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7.惶炎(1/5)

海馥羽 | 2021-05-02 23:28:24 | 巴幣 0 | 人氣 14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透著微弱冰藍的黑暗廣闊空間中,僅影像發出的慘澹白光映亮周圍一小圈。俊秀而初老的黑髮東方男子身形被放大數倍,表情變化、面部特徵清晰易辨,令影像下方擁有相仿容顏的輕熟美女雙腿發軟,跪倒在地。
「天、天音……妳說他自稱是爸爸的……意志承載體?」
白衣少女聞言趨前,蹲低身子捉住蘇菲娜顫抖的手給予支持,回應:「他確實這麼說。」
「嗯……嗯。」重新接受父親.兒玉樹博士已於十八年前消逝的現實,蘇菲娜重看一次分析數據,道:「他也是隻擁有特別能力的木靈。即使選擇了『呈現顏色』卻仍可憑意志力散發廣域粒子干擾網。」

無論哪種木靈,皆必定能被生物肉眼「看見」;但能否阻絕機械的各種科學偵測、攝影,則視狀況而定。
一般來說,半透明身軀有益木靈核粒子的擴散範圍和作用強度,可保障木靈自身在電子儀器前「隱形」,因此法蘭西絲麾下的特化木靈們,包括她自己,都恆常維持半透明狀態。像蘇菲娜或(疑似)兒玉樹的例子,則可被電子儀器捕捉、錄影,也才導致法庭影片外流的騷動、天音能趁對方虛弱瞬間回傳畫面等結果。
納蕾莎的聲音從旁飄至:「我在坎爾軍醫院外差點逮到的灰外套女子,亦屬後者吧?」
「問題是,有什麼理由讓牠們甘冒留下電磁記錄的風險,依然要『變成某人』於人類社會活動?」
邊說邊上前扶起蘇菲娜柔弱的身軀,以自己為支柱撐穩其重心,納爾森平靜問。

「拜託軍方從全球各地收集而來的奇異影像裡,或許能發現一些線索?」
沒意識到年輕人們尚未解釋「鯨歌號與武裝機組又要怎麼偵測木靈」,韓德爾只是順勢將話題帶往新方向,並播放起之前表組取得的檔案:不同時間的同一人物行為風格差異、有人說明「突兀冒出的樹」、非洲某個庇護聚落的少女們稱為「卡珊卓神蹟」的樹木、大都會人群中時隱時現的可疑身影……
「我看不懂它們有啥關聯性。這比上次的幽靈船之謎還要難理解。」弗蒙蘭說。
搶在眾人應和之前,天音舉手問:「除了突兀長出樹木的橋段,影片裡的當事人現況如何呢?」
韓德爾神情突然變得嚴肅,嚇得白衣少女縮回手掌,躲到身穿鮮紅龐克裙的納蕾莎身旁。

「大部分失蹤了。而還倖存的少數幾位——全是醫護相關人士,則提出許多不在場證明,鄭重否認自己曾身處某地、從事某些行為。」
「那……就是木靈冒充者做的囉?」
「有可能。」蘇菲娜回答。旋即續道:「相信各位已多少對兒玉蘇菲娜的真正目標有點頭緒——比起像媽媽那樣藉特化木靈製造實際物理災害,她傾向直接改變人類體質,『把人變成樹』。」
「確實是法蘭西絲不會認同的做法呢。」
弗蒙蘭立刻主動證實賽塔兄妹和天音心中的猜測。他從碩士班時期便與尚未開始交往的兒玉夫婦認識,長年相處下,研究團也遇過幾次必須做出極端決定的艱難關卡。他發現:法蘭西絲會選擇直率俐落、不帶算計的純物理手段,憑著偏執心嘴硬「責任全扛」;兒玉樹則偏好訴諸自然、物理的殘忍法則,盡量運用知識,讓科學代替他下手。由於並非親自執行,當然毫無罪惡感可言——弗蒙蘭其實不太欣賞這種作風。

「但無論如何,沒人能真正替自己的決定承擔什麼。愧疚感只是令眾人舒心一點的麻醉劑罷了。」
弗蒙蘭發表結論同時,天音則想著另一件事。
——跟漢蜜、艾薇拉小姐的組合好像哪……
似乎可以理解那種相濡以沫、共同對抗世界、彼此扶持的關係。可是長期與世界為敵、僅有一兩個人值得信任的生活,未免太孤單、太疲累了。而且事實上,兒玉夫婦倆目前處在失聯、獨自奮鬥狀態,更形寂寞。
——咦?我為何會開始同情他們呢?

