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邪惡貴族的女兒 3-187 請娶我為妻

空想能手 | 2021-09-18 18:00:39 | 巴幣 26 | 人氣 83


  一陣頭暈目眩之後,我發現自己往下掉落,最後坐在了阿爾貝托的大腿上。

  阿爾貝托直接從後方伸手摸我的頭,因為看不到對方的臉,所以雖然對方沒有很粗暴,感覺也沒有惡意,我還是感覺有些不自在,身體也僵硬了很多。

  「那麼偷聽的小貓咪,妳有什麼事情找我呢?」阿爾貝托用富有磁性的聲音溫柔的說著,同時就像是在擼貓一樣的不斷撫摸著我的頭。

  稍加猶豫後,我開門見山地說到:「我…我…想請阿爾貝托大人救救我,救救我們家。」

  「如果是違反王國律法的事情我可幫不了喔?或者應該說是我不想幫犯了大錯的人才對。」阿爾貝托的語氣一樣溫柔,言詞卻犀利了一些。

  「我和我的家人真的沒有犯錯!希望您能幫幫我們!」我轉動脖子,勉強地用左眼窺視著阿爾貝托的表情。

  「沒犯錯卻還碰上危險?…報上妳的姓名吧,我聽了之後再來判斷。」阿爾貝托的語氣稍微嚴肅了些,不過還是輕柔的摸著我的頭。

  「…我是斯托諾瓦子爵的第四個孩子艾格妮絲•斯托諾瓦,請您救救我們吧。」我向阿爾貝托哀求到。

  「斯托諾瓦子爵家…子爵家的問題現在不是已經有庫雷格斯侯爵家來處理了嗎?為什麼還要特別來找我呢?」阿爾貝托看起來就像是不知道國王陛下對我們的壓迫一樣地回應到,只是從臉上表情判斷不出真偽。

  不過不管他是不是在裝不知情,這樣的狀況下也只能開門見山了。

  「掠奪團當然是其中一個問題…但是我們家還有另一個大問題…這個問題並不是從我們這代開始的,甚至和我父親都沒有甚麼關係,這是來自過去的仇恨…不是我們的錯…。」

  阿爾貝托聽了我所說的就笑了笑,摸頭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接著變回原本溫柔的笑容說到:「做為一個四、五歲左右的孩子,妳知道的還真不少呢,妳到底是從哪裡知道這些、理解這些的呢?還是妳只是聽了自己父兄的話,把他們告訴妳的一字不漏地告訴我呢?可以如實回答我嗎?小貓咪。」

  「雖然過去的那些事情都是我從父親他們那裡聽來的,但是我會來找您是我自己的意思,自己的選擇,跟父親他們沒關係,父親和其中一個哥哥甚至還反對我來找您呢。」

  「喔?為什麼會反對呢?」阿爾貝托問到。

  呃…這裡應該說出他們的原話說他們懷疑阿爾貝托是『蘿莉控』嗎?這樣也太失禮了…可是編其他理由如果被認為是在說假話,阿爾貝托也很有可能就只會把我當成父親手上的一枚棋子,可能就沒有機會讓他幫助我了…果然還是說實話吧,反正我外表還是小孩子,他會原諒我的。

  「他們…他們說您可能對小孩子有『特別的』…興趣…說您可能是個危險人物。」

  「他們當真這麼說?」阿爾貝托稍稍瞪大了眼睛,然後好像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笑得相當高興的說到:「哈哈哈,也對,他們會有這樣的誤解也算是情有可原,畢竟貴族社會的骯髒事可不少,喜好幼童的人大有人在,只不過我雖然會比較照顧孩子,卻是沒那種方面的興趣,沒想到今天卻被說是戀童癖了,哈哈哈。」

  阿爾貝托笑完之後,重新開始撫摸我的頭,並說到:「不過既然妳的父兄都這麼說了,妳還這樣傻頭傻腦的到我眼前閒晃,妳難道就不擔心我真的是這種人嗎?小貓咪。」

  「我…我在您入場時,遠遠的觀察過您,我覺得您看起來是個好人,不像是會做壞事的樣子…而且……我也是求助無門了,您是唯一可能拯救我們家族的人了…拜託您救救我們吧。」我低下頭懇求到。

