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邪惡貴族的女兒 3-184 熟悉的笑容

空想能手 | 2021-09-12 10:08:20 | 巴幣 24 | 人氣 84


  羅爾柏牽著安娜貝兒的手,在走道的邊緣等待著音樂結束,切換成下首歌曲的時機。

  安娜貝兒輕聲問到:「…我聽說了,庫沙塔魯城被襲擊的事情…還有犯人現在也仍然在迪薩郡作亂的事情…情況很危險吧。」

  「確實不安全,但是那也無所謂,反正回家之後我就會一直窩在宅子裡,要死也是城裡的衛兵和領民先死,只要我們家還在,根本就沒差。」羅爾柏似真似假的說著,對他來說只要家人和家族的生命得以延續,的確什麼都是可以犧牲的,只是如果問他會不會讓衛兵和領民毫無意義的死去,那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都已經鬧得這麼大了…亞黎那邊沒有任何反應嗎?陛下難道真的—。」「妳到底是來跳舞的還是來談我家事的?要是沒有要跳我可就走了。」羅爾柏打斷了安娜貝兒的問題,並白了安娜貝兒一眼。

  羅爾柏刻意聳聳肩,裝作有些不耐煩的樣子說到:「我看起來像是知道這種事情嗎?居然還問我亞黎…而且比起關心我們,妳家似乎也沒有多安穩啊,孤兒寡母的,要小心親戚的侵占啊。」

  或許是因為羅爾柏的話命中了安娜貝兒的痛點,安娜貝兒一時陷入了沉默。

  這當然不是羅爾柏瞎矇的,而是羅爾柏在調查各家現況和背景時發現的,安娜貝兒已逝丈夫的兄弟正對家主之為虎視眈眈,不但在家族會議上時常刁難母子二人,甚至還有派過一、兩次殺手,幸好都被家裡忠誠的侍衛給制服,只是由於沒有打敗對方的力量,所以目前他們母子還是只能身處危險之中。

  這些羅爾柏都知道,只是因為羅爾柏不想被任何人知道自己實際上的工作,所以說得好像毫不知情、按照常理亂說一通的樣子。

  曲子也在此時剛好到了結尾,除了少部分體力不錯的人,其餘大部分跳舞的人大都移動到走道兩側,和原本走道兩側的人替換位置,羅爾柏和安娜貝兒於是來到了走道之中,等待音樂的播放。

  「…好,不說家事,我們來說說你的事情吧。」安娜貝兒把手搭在羅爾柏的肩膀上,接著說到:「…斯托諾瓦家並不是沒有錢,為什麼你寧可去嫖娼,都不願意找對象結婚呢?」

  「這是兩回事,我不喜歡被綁住,沒有時間管老婆的事情。」羅爾柏刻意省略了『沒有時間』之前的『也』字,來讓人誤以為『不喜歡被綁住所以沒有時間』,而不知道『不喜歡被綁住』和『沒有時間』其實是兩件事。

  「…只是單純的對象不同了…還是你變了?」安娜貝兒似乎的確中了這言語上的陷阱,有些落寞的說到。

  音樂也在此時播出,在周圍的眾人皆開始跳舞之際,這種落寞和沉默也更加明顯了。

  我的內心雖然沒變,但是我不可能為了愛情捨棄家人,那麼就只能繼續維持現狀,不可能有其他的選擇—

  羅爾柏這樣想著,嘴上則回答到:「…都無所謂了,不管我是變了還是沒變,現況都不會有什麼改變。」

  羅爾柏有些不敢直視安娜貝兒的視線,於是只能看向安娜貝兒的雙腳,假裝是在準備要注意對方腳步移動的狀況,並接著說到:「…我們也開始吧。」

  「…好。」安娜貝兒回答到。

  在樂曲的下一個八拍開始後,兩人都邁開了腳步,隨著節奏開始輕微的搖擺著,只到樂曲結束兩人都沒有再說半句話。

  不過就算只是寧靜的氣氛,羅爾柏看著這位許久未見的女性那張有些許陌生的臉,還是感覺到一絲溫暖滲入了自己的內心—



  樂曲再次來到了結尾,羅爾柏的內心浮現出些許的遺憾,但是這種程度的感性很快的被他自己的理性壓了下來。

  好不容易已經跟她撇清了關係…可不能讓她再陷入危險了…我只是用以抵銷所有髒活的罪過的一枚棄子,遲早都會因此而粉身碎骨…絕對要避免有人和我密切來往—羅爾柏低下頭來,再次避開了安娜貝兒的視線。

  之後讓我安插在貝格提夫家家裡的管家想辦法多雇用些護衛來保護她就好…這樣是最好的…不可能有其他選擇……必須在這裡道別,就此斬斷所有聯繫才行—羅爾柏下定了決心,抬起頭來,正打算說些道別的話語,卻在四目先對的瞬間看到了對方張開了嘴巴,先他一步發出了聲音。

  「…說什麼都不會改變,都只是你自己不想改變的藉口罷了。」安娜貝兒加大了雙手的力道,向是為了怕他逃跑而抓穩了羅爾柏一邊肩膀和另一邊的手臂。

  「妳說什—。」「閉嘴,弟弟沒有忤逆姊姊的資格。」安娜貝兒那張憔悴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自信的微笑,讓羅爾柏不禁一愣,連臉上應該要表現出來的暴躁表情都沒能維持住。

