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9.碧空(5/6)

海馥羽 | 2022-06-25 00:00:17 | 巴幣 0 | 人氣 17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射穿葉面之後,銀刀折返再鑽出一個洞,才飛回翔身邊。此時第二支、第三支銀刀早已朝向新目標擊發;而納蕾莎也未戀戰,察覺同伴重創木靈,旋即追往葉柄相接處給予更致命的痛擊。比起花時間削切葉緣粒線體聚集處,她選擇以刀尖圈挖木靈核,直接截斷牠們的動力源。
「還真久沒回收這東西了。」
納蕾莎隨手將只經過草率脫水的木靈核塞在簡易裝甲結構縫隙裡,說不定之後會用到。
纖細瘦小的鮮紅人形無懼於高空遠距飛跳,靈活且精確地登躍每隻遭翼刃打中後緩慢崩落、掙扎著拋甩螢綠光束的木靈。她利用腳部裝甲加強推進力快速衝刺,雙手拖曳兩把長刀飛步奔馳。雖然此刻被賦予的任務是盡快排除十四隻斜葉蟲型木靈,但碧空戰姬們仍舊持續注意著法蘭西絲和兒玉樹的動態。

鯨歌號傳來報告:『目標A(法蘭西絲)與目標B(兒玉樹)在九點鐘方向,高度五千四百的位置分離。A單獨朝翠地加速移動,B搭乘飛燕角藻型木靈往先前的雲牆邊緣移動。』
考量碧空戰姬們現在的位置、兩架機體性能差距、目標危險程度,納爾森很快就得出結論:天音追趕法蘭西絲,阻止她配合SK夾攻蘇菲娜;納蕾莎則對付兒玉樹,避免他開啟廣域干擾網威脅人類船隊。
「可是干擾網對木靈也有效啊!」天音急喊。
『回想一下妳學過的知識。兒玉樹的干擾網只增加了隔絕內外木靈核粒子流動的功能,粒子本身並未像電波那樣被中和。倘若機體已衝進網內,仍可使用木靈核粒子飛行及戰鬥。』
即使知道那是蘇菲娜反覆分析、確認後的結果,天音依舊抗議「理論值無法當作保證」;納蕾莎倒是一派輕鬆:「衝進網內還不簡單?何況對方沒有其他木靈異能吧?」雙腿輕踢便朝雲牆邊緣前進。
天音見狀,又懼又憂地喘了一口大氣,也要求翔向法蘭西絲追去。



灼亮近白的螢綠光輝與周遭景色融為一體,反而凸顯黑紫緊身服女性成熟的身材曲線及大波浪黑長髮。數小時以來,蘇菲娜不斷繞著翠地外圍保持高速飛行,既閃躲攻擊亦尋隙反擊。尤其每當SK打算釋放樹人化光環,她便會沿線設置盾爪開啟防禦系統,盡綿薄之力中和掉部分訊號,微弱地減少幾個世上可能的受害者。
翠地表面岩塊已遭物理性劈砍、鑽挖、敲擊得千瘡百孔,胞器運作卻絲毫未受影響,SK本人尚安藏於這顆「地球」內側某處。她雖疑惑對方為何不啟動最高階木靈力量搶奪指揮權,但也早就做好相應措施,一直專心控制、注意每隻木靈。或許蘇菲娜正是知道會白費力氣,才寧可繼續僵持,盼友軍想出新的戰術馳援。

然而新策未至,舊人先抵。來者還是她下不了手的法蘭西絲。
一點都不意外的發展,意外地讓蘇菲娜胸口隱隱作痛。其中摻雜著「假女兒終究比不上真的」、「共度數年歲月僅是泡影」、「媽媽三番兩次想殺自己」、「就算有與爸爸重逢的機會,媽媽依舊選擇參戰」等情感。最令人悲傷的則是——她無法再手下留情。「小玉」可以棄戰自滅;揹負鯨歌號全員性命、「對木靈研究機構」責任、立志找出自然及人類和平共處之道的蘇菲娜.伍德,卻必須活下去。