  「說到這個地步,看來妳雖然年紀還小,懂得卻也不少了,能辨明事情的背後是誰主使的,已經是相當的優秀了。」說到這裡阿爾貝托的手再次一滯,話鋒一轉接著說到:「不過既然妳都已經能想得這麼清楚了,那妳應該也很明白—我沒有任何幫助妳的理由,茲事體大,我不可能只因為妳是個孩子就草率地做出這樣的決定。」

  阿爾貝托把雙手放到我兩側腋下,把我放回了地上,說到:「難得小貓咪妳提起勇氣來找我,但是我恐怕是愛莫能助了,我送妳回去妳父親那裡吧。」

  不,我不能就這麼回去!好不容易有這麼好的機會,絕對要把握住!

  我的雙膝壓在中庭走道的地磚上。

  「阿爾貝托大人…請您救救我們吧。」

  眼淚從眼角滑落。

  「我們真的是走投無路了…在這樣下去…我們全部都會被殺光的…我不想要看到家人死掉…請您救救我們吧。」

  雙手伏地,額頭也毫不猶豫的往地磚上磕—

  但是卻沒有預想中的痛感,倒是感覺到自己的頭部周圍被魔力包覆,看來是阿爾貝托用風魔法阻止了我磕頭的舉動。

  阿爾貝托似乎有些困擾的嘆了口氣,露出無奈的笑容說到:「小貓咪,磕頭可不太好,聽話,我帶妳回去找妳父親—。」

  「不要!如果您不同意我就要跪在這裡!頭也一定會磕的!」

  說完之後,我加大了自己脖子的力道,並立刻把注意力放在頭部周圍的魔力上,就像是破壞再生公爵給的黑色手環那時一樣,全力吸收魔力—

  「這是…!」阿爾貝托有些驚訝的張開了嘴巴,下一秒,阿爾貝托的身影就從我的眼前消失了,視野中只剩下被我身體的陰影壟罩的一塊塊地磚,以及有些許疼痛的額頭。

  「請阿爾貝托大人救救我們家吧!」

  阿爾貝托並沒有馬上回話,而是沉默了大概五秒左右,才說到:「原來妳會魔法啊,什麼時候學的?…不過這問題還不急,妳先把頭抬起來,我再聽妳說妳的請求。」

  「您先同意了,我才會抬頭。」

  「妳先抬頭了我才會聽聽看,不然我就當沒聽到。」阿爾貝托用自我們交談以來最嚴肅的語調說到:「先抬頭,然後站起來,不然什麼都沒得談,我可以選擇掉頭離開,讓妳自己跪在這裡,一樣不會得到我的幫助。」

  疼愛小孩子,但是也不會輕易的因為小孩子的威脅而同意要求…果然還是一個十分理智的人,看來阿爾貝托不是討厭被人威脅,就是討厭小孩子做這種卑躬屈膝的事情…無論如何,我還是不要繼續觸犯他的逆鱗比較好。

  我緩緩地站起身來,並回應到:「…我知道了…擅自做出這種舉動真的很抱歉…。」

  「知道就好。」阿爾貝托用風魔法把輪椅稍微推向前,並伸手摸向我的額頭,似乎有些心疼的說到:「妳看,就叫妳不要跪了,把額頭都磕紅了,要是不小心弄傷臉,嫁不出去可怎麼辦?」

  那就正好讓您負責,讓您娶我…這種玩笑話在剛惹對方生氣後,我當然是說不出口的,最好還是老老實實地請他幫忙吧。

  「阿爾貝托大人,我想拜託您和我訂下婚約,這就是我想向您請求的。」我直視阿爾貝托的雙眼認真地說到,以此來告訴他我不是開玩笑的。

  「這樣啊,妳是想依靠締結婚姻和我們家族建立聯繫啊,雖然並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得先告訴妳,我必須是個忠臣,所以如果陛下堅持的話,我不會去阻止他毀滅妳的家族,一定能保住的就只有那時作為我妻子的妳的性命吧,這和妳的目標應該不太相同吧?」阿爾貝托也認真的反問到。

