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7.惶炎(4/5)

海馥羽 | 2021-05-02 23:39:16 | 巴幣 0 | 人氣 15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綜合天音逃亡時期見聞、賽塔兄妹從互斥意見中激盪新生的結論,弗蒙蘭與韓德爾對兒玉夫婦往昔的認識、幽靈船現象傳聞、蘇菲娜自身溯源探明的遺失記憶片段、來自父親的證言等資訊,她統合出幾個重點:
第一,擁有特殊體質的SK自願「降級」為木靈,爬上堪稱女王的位置,以便進行總體指揮。
第二,SK讓雖然不惜弄髒雙手,本質卻最有人性、最留戀人類社會的母親主動扮黑臉、營造「有大怪獸威脅人類存亡」表象,將軍方注意力轉往全力對付透明怪獸,忽略其他層面的防備。
第三,在遵守母親仍舊糾結的道德要求下,SK於演化迷宮裡找出符合所有條件的答案——樹人化。
第四,她於北極海域散布蓮水,使人類誤以為發現了奇蹟新藥,快速且大規模地研究、推廣、投入醫療。
第五,每階段的蓮水都有些微改變(釋出時預先指定某些基因排列),而監工們正是被派去觀察那些接種特定蓮水的人類,有時替當事人化解「差點被發現藥裡有鬼」的危機。但無論哪版蓮水皆保留同樣豐富的基因庫及啟動子(Promoter),隨時能命令全體一致開始更動基因組合、生產某項蛋白質、進行同一種改造。

此時此刻爆發的大規模樹人化災情,就是上述最末項的實際呈現。
「『蓮水有好幾個版本』算研究法常識推論,細節需等待生醫學界投入人力去證實。由我釋出的蓮水倒不必擔心,內容物只包含我所指定的序列調整元素,基因庫並不龐大。」蘇菲娜說。
若仔細追究,人類學者應該也知道幹細胞指引劑、蓮水或其他異曲同工的藥劑內含龐大基因庫一事。但他們無法驅使那些啟動子、搞懂各種或長或短的基因排列效果便是白搭;可供活用的,依然僅限人類發展至今的基因改造與醫療範疇。

韓德爾直指最核心、最務實的問題:「關於怎麼追尋SK,追上之後該怎麼做,妳有頭緒嗎?」
「令方舟碎塊化四處漂流、原有的木靈巡游網路線大亂……直覺推論,這是SK隱藏行蹤的方法。她不需要人類革命家或恐怖分子那樣的名號、理念宣言,不需被認同或理解,也不需要吸收新夥伴,能躲藏到底就一直藏著;且她擁有直接達成目標的手段,毋須從事人類認知中的『抗爭活動』。但我有另一個推論——可能沒啥道理,她的跳脫常識卻令我很難不朝這方面想:SK並非打算將方舟移至新位置,而是藉由打散小島結構,讓整片海洋即方舟!」
蘇菲娜此語一出,眾人心底驚嚇:那身處潛水艇中的我們,豈不是被敵陣包圍了?

「狀況相反,我們的處境倒比以前安全一些喔。」
時間撐久即全盤皆贏,SK選擇盡量躲藏最划算,故不會冒險主動攻擊鯨歌號;女兒下落優先的法蘭西絲,只要不正面遇上便可避免戰鬥;既尋妻也尋女的兒玉樹缺乏戰鬥與命令其他木靈的能力,未構成威脅。
「但時間依舊緊迫。我們得搶在爸爸、媽媽之前找到SK,強迫她停止樹人計劃才行。」
若輸給他們其中一人,情勢就會變得更加嚴峻。擁有特化木靈團隊的法蘭西絲自不必說,兒玉樹則可幫女兒出謀獻策,加強樹人化的災難範圍或演化速度。

正欲大喊「那我們還等什麼」的弗蒙蘭,突然察覺鯨歌號早已重設航線,改口:「知道SK方位了?」
「沒有。只是朝尚未去過的海域探索,並繼續推理其位置罷了。」
蘇菲娜心思轉往接收新聞報導,仍肯分心回應每個人各自提出的問題,保持大家資訊同步。
但沒人問她為什麼會覺得「SK打算讓海洋即方舟」。且就算海洋真的變成方舟,人類尚有陸地、天空可生活、聯繫、運輸物資、凝聚力量,沒有陷入被木靈趕盡殺絕的危機裡啊?


