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8.歧願(2/5)

海馥羽 | 2021-10-17 15:22:43 | 巴幣 0 | 人氣 20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若說蘇菲娜——或者小玉的記憶是由下往上:作為木靈時與兒玉一家人的相處光景、伴隨信賴增加,被帶到二樓小女孩寢室像寵物般豢養著;身分變成「女兒」後也只於一樓、二樓活動,對父母年輕時的事蹟從沒機會接觸。那麼法蘭西絲的記憶就是由上往下:仿生子宮生出完美寶寶的故事被藏進閣樓深處,兒玉蘇菲娜僅需做她自己,在父母呵護中平安長大。丈夫網路演講說些什麼、自己大學上課教些什麼,她皆毋須知曉;二樓是愛女最安心的居家活動空間,而一樓、外面庭院則是她認識這個世界的媒介——但女兒卻也在同個場所失去蹤影,留下法蘭西絲心底永遠的、小小的黑洞。

直至今日,兒玉樹於走廊窗前向外眺望的溫柔側臉,仍能清晰映現法蘭西絲腦海,勾起一陣酸楚;撇頭想移開視線,還有半掩門扉後方的起居室,仿古風椅子偶爾會閃過主人尚坐在那裡的錯覺。半夜抱起嬰兒咚咚咚狂奔,踩踏階梯準備冒雨將女兒送到醫院掛急診的慌張腳步聲……
「不想了。」
趕緊對自己施加停滯思考的咒語,以便讓情緒一併凝結。
然而稚齡蘇菲娜從穩健爬動開始嘗試直立步行,搖搖晃晃的認真模樣依舊繼續上演。
「不想了。」
有好幾幕女兒的表情、身影飛掠心湖,暈開陣陣漣漪。哪些是親生女兒?哪些是假女兒?法蘭西絲竟無法肯定。拚命想藉實際年齡落差做出印象區別,但小玉扮成的假女兒確實也陪她度過漫長歲月、累積回憶……
——甚至,有很多快樂溫馨的親子時光。
「我說不想了!」
疾行跑向下個樓梯口,快速竄往一樓。法蘭西絲落荒而逃,拒絕回憶的追趕。

那卻是個錯誤決定。客廳、飯廳、更寬廣的起居空間、開放式廚房,每個角落皆充滿少女蘇菲娜(小玉)的蹤跡。剛歷劫歸來時期的沉默寡言、缺乏人類情感,逐漸變得開朗一些;後又因「螢光綠事件」再度陷入重大心理打擊,有輕微失憶症狀,持續兩年宛若人偶的日子,勉強學會了假裝活潑快樂——認識納爾森、與賽塔兄妹頻繁互動後,才又慢慢把演技變成現實,造就法蘭西絲尚未察覺蹊蹺前,最引以為傲的愛女。

——有個東西絕對不會受到Kodama(小玉)汙染。
法蘭西絲朝廚房往庭院的那段短廊前進,於某片落地窗前止步。採用通電變色舊技術的厚玻璃上,有以粗筆刻畫的身高記錄尺,最高的一條線停留在蘇菲娜九歲生日那天;小玉雖也有類似記錄,卻已改用電子儀器登錄,僅是方便醫生線上看診的無機數字集合,未若這些筆劃變成建築物的一部分。
「你的老派作風,還真能在某些時刻發揮作用呢……」
苦笑著撫觸那些筆跡,乾硬顏料明顯的粗痕,連玻璃霧化後的另一面亦看得見。每道粗線都代表一段記憶,承載劃上它時的當下情景、室內光影、現場氣氛、丈夫和女兒的笑容、之前與之後又發生了什麼……

極近距離的突兀存在感,令冰雕女子表情恢復凍結緊繃,全面戒備。
——玻璃彼端有東西。
是人?是動物?或者荒廢後新生的植物?無論如何,法蘭西絲皆不敢大意。自身的透明外表是項優勢,能先於視覺上造成辨識困難,接著帶來「未知物」的恐慌。在全球綠焰熊熊燃燒,「樹人化」危機正熾的此刻,對人引發的驚恐情緒應當更強,足以替她爭取反應時間。
她迅速接通了太陽能電流,霧茫茫的變色玻璃霎時揮去朦朧,澄澈透明如她的身軀。

產生辨識困難的人,卻是法蘭西絲自己。
僅隔著玻璃的極近距離下,身材瘦削高挑、一頭柔亮墨黑長髮、容貌初老的俊秀東方男子,短時間內竟令她覺得陌生遙遠。下個毫秒,記憶裡最思念的人物重疊眼前對象,理智還在強烈抗拒「這不可能」、「必定是幻覺」,或許那導致法蘭西絲顏面僵硬,引起對方展露溫柔表情,以睽違十九年的磁性嗓音發聲。
「我回來了,法蘭。」
透明女子周圍時間完全停滯,彷彿真的變成冰雕般毫無反應。
男子將手掌覆上玻璃,指尖停留於女兒最後留下的身高線。透明女子遲疑許久、許久,才顫抖著能讓光線穿越的纖細掌腕,幾度嘗試伸前又縮回,總算鼓起勇氣把掌心熨在玻璃對面同一個位置。
「或許我們會長時間分開行動,但我絕對不再棄妳而去。」
說出只有夫妻倆知曉的關鍵語句,法蘭西絲終於確認對方身分,整顆心垮了下來,泫然欲泣。