「媽媽,我不會取小砂性命,只是要她停止幾乎算殺人的樹人計劃。」
不抱希望地同步以人聲與木靈語言呼喊,蘇菲娜放慢速度,直徑三公尺的綠光球飄入法蘭西絲視野。

「我明白。也知道妳們兩個都希望我跟爸爸重逢後,繼續過人類生活就好,別捲進妳們木靈的糾紛裡。」
法蘭西絲的回答震撼了蘇菲娜。
「但即使女兒做出類似殺人的行為,我還是會拯救她的困境——照目前狀況下去,她不可能把全球七十億人都變成樹木,活下來的人類必將追殺她。屆時兒玉蘇菲娜需要一個去處。而我們永遠是她的家。」
這句則奪去翠地長達七秒的綠焰流動。

蘇菲娜誠懇回答:「小砂……或說SK已經是木靈世界堪稱女王的存在,她會有地方去的。」
「我不放心。正如我不放心妳——小玉,真的不會為了阻止樹人計劃傷害我女兒那樣。」
豔陽逆光裡逐漸浮現各種多邊形框架,淡淡綠影漾開霓虹分割視野。毋須抬頭,蘇菲娜已認出那是水網藻型木靈。雙手盾爪裂成巨鉗,背部四翼噴射木靈核光輝,準備突破預期會覆下的巨大包圍網——
「耶?」
水網藻型木靈竟整片從她背後擦過,繼續伸展延長、擴張面積、微彎曲折,像沿翠地綠炎的輪廓生長。
蘇菲娜瞬間理解了法蘭西絲的用意,急忙衝上去剝剪網格。但那些細胞質相當堅韌黏膩,極難斬斷,與她記憶中的水網藻型木靈差別甚遠。
——又是新的基因改造!
巨鉗內側刃緣加上強力木靈核粒子輸出,這才使破壞工作順利一些。然而法蘭西絲並未坐視其行動,召來額外的水網藻型木靈從上下左右前後六向包夾,讓她得先分神維護自身安全,拖慢阻止保護網包覆的速度。

更糟糕的事情發生在樹人化光環擴散時:水網藻型木靈細長透綠的硬質細胞壁是多邊柱狀,能將入射光線分離或集中散射,加強光環的傳播範圍及距離。換句話說,加快世界人口減少、森林暴增的速度。
「為什麼?您應該極力反對這種事的呀!」蘇菲娜急切追問。
已恢復人類色彩的法蘭西絲挺直纖瘦優雅的身軀,但由於寬鬆衣袍被海風劇烈扯捲翻揚,原應堅決的姿態竟顯得相當賭氣、逞強。白膚碧眸金髮女性冷淡宣告:「我比妳還了解那些人,只是先下手為強而已。」

尚未理解母親語意,深青波濤上即浮現鯨歌號黝黑濕亮的艦頂,接著數十枚橘火曳煙高速噴往空中,沿其移動路線看去,才發現僅幾秒鐘時間,藍天已再度覆滿細小如雪塵的銀白金屬光點——折返的無人機及巨量小型高火力槍彈。捨棄精密科技導航、沒有AI判斷狀況,僅依循力學原理盲目發射、飛行、鋪灑彈幕。
「中將終究沒說動軍方啊……」
雲牆作戰僅一時之計。更信任火藥、燃燒、爆破等直覺物理攻擊的人類,並未拋捨熱兵器。儘管蘇菲娜已傳達這麼做的危險性,此方案依舊被當作王牌執行了。
法蘭西絲道:「妳正在體驗我對人性的失望。」手掌翻轉,水網藻型木靈突然不再夾攻黑蓮機甲,改而團團圍住手無寸鐵的金髮熟女。

