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老人黨與革命社》〈05.大拆解!〉卷七

超過敏少年夏雨韋 | 2024-04-18 10:20:31 | 巴幣 12 | 人氣 78

連載中《老人黨與革命社》
資料夾簡介
2069年臺灣,從事間諜活動的少女「花園」,負責替老人黨滲透黨外的革命社,卻在某天早上看見黨主席被暗殺的新聞,頓時陷入內戰的臺灣讓花園也想擺脫老人黨的掌控。


  「花園,妳要去哪裡?」

  花園的耳邊傳來文靜的女聲,她轉頭望向隔壁的飛行貨櫃,最上層端坐著一襲機能風長裙、電子羽衣繚繞的女人;交錯的膝上襪在裙擺中忽隱忽現,靛色的雙瞳旁飄逸著長髮皚皚的公主切。她彷彿誕生自瀚瀚雲海,如明鏡般清澈。

  「妳想知道那股噪音背後的真相吧?」明鏡盯著底下的花園說:「那也是我始終追逐的東西。因為在我人生最後的日子裡,那個聲音不斷地向我求救,但是⋯⋯」

  花園直視著面無表情的明鏡,不知為何,她覺得那張臉就像下著太陽雨的雲朵。

  「妳從來沒有找到她,對吧?」花園回答:「那個聲音的源頭,就是『魚市場』的幕後黑手。」

  明鏡語塞了。她下意識咬著嘴唇,看起來十分懊悔。

  「所以你們才會那麼頻繁地從黑市解救人質。然而這次的情況卻完全相反⋯⋯」花園轉頭面向前方,空中路邊攤、得來速高塔、被青苔覆蓋的中央市場招牌,隨著她的翱翔映入眼簾:「因為就連我這樣的壞人也很清楚,那種愈是呼救就愈加窒息的人生。」

  明鏡彷彿窺見了花園的一部分記憶:從女孩躲在碉堡裡哭泣的片段,到蜷縮在廢車場裡躲雨的模樣,又或是在牛頭山上和阿犬、小梅(鹿女)一同發現掉在草叢中的手槍。少年興奮地朝山腳上的將軍岩開槍,好似這麼做就能挑釁集中營的衛兵。她還記得那是阿犬第一次開槍。即使那孩子童心未泯,還是在山上被小梅狠狠地囉嗦了;她只是在一旁默默笑著。最後他們在公路上道別,女孩回到了她那什麼都沒有的家,第一件事便是在床上打坐,打開頭頂上的吊燈,閉上眼睛⋯⋯畫面就像現在那樣翱翔,成為雲端上的海鳥。察見淵魚、捕蛇去齒,直到沒有人敢探出水面呼吸,她才能從雲端回來。

  之所以躲在碉堡裡哭泣,是因為軍人會這麼懺悔。

  之所以會在廢車場裡躲雨,是想要聆聽雨滴打在鐵皮上的聲音。

  因為這麼做就能蓋過啜泣聲。

  這麼做的話,就可以騙別人臉上的淚痕是雨滴了。

  「但是,我想要知道更多妳的故事,還有站在我對立面的事物。」花園回過頭來微笑道:「聽說越聰明的人越能理解相反的價值觀,我這麼聰明當然要試試看吧?」

  明鏡不禁噗哧,止不住眉開眼笑。「妳這樣根本就是不稱職的間諜嘛!」明鏡擦拭眼角的淚水,說:「不過這樣一來,這個世界上的對立與衝突,又少了一百億分之一呢。」

  「我只是為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罷了。」

  「呵呵,妳還真是個不坦率的女孩子。」明鏡手撐著臉頰說:「但是我不討厭喔。」

  兩人紛紛望向宮原俱樂部,宵顎正要往樓下移動。花園開口︰「既然那東西會在接觸到攻擊之前汽化,我打算用飛行載具衝擊他的本體。」

  「為什麼是載具?」

  「如果那傢伙為了不受到撞擊而汽化,這時浮空汽車的噴射引擎和尾流就能夠打散它的結構,讓它陷入『物態兩難』。」

  「等等,原來妳不是真的想逃跑?」

  「有一半這麼想,但另一半妳應該也能感受到吧?畢竟我不能排除我方網路有中毒的風險,如果對方後台改變心意要追擊庇護所,恐怕會有更多無辜的人被波及。」

  「沒錯!如果妳就這樣逃跑的話,我可是會在妳的義手裡嘮叨一輩子的!」

  「⋯⋯換義手這種事我也是習慣的。」

  「等等,妳這樣是花心行為!不可以不可——」

  「好。」花園關閉掉明鏡的身影,對方從貨櫃頂端消失了。她瞥了義手半晌⋯⋯原來如此,她在生前有「行為模式側錄」的習慣,連擬真意識都備份下來了。果然年輕人就愛玩這些,她心想,別讓下一代覺得我們是陰魂不散的屁孩呀。

  「那麼,先從附近的基地台下手吧。」花園盯著一座高聳的鐵塔說,一邊啟動腦機的駭網程式。她在退出安全模式的瞬間連接上公開網路,並挑選幾輛外送平台的無人車下手。以她對交通網路的理解,這些自駕車為了行使與其他車輛溝通的能力,也會連上公開的基地台;且多虧了《自駕車維安法》施行,警方皆有權力以反恐的名義駭入無人車的電腦,這意味著以民安局出身的她早已知道濫權的手法。