兒玉樹透過玻璃熨送的體溫,化作白裡透紅的人類膚色,從指尖開始緩慢渲染、擴散,將冰雕女子重新填滿原屬生命的色彩,逐漸恢復成「人類時期的法蘭西絲」模樣。也因此,其透明淚滴被膚色明顯襯墊,惹起身為丈夫的憐愛之情,指尖離開身高線,雙手試圖開啟窗框安慰妻子。左右胡亂摸索一陣子之後,樹才想起此窗只能由內向外開——
法蘭西絲卻已大力滑推窗框,上半身誇張地前傾探出,緊緊擁抱自己失去了十九年的丈夫。
「樹(Itsuki)……樹……」
金色大波浪捲髮披垂散落,裸露的白皙肌膚透露單薄脆弱。樹趕緊脫下外套替妻子披上,也溫柔回抱她;嚎啕泣音亦被他小心揣在懷裡,沒有散落到幽冷空氣中。


「所以……如今的你算是木靈,只是組成原理和我們母女不同?」
啜飲風味令人懷念的熱綠茶,穿上丈夫為自己準備的整套冬季服裝,法蘭西絲聲嗓裡仍帶有濃濁鼻音。
樹邊熟練斟滿第二杯茶,邊回應:「這個身體有太多未確定因素,連我也不知道能維持多久。倒是妳,恢復成『有顏色的人類』模樣沒問題嗎?」
「我已經不曉得該前往何方了……」說著,水珠又在碧綠眼眸附近打轉。「蘇菲娜很像你,總是提出請求之後又擅自進行其他計劃,害我不知所措。你我之間還有『事情結束後必定交代來龍去脈』的約定;那孩子則自始至終把我們蒙在鼓裡……」
內心疙瘩鮮明浮現:未讓女兒知曉自己是「特別的仿生子宮」孕育出來的孩子一事,算父母隱瞞她嗎?

「看樣子,妳所想的正是我準備要講的話題。」觀察力敏銳的兒玉樹,明白妻子已經朝某個方向聯想。
沉默思考許久,腦中閃過十數種可能,法蘭西絲的聲音再次顫抖:「告訴我,我們的女兒確實存在、曾經是個人,僅對爸媽知情不報懷怨……」
「小砂(Kosuna)的進化程度遠遠未及小玉,『它沒有自我意志』這個前提依舊堅實。」
女子放心吁一口氣:「那麼,蘇菲娜只是為自己的『出生方式特別』而憤怒囉?」
雖然不太明白,用比人造機器更強大、更能保證生命存續和發育完整、絕不會失敗的原型機來孕育女兒,究竟有什麼好埋怨?那可是做為父母能給予的最佳條件——比基因改造嬰兒更自然、安全,且不帶家長們一廂情願的「設定」……

接著,她猛地意識到問題可能在哪裡。
「正因為太過優秀,反倒知曉太多『人類不該知道的事』吧?」樹語氣沉重:「且就算小砂自身沒有意識,其基因仍可能影響蘇菲娜。妳們各自降級為木靈後,妳至多只能駕馭親手打造的特化木靈們,她卻能取得號令包括既存木靈在內的女王地位——雖然木靈世界沒有『社會』、『統治』概念。但妳們的差距本身即證明了我的假設。」
雙掌緊握熱茶杯瘋狂顫抖,法蘭西絲手勁強得幾乎要把杯子掐碎:「也就是說……蘇菲娜會離家出走、變成木靈,根本……根本是我們害她『自願』那麼做,而不是被小玉洗腦蠱惑?那個完全的外來者,試圖奪取人類基因,從我們身邊帶走女兒,又冒充她欺騙眾人十幾年的最高階木靈……竟然、竟然什麼錯都沒有?」

兒玉樹連忙按住妻子肩膀,柔聲道:「是『第二代』最高階木靈唷。」
弦外之音的第一代.小砂,和木靈刻意送上陸地、送進人類世界,四處收集基因藍圖、擁有自我意志的小玉不同,幾乎僅是顆肉眼可見的球狀單細胞生物,生命反應亦若有似無——簡直像禽鳥的「蛋」,也才激起樹的靈感,嘗試將它用於仿生子宮發明案,然後成功突破了那個令眾人束手無策的技術瓶頸。
但是法蘭西絲根本不在意被糾正名稱,滿腦子全是自責愧疚,巴不得立即找到女兒,給她一個虧欠的擁抱。
「你有任何關於蘇菲娜的線索嗎?」
未若往昔總會不自覺依賴丈夫指引方向,法蘭西絲已經習慣自己掌握主導權,僅對外徵求情報。
樹搖頭:「我是方舟碎裂後落入海裡,才從樹瘤內醒過來的。和妳相同,不知道該做什麼、該去哪裡,最想尋找的家人又在何方?完全沒頭緒。也是為此才回家看看……然後便遇見我最思念的妳。」

淡淡悸動稍微融化了妻子的僵硬。她嘆息:「若我們都會回家沉澱情緒,那蘇菲娜更不可能出現於此了。」
因為她從一開始就意志堅定。而那是銘刻基因裡的「小砂」之使命,抑或女兒自身清醒理智的選擇,追究其分別已經沒有必要。人類正在持續變成樹木,這是不爭的事實。
「我有同感。所以接下來是『生』與『育』的對決——小玉和我們,哪邊會先找到蘇菲娜?」
保護孩子的母親本能、阻止女兒繼續燃燒世界的雙重強烈情感擾動法蘭西絲內心,令她緊捏衣角。
「小玉擁有超乎人類的智慧,甚至將我的武裝機組研發成消滅特化木靈的利器。我很害怕打不贏她……」
雖然沒對自己痛下殺手,但誰敢保證小玉不會為了停止樹人計劃,而殺害正牌的蘇菲娜?
伸臂攬緊愛妻,樹的聲音仍舊溫柔鎮靜:「還記得我常說『覺得迷惘困惑時,就返回原點思考』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