橫向熾熱雨滴撞擊翠地外圍的綠色保護網,炸開一圈又一圈硝煙及橘光漣漪。蘇菲娜開啟防禦系統,一邊擔憂天音和納蕾莎安危,一邊提防母親下個行動。她暗忖:這種還算平行的短距火線、小型又密集的各式槍彈不可能由陸地長途飛來,必定是早就埋藏於無人機內的武器。或許即使雲牆作戰成功,它們也會掉頭穿越水霧,試圖以傳統方式消滅敵人吧?
意料之外的灰色橢圓膠囊突然從濃煙裡蹦出,立刻激起蘇菲娜的反射動作,舉起盾爪用力彈飛它——隨著三劃偏移的雷射光線,膠囊逐漸崩解、歪斜墜落大海。她認得外殼的印刷字眼,是漢蜜隸屬的AI研究所;那麼裡面八成是「遭到嚴重撞擊才啟動,並打出單次多向攻擊雷射光」的低階軍用AI吧?

「咳嗚!」自身軀體缺乏實戰經驗的法蘭西絲被這暗藏的一手打中,連同身邊水網藻型木靈出現幾秒停頓。蘇菲娜僅猶豫一瞬,便衝上去扯開保護網,盾爪尖端刺向摯愛的母親——



只能眼睜睜看著整排無人機折返、穿越原本該是雲牆的位置,然後從機體岔出大量火線平行前進的納蕾莎,光是追逐兒玉樹就已費盡全力,根本無暇阻止它們。是飛燕角藻型木靈太快,還是簡易裝甲不如武裝機組.燦?她不知道。
但對方卻窺見了一些秘密,以帶日文腔的英語大喊:「我知道樹人化世界對妳沒任何吸引力,那麼『利用木靈保存的生命資訊,復活妳的夥伴』呢?」
鮮紅少女胸口猛然悸動。
「胡說八道!燦是AI、是機器,哪來的生命資訊!」
毫不鬆懈地保持最高飛行速度,納蕾莎再度確認雙方僅相距十幾公尺。真是令人惱怒的「差一點點」。

「不對喔,妳們的武裝機組已經不是法蘭最初設定的純機械,被小玉改成人造生命體了。」
第二次胸口悸動。
納蕾莎一直處在容易把燦當作人看待,又必須時時提醒自己「它只是機械與AI」的矛盾裡,為此還和周遭大人互相誤解而鬧僵。如今有第三方證實燦接近生物甚於機械,重新喚醒她內心暫時凍結的愧疚感。
正欲張嘴反駁,兒玉樹繼續高喊:「可惜會有失去部分情感的風險。像我就失去對人類的憐憫心,幸好對妻女的愛夠深,才沒有在這個『復活』的過程裡磨滅。」

話語堵塞。下一秒,納蕾莎用力甩頭,逼迫自己改變思考方向——燦曾經投奔敵營,應該繳出了不少情報;這些情報或許經由伍德阿姨傳遞給兒玉博士。加上翔、蓮尚存,唯獨自己駕駛比武裝機組弱很多的機甲,聰明如他,很輕鬆即可推得來龍去脈。再更大膽點,直接假設「駕駛員雖然悔恨失去AI,復活它又有顧忌」撈話,能套出更多內心想法,依回答撒下更量身訂做的謊言……
「拉攏我對你們沒什麼好處吧?連機甲都差人一截,能有啥貢獻?」納蕾莎直言。
兒玉樹回答:「妳在這裡的理由,是為了避免我阻礙下面那些船及水上飛機製造雲霧吧?而雲霧會遮擋我女兒的樹人計劃基因啟動訊號。所以妳當然有貢獻。」
「哼,你早就已經開啟干擾網,達成目的了不是嗎?」看來兒玉樹不知道納蕾莎的視覺能力,也不知道她為何不受干擾網影響?少女謹慎選擇詞彙,防止洩漏情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