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9.碧空(4/6)

海馥羽 | 2022-06-25 00:00:15 | 巴幣 0 | 人氣 15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風暴持續不斷。一波又一波的光環在大西洋上濺出重重同心圓浪花,逼得兩位碧空戰姬一退再退,認真考慮起「暫離戰場」這個選項。聽覺被擾亂的天音不安地看向納蕾莎,俟接獲「蘇菲娜還撐得住,仍努力想突破SK的攻勢」答案後,才總算下定決心帶著好友遠離戰鬥海域。
「翔的機動力夠嗎?邊繞過每個光環邊移動,可以節省防禦系統需花費的精神力。」納蕾莎低語:「雖然我反對撤退啦……但即使遠端操控『月旋』靠近翠地,也不知道能幫忙蘇菲娜什麼……」
天音慎重回答「我試試看」,便指揮翔以機械臂扣緊鮮紅臨時裝甲,令兩個駕駛員交錯地面對面——她望向遠方的濃密雲牆確認逃生距離和方位,而納蕾莎則盯住翠地觀察戰況。

「光圈來了!」伴隨金髮少女呼喊,機械隼鷹散發青藍粒子、驅動銀刀羽翼斜前躍升十五公尺,任透明螢綠弧刃拖著雪白浪花掃過腳底。下一圈像瞄準她們般,擴散得更快、傾斜角度更貼近,直追青藍光球邊緣;翔抓準時機短暫加速,憑空垂直上翻劃出C字軌跡,閃避第二波攻勢,再回正機體循原定航程推進。
「注意小型木靈及碎片!牠們是直線追擊!」
天音全神貫注,盡量供給翔最多的動力;為回應戀人的急切心情,翔精密推算座標,以柔和圓滑的延長曲線高速飛行,如針尖鑽過一個又一個愈縮愈狹窄、愈切愈逼近的光束細縫。直至衝入白茫茫的濃密雲霧中,那些螢綠光環、瑣細石塊與飛濺浪花突然被水氣浸染、抹淡,消融於沒有方向感、無邊無際的潮冷空間裡。

在天音開口發問前,納爾森的聲音透過耳機響起:『總算接通了。妳們似乎已經撤到雲牆保護範圍內。』
「少校,蘇菲娜沒事吧?」
『很遺憾,那些頻繁亂噴的各種能量波連海底也會干擾,此刻或許只能仰賴納蕾莎的特殊視覺……』
未待哥哥說完,少女即答:「蘇菲娜亦憑蓮的機動力閃避光環攻擊,她還沒放棄從翠地表面鑽個洞。」
『但我們沒有什麼可以支援她的。放著她單打獨鬥絕非好事。』
天音憂心問:「人造雲牆不是正向翠地集中收束嗎?我們重整態勢後,隨雲牆推進再度出擊——」
「等等,有新變化。」納蕾莎瞪大藍得會發亮的美麗眼眸。「SK好像察覺光環戰術已失去作用,那個巨大的綠焰女人現在擺出射擊手勢,準備朝上空伸展右臂。」

『雲牆確實成功緩和了樹人化擴散速度……慢著!她該不會早就想到對策?』
納爾森的猜想立刻化為現實:喚醒樹人化基因的奇異螢綠光波,直直竄上沒有雲霧遮擋的蔚藍天空。
穿越水氣充盈的對流層,攀跳橫風強勁的平流層,搭乘自由電子於中間層飛升,衝撞低軌道人造衛星——
然後,借力使力擴散至地球的每個角落。

不知道全球災情現況的兩位碧空戰姬,只能震懾驚恐地愣在茫茫白霧裡,任憑體溫反常降低。
鯨歌號通訊中斷的數十秒,彷彿已經過了好久好久。未曉晨昏、未識勝敗。
『……上當囉。』
——咦?
納蕾莎急忙眨眨眼,努力再次望透雲氣,但沒看見任何異狀,綠焰女人以光粒組織的右臂仍朝天舉直。
「不對……手掌及腕部消失了?」
『是被反射回來的自身光波侵蝕。多虧中將想到軍方雲牆作戰的漏洞,事先通知各國衛星迴避;無法更改軌道者,則調整任何可被當作鏡子的平面設備角度,避免被SK利用。』

順帶將距離最近的大船座標傳給翔,吩咐少女們登船重整態勢並保障雲牆隊伍推進,納爾森繼續思考該如何幫助孤立的蘇菲娜?鯨歌號是否該冒險上浮,打幾發主砲轟炸翠地?還要提防伍德老師夫婦的增援……
他懷疑狡詐聰穎的SK會真有耗盡計謀、乖乖就範的一刻。據妹妹回報,此時巨大綠焰女子仍不斷向雲頂空隙抛灑樹人化光波,整顆翠地藉西風帶吹拂往西南漂移。人造雲牆雖愈來愈厚實可靠、包覆範圍縮小,卻沒辦法指望它徹底化解全球災情……這場決戰迄今只有延長的刪節號,看不見真正的句點。



濕濃濁霧充塞知覺,連時間流逝感亦消融殆盡,僅可透過船上儀器知曉此刻剛過中午。若非四周環境勉強稱得上明亮,否則實在很難令人信服。然而十幾分鐘後,冬陽竟穿透厚重雲層,朝海面灑落一束束白金色美麗光輝,吸引該船大部分成員聚集甲板一同欣賞。
他們也轉身招呼二位陌生少女加入行列,卻發現她們神情慌張地忙著聯絡。不想自討沒趣,這些人把注意力重新放回美景,紛紛取出耳掛式手機想拍照留念。甫拉開電子紙,天際就飛過一排輕柔搧動的巨大羽翼,吹散人工製造的雲霧,一併拂去船員們悠閒觀光的餘裕。

