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邪惡貴族的女兒 3-190 晚宴的尾聲與混亂的平等

空想能手 | 2021-09-23 23:45:28 | 巴幣 22 | 人氣 69


  「啊,這…剛才距離太遠沒看出來,原來是里諾家的奧斯卡啊,呼—我還以為又是哪個野男人想拐走我家女兒呢,結果原來是因為你救了莉薇亞啊,還順便把她抱回來啊。」堤奧涅賠笑著說著,並把自己的雙手向前伸了伸說到:「真的很感謝你,不過現在已經可以交給我了喔。」。

  原來堤奧涅是為了接替奧斯卡,自己來抱莉薇亞。

  奧斯卡稍微向後一步,並說到:「堤奧涅叔叔,這樣恐怕不太好吧,莉薇亞妹妹畢竟受了傷,換人抱可能會受傷更重,由我繼續抱,或拿治療藥水應該比較好。」

  「…那你為什麼不早點給莉薇亞喝藥水就好了。」堤奧涅露出懷疑的目光說到:「你其實就是為了抱莉薇亞吧?」

  「畢竟他們攔得住莉薇亞妹妹,卻不能攔我,所以我才把她抱起來,和我一起離開的,而且還有另一個問題—。」奧斯卡接著說到:「我身上沒有帶止痛藥水,只有一般的治療藥水,想著您這裡應該會有,才把莉薇亞妹妹這樣帶回來了。」

  「也對,這樣比較妥當,但是…你為什麼一直把莉薇亞叫『妹妹』啊?」堤奧涅瞇起眼睛,用質疑的目光看著奧斯卡。

  「莉薇亞妹妹已經允許我這麼叫她了,這樣會有什麼不妥嗎?」奧斯卡反問到。

  堤奧涅於是看向莉薇亞,不過都還沒開口,莉薇亞就先露出無奈的回答到:「是,我已經答應了。」

  女兒親口說了出來,讓堤奧涅雖然相當意外,卻也只能承認這是事實了。

  莉薇亞轉向奧斯卡說到:「好了,既然已經隔得不遠了,可以放我下來了。」

  「那就先跟你的父親拿藥水—。」「不用,又不是痛到不能行走了,不需要浪費那個錢。」莉薇亞拒絕到。

  「可是莉薇亞妳畢竟是女孩子,還是不要強忍疼痛吧,多花一點錢也還很充裕的。」堤奧涅一邊勸說著,一邊拿出了混有止痛藥的藥水。

  「家裡最近不是要修復庫沙塔魯城和那些被掠奪團破壞的村鎮嗎?先節省一點不是壞事,我也沒有您覺得得那麼軟弱。」莉薇亞回應到,然後用右手輕輕拍了拍奧斯卡的手臂,說到:「放我下來。」

  「既然妳這麼堅持的話,那好吧。」奧斯卡微笑的說著,身體緩緩下蹲,左手輕柔且穩當的把莉薇亞的雙腳放到了地面上,右手則為了防止莉薇亞步伐不穩而扶著莉薇亞的肩膀,替她提供輔助的力量。

  剛踩到地面的莉薇亞在兩人關心的目光下向前走了幾步,雖然腹部還在隱隱作痛,讓莉薇亞一開始的腳步有些不穩,但是持續地走了幾步後也就逐漸習慣了,步伐變得和平時差不多穩定。

  確定真的沒問題後,莉薇亞就轉過頭,向奧斯卡低頭致謝:「這次真的很感謝奧斯卡先生你的幫忙,我已經沒事了,只有我跟父親應該就足夠了。」

  「那好吧,疼的話記得要說出口,絕對不能逞強啊。」奧斯卡輕輕拍了拍莉薇亞的頭,接著說到:「保重身體,我就先走了。」

  「嗯,再見。」莉薇亞回應到。

  兩人也就這麼道別了。

  此時臨近晚上十一點,舞會雖然還在進行著,但是各家族之間也都差不多互相打過招呼了,大貴族紛紛開始退場,低階貴族們則繼續待在會場裡,就這麼在這裡直接待到隔天早上也已經是長此以往的傳統了。

  所以宴會雖然仍在進行著,實際上卻已經是貴族們社交時間的尾聲了,會場音樂依舊,但是大多數人都已經不如最初的熱絡。

  庫雷格斯侯爵宅邸的夜晚,接下來大概就會這麼平淡無奇的氛圍裡結束了—



  與庫雷格斯侯爵府的情況相反,遠處的庫沙塔魯城內貧民區和南方的難民區都燃起了熊熊火光。

  此時在銀蜥幫首領眼前的是正在被大火快速吞沒的貧民區,在勉強還能讓人通行、逃跑的道路上,數百名蒙面人正在截殺每一個眼前的活人。

  想穿過他們的人牆逃跑的就直接被殺;在原地觀望的也被蒙面人衝上前殺死;躲在屋子裡的人則同時受到大火的高溫和濃煙折磨,不知道還可以支撐多久。

  「喂喂喂!就算這裡是個野狗都不想住的破地方,也是老子的財產啊!誰允許你們擅自破壞了啊!哈!?」銀蜥幫首領罵罵咧咧地直接變身,用他那三十隻長手瞬間殺死了幾十人,他自己也跟著自己的手衝進了人群之中。