  我還以為是歲月流逝的關係,才會讓我感覺安娜貝兒有些陌生…不過原來是這樣啊…原來是因為她的臉上少了一直以來的笑容嗎?—羅爾柏呆愣的看著眼前女性的臉龐。

  「改變從現在開始,所以再跳一曲吧。」「啊…呃…啥!?」羅爾柏一時沒能反應過來對方說了什麼,而且就算後來理解了突然如此跳躍的話題,也還是搞不清楚對方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不,不對吧?我們剛才就說只跳一曲了—。」「少說那些沒用的,我說跳就給我跳。」羅爾柏試圖反駁,結果安娜貝兒用更強烈的語氣打斷了他,口齒清晰、言詞犀利,看來剛才能夠寧靜的原因,是因為安娜貝爾都在醞釀情緒、斟酌字句了。

  「對,我們說好的是一曲,剛才我們可不是從頭開始跳的,所以還不算一曲,所以必須補上不是嗎?」安娜貝兒微笑著說到。

  平常性子溫柔安靜的安娜貝兒的確偶爾會這樣突然任性的提出要求呢…而且多半都只向我提出要求…呼…真是的…這可讓人怎麼拒絕啊?—一直以來表現在臉上的面具終於碎裂,羅爾柏臉上露出有著些許無奈的笑容,但是笑容中更多的是藏不住的喜悅。

  「…真是詭辯呢,安娜貝兒,難道我們接下來要只跳開頭?」羅爾柏微笑著反問到。

  「如果羅爾柏你能讓我們挑到中途離場,不會引人注目的話,那跳到開頭就結束也可以。」安娜貝兒剛說完,音樂很應景的再次響起,安娜貝兒於是微笑著接著說到:「那麼,羅爾柏你想要姊姊我怎麼做呢?」

  「安娜貝爾,妳只大我兩個月,不要一直姊姊姊姊的自稱…不過這個舞嘛—。」羅爾柏加大了自己腰背的力量,把安娜貝兒向自己拉近一些,然後輕輕點了個頭後,微笑著說到:「當然還是要跳的。」

  安娜貝兒雖然一時有些驚訝的瞪大了眼,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平靜,蒼白的臉頰上多出一抹明顯的紅暈,看起來相當高興的笑著說到:「可是我們已經又錯過開頭了喔。」

  羅爾柏這次毫不猶豫的微笑著回答到:「那就再跳一曲。」

  「如果又再錯過呢?」安娜貝兒再次問到,同時和羅爾柏一起擺動著身體,兩人的舞步也都比剛才還要輕快和迅捷。

  羅爾柏看起來很自然的和安娜貝兒的雙眼對視,並用帶著一絲溫柔的語調再次回答到:「那就再跳一曲,安娜貝兒,只要妳想,我就陪妳跳。」

  然後這股粉色的氛圍也在羅爾柏說出下一句話後立刻破滅—

  「如果我身體還受得了的話,說實話我現在全身又熱又痠痛,腳已經痛得不行了,恐怕最多在奉陪一曲,再多我的膝蓋就受不了了。」羅爾柏苦笑著說到。

  對這樣煞風景的發言,安娜貝兒高興的笑出了聲,並說到:「那好吧,跳完下一曲後,就先去休息吧,剩下的就欠到下次吧。」

  「哈哈,那我還真是謝謝妳了。」羅爾柏看起來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兩人的身影就這樣在走道上輕快的舞動著—



  尤爾根看著那兩人的互動,雖然聽不見他們對話的聲音,但還是察覺到了曖昧的氣氛,於是看起來提不起勁的樣子說到:「…看起來真的是有一腿的樣子啊。」

  然後他轉頭看向比自己大上幾歲的安娜貝兒的兒子,撐著自己的下巴,看起來無精打采地問到:「你就這樣放任自己的母親跟那樣的男人廝混,你自己都不會覺得奇怪嗎?男爵大人~。」

  安娜貝兒的兒子看了他一眼後,又轉頭看向那兩人,露出欣慰的笑容說到:「父親已經去世十年了,除了孤獨感,母親還要面對親戚們的各種壓力,導致母親的精神狀況越來越差…直到她知道了一些羅爾柏這個男人的事情後,才好了很多。」

  安娜貝兒的兒子轉頭和尤爾根對視,認真地說到:「我愛我母親,我希望她能好好的活著,為此就算她再婚,生出一些同母異父的弟弟妹妹也沒關係,單憑母親捨命保護我的這幾年,她就值得享有這樣的自由,我會給她這樣的自由。」

  「可是…那個男人是個敗類啊…你母親只會被傷的更深吧…。」尤爾根指著兩人的方向說到。

  不過安娜貝兒的兒子反而莫名一笑,看起來別有深意的說到:「我只能說,看一個人不能只看表象,我見過那男人裡面的部分,所以覺得可以相信他。」

  「那他裡面的部份是什麼啊?」尤爾根看起來不以為然的說到。

  「秘密,想知道的話就自己想辦法撬開那個男人的嘴巴吧,我覺得這樣比較好。」安娜貝兒的兒子伸出一隻食指抵在嘴唇上。

  「好喔,我才不相信那個肥豬敗類能有什麼好的內在呢,也沒興趣知道。」尤爾根一副完全沒興趣的樣子說到。

  「也好,這也是你的自由。」安娜貝兒的兒子這樣說完後,把視線放回了那兩人身上,他和尤爾根的對話也就這麼中斷了。

  看著那兩個人的舞姿和笑容,安娜貝兒的兒子也再次露出了微笑—。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