『斜葉蟲型木靈,單隻全長九十五公尺,基部相接兩兩成對,共有七對十四隻。細胞膜厚度十八公分,內質網密度等級C。』
翔的中性電子語音響起,控制在僅有天音、納蕾莎聽得到的音量。隨後繼續補充:此類木靈與蟲黃藻型負責造礁、甲藻型負責傳遞訊息相似,因帶有非戰鬥特定功能而缺乏武力,所以務必要提防附近尚有布署具攻擊性的其他特化木靈。
「我覺得不可完全依賴既有資料。伍德阿姨或許會進行新的基因改造。」納蕾莎提醒。
納爾森隨即回答「同意這個判斷」並要求碧空戰姬們先別起飛,以免暴露自身位置。他沒說的是:大西洋兩岸重要都市,現在亦正遭特化木靈襲擊中。
那必定是法蘭西絲為分散軍方火力採取的戰術。但鯨歌號已無暇馳援,僅能期待「對木靈研究機構」的人員提供間接經驗,多多少少幫助當地應付特化木靈了。

樹人化綠光飛越愈益淡薄的雲層,又開始向外擴散。海上視野已可模糊看見其他同隊船隻、水上飛機。碧空戰姬們搭乘的這艘船,成員如今比兩人還要慌亂,四處奔走想恢復水氣濃度,對高空持續振翅吹散雲層的葉狀羽翼卻毫無辦法。
透過HMD搜尋空中特定身影的少女們,甫發現尖錐狀木靈頂部乘載兩個小黑點隱約飄動,斜葉蟲型木靈葉緣即甩出螢綠光點,藉由拋物線擲往雲牆隊伍粗略位置。光點落海,濺起的水花高度不比船上噴灑設備低。船員們一度驚嚇怔愣,就在這短短瞬間,樹人化光環低空劈來,納蕾莎大喊「趴下」同時啟動防禦系統,與天音站成橫排增加抵擋範圍,但仍有多人根本未及反應,呆立著讓光環照穿身體。
幾分鐘內,便出現四雙痛苦圓睜的眼眸疑惑地盯視碧空戰姬們,然後跪倒、躺臥,身軀緩慢變形。

天音踏前欲伸手幫忙,納蕾莎卻舉臂攔她——更意外的是,搭載自己的翔亦聞風不動。
「請將四位放到救生艇上……遠離這艘船……因為樹人化會導致體積、重量誇張增加……船必定撐不住。」納蕾莎聲調明顯發顫。她無法吐出「捨棄」或「殺害」之類的字眼,只能拐彎抹角傳達語意。
沒時間等待船員消化資訊、聽從建議行動了。白色隼鷹和鮮紅機甲再度騰空,朝剛才標記的黑點高速追去。

「翔,我們將繼續替臨時裝甲提供大部分移動力,必要時會中途藉勢把納蕾莎往上拋。」
天音下完指令,納蕾莎的「確認目標之一是伍德阿姨!而且她已經恢復人類外貌」報告即傳回鯨歌號,且立刻接獲對應任務:先攻擊斜葉蟲型木靈,阻止牠們威脅人造雲牆隊伍的安危。
『畢竟翠地的樹人化光環,沒有雲牆或木靈核就沒辦法擋……』
少女們聞言沉默,不忍去想腳下那些甫遭SK摧殘的船隻、人群——還有無辜釀災的樹木。

斜葉蟲型木靈在視野中逐漸擴張至極大,平行線般的內質網、滿布全身的液泡、集中於葉子邊緣的粒線體群已經相當清楚,與牠們的距離卻似乎從未縮短,怎麼追都追不到。
『現今飛行高度:三千八百七十六。』
伴隨翔的電子語音,兩架機器同步解除HMD、替駕駛員換上頭盔及供氧裝置,讓她們能維持正常呼吸。手腳被G力平衡裝置壓得發疼,和高空冰冷觸感混淆不清,儘管如此,依舊尚未抵達適合攻擊的高度。究竟還要飛多高?頭愈來愈暈,疑問就愈深植少女們心裡。
直至母艦突然跳出訊息,兩人才猛地回神,進行相應戰鬥行動。


「嘿呀——」
聲響重疊的少女吆喝,一者是把抬升衝力提高到機體上限,一者是開啟推進器、拔出銅紅雙刀準備劈砍。
蹬離銀白隼鷹繼續飛躍,納蕾莎甫接觸斜葉蟲型木靈葉片底部,即快速劃兩刀刺穿一條縫,讓自己連同簡易裝甲整架鑽過去,絲毫不浪費來自好友的強勢動力。俟位置轉處葉片上方,則遙控更大的銅紅雙刀「月旋」作為輔助,分頭進行物理破壞,引誘粒線體朝身邊集中,不再向海面拋擲光點攻擊。
而在數百公尺遠的下方空域,被頭盔遮掩表情的天音掀動櫻唇,大喊:「星束系統.翼刃狙射!」
十二支銀刀羽翼退出基部並轉往前方,卻未立刻發射,而是由翔隨意拔走一支,就這樣捏住刀背進行機械臂變形,張開金屬弩翼、連起青藍弓弦,銀刀握柄架在弦邊。天音使盡全身力氣扯緊弦後仰,瞄準另一隻斜葉蟲型木靈,接著放掉雙手,任銀白刀尖割裂空氣、蒼穹流洩更藍的輝芒——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