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邪惡貴族的女兒 3-189 做夢去吧

空想能手 | 2021-09-21 23:40:47 | 巴幣 22 | 人氣 61


  「哎呀~結果還真沒想到呢~和阿爾貝托見面的神秘人居然是斯托諾瓦家的一個女孩呢~。」此時在自己的位置上坐著,看起來在休息的哈維嘻笑著說到,同時仰望著站在自己前方,離自己的臉不到十公分距離的女僕,毫不客氣揉捏著眼前這名女僕被黑色絲襪所包覆的細小卻結實的大腿。
 
  女僕沒有絲毫害羞和厭惡,就像是一個披著人類臉皮的機器人一樣,面無表情地回答到:「是,不會有錯的,很多貴族都親眼看到了他們一起並行的畫面。」
 
  「嘻嘻嘻~看來他們是故意這麼做的呢~恐怕是為了讓之後的訂婚儀式容易一些吧~。」坐著的哈維兩手分別抓住其中一瓣的屁股肉,並把自己的臉在女僕的腹部上蹭了蹭,然後露出滿意的笑容說到:「立意良善,可惜太過張揚了啊~阿爾貝托終究還是小看了事情的嚴重性呢~。」
 
  「您需要我出手嗎?如果只是斯托諾瓦家的那個女孩,我能成功。」女僕彷彿沒有察覺哈維的動作一樣,繼續面無表情地回答到。
 
  「是啊~如果是艾希妳A級的實力~肯定是能輕易得手的吧~但是啊~。」哈維雙手的動作停了下來,笑意更深的說到:「我豈是這種愛好殺戮之人呢~?現在完全沒有殺了她的必要喔~。」
 
  「那麼就是不予理會?」艾希反問到。
 
  「也不是這麼說的啦~如果說要放置還是做些什麼的話~那肯定~還是要做些什麼的~。」哈維把自己的臉從艾希的腹部抽了回來,靠在椅背上微笑著說到:「只是不需要殺戮,也不需要謠言,甚至連我都沒必要出手,現在,我只需要寫一封書信~自然會有人來解決這件事的~。」
 
  哈維向艾希伸出一隻手,艾希便從自己的空間袋中拿出信紙和羽毛筆,給哈維雙手奉上。
 
  「呼~真是可惜了斯托諾瓦家的一番心計啊~對你們這樣的努力掙扎~我也只能這麼告訴你們了~。」哈維把椅子轉向桌子,把信紙平放在桌上,舉起了羽毛筆,露出了銳利的眼神和一抹壞笑說到:「做夢去吧~此路不通喔~。」
 
  隨後,羽毛筆的筆尖滑過紙張,黑色的墨水在信紙上暈開來—
 
 
 
  畫面來到不遠處的某個男爵區域的地方,幾個少年圍著一名女孩擺出嘲諷的笑容。
 
  「哈哈,不過是施捨給妳幾筆生意,妳就真以為我這種擁有純粹的高貴的人上人會偏愛妳這種低賤混血,邀請妳跳一支舞?妳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其中一名少年趾高氣昂的說著。
 
  哼…果然是這樣啊,也不太意外就是了—莉薇亞·斯托諾瓦看著眼前這名異性的低俗與不理智的表現,輕輕嘆了口氣。
 
  至於她為什麼此時沒有待在斯托諾瓦家那邊,而是自己跑出來的理由—一開始是因為她還在懷疑父親和兄長是否已經接受自己了,為了不想知道他們所想的,而打算直接避開家人之間可能會親密接觸的舞會的部分。
 
  不過這方面的懷疑因為艾格妮絲的幫忙而消退了許多,所以現在變成是因為她害怕看到自己那些家人的選擇,她擔心自己又會因為父親和兄長選擇艾格妮絲而又產生忌妒、不忿之心,所以事先約好了跳舞的對象,在舞會開始之前提早離開。
 
  結果很明顯地果然又找錯了人選,但是這已經是最有可能不會嘲諷我的人選了…至少七、八成的貴族都會嘲諷血統不正之人,猜錯的機會本來就比較高—莉薇亞這樣想到,同時開始盤算著接下來自己要怎麼打發時間。
 