  在宵顎走下樓梯前,忽然聽見背後傳來一陣呼喚:「先生!你的外送到了!請上樓取餐!」

  宵顎轉過頭去,竟發現包括飛行貨櫃、扛著保溫箱的偽士牌天際摩托,甚至連美兒美空中餐車都來了(這東西還在漏油)!花園緊握著拳,如操縱念力般讓車輛飛向屋頂。花園精準地控制這些載具,在不讓車輛撞上地面的情況下,逼迫宵顎汽化身軀。然而它沒料到的是,迎面而來的貨櫃閘門竟然是打開的,它將宵顎捕撈上天,並在花園的操控下持續攀升高度。

  「碎屍!碎屍萬段!」宵顎變成沒有語言組織的怪物,顯然剛才的衝擊讓電子腦嚴重受損。它被鎖在上升的貨櫃中,只能以固體型態站立。它將壯碩的闇爪插入鐵皮壁面,一把扯開貨櫃,發現現在已經距離地面五百公尺了。

  「再繼續上升,你就無法維持汽化狀態了吧?這裡的對流已經能徹底破壞你的結構了!」花園抓著滑翔翼大喊。

  「啊啊啊!」宵顎對著花園發出比以往更加強力的曳光彈束,花園旋即操縱餐車,往宵顎的位置砸去;花園來不及閃避,曳光彈擊中機翼後開始起火燃燒,而宵顎也被餐車撞進破口的內部。

  「糟糕!」花園轉頭瞥向遠方的偽士牌,她打算跳上那台天際摩托,再讓滑翔翼與餐車相撞,產生爆炸。當她正要跳躍時,卻看見貨櫃牆已經被撕得開花。一團觸手從中竄出,將花園牢牢抓住,滑翔翼就這麼墜落了。

  「把妳吞了⋯⋯」貨櫃中的宵顎怒視著花園,它打算把花園絞碎在手中。花園趁宵顎處於固體狀態時,將武裝腕中的科技螺旋刺刀插入觸手裡,並再次使出氣刃爆破。觸手霎時血肉橫飛,就連花園也被推上了天空。她面向苔蝕的大地,與底下的怪物一同墜落。

  「抱歉了⋯⋯明鏡,我可能沒辦法保護妳的遺器了。」花園從另一隻武裝腕召喚出戰術斧,她雙手緊握著遺器大喊:「至少!這是我第一次自由落體!也是人生最後一次了吧!」

  宵顎朝天空伸出另一隻巨大的闇爪,花園旋身一劈,刀身噴發出氣刃的軌跡,然而斧柄卻因為卡入銳利的觸手中而斷成兩半;但花園仍像子彈一般向下飛去。她伸出刺拳,手背如引擎般噴射出強大的推進力。

  「現在!灰飛煙滅吧!」

  花園的刺拳擊中了宵顎的胸膛,武裝腕在握拳之際打開了向前發射的槍口,一記扎實的寸拳啟動了手骨中的氣瓶——霎那間,布朗基之子的身體彷彿爆裂的氣球般,連同貨櫃的存在轟得漫天飛舞;高速隕墜的天空中奔散著各種零件,化成支離破碎的煙火落下。花園在暈眩的強風中急馳,亂騰騰的氣流就快讓她昏厥。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她看見乘風而來的偽士牌,整個人都醒來了。她趕緊抱住保溫箱緩衝,裡面的便當也隨之噴飛出去。

  在浮板路上的小男孩指向天空中的聖誕老人,對著一旁的媽媽說:「媽媽妳看!領便當了!」

  「什麼領便當?人家可是在發便當喔!」媽媽反駁道。

  火車站前的人們紛紛抬頭望天,這裡落下的是螢光咖哩便當、那裡落下的是三色豆便當,在更遠處的則是雞腿便當佐番茄炒蛋暨麻婆豆腐(想當然耳很快就被撿走)。一位流浪漢撿起了拍打在地的便當盒,轉頭對著廣場上的人們大喊:「各位!是在地美食欸!」大家瞬間都嗨翻了,紛紛抬頭錄製動態。很快地,「惜食老人與在地美食」的迷因在網路上爆紅。網友們表示十分欣慰,如今在台中會突然吃到的不是其它東西,而是一頓愛心便當。

  花園趴在座椅上,滿臉通紅地對著底下的人們大喊:「呿!才不是什麼惜食老人或是領便當咧!話說你們也傳得太快了吧啊啊——」

  底下的人們滿懷感恩地對著花園揮手,好似在感謝她今天的所作所為,又拯救了一個家庭。或是,單純拯救了他們的「今天」吧。





原作 超過敏少年夏雨韋
*插畫及封面皆由 超過敏少年夏雨韋 繪製

作者本人ㄉIG: jardin_novel
沉浸式閱讀平台(內有配樂)/EP艾比索:
Kadokado角川平台:
原創星球(尖端出版):
鏡文學:
POPO小說原創:
方格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