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邪惡貴族的女兒 3-186 中庭的貓叫聲

空想能手 | 2021-09-15 23:47:08 | 巴幣 28 | 人氣 93


  現在的我並沒有在跳舞,甚至是違反了規定,進去了本來不該進去的地方,目前蹲在正好能遮住我的身影的樹叢後面觀察情況。

  如果要說是什麼導致了這種狀況的話,那主要是我自己這麼決定的,因為我剛好看到了我的主要目標『阿爾貝托•巴勒笛費羅』,不知為何竟然來到了子爵的區域,我於是在看到他的身影後,馬上告知了父親和哥哥們這件事,然後立刻就跟了上去。

  結果他居然一直朝男爵家的區域前行,最後甚至進去了其中一條給男爵通向廁所的走廊,我只能也裝作尿急,騙了管控出入的那名侍者,進到了走廊裡,並看到了阿爾貝托突然轉向了左邊,就這麼進去了左邊的那間『房間』。

  只是在我走近看了才知道,這裡哪裡是一間房間,分明就是一個栽種花草的中庭,這也才注意到這條走廊的房間意外的少的事實,看來有其中的一大部分就是被這座花園給佔走了空間。

  本來還猶豫著,不知道應不應該進去,但是走廊上卻很剛好的沒有半個人,管制進出的侍者也正好沒看著這裡,這麼好的機會,我也只能把心一橫,進去這個中庭,一邊以樹叢來掩蔽自己的行蹤,一邊隔著樹叢的葉片、枝葉間的縫隙尋找著阿爾貝托的蹤跡。

  因為阿爾貝托的輪椅還蠻顯眼的,其實確定阿爾貝托所在的位置也不過是幾十秒的事情,我於是也小心翼翼的慢慢靠近阿爾貝托所在的位置。

  結果還隔著大概七、八公尺的距離,就聽到了阿爾貝托的方向傳來,富有磁性的男低音:「誰?」

  也對啊,眼睛失明的人多半聽力都很好啊,這樣怎麼可能不被發現呢…唔…只能放手一搏了嗎?

  「……喵…喵…喵~!」我強忍著尷尬,發出了自認為最像的貓叫聲。

  怎…怎麼樣?有辦法蒙混過關嗎?

  因為現在的位置只能看到阿爾貝托的後背,所以完全看不到阿爾貝托的表情和眼神,難以判斷阿爾貝托現在的情緒…現在我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在原處冒著冷汗等待阿爾貝托的反應。

  然後,他轉過了身,臉上還帶著一絲笑容。

  這…這是露餡了吧—還在猶豫著要不要直接跳出來道歉的我,在此時又聽到了阿爾貝托的聲音,於是一時停下了動作。

  「…原來是小貓咪啊,我還以為是什麼壞人來偷聽呢?」阿爾貝托笑著說到。

  雖然沒被戳破的確是好事,但是這種有點像是成人在跟小孩子對話的有些裝稚嫩的語氣…該不會只是在裝作沒發現我吧?

  心中的疑問還沒獲得解答,接著就看到阿爾貝托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臉朝著我所在的方向說到:「來,小貓咪,跳到我的大腿上來吧,讓我摸摸你。」

  這…我總不可能真的跳上去吧,我這身板可比一般貓咪大多了,而且人家雖然沒有視力,但是總是有手跟皮膚的,真的跳上去恐怕馬上就要露餡了……不對啊,我幹嘛要想跳上去之後的問題?既然我現在是一隻貓咪了,聽不懂人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以貓咪的性格來看,就算真能聽懂也不一定會聽話呢,我直接偷偷離開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啊—我這麼想著,就打算遠離這裡。

  但是就在輕輕地踏出第一步後,我又突然想到—

  等等,我本來就是要尋找一個獨處的機會,現在不就是最好的機會嗎?雖然不知道他知道我是一個人時,會有什麼反應,而且他剛才看起來有點像是在等其他人,但是我可以用折衷一些的方法,假裝自己真的是貓咪,然後藉機更靠近他,這樣他應該不會警戒我,比我之後在潛進來容易多了,只要最後我不要跳到他腿上應該就沒事了。

  然後再等他和那個他等的人說完話,我再出來單獨和他說話就可以了,反正亞德里安哥哥說過阿爾貝托對小孩子很能容忍,無論是在那之前就被發現,還是之後我自己跳出來找他說話,他應該都會笑著原諒我吧?