  …雖然是這樣,可是只要婚姻締結了,陛下一定也會顧慮到阿爾貝托這個下任家主的感受,或許就不會對我們家趕盡殺絕了…所以就算只是保住我性命,那也已經足夠了…。

  「您是皇室派的重臣,國王陛下應該會顧慮他人眼光,不會輕易屠殺重臣妻族,我是這麼認為的。」

  「唉—。」阿爾貝托嘆了口氣,說到:「妳不懂陛下,陛下怎麼可能因為小小的婚姻就停手。」

  怎麼會…要是婚姻都沒辦法讓國王陛下猶豫的話…我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我握緊拳頭,心裡滿是不安和焦躁地問到:「那…至少也能讓國王陛下猶豫一二吧?」

  「或許吧,雖然這麼說對妳來說可能有些刺耳,但是陛下不是昏君,即使是年老的現在,也還是擁有著常人無法企及的智慧,想讓陛下改變想法的話,你們唯一的方法,就是讓陛下看到你們家族為陛下所創造的利益大過留下你們家族的壞處,否則保住整個家族是不可能的事情。」阿爾貝托再次摸了摸我的頭,似乎在安慰著我。

  「…我們家族什麼都沒有,擁有的只有自兩百年來所累積的兩家之間的血債和仇恨…這樣的我們能為國王陛下獻上什麼?要獻上什麼才能保住我們的性命?」把似乎話語從喉嚨中艱難的擠出嘴巴,我感覺到了絕望,而溼了眼眶。

  「是啊,大概什麼都還不了,什麼也給不了吧。」阿爾貝托語重心長地說到:「陛下既已出手,那就已經算是不可解的死局了…直系一脈的男性極難逃脫牽連,妳要做好心理準備。」

  「…拜託您救救我們吧…拜託您救救我們吧。」別無辦法的我,就算知道不太可能,也只能不斷的哀求到。

  「我能做的有限,很難拯救妳全部的家人,向我求助的話,我對妳的幫助僅限在不會踰矩的情況下來進行,這就是我的極限,所以我再問妳一次,即使知道我是這樣的人,妳也要向我請求幫助,讓我娶妳為妻嗎?」阿爾貝托把我的左手放在他右手的掌心上輕輕托起,神情認真的說到。

  在面對一國之君時,任誰大概都是無法鼎力相助的吧…在眾多人選之中,就算只拿出殘餘的力量,阿爾貝托也一定是其中能給予最大力量的協助者了…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請您娶我為妻吧,就算只是您有限度的幫忙,也拜託您了。」我低下頭說到。

  阿爾貝托用左手摸了摸我的頭,很快的回應到:「好,那麼我會立刻安排訂婚儀式,大概兩周的時間應該就能讓妳正式成為我的未婚妻了,賭上我作為巴勒笛費羅侯爵家下一任侯爵的名譽,我一定會保住妳的性命的。」

  阿爾貝托他如此乾脆且有力的回答,看起來真的是相當的可靠…在感覺到安心的同時,也感覺到了像是自己變成了寄生蟲一樣的自我厭惡…但是至少我成功了,我成功達成了第一階段的目標。

  但是就在我還在懷疑自己究竟該由衷感到高興,還是感覺到挫敗時,阿爾貝托突然說到:「這幾天跟妳的家人好好過吧,畢竟妳之後就不能經常和他們見面了。」

  「欸…為什麼…?」

  「要能確保妳性命的方法,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先讓妳和家族斷絕關係,這樣才能完全避免牽連,我才更有理由保護住妳。」阿爾貝托溫柔的摸著我的頭,用安撫的語氣說到:「用這幾天來好好對家人道別吧。」

  不,我不想要離開家人,如果能保護住所有人的話要我怎麼做都可以,但是如果只能保住我一個人的話,我不想這樣選擇,還不如和家人們待在一起,就算是死也好過分別。

  這樣的思緒化作簡短的話語說了出口:「不要!我不想要離開家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