庫!納蕾莎也去機庫支援!三十秒後上浮至海面作戰!』
無論蘇菲娜想用哪種形式終止這場全球災難,身為未婚夫的納爾森都會力挺到底。



翠地每隔幾分鐘便會擴散一圈極淡的螢綠光波。那是對全球不特定接種者體內的蓮水呼喚,要求它們開始逆溯基因迷宮,再走岔至植物界千千萬萬條演化路徑之一,短時間內「把人變成樹」。
尾隨蘇菲娜騰離水裡及海面,對她緊追不捨的各形各色木靈——除了先前的圓篩藻型,還有蟲黃藻型、珊瑚藻型、甲藻型、矽藻型、溝鞕藻型、平裂藻型……幾乎碧空戰姬們見過的種類都有,但牠們全非特化木靈,只以驚人的數量優勢圍困目標。然而蘇菲娜已經取回蓮這項強大裝甲,背後尚有母艦支援,照理說毋須擔憂對方使出任何攻擊手段,僅須盡早阻止SK,避免她喚醒更多蓮水、產生更多樹人才對——

兩排細小窗口遭褐色枝幹蠻橫撐裂,機頂籠罩著深綠葉冠、白色外殼爬滿粗細交錯的藤蔓,一架大型客機鼻尖朝下地斜向飛墜。近距離的巨大陰影、噴炸半層樓高的水花一瞬間勾走了包括蘇菲娜在內的所有注意力。待她回神,無數平裂藻型木靈已從上下左右各角度團團圍住蓮。反射性從背後摘下盾爪套進雙手,未察覺自身怒火悶燃的黑捲髮女子,面無表情張開巨鉗,俐落剪破眼前厚達三十公分、形貌宛若磚牆的片狀木靈。
厚牆的背後還有厚牆、打穿一道立刻填上另一道,空間壓縮逐漸連視線亦完全遮掩,卻沒有攻擊意圖。
——什麼狀況?
平裂藻們開始旋轉、移動、扭曲、折彎、增加數量;有的前進、有的後退,最後排列成一道看不見盡頭的多岔空中走廊。每顆小磚塊皆散發螢綠焰光,不讓被包圍其中的人確認自身方位、看見外部景象。
「『蓮』呼叫母艦,聽得到嗎?」蘇菲娜冷靜確認優先事項。
『通訊沒問題,但鯨歌號很難判斷妳現在的正確位置。我們將艦橋觀測結果傳給妳參考。』
納爾森語音甫消,紫光晶透的HMD即映出海天一線上,大量螢光石塊般的平裂藻型、蟲黃藻型木靈集聚黏合成不規則樹枝狀長條,突兀地懸掛白晝晴空。蘇菲娜與蓮很顯然位居內部,卻無法得知在哪裡。

「這是……象徵演化迷宮嗎?妳們真的為了警世用盡心思吶……」
人類雖肯為理想犧牲性命,本質卻依舊是渴求活著的生物。明白母女倆的警訊後,他們又能怎麼做呢?最終只能像如今的樹人化浩劫,等得不耐煩的SK乾脆斬斷人類的選擇權,直接替此物種決定末路。
平裂藻型木靈內牆開始推擠壓縮,逼迫蘇菲娜往長廊另一端前進。沒辦法反駁人類(無論基於任何理由的)擇天、自己也因價值觀歧異而必須對抗同族的木靈使者,起先試圖以綠紫交錯的短光束破壞四周,仍被快速填補空缺、持續貼近的壁面推移位置;調整精神狀態,讓雙眸綻放燦光、全身浮現螢綠紋路後再爆發更強勁的純亮綠粒子光球,還是沒成功炸出一條活路。在決定要不要冒險短暫放棄意識,動用最高階木靈能力前,蘇菲娜先低聲詢問母艦「能否從剛才的攻擊判斷位置」,理所當然地得到了否定答案——

翔的青藍色狙擊光束,卻由四、五公尺外貫穿通過,熔開厚厚的雙層木靈牆。
『我、我嘗試藉戰鬥聲響推估大概範圍,再加上一些保險用的偏移距離……』天音話語發顫。
即使破洞很快又被補上,蘇菲娜仍給予溫暖鼓勵:「謝謝,妳做得很好。不過試圖逃出這裡似乎是徒勞,接下來我會依木靈本能探知方位,朝SK在翠地裡的本體前進。客機落海者的救援、附近海域的疏散工作就拜託你們囉。」
『請務必小心。』賽塔兄妹同聲叮嚀;韓德爾則提醒各國軍方必定還會有數波攻勢,注意別被波及。通訊結束後,弗蒙蘭才呢喃問道:「不告訴她真正的外部情況,真的好嗎?」

天音實際瞄準的目標,並非木靈組成的動態迷宮壁壘,而是往蘇菲娜粗略位置高速衝撞的武裝無人機——或者該反過來說:是SK故意將迷宮鋪向陸續闖入戰區的遙控武器航線,有幾架就分岔幾條路,逼鯨歌號承擔立刻判斷哪條岔道、攻擊哪個區段、有可能打中蘇菲娜、違抗且妨害軍方行動的壓力,並藉此減少木靈陣營的損失。若人類夠愚蠢,甚至能誘使兩邊互相攻擊,加快這個物種的自滅速度。
她的勝利條件和翠地升空前一樣:讓樹人化拖得愈久、規模愈大愈好。蘇菲娜是否悔恨、認輸、承認對根源意志的誤解與怠慢自己的使命,根本不重要。


『N14進入空域,十點鐘方向,高度三千六百,距離兩千七百。』
回應納蕾莎指揮,天音旋即把視線移到HMD上的編號標示,在空中迷宮岔道抵達前趕快瞄準、擊發光束,打落淺灰色的細長無人機。她無暇去感受青藍爆炸光背後的壓力、燃燒綠焰的木靈撲衝自己或母艦的恐懼,緊接著又得喊出下個射擊命令,轟掉任何可能威脅蘇菲娜安危的飛行物體。
於低空巡迴飛翔的銀白隼鷹下方,則是朝客機殘骸航行的漆黑鯨魚。納爾森特別交代艦橋釋出多餘救生艇收容受害民眾,不可讓他們接觸鯨歌號本身——依SK的城府深密,那些人之中極可能還有蓮水接種者。

『W05進入空域,七點鐘方向,高度四千八百,距離三千五百。』
「嗚……!」剛開砲擊墜前一個目標物,再驚險地收拾掉左右夾攻而來的五隻矽藻型木靈,天音幾乎沒空喘口氣,又即將面對下一場急迫考驗。雖然她知道納蕾莎已替她保留了反應時間,盡量在目標尚遠時就通知,但戰況太過忙碌,逐漸有支撐不住的疲累感。這對消耗精神力驅動的武裝機組亦極為不利。
頭腦發熱間,從眼角竄入其視野的螢綠五角光團嚇醒天音。太近了,她只能下意識舉起雙手做出抵擋動作;剛結束狙擊程序的翔還在切換模式,趕得上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