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1-1

SleepyZz | 2021-11-15 17:00:01 | 巴幣 4 | 人氣 61


公主,是美麗的存在。

公主,是優雅的存在。

公主,是眾人的榜樣,卻從未與世人們遙不可及,總是能平等的關愛周圍的庶民們,能配得上他的肯定是擁有同樣氣質的王子吧?

所以,公主不是屬於誰的,是大家的……




早自修時間,轉開教室門喇叭鎖,公主的到來,馬上吸引了班上同學們的目光。

留有一頭滑順的黑長直髮和妹妹頭瀏海,左右耳上一縷頭髮被紅色緞帶紮成雙馬尾,白色的制服底下穿著色彩繽紛的偶像動畫角色T,黑色制服裙在膝上三公分處,小腿與膝蓋被黑長襪包覆,黑皮鞋在地板上鏗鏘作響,雙手一起提著背帶被拆掉的書包與塞滿鑰匙圈和胸章的痛包。

總是面帶微笑,眼眸中充滿著自信,男生只是注視著他便會被他深深吸引,縱使不是喜歡的類型,也會對他的精心打扮感興趣。

「夜夜!夜夜!」

其中一位少年叫著他的綽號,因為公主的外型加上某部輕小說女主角以及公主的本名「葉絃」的緣故。

「嘿早!」

「欸夜夜,你昨天有看了嗎?生放送,那位聲優要來台灣了……」

綽號「狗狗」的男同學沒回應葉絃的打招呼,逕自說著自己想講的話。

「欸……那還真期待呢。」

在狗狗說完一大串長篇大論以後,葉絃回以一個滿意的微笑。

「夜夜、夜夜,你這關打通了嗎?打通的話今天晚上回家要不要打協力?」

另一位綽號「青蛙」的同學在他倆聊完以後,把手機秀了過來,而葉絃也用手順過頭髮,把髮絲撥到耳後湊近看青蛙的手機。

「別吧?我會雷的呦。」

「沒差啦沒差啦,邊緣人沒朋友陪打,我自己打也能通,讓哥帶你飛,地方的肥宅需要協助。」

「欸夜夜,新的Figma進貨了喔,在火車站前那邊的店。」

「買!買買買買買買買!」

「夜夜!你有要買這次同人展的本嗎?我在揪人團購。」

「那不是十八禁的嗎你的年紀呢?」

葉絃身邊聚集的男生越來越多,大家在早自修時間聊得不亦樂乎,然而──

「幹,真他麻痺的噁心。」

班上其他女同學,似乎不這麼想。

「他們真的很吵欸,一大早早自修的是在幹甚麼啦?」

「不爽你去勸他們啊,上次才被那群死宅砲嗆過你忘了?」

周圍的一小群女生用嫌惡的眼神注視著葉絃這裡,葉絃雖然沒聽到他們的悄悄話,但他也明白這點,時不時用嘲諷的眼神回頭向這裡望。

「欸薛昴,你跟他們比較熟去叫他們小聲一點好不好?等等教官又要進來罵人。」

早自修明訂的規定是「不能吵鬧、自習」縱使如此,很多學生還是當它馬耳東風,只要不被教官抓就沒事。

而這群感到反感的女同學們只是因為歧視葉絃的團體才會要求他們閉嘴、只是因為彼此有怨隙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掩飾,而薛昴也清楚這點。

「很熟?哈啊?你說誰?」

薛昴敷衍了跟他對話的女同學。

「葉絃那群啦,少在那邊給我裝死。」

「你怎麼這麼喜歡這樣排擠同學啊,人家葉絃又沒排擠你,你為甚麼不敢跟他講話?而且今天教官會巡堂,你不爽你自己去跟教官打小報告啊,干我屁事啊?」

「靠薛昴你都不會覺得那群宅砲很吵嗎,都幾點了?」

「爽啦,你們這群還不是在那邊滑手機蔣幹話,只是今天人不夠多吵不起來,等等再多幾隻你們就跟那群一樣吵,小老師咧?先管好自己再管別人吧。」

「靠……」

丟幾句髒話,這群女生便曠掉早自習離開了。

「很熟……唉,真的是……」

薛昴翻個白眼,還是決定走去跟葉絃講個幾句,於是薛昴慢慢從教室另一頭走到靠近葉絃的角落。

瞥見薛昴往這裡靠,葉絃則是故意將身體湊上狗狗的附近,用曖昧的姿勢,接著說:

「吼~抓到了,老司機在學校開車,看這甚麼R18的東西?」

「吃土!我哪有開車,這是P站的建議用戶好嘛!沒露點的圖片,能算是開車嗎?」

「喂離公主遠一點!噁男狗又在吃夜夜豆腐了!」

「噁狗!你的口水擦一擦好嗎?」

「誰吃她豆腐啦我什麼都沒做!」

這一吵,又更大聲了,更加引人注目。

「好了啦小公主別鬧了。」

薛昴輕輕抓了葉絃的肩膀,把他抓離朋友堆。

「幹甚麼啦!幹嘛這樣抓我?」

葉絃鼓著臉頰抬頭瞪著他。

「你們也是,教官快來了,一堆人在看你們喔。」

薛昴壓底嗓子,眼睛環視一圈他們後說了。

「管他的,之前那幾個死婊──欸他們去哪了?他們不也是在早自修這樣吵?」

狗狗不悅地說了。

「算了啦,時間也差不多了。」

但兔兔在一旁打圓場,幫腔薛昴。

「喂小公主,那群越嘴越難聽了,收斂一點。」

薛昴向葉絃使眼色,葉絃卻不領情:

「給他們嘴啊?人是互相的嘛,互相傷害啊!」

薛昴只好聳一聳肩膀,坐回自己座位上。

圍繞在葉絃周圍的小團體還是慢慢散掉,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說第一堂課也快開始了,自然也不能再閒聊下去了。




布萊梅樂團,一個由薛昴在一年前與葉絃聯手建立的宅圈團體,除了少數成員用原著的動物來命名以外,跟童話裡的布萊梅並沒有顯著的關係,因為除了「公主」葉絃不用動物命名以外,其他幹部都用動物為自己取小名,被葉絃吐槽久了就變名字了。

一開始只是拉攏學校裡的宅男圈,經同班的男幹部努力後逐漸發展成網路社群,甚至在優兔伯建立了自己的頻道,擁有一萬左右的訂閱數與不錯的流量。

但近期因為核心成員「獺獺、牛牛、雞姬」的出走,頻道缺乏有趣的企畫流量逐步走下坡中,而薛昴作為創始人也即將成為出走的一位。

現存的布萊梅成員分別為「公主」葉絃、「狗狗」鞏偉浩、「青蛙」何立青、「松鼠」呂松庭、「兔兔」林建宏、「鴨鴨」楊亞麟。

布萊梅的成員長相多半不出眾,除了青蛙以外布萊梅眾人在同齡間臉蛋都顯得稚氣,比起高二生更像國中生,身高也不是特別高,都在一米六到一米七左右。

「狗狗」戴一副淺框黑眼鏡,中分中短髮、尖臉配上小眼睛,但有著與他外型不搭調的宏亮嗓音,經常大聲用刺耳的話嘲諷人導致他經常被罵成「吹狗螺」本人卻拿這點當成梗為自己取名,且常常不知分寸講一堆不得體的話。

話雖如此,狗狗因為擅長寫作故事與吸引人的頻道文案被薛昴相中招攬為布萊梅的文書官。

「青蛙」有著充滿福態的臉蛋與身材,雖然與狗狗同樣嘴砲,但比起狗狗,青蛙懂得人情掌故,不任意嘴砲不熟的人,相反對朋友說話倒顯得不留情面且愛開玩笑。

因為對各類遊戲都有一定天分,加上專精街機遊戲,負責擔任布萊梅頻道裡街機與手遊攻略組的一員。

撇開這兩位,其餘三位幹部就沒有顯著的才能,在團體裡也不強出頭。

「松鼠」只是因為他喜歡松鼠而且曾經被同學叫過松鼠而得名,在布萊梅負責手遊攻略還有附和,對,附和。

「鴨鴨」是因為他的嗓音像鴨子叫而得名,在布萊梅「也」是負責手遊攻略還有附和,「也」、嗯、是負責附和。

而「兔兔」也是因為喜歡兔子而得名,在布萊梅裡扮演偏和事佬的角色,有些缺乏自信,但對整個團體非常忠誠又不喜歡吵架,薛昴曾經吐槽過他比狗狗更適合「狗狗」這個名字,但他本人更喜歡兔子。在布萊梅裡的工作傾向雜務,以幫忙為主。

──然而上述這些成員的性格與名字,連身為領導人的薛昴都並不怎麼在意甚至不記得。

基於薛昴個性使然很少認真稱呼過別人的名字,就連小名也要惡搞一番,像是把兔兔叫成「吃鱉兔」或者把狗狗叫成「小笨狗」之類的。加上薛昴喜歡把自己的喜好和慾望強加在別人頭上,又常常不聽人講話,只會要布萊梅的成員陪他執行他覺得有趣的計畫,卻不常配合別人。

這個總是忠於自己慾望的男人──薛昴,留著英式飛機頭,有著上揚的眼尾與修長的身形,左耳戴著黑色生命之符的耳環,加上常笑與符合潮流的穿搭,頗受同儕歡迎,實在很難把他跟「宅文化」做聯想的隱性宅,也經常因為這外型被成員叫做「叛徒」。

薛昴在布萊梅樂團的成員再也拿不出讓他覺得有趣的計畫與互動以後,決定捨棄這個他一手建立的同溫層,把目標擺在眼前的……

「……」

薛昴注視的少女什麼話都沒有說,專心在自己面前的圖與手上的2B鉛筆。少女有一頭茶色的長髮,及肩的髮尾處燙捲,下垂的杏眼散發出一股溫柔清純的氣質,交換鉛筆與橡皮擦的動作,舉手投足間也顯得優雅而從容。

少女名叫「黎茹」,如果不是和同學閒聊或者忙碌,都能看見他在自己座位上看著純文學小說或是畫著素描,那股文藝浪漫的氣質,不言而喻。

溫柔典雅的他卻外向大方,亮麗的外貌與好相處的個性在班上頗有人氣,雖然文學和素描的興趣沒有人能跟他互動,但他很樂意傾聽別人的喜好並且配合別人,再加上優異的學業成績讓他在同學間總是很有人氣。

──除了薛昴以外。

話雖如此,黎茹卻鮮少在班上與薛昴互動過。

無論是黎茹對剛才的宅圈團體或是葉絃,都沒有對薛昴關係這般冰冷,幾乎沒有對話上幾句,要是對上眼很快會消失地無影無蹤。曾有幾次薛昴嘗試向她搭話,都被對方十分尷尬地句點,或者是無視。

或許這就是薛昴在意黎茹的理由,雙方都是彼此唯一一位,無法在班上談上話的對象,究竟自己是在哪時惹得她討厭了呢?薛昴百思不得其所這答案。

薛昴的目光離不開黎茹,僅僅是偷窺她的側臉便會發笑,然而兩人的距離卻未曾拉近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