分心胡思亂想的時間很快終止。蘇菲娜拉回話題:「所以我推測,那些擬態成人類模樣的木靈,可能是暗中監督『把人變成樹』效果,或者冒充醫護,有計劃散布蓮水的監工。畢竟若放任它自由散布,當『萬靈丹』出現千萬分之一的差錯,人們或許會察覺不對勁、向其他醫生及專家求助、重新分析藥物內容,大幅提升加料基因被發現的危險。」
納蕾莎急切問起她最關心的事情:「那要如何分辨真人和木靈假冒者?」
「長時間莫名沉默,僅以表情與動作回應外界。這或許就是妳想知道的答案。」弗蒙蘭代蘇菲娜回答。
金髮紅裙女孩低頭閉目,回憶那位灰外套女子——沿途狂奔逃竄,卻從不呼救、不驚叫,彷彿無法言語。
但她又迅速想到:假兒玉曾說過「享受人世的新年嗎」、「有自知之明嘛」等幾句話呀!
尚未開口,已讀懂妹妹表情的納爾森主動釋疑:「那是燦拿蘇菲娜的語音檔案合成、偽造的。我們彼時太過震驚,竟沒現場察覺。燦在完全停機前回傳的資料裡承認了這件事。」省略解譯暗號過程。
因此念珠藻型木靈才必須快點進入戰鬥。若雙方對話一長,把戲便會立刻被識破。

「也就是除了蘇菲娜、兒玉一家人之外,人形的木靈基本上可以靠『是否會使用人類語言』來辨別?」
似乎忘記自己擁有特別的視覺能力,納蕾莎緊繃地問。
蘇菲娜閉目沉思,帶著淡淡猶豫回答:「在兒玉蘇菲娜掌控木靈群後,好像有刻意依此區別雙方的傾向。」
「亦算『像人類的思考』呢……」納爾森喃喃自語。
「也可能是媽媽的要求。我印象中的兒玉蘇菲娜是個奇異孩子,比我更加脫離常識邏輯。」
韓德爾提高音量:「抱歉打個岔。我們這場會議的討論結果,0945得向軍方報告,以爭取支持和諒解。我建議為避免名稱混淆,那個既姓兒玉又叫蘇菲娜的——用全名縮寫『SK』當代號如何?」
眾人點頭同意。念珠藻型木靈假冒的版本,則順勢成了「假SK」;(疑似)兒玉樹則仍維持「兒玉樹」。

「接著是軍方會想知道的幾件事。首先,他們最在意法蘭西絲的現況。幸好她外表上仍維持人形,就算拍不到其清晰模樣,至少『儀器顯示有個女性輪廓』這件事很有說服力。」
韓德爾停頓幾秒,用眼神確認每位成員皆專注聆聽,才繼續朗讀電子閱讀器上的手寫筆記。
「第二件,是我們違背蘇菲娜及武裝機組的收押禁令,連我也一併逃去北極觀光了一趟。我會將『沒找到綠之方舟』的錯全推給軍方——正是他們糾結那些細枝末節,才錯失先機,讓SK跑啦。」
全體成員瞪大雙眼,意外長官採取如此袒護的態度;唯獨納爾森連眉毛都沒動一下。
「然後我會直接進入『呼籲全球停止使用蓮水』、『最糟結果會使身體快速畸形化』階段,避免話題轉往折損紅色武裝機組,和它曾經投敵的事情。」
納蕾莎喉頭苦悶低咽一聲。韓德爾柔言「孩子,妳沒有錯」嘗試緩解其自責。

「照我對他們的了解,此時大概會有兩種發展:強調『對木靈研究機構』終究觸犯規定的事實,緊咬糾纏;另一種則是吵著『停用蓮水根本不可能』。我也知道阻止廣受依賴的醫療常備藥品非常困難——但,該講的仍然要講。我不想再看見下一個彼里格了……」
蘇菲娜抿咬下唇數秒後,面有難色地發言:「恐怕得害您失望……犧牲者近期只會持續增加……」
韓德爾報以無奈搖頭嘆息。這動作勾起天音靈光一閃:「有監工存在,代表『誰未來會變成樹』是早就被決定的吧?若從監工木靈下手追查——」
「灰外套女人跑了唷。」納蕾莎提醒她「假冒者皆成功全身而退」的沮喪事實。
「那……靠我們碧空戰姬辨認木靈的能力,到人群聚集處去找還沒逃跑的監工呢?」
紅裙女孩叉腰:「別鬧啦,才三個人要找遍全世界?」
天音原欲繼續說些什麼,但想想對「要向軍方報告」一事無實質助益,即自行打消念頭。

創作回應

嵐風
大大的文筆好厲害!可以也看看我的作品嗎!誠心跪求大大的意見
2021-05-29 21:31: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