樹人計劃啟動一週後,各國政府應對態度迥異:有的非常緊張,趕快調動學者、醫衛人士研究該怎麼辦、試圖聯絡「呼籲停用蓮水的專家」,尋求更多建議;有的根本不當一回事,假裝沒發生災害般照常運作,甚至乾脆把那些長在麻煩位置的樹木砍除、清運——然後放任它們流入黑市轉手買賣;有的政策搖擺,覺得公衛問題嚴重即投入資源、發現會影響經濟又急忙喊停。
依賴海運的國家相當苦惱,陸地上要追查人為何會變成樹,海面上則得追查令船舶儀器停擺的原因;而內陸國家,消極者對他國冷嘲熱諷,積極者趁機推銷長途陸運及空運……
人民的反應倒是頗類似:被動等待外來知識替他們解說、拯救現況,但基本上拒絕配合改變。
同時刻,謠言和偏方卻在擴大影響力,煽動著人們的不安。有批人不惜捨棄家園朝內陸遷移;另一批人持相反理由往海岸前進。支持傳統療法者,難得地與否認醫學的民眾同陣線,嘲笑現代科技過度仰賴基因改造,終致踩到地雷。

「——最後一點很令人難過。」身為兒玉樹(名義上)的女兒,蘇菲娜心底略有埋怨。
天音頗感同情,卻不太肯定自己有沒有資格插嘴,猶豫地應聲:「畢竟讓全球女性擺脫月經、免除分娩風險的醫療技術,也是來自您父親鑽研的基因改造呀……」
但受惠於行之有年的公衛醫療政策,天音既不清楚月經是怎樣的生理現象,懷孕生產亦是個極為遙遠——且此生可能不會抵達的里程碑。二零七零年代,各種人生選擇都會被周遭親友們尊重。何況陸地已經縮小、自然資源變少,人口壓力即便減輕,「七十億」仍舊是個沉重的數字。
現在,則需再減去剛破五萬的未知「樹」。

「妳去查資料了啊?爸爸曾有意掩藏其醫學成就,導致非生醫界人士幾乎不知道逝月疫苗、仿生子宮與他有關。至於為何把主持人光環強行塞給媽媽,一方面是補償她早期遭遇的不平等對待,一方面迴避來自原生家庭『兒玉企業』的刻意打壓;爸爸從此只在家研究、著作、網路連線演講,當起兼職家庭主夫,逐漸淡出人們的記憶。」
蘇菲娜說話時仍有些懷念感。那表情令天音產生提議「再回一次伍德家」的衝動,原因無他:那位自稱兒玉樹的木靈,尋妻之旅的終點必將是自家,除非依舊找不到人,才會再規劃新路線。抱持類似想法的人還有納爾森,他覺得恩師既然殘存許多人類特質,「迷茫時回家放空重新思考」機率極高。
不過兩人皆未開口。看蘇菲娜每天獨自沉浸在海量資訊內分析、計算、描繪概念數據模型,同時關注著木靈和人類社會動向,其忙碌程度遠超常人可負荷,讓他們不敢提出私人意見,只願配合輔助她。

納蕾莎則很少提問,每日例行偵查任務以外的大多時間會待在甲板或機庫,藉由親眼目視戶外、透過塗劑觀測海底景象,尋找她內心期待的「線索」。受其感召,天音也開始向聲納員請教,盼自己「聽得到木靈」的能力派上用場。
韓德爾持續聯絡軍方,暫時已擺脫被追究的危機,轉朝「清點接受過蓮水療法的軍人」發展。他再三交代,若鯨歌號尋求支援,請務必派體檢未有蓮水反應的部隊前來——他可不想在戰鬥現場看見有人變成樹。但這要求太困難了,無法確定對方是否能辦到……
弗蒙蘭及納爾森一起負責艦內其他大小事,就像往昔的工作內容。鯨歌號持續朝大西洋中線駛去,「究竟下個目的地在哪裡」、「蘇菲娜何時給出答案」的疑問,反覆於每個乘員心底加深墨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