  這樣判斷到,我正打算保持蹲著的姿勢前進時,腦中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貓咪是用四隻腳來走的,我用兩隻腳走路難道不會被聽出來嗎?

  於是我把雙手都按到了地上,就像是一隻真的貓咪一樣用四隻腳前進…一想到要是被人看到我就忍不住有些害怕,也對這樣的姿勢感到有些害羞,不過沒關係的,反正我現在還是在樹叢後面,沒有人看得到我的,那麼羞恥心什麼的一點都不重要!把握住眼前的機會才是頭等要事—

  突然一個好像有聽過的聲音的出現,讓我直接把剛才激勵自己的話語全部拋諸腦後,嚇得魂飛魄散,僵在了原地,完全不敢動彈。

  「嘻嘻嘻,阿爾貝托閣下,真是不好意思啊~居然讓你在這裡等我~。」那個聲音笑嘻嘻的說著,那種像是在開玩笑的語調和笑的方式,也讓我立刻就知道了對方的身分。

  是哈維!那個行政長官!為什麼他會跟阿爾貝托約在這裡啊?在亞德里安哥哥給的檔案裡應該是沒有記載這部分的消息的啊?難道兩人有私下的交情?

  「不會的,行政長官閣下,想必您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才會來找我的。」阿爾貝托收起笑容並把雙手都放在了大腿上,用魔法把輪椅轉了個方向,同時連話鋒都一轉的說到:「不過我還有別的客人,所以還請行政長官閣下盡快說完。」

  是公事?還是國王陛下安排的私事?不管是哪個,如果我被發現聽到了內容都很不妙啊…但是知道國王陛下的動作對我們家也有好處,何況我已經進退兩難了,就算不聽內容,只要被抓到,我也會被當作聽過內容的吧,既然避不開,那就聽了吧,聽的越清楚,在腦袋裡記得越熟越好。

  「哎呀~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啦~只是一點點小問題而已啦。」哈維嘻笑著接著說到:「陛下之後會安排第四王子殿下作為北方軍事監察使,但是第四王子殿下畢竟根基不穩,說的話恐怕難以服眾,所以啊~我個人認為還是需要一個大人物鎮鎮場子~希望阿爾貝托閣下能適當地參加之後幾個殿下會參加的宴會,替陛下收攏北方未定的人心,穩固殿下在北方的影響力才好~。」

  阿爾貝托稍稍考慮了一會兒後說到:「…是嗎?這並不算是什麼難事,我當然是願意協助第四王子殿下的,只是我只是家族的繼承人,公信力上來說恐怕還不是最好的…閣下難道不該請宰相大人去坐鎮會更好嗎?為什麼反而選擇了我?」

  「嘻嘻嘻,這個嘛~畢竟宰相大人他過幾天就要回王都了,沒辦法一直待在弗洛利雷城裡,而且—宰相大人畢竟好像稍稍~有些傾向貴族派,並且過度親近第一王子,這讓陛下有些警戒呢~。」哈維笑嘻嘻的說到。

  原來宰相並不受到國王陛下的信任嗎?而且還傾向貴族派、親近第一王子?這還真是令人意外的消息呢,不知道父親他們知不知道呢。

  「那好吧,我明白了,如果陛下真的無法信任宰相大人的話,我會遵從陛下的意思,在留在這裡的期間盡力輔佐第四王子殿下的。」阿爾貝托回應到。

  「閣下能同意真是太好了呢~那麼之後我會再差人給閣下送去殿下的行程表,並重點標註幾個必要的行程的,至於其他沒有特別標註的行程,閣下就隨自己的意選擇參不參加吧~嘻嘻嘻。」哈維笑著把一本筆記本交給了阿爾貝托。

