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7.惶炎(3/5)

海馥羽 | 2021-05-02 23:36:52 | 巴幣 0 | 人氣 19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想起好幾年前,自己因重傷瀕死,不得不與方舟短暫融合,慢慢變成木靈以延續生命的那段日子。法蘭西絲總覺得於意識朦朧間,能感受到丈夫的陪伴、支持。但那怎麼可能?他已經辭世十八年了啊……
「是我太想念你嗎?幾天前的法羅群島大型粒子干擾網,感覺也很像你呢。」
然而她終究撲了個空,沒探清干擾網是哪隻木靈所為。依其經驗,只有自己培育的巨大特化木靈有此能力;其餘中小型木靈,單隻釋放的粒子網直徑至多三十公尺,靠群體疊加則能再擴大範圍;不過她確信法羅群島的例子是某隻木靈獨力達成——因為牠的粒子頻率非常特別。

「現在該怎麼辦?繼續帶領特化木靈攻擊人類設施?尋找蘇菲娜問個清楚?或是先打探樹瘤棺柩下落?」
感受著海水傳遞而來的繁複木靈群訊息,法蘭西絲心緒逐漸混亂,難以思考。
——好想……回家啊……
憶起三十多年前,由於原屋主擔憂海平面上升過快,便草率賣給他們夫妻倆的傍海兩層樓洋房——居住期間也確實面臨土壤鹽度遽增、強浪直接撲襲側牆等風險。猶記女兒在海岸配置了幾隻念珠藻型木靈看守,該處亦是甲藻型木靈巡游網的必經路線,因此當年小玉化成的假女兒被軍方懷疑、拘留、家裡各種研究成果遭強制徵收、新年發生的戰鬥,法蘭西絲都知曉細節——但之後卻無消無息。待她親自去一趟,才發現巡游網路線已經大亂,甲藻型木靈不會再漂過家門前。
邊懷疑著女兒是否棄守老家,她邊帶領放射蟲型木靈準備攻擊工廠,然後就撞見了坎爾軍醫院那一幕……

如今,法蘭西絲有幾分畏懼靠近陸地,擔憂看見更多「從人變成樹」的慘劇。
——真詭異。血腥傷殘的畫面我還能忍受到一定程度;為何不流血的場景卻令我不寒而慄?
大概是對「異質」的反感吧?人類由血肉組成,受損時會出現何種驚悚場面,現代醫學皆能解釋、舒緩生理排斥情緒、將它轉化為科學論述降低恐懼感。但「樹人」是怎樣的存在?她完全無法理解,也不敢想像。
「至少我們家那一帶沒人住,回去看看應該沒關係……」
抱持缺乏信心、猶豫害怕等情緒,透明女子持續向南移動。只是這次改為沉潛大海中。



墨灰色人工新生地港灣,海風正強勁吹拂著,帶起突兀的枝葉搖曳沙沙聲響。
數小時前還得閃躲人群耳目的亞洲黑長髮男子,此刻卻佇立於顯眼的碼頭,任大船陰影遮擋其視線、鹹風梳亂其髮絲,一雙黑眸空洞地仰望上方——或穿破船隻窗、牆,或纏繞甲板欄杆、或直接以碼頭為扎根基底,越過男子頭頂,朝天伸展綠意的樹木群。
他已經毋須迴避任何目光,因為植物是沒有視覺的。
「女兒呀,妳打算製造大範圍災難嗎?」
不愧是法蘭西絲跟他的獨生女。「果斷絕情的大動作」像她母親;「利用自然法則手段」則像自己。
「希望法蘭別認為『樹人化』等同殺人……唉,不可能啊。先想好該怎麼安慰及說服她吧。」

但兒玉樹其實並不知道女兒身處何方,也不清楚樹人計劃之前有監工木靈預先熱身,更無法回答妻子「女兒為何要欺瞞母親」、「該如何收拾後續」。他唯一有把握釋疑的,僅有女兒究竟怎麼得知出生前的事——那個自己在婚前已然捨棄的殘忍願望。
「不過,她並非想幫我完成心願,只是受到類似的精神感召,以她自己的做法實現罷了。」
樹未曾想要恢復地球原貌,因為每個地質年代皆有其意義。他僅打算透過自願或非自願的基因改造,讓人類對環境的負擔降至最低,更理想的狀況是逐步減少人口、做出資源補償。這個過程大概得花百年、千年;但女兒不僅一口氣跳往終極目標,連手段也直接採取極端了。
「說起來,她期望的『原貌』會是哪個年代的地球呢?」
妻子法蘭西絲不可能沒立即戳破女兒夢想的盲點,卻仍舊心軟於親情懇求,答應幫忙了吧?
「結果差點害死自己,只好降級為木靈以延續生命……真是,比一個九歲小女生還令人擔憂。」
當然經歷十幾年後,兒玉蘇菲娜的外型及心智皆已成熟。樹此語是將不同時空的妻女放在天平上比較。

