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邪惡貴族的女兒 3-185 接頭的訊息

空想能手 | 2021-09-14 23:35:21 | 巴幣 22 | 人氣 64


  「哎呀,結果到頭來沒選其他人果然還是因為我的妹妹吧,羅爾柏你還真是專情呢。」奧茲柏特露出姨母笑,看著跳完舞之後的兩人說到。

  「…呼…呼…我現在…不想說話…。」羅爾柏半真半假的喘著粗氣,幾乎是因為沒有站穩而直接摔到椅子上癱軟著。

  「行吧,那我找人給你送毛巾跟水吧。」奧茲柏特招了招手,把離這裡最近的侍者叫了過來,和他說明狀況後,侍者便立刻去準備了。

  在侍者回來前的時間裡,安娜貝兒則蹲在羅爾柏身旁,並用自己的手帕擦拭羅爾柏的額角,雖然兩人臉的距離比跳舞時還要遠,但是或許是當時一頭的熱血已經冷卻了不少,兩人反而都不太敢直視對方的雙眼。

  瞥著安娜貝兒,說到:「別擦了,我胖,所以汗多,那小小一片的手帕是撐不住的。」

  安娜貝兒看著幾乎已經濕透的手帕,也只能認同的說到:「…好。」

  但是安娜貝兒雖然把手帕收了起來,卻還是以蹲著的姿勢待在羅爾柏身旁,羅爾柏雖然不知道她是因為過度勞累自己而愧疚,還是單純想在自己身邊多待一會兒,卻因為現在兩人之間沒有對話,也沒有任何的動作,就只有安娜貝兒看著自己,而感覺比剛才還心跳加速了些。

  羅爾柏轉動眼珠瞥向安娜貝兒的臉說到:「…那妳幹嘛還蹲著?」

  「我想多看看你…不可以嗎?」安娜貝兒直白地問到。

  羅爾柏差點因為這句而被自己的口水嗆死,然後故作鎮定的平穩語氣後說到:「我有什麼好看的?不過就是一塊正在不斷噴水的腫脹海綿罷了,妳還不如去看妳兒子呢,他長得可比我現在好看。」

  「但是我想多看看你。」安娜貝兒把臉又更湊近了些,接著說到:「因為我總覺得今天之後,我又沒什麼機會見到你了。」

  羅爾柏心中一跳,不過並沒有表現在臉上,只是擺出一副『懶得與你多說』的模樣,癱回椅背上說到:「真是無聊的妄想…隨便你吧,愛怎麼看就怎麼看。」

  「好。」安娜貝兒很快地應聲,並且還就真的把視線持續放在羅爾柏身上,並繞著他轉了幾圈,把羅爾柏前前後後看了個仔仔細細,讓羅爾柏都感覺有些坐立難安了起來。

  好在此時,去拿毛巾地侍者終於回來了,身邊多了這麼一個人,就不再有那麼明顯得單獨相處地氣氛了,這讓羅爾柏終於得以從這有些讓背後發癢的氛圍中逃脫出來。

  侍者也很認真地幫羅爾柏擦拭著頭部、頸部和手腳的汗水,並詢問羅爾柏有沒有帶備用的衣物。

  「有,在我的空間袋裡,等下我再去廁所換就好。」羅爾柏接著說到:「既然也清理得差不多了,你可以走了。」

  侍者鞠躬告辭後,羅爾柏也站起身來說到:「那我就先去廁所換衣服了,等下再回來。」

  並轉過頭向安娜貝兒特別叮囑到:「不要跟過來。」

  「好。」安娜貝兒輕輕點頭回答到。

  事情看似已經談妥時,奧茲柏特再次露出姨母笑插嘴到:「喔,這是覺得難為情了,所以害羞到想要逃跑了嗎?」

  「閉嘴,就你話多。」羅爾柏狠狠的瞪了奧茲柏特一眼,用雙手抓著自己的衣領抖了抖,快步的向廁所的方向離開了。

  沒有人注意到,此時的羅爾柏從衣領內裡摸到了一張摺疊成方形的小紙條,並暗自握在了掌心中—。



  到廁所裡關上門後,羅爾柏坐到馬桶上,並把紙條在手中攤開來—

  『現在離場,正門方向。』上面只有簡單寫著這些字。

  哼,總算是來聯絡我了啊,看來是想要我以身體勞累為由提早離開會場啊,雖然沒有明講往正門方向之後要做什麼,不過既然只說了這些就代表一定是一眼就能看出來了吧—羅爾柏心裡想著,並翻轉著紙張反覆確認著,確定什麼都沒有後,就把紙張揉成團,扔進了空間袋裡。

  話說回來,如果我沒有去跳舞的話,她要怎麼跟我聯繫?多讓我在會場多花些時間,讓別人以為我喝醉酒了之類的嗎?這還真是不太穩妥的辦法呢,帝國情報部難到沒有我想的那麼謹慎?—羅爾柏脫光身上濕透的衣服,從空間袋裡拿出了新的一套。

  不過無論是什麼,至少今天總算不算是白跑一趟了—羅爾柏露出銳利的眼神這麼想著。



  為了避免奧茲柏特一家和安娜貝兒母子他們起疑,羅爾柏隨便叫來一個會場裡的侍者,要他轉告他們自己『想早點回家休息』。

  雖然這樣轉告的做法相當不禮貌,但是如果是現在世人眼中的『羅爾柏•斯托諾瓦』的話,這樣的作法不但維持了自己本來的形象,還能節省不少時間,因此這麼來做可以說是理所應當。

  搞定了這個問題後,羅爾柏走了一段不短的路,來到了一開始進場時的大門口,告知了門口迎賓的接待員自己要提早回去。

  因為羅爾柏本來就不是什麼值得庫雷格斯侯爵家關注的人物,所以接待員甚至沒有登記羅爾柏離場,就這樣直接放行了。

  而現在在羅爾柏眼前的,就是那一大片的庭院,和要通往門口所需經過的漫漫長路,現在沒有任何馬車代步的羅爾柏也只能深深的嘆息,然後邁開腳步,走下台階。

  看來換了衣服也會馬上濕透的,完全就是白費工夫了—羅爾柏在心裡自嘲的想著。

  還好,就在羅爾柏踏上這段旅程前,一輛看起來外觀華美,沒有任何家紋、像是富商坐駕一樣的馬車從他的左側駛來,停在了他的面前。

  馬車上的陌生馬夫裝作和羅爾柏熟識、被羅爾柏叫喚來此的樣子說到:「羅爾柏大人,您辛苦了,小的來接您回去了。」

  …結果其實只要我一出大門,馬車就會直接從停馬車的地方出發來接我嗎?這樣的確不管我是累倒了、醉倒了或是沒有理由的直接離開,只要我有辦法離開,他們就一定能接到我…還真是意外的簡單卻有效啊,不過這樣也才比較像是帝國的作派—羅爾柏想著,然後看似隨意的隨便應了一聲後,就坐到了