  「明白了。」阿爾貝托接過筆記本,接著問到:「還有什麼事情要交代嗎?」

  「沒了沒了~暫時就只有這樣了~那麼這件事就拜託閣下了~。」哈維嘻笑著說到:「那麼便談完了,閣下要跟我一起離開嗎?」

  「不用了,我和別人約在這裡,之後人就會過來,閣下先走吧。」阿爾貝托回答到。

  哈維稍微瞪大眼睛,看起來稍稍有些驚訝的說到:「喔,沒想到閣下居然還會和人私會啊~這還真是讓我意外呢~雖然我們現在也算是私會就是了啦~。」

  見阿爾貝托沒有回答,哈維就把左手手背抵再下嘴唇附近,裝作鬼鬼祟祟的樣子,像是要說悄悄話一樣,卻用一般音量說到:「…是女的嗎?」

  「…應該是吧。」阿爾貝托回答到,不過言詞間不知為何帶了一絲笑意。

  「欸,連性別都不確定的嗎?閣下難道是男女通吃嗎?這簡直…簡直…。」哈維突然比出大拇指,並話鋒一轉的說到:「簡直就跟我一麼一樣啊!沒想到竟然再意外的地方有相同的興趣呢!都可以說是知音、摯友啦!這樣吧,我給閣下介紹間不錯的男娼館,哪天我們約個時間一起過去吧。」

  「…我還是第一天知道你有這種興趣。」阿爾貝托就像是不小心知道了自己完全不想知道的事情一樣,扶著額頭深深嘆了口氣,並接著說到:「我並沒有喜好男風,或許閣下還是找其他志同道合的一起去會更好。」

  「什麼啊,居然不是嗎?那也沒關係~去普通娼館也行啊~讓我們增進一下友情嘛~。」哈維笑意不減的說到。

  「…不是讓我幫助第四王子殿下嗎?兩個輔佐殿下的重要人物都去花天酒地了算是什麼事…。」阿爾貝托再次嘆了口氣。

  「哎呀,那好吧,等之後行程比較不緊湊的時候我再約閣下吧~今天就先這樣了~。」哈維很快就走回了走廊,在臨走前還把頭探回中庭,嘻笑著說到:「那閣下好好享受~方便的話之後請告訴我感想~告退~嘻嘻嘻~。」

  丟下這句話之後哈維才滿意的離開了…果然是個讓人煩躁的怪人啊,連阿爾貝托這個同一陣線的人都受不了啊…。

  「…那麼小貓咪,可以出來了喔,現在的話已經可以單獨相處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現在應該是妳最期待的狀況才對。」阿爾貝托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把我從思緒中拉回了現實。

  欸…是在跟我說話嗎?而且這種說法…感覺根本就是已經猜出我是一個人了啊!難道剛才他和哈維說跟人有約,其實就是為了幫我打掩護嗎?真的是個大好人啊…但是果然裝貓叫聲有點太勉強了啊…而且我還用這種姿勢趴在地上…。

  唉…好丟臉…乾脆順勢用雙手往地下挖一挖,再鑽進這個剛挖好的洞裡吧…。

  「還是不願意出來嗎?那我就要用些小伎倆讓妳自己出來了喔?也算是對小貓咪妳偷聽的小小懲罰吧。」阿爾貝托此時已經轉向了我,手裡還拿著一支十五公分左右的金屬魔杖。

  小小…懲罰…?

  在我理解那是什麼意思前,就感覺到自己被魔力所包裹住,並且就這麼被拋向了天空—

  「欸…欸欸欸欸!欸呀呀呀—」

  因為過於突然,我發出了一點都不像女孩子的慘叫聲,在半空中被上上下下的搖晃著—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