而他也清楚自己停滯於名曰「死亡」的原點。
慶幸著能見女兒最後一面;遺憾著一家三口團聚無望,十九年前的樹平靜迎接身體逐漸冰冷、五感逐漸消失的現實,慢慢覺得自己與綠之方舟融合,「自我」分解至極細塵沙,逸散在風颺、林響、潮浪之間……
直到瀕死妻子的鮮紅血液流入意識。
就算瞬間衝擊後又回墜虛無,但「甦醒」這個概念已有開端。像漂浮於漆黑海底,任古老熱泉噴湧翻攪的無機質,終究會結合、串接諸多元素,編組有機物、進化成原始生命般,斷續意識拼湊相連、感知與理解力緩慢凝聚,自主運動系統再次建構,重新紡織出「兒玉樹」這個曾經的存在——

爾後他才理解,自己的肉體死去後,細胞組成、基因編碼等生物資訊被無數微小木靈複製保存,用作修復自然的參考藍圖之一。某方面而言,樹替小玉完成了收集基因的部分任務。且這個機制還賜予他「重生」的可能性——即使精確來說,是「把集體外表重新塑造為兒玉樹的木靈,連帶繼承了其意志、性格、思考」,與法蘭西絲、兒玉蘇菲娜轉化自身原本的細胞「降級」不同,倒比較接近那些模仿當事人的監工木靈。
由於對自我認知依舊是「人」,這個軀殼無法藉液泡升空飛行、長途游泳或漂流,也不像法蘭西絲有部下可以搭乘,在人類社會又是個已亡故的名字,兒玉樹僅能透過持續化裝、躲躲藏藏混進交通工具(通常是船)輾轉移動,並練習突破人體物理限制,讓自己善用木靈特性,增加尋找妻子的效率。但距離那些會飛會游、身懷各種異能的同類們,尚差十萬八千里。

不能自由選擇目的地、移動路線和花費時間,兒玉樹只好壓抑內心焦急,靠苦中作樂、收集資訊、長途漫步等方式排解情緒,並經常開啟範圍比所有木靈都大的粒子干擾網,期待可以引起妻子注意,進而找到自己。目前卡在挪威靈達爾海港,每項盤算皆落空的他,即使倍感煩躁氣憤,除了繼續朝位於英國西南角的自家迂迴前進外,似乎沒有別的選項。
「就算能趁亂搶奪船或飛機,不會開也沒用啊……」
從法蘭西絲那裡學來的基礎機械知識,攻破保全系統有餘,卻未包括駕駛技巧。想跨越北海,他還得仰仗有人駕駛交通工具,且搭乘期間必須收起粒子干擾網,某種意義上幾乎喪失自保能力。
「總之先觀察狀況吧。」
披上先前取得的海巡員服裝,兒玉樹擬態為北歐人的體格和外貌,若無其事地穿過港岸騷動的人群,往地勢更高處爬去——海平面上升後,靈達爾鎮已大幅朝山區搬移,目前多數建築物傍坡而立。
一路上盡是零碎的熟悉資訊:鎮民談論著海邊突兀出現好幾棵樹、新聞報導全球多起失蹤案、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社群網站)上四處流傳謠言,延伸提及某些鄰居最近不知去向;當然也有「聽說誰曾目睹某人變成樹」的驚悚故事。這場災害規模將會有多大?女兒打算持續多久?先前沒有預兆嗎?離人類普遍陷入恐慌、社會機能癱瘓還有多少時間?

途經民宅敞開的窗戶前,大螢幕數位電視替兒玉樹解釋現況:新聞媒體已用最快速度統合資訊、繪製全球災害地圖。小小的綠葉圖示密集交叉疊貼,疊多了,形狀錯亂變得宛若火舌,並且持續擴大面積——簡直像是看著一張如今已罕見的紙本地圖,逐漸被遮掩在背後的火舌侵蝕似地……
螢幕下緣的案例統計數字,則像哪場大選的開票結果般持續飆漲。突破三千、抵達五千、衝上九千多——
兒玉樹突然注意到一行文字快訊:專家呼籲停止使用幹細胞指引劑。
——終究還是發現關鍵了啊,小玉。
但就連自己也不知道女兒下落,小玉一行人又要怎麼阻止樹人計劃爆發?他等著看好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