  既然已經出來了,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至少也要艾格妮絲跳舞跳過至少兩輪再回去,這樣的話,父親和澤維爾就不會因為選擇跟誰跳而為難了—莉薇亞這麼想著。
 
  「草!竟敢無視本公子!我可是下一任的家主繼承人!是下一任的男爵!妳這雜種竟然還敢這樣無視我!」那名少年看到莉薇亞一副完全都不在意的模樣,惱羞成怒,伸手硬拉莉薇亞的頭髮。
 
  莉薇亞痛得皺眉,瞪了那名少年一眼,心裡雖然憤怒,但是她並沒有選擇立刻推開對方,或者直接痛打對方一頓。
 
  畢竟露出柔弱的表現來獲取同情是很重要的,尤其是作為生意人的時候,客戶可以得罪,但是我需要獲得比得罪的客戶還多更多的客戶,裝軟弱至少不會引起他人的憤怒…至少我也要等到我留下明顯的傷痕時才能動手—莉薇亞心想,就開始裝哭、掙扎。
 
  直到自己真的被對方扯開一部份的頭皮,血液從右側臉滑落之時,莉薇亞才裝作猛力掙扎的模樣,把手猛然一伸,把自己的指甲直接刺向對方眉毛的上方位置,然後手指收成貓爪,向下用力一刮,就留下了四條經過眼睛位置的紅線。
 
  「啊!死雜種!我的眼睛!啊!啊!」這下哭鬧、呻吟的人又多了一個,那名少年摀著雙眼,在地上難堪的反滾著。
 
  莉薇亞則藉機準備逃跑,卻被少年的朋友和隨從攔住了去路。
 
  …我身邊現在只有帶女僕,硬闖是闖不過的,那乾脆就留下來挨個幾下吧…又不是沒挨過—莉薇亞這麼判斷,暗示女僕們回去求援,自己則選擇待在原地。
 
  不久之後,那名少年似乎終於平息了痛感,一臉憤怒地站起身來,罵到:「妳這雜種!竟敢傷我!」
 
  喊出聲的瞬間也一腳踢向了莉薇亞的肚子,這次就不需要演了,莉薇亞倒在地上,蜷曲身體,發出呻吟。
 
  而少年還不罷休,抬腳就打算朝莉薇亞臉上踢去—
 
  下一秒,一隻比少年還粗得多的腿,踢在了少年的側腰上,把少年直接踹倒在地。
 
  而那條腿的主人,是一名男青年。
 
  男青年冷眼看著地上同樣在呻吟的少年,語氣冰冷的說到:「我也是貴族嫡系,我踢你總可以了吧。」
 
  「別再讓我看到你接近她,你這傷害女性的人渣。」男青年丟下這句話後,就回過頭用公主抱來抱起地上的莉薇亞,颯爽的離開了現場,完成了英雄救美。
 
 
 
  莉薇亞被對方抱在溫暖卻不算柔軟的硬實胸膛上,雖然沒有那麼舒服,卻莫名的感到安心。
 
  「…謝謝你幫助我,奧斯卡先生。」莉薇亞看著這張不太熟悉卻親眼見過的男青年的臉龐,向他感謝到。
 
  「不,雖然我高興幫上了妳,但是我來得有點太晚了,我聽到了那個人渣淒慘的叫聲才趕來的,結果還是讓妳被他施暴了,所以我也不算是完美的救到人,妳可以不用感謝我。」奧斯卡的表情中有著些許的憤怒,不知道是在自責還是氣那個少年,不過他看著莉薇亞的眼神中更多的是心疼。
 
  莉薇亞於是伸起自己的左手輕拍了一下奧斯卡緊繃的臉頰,忍著痛說到:「…你還真是濫好人,要是你不來救我,我也只會再多受折磨而已,我對你只會有感謝,所以你也沒必要這樣的自責,接受我的感謝就好了。」
 
  「好吧,雖然我覺得自己沒什麼資格獲得妳得感謝,不過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接受莉薇亞『妹妹』的謝意囉。」奧斯卡向莉薇亞眨了眨眼,用半開玩笑的語調說到。
 