  三十二隻手高速的擺盪、橫掃,在鬥氣地附著下每隻手都像是拆除建物用的工程車上巨大的鐵球擺動一樣的沉重,很輕易地就把一個個的蒙面人,不同的部位打成了肉泥,讓血液飄盪在空氣中,形成金屬味濃厚的血霧。

  蒙面人也在付出了三分之一人數的犧牲後,就依靠著濃煙和火焰來遮蔽身形,藉機分散開來衝進貧民區各處,脫離了銀蜥幫首領能觸及的範圍。

  看這漫天火海,就算是已經存活多年的千手族戰士,也對眼前的情況束手無策,只能一面破開房屋,來拯救屋裡的人和財物,順便阻止火勢延燒,一面帶著怒氣地高聲喊到:「那些該死的廢物水魔法師呢!老子花了一千枚金幣才叫來的廢物們呢!現在該是他們工作的時間啦!趕快隨便下個雨給老子麻溜地解決啊!」

  「咳咳咳…首領…咳咳咳。」一個被從屋裡救出來地銀蜥幫幫眾因為之前吸了不少濃煙,氣管肺部都被灼傷了不少,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才一邊咳嗽,一邊十分艱難地用氣音說到:「咳咳…他們…咳咳…都已經死了…在一開始…咳咳咳…就死了…渾身被火焰包覆的死了…他們…咳咳…應該是…最初的起火點…之一…咳咳咳咳咳咳—。」

  「草!看來敵人最早救瞄準他們了嘛!草!他們那些總是窩在地下的廢物,到底是怎麼被洩漏行蹤的!」銀蜥幫首領繼續以非人的肉瘤姿態高效地拆著屋子,用詭異的混音罵到:「一定又他媽的是內鬼!草!到底有多少個內鬼!難道一定要老子把所有人都殺了,只留下自己一人嘛!」

  首領說著這話時,那名剛才說明情況的銀蜥幫幫眾的呼吸聲突然平緩了下來,或者該說是完全消失了,他就這樣張著無神、混濁的雙眸,再也無法發出聲音。

  他的死亡,讓首領的怒氣又增添了幾分。

  「媽的!你們是廢物嗎?老子好不容易把人撈出來了,你們就快點灌藥水啊!老子最討厭做白工了!」首領罵到。

  「可…可是…他的狀況如果不喝高級藥水就救不回來了…他只是低階幫眾,是沒有資格可以喝的…。」說話的人是其中一名隨著銀蜥幫首領一起去匹尼男爵的營地殲滅蒙面人據點的幫眾,他也是同樣只是一名低階幫眾,也因此他盡力地遵守自己的義務。

  他一面開口解釋,一面和其他人一起找那些輕症的傷患給予藥水來治療,重症者則只能隨意在臉上蓋一塊破布,然後一刀刺向重症者的喉嚨來終結他們的痛苦。

  「嘖!那就沒辦法了,老子也的確沒那麼多高效藥水,你們就繼續用剛才的方法來救人,然後叫那些被治好的快去拿水來撲滅火勢,然後—下一批來了!」首領說著,將十多個建築物中翻出的人,完全沒有檢查他們的生命跡象,就全部丟給了後方那群完全不是醫生地幫眾們進行醫治。

  「「「是!」」」幫眾們也相當有力氣地回答到,並且繼續埋首於救人。

  之後隨著倖存者和被救治完成的聚集起來,那些潛藏起來的蒙面人不時便會趁隙殺死人群邊緣的人,不過因為幾乎都在暴露行蹤的瞬間就被首領擊殺,所以終究是不成氣候的攻勢,在火勢逐漸變小後,蒙面人們也不再出現了。

  自斯托諾瓦家的剿滅作戰之後,才差不多過了一個月的時間,宛如庫沙塔魯城中簡陋的城中城的貧民區,在今夜再次受到了同樣嚴重的創傷。

  只不過與上次的對象是等同於上司或盟友的斯托諾瓦家不同,這次的襲擊者絕對是其他家族的人,對銀蜥幫首領來說,那就是可以殺的人。

  不過實際上就算銀蜥幫首領沒有高昂的戰意,這些失去了最大根據地的銀蜥幫幫眾們和貧民窟居民們,也只剩下走到平民和商會的街道上,全力和對方戰鬥的選擇。

  在失去大量同伴的狀態下,仇恨讓他們短暫地忘記了死亡的恐懼,就像是深陷於幻術中一般,這也意味著雙方的戰鬥將會變得更加得激進、暴力,本來就還須重建部隊的城內衛兵根本就無法控制住情況。

  從這日開始,血腥與死亡不再是貧民與難民的專利,這些惡意與暴力在整座庫沙塔魯城內蔓延開來,平等且隨機的分配給居住於城中的人們—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嘎 變身後戰力整個大爆發阿
2021-09-24 10:37:57
空想能手
畢竟人類型態對他來說反而是需要魔力才能變化的狀態,反而是肉瘤一樣的姿態才是千手族本來的姿態,所以銀蜥幫首領才會更習慣這樣的戰鬥方式
2021-09-24 10:46: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