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GL-ABO】願愛成真番外:朝朝

紝理 | 2024-02-14 18:18:40 | 巴幣 7456 | 人氣 608

完結18- 唯恐不及 願愛成真
資料夾簡介
有私設、女AxB。願愛成真40~69轉收費,可前往POPO或PENANA繼續看。



  「老婆,我們來去約會?」


  「妳很閒的話去關心一下北方的情況如何?」


  「那種事情交給琳琳就好,她可是我們的大女兒,絕對能處理好的。」


  「但是我很忙,這幾天絕對抽不了空,新型肺炎也還沒找出破口,琳琳待在那太久我怕她被傳染……」


  「也是呢。老婆,我待在這會打擾妳?」


  「想待著就待著吧,只是我無法分神,妳想做什麼都可以,別干擾到我就好。」


  凱爾蒂雅笑著,她單手托著臉頰、默默注視安潔芮卡的側臉。她原本烏黑的髮絲已經參雜不少白絲,臉上也多了一些細紋;然而比較年邁的自己卻仍是年輕樣貌,明明兩人歲數相差極大,她卻覺得自己總是在一天天看著妻子老去……


  意識到妻子開始有白髮又戴起眼鏡、體力也大不如從前,就算她因為體質特殊比一般貝塔長壽,卻仍不敵歲月流逝,慢慢成為這輝煌帝國歷史中的傳說存在。


  很怕哪天睜眼,突然就不在了。


  孩子們已經成年、各有成就,如果不是北部突然爆發新肺炎,她其實早在幾個月前就想退位,整天黏在妻子身邊被她嫌棄,一起遊山玩水度過下半輩子——可是現在,她無奈也清楚那日子不可能到來。妻子對於藥學的癡迷還有贖罪的心,只要這世界擁有未解的疾病,她除了培育新生代藥師,就只想一頭鑽研在解法上,沒心情做其他事情。


  以前為了孩子有美好的童年回憶,妻子會定期出去走走,一家人踏青;現在除非是孩子特別提出要求,不然她都是拒絕外出,整日悶在藥室埋頭研究。


  偶爾會想埋怨對方都不陪自己出去晃晃,可是理性又很清楚,她們的性格本來就天差地遠,出口的抱怨肯定只會得到「妳就自己出去晃晃啊。」這句話,然後妻子繼續埋頭於實驗,看都不看一眼。


  有時候她真的很懷疑對方是選擇性愛自己,可能一三五心情好勉強愛自己一下,二四六心情差就不愛,星期七因為自己床上表現特別好,所以會愛得非常賣力,但是太得意忘形又會被踢下床……


  「老婆怎麼了?」


  注意到妻子原本在寫字的動作停下,她準備隨時幫忙解惑,結果卻是聽到一句,「今天是二月十四?」


  「是呀。」凱爾蒂雅彎起嘴角。


  「我們去約會吧。」安潔芮卡放下筆,表情十分心虛且微妙:「去年、前年,大前年、大大前年……我每次都答應妳明年,結果都忘記,妳也不說一下。」


  「因為老婆忙起來的樣子很迷人,我不忍打擾妳嘛。」凱爾蒂雅笑出來,輕輕撩起愛人耳邊的垂髮:「而且這樣,我明年才有理由繼續黏妳。」


  「然後晚上又用我忘記當藉口,做到早上還不放人。」


  「畢竟老婆現在不常運動,每年一天特別鍛鍊體力也好。」


  「幹,最好每年只有一天!」


  「好的,我會努力幹每一天!」


  「我知道妳身體健壯,但能不能體諒下我已經負荷不了太多了?」安潔芮卡沒好氣說著,凱爾蒂雅聽到這句只是默默地將她抱得更緊,喚來隨侍準備一下,雖然還是花了快半個小時。


  如果讓賀夫傑恩來,肯定十分鐘內準備好,但是他前幾年已經退休,還是被凱爾蒂雅逼迫——因為她希望能淡化他們骨子裡的束縛,不要生生世世為君主付出一輩子,至少人生有段日子為自己而活。


  賀夫傑恩在認真思考後,帶著皮箱就離開古堡了,卻每年都會寄來一幅自己親手繪的風景畫。凱爾蒂雅偶爾會在畫室裡喝酒欣賞,大略能猜到他是為了自己才出去把外頭的景色搬進來,心裡半是高興又無奈,貝塔刻印在性格裡的固執真的不易改變,凱爾蒂雅只能祈願賀夫傑恩是真有玩得開心。


  在不知不覺中,一切皆與過去有所不同。


  本來深受人們畏懼的皇后,如今人民提起時皆是讚賞與敬畏,還帶著自豪。她們的三個孩子也從調皮搗蛋變得成熟穩重,如今大臣也不再反對自己想傳位的人選,對於能力的看重壓過性別;即使是歐米佳也能正大光明用這身分站上宰相的位置;大臣不再是清一色的阿爾法,雖然也衍生其他問題……可是製造那些問題的是人的歪心,而不是法的本質,社會仍在進步,改變也不是一朝就能完成。