  這個『妹妹』之詞一說出口,莉薇亞原本只是按在奧斯卡臉頰上的左手手勢一變,捏住了奧斯卡的臉頰,還扭了一小圈,雙眼瞪著奧斯卡說到:「…不准叫我『妹妹』,我說過了。」
 
  「疼疼疼,妳都說我救了妳了,這樣我們還不夠熟嗎?叫個妹妹也是理所應當得吧—啊,疼疼疼。」奧斯卡被攢著的臉頰肉多轉了半圈。
 
  「……好吧…你可以叫我妹妹。」莉薇亞有些無奈的說著,自己放開了奧斯卡的臉頰。
 
  「喔,我竟然真的獲得了這樣的殊榮啊,那麼事不宜遲,就來試試看吧,莉薇亞妹妹—疼疼疼。」奧斯卡才剛說到『妹妹』兩字,就馬上又被莉薇亞揪住了臉頰。
 
  「…還是算了,以後不要這麼叫我。」莉薇亞別開視線,似乎有些難為情的樣子,抓著奧斯卡臉頰肉的三根手指不自覺的加大了力道。
 
  「疼疼疼,哪有這樣的,莉薇亞妹妹…疼疼疼,妳剛才明明說過我可以這麼叫妳的,妳可不能反悔啊,莉薇亞妹妹—疼疼疼。」奧斯卡雖然叫著疼,臉上卻掛著很高興的笑容。
 
  這傢伙該不會是個被虐狂吧…—莉薇亞心裡浮現出這樣的懷疑,但是考慮到對方是自己的恩人,無論實際上有著什麼問題也都還是恩人,於是還是主動放開了對方的臉頰,有些無奈的說到:「…好吧,你可以叫我妹妹,我不會反悔的。」
 
  「那真是太好了呢,莉薇亞妹妹。」奧斯卡笑容滿面的說著。
 
  「唔…。」莉薇亞用自己的右手按著左手,以防自己再一次的出手攻擊。
 
  結果反而是奧斯卡把已經被捏得一片通紅的臉頰往莉薇亞湊進,笑著說到:「怎麼了,莉薇亞妹妹,這次不再來捏我了嗎?莉薇亞妹妹,還是妳想要捏我另一邊的臉頰平均一下啊,莉薇亞妹妹。」
 
  終於在奧斯卡的『挑釁』下,莉薇亞兩手並出,分別捏住奧斯卡兩邊的臉頰,狠狠的先扭上了一圈半,咬著牙說到:「短短一句話可以不要一直叫我妹妹嗎?算我拜託你了,奧斯卡先生。」
 
  「不然妳之後都叫我奧斯卡『哥哥』—啊,疼疼疼疼疼。」奧斯卡的話還沒說完,就因為兩邊的臉頰又轉了半圈而被迫停了下來。
 
  「免談!」莉薇亞用強烈的語氣拒絕到。
 
  「疼疼疼,看來之後只能再努力啦,有朝一日肯定會讓妳露出可愛的笑容,叫我奧斯卡『哥哥』的—啊啊啊,這次真的很疼啊。」奧斯卡因痛覺而眼角泛淚,卻還是笑得很開心。
 
  「做夢!」莉薇亞又狠狠一掐,這才放開了奧斯卡的臉頰。
 
  「是不是做夢可還難說呢—。」奧斯卡微笑著還打算說什麼時,遠方傳來了一聲男人的嘶吼—
 
  「可惡的臭蟲!居然連我另一個女兒都!咕…想和我的女兒在一起,你還是做夢去吧!」原來是還不明就裡的堤奧涅,正殺氣騰騰的向兩人奔來。
 
  自己的父親再眾目睽睽之下,因為自己而有了這樣的表現,讓莉薇亞覺得更加難為情了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哇~~~被這樣揉竟然沒生氣 是說如果能揉腳的話 沒....被盜....
2021-09-22 12:18:15
空想能手
畢竟在說正事,所以只能揉一把屁股(大誤
等哈維完成大部分的事情後就會有時間慢慢享受了,就能有更多玩法了(笑
不只揉 還要吸-咳咳,抱歉被盜,最近網路駭客還真是猖獗呢
2021-09-22 12:36:3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