  「還是妳說說而已?沒想出去?」


  凱爾蒂雅回神,對上安潔芮卡的挑眉,才發現自己仍坐著,但是僕人們顯然忐忑不安,他們整齊地跪在馬車兩旁,似乎以為她覺得動作太慢而生氣。


  「沒有,只是想事情太深入,沒注意到,辛苦你們了。」凱爾蒂雅依然是優雅的阿爾法之王,先扶皇后上車,這才坐上去,待馬車啟動後專注於眼前的安潔芮卡——她總是如此,永遠坐在自己對面而不是身旁,除非自己伸手把人摟入懷中,然後得到幾聲嫌棄就安分了;或是在被看得不自在時瞥來一眼,她會故意繼續瞧,看能不能把人瞧到自己受不了就過去她旁邊坐,或是得到皇后一根堅挺的中指。


  馬車出了城,來到幾公里外的莊園。因為這種日子隨便一個地方總是人多,但是她們也沒一定要預約餐廳吃飯或是看歌劇、逛街才算約會,很多時候換個地方、做平時的事,例如漫不經心地在花園散步,吹吹風甚至不用聊天,對她們而言已經足夠。


  兩人的話題幾乎圍繞在孩子、人民以及國家的決策上。雖然安潔芮卡不會實際參與政事,但身為皇后就是難免會接觸,至少兩人已經好幾十年沒有不歡而散過,甚至能和藹地笑出聲,雖然根據隨侍所言看起來像是有誰要倒楣了。


  「老婆,我們好像很久都沒有談過彼此了。」


  當她說這句話時,安潔芮卡的眉頭輕輕一皺:「是要談什麼?」


  「談——妳有多愛我之類的?」


  看到她嘴角抽搐,凱爾蒂雅依然笑得開心,彷彿回到十幾年前,忍不住用拇指輕輕抹過她的眼角,放柔聲音說著:「妳肯定都不知道,自己有皺紋了。」


  「妳在嫌棄?」


  「對。」她故意停頓,捕捉對方眼裡閃過的驚慌,才說:「我嫌棄自己無法同妳一起白髮。」


  「妳是進入阿爾法的晚年期了嗎?」安潔芮卡很平靜,似乎早已想過無數次。凱爾蒂雅只是笑一笑,得到她的擁抱時感到不可思議,低頭對上那雙明亮的紅瞳,從始至終如火充滿生息,她不禁一吻,在月色中的淡淡藥味,始終保留自己喜歡的殘香。


  兩唇分離後,她卻是說:「不要來追我。」


  「哪天我比妳先走了,不要來追我。我寧願妳好好過完一生,再前來告訴我之後的世界多有趣,孩子們又怎樣了。我知道阿爾法的生命漫長,可是再長也比不過沒呼吸的時候,妳這輩子總是黏在旁邊,也該讓我偶爾清靜一段日子吧?」


  看到她似是嫌棄但是又另有情緒的眼神,凱爾蒂雅笑了。


  「那妳如果先走,會想我嗎?」


  「會吧。」她難得沒有口是心非,而是無比真誠:「我會想妳,但是不准追過來。」


  「好。」凱爾蒂雅將她抱入懷裡:「一切都聽老婆的。」



  ——

  —



  十餘年後,太上皇后夢中長逝,眾人皆以為太上皇會如其他阿爾法舉行歡送會,但是沒有,她甚至比以往更頻繁外出,要跟已逝的心腹較勁似,也畫了一幅又一幅的風景畫往古堡裡送,寫了一首又一首膾炙人口的詩歌,甚至出版不少旅遊手冊,介紹各地的風俗民情。


  她對周圍的熱愛,彷彿身邊從未有過太上皇后。人們都在懷疑太上皇是否沒有想像中愛太上皇后?別國的王遇到這情況,三不五時會緬懷已逝的愛妻,而他們的太上皇卻始終未提及,甚至還非常熱衷於旅遊,就像終於擺脫家裡掌控的青年,一頭栽入花花草草的世界。


  十餘年後,太上皇也於夢中長逝。


  僕人們在舊藥室裡找到凱爾蒂雅,她帶著微笑趴在桌上,捲起的袖子沾滿染料。前方擺著一幅肖像,畫中的女子有頭烏黑長髮、很隨意地綁起長長的馬尾,一雙紅瞳看似冷淡卻有些溫柔,身穿過去常見的藥師白袍,懷裡抱著看起來相似但截然不同的藥草——新王看著畫,這就是父王眼中的母后吧?


  這最後一幅也是唯一一幅的肖像畫,掛在了這些年專門保存父王各種作品的房間。


  他們放眼望去,這哪是不愛?


  正是因為太愛了,才只敢在逝世前回憶,用著世間所見的所有美好,獻給已逝的靈魂伴侶。


創作回應

無殤
她們各自成全對方的想望
2024-02-14 21:26:58
小八
眼睛忽然被塞了一大把洋蔥🥹
2024-02-15 20:52:50
Goodnight
每次紝理寫這種結局的時候都想哭🥹
2024-02-18 02:40:52
青草
安潔那堅挺的中指,最好還是用在某寶寶王的小嘴(壞笑)(被安潔暴打)
2024-02-27 12:30:51
欹嵐
我哭了哭了
寶寶王嗚嗚嗚
2024-03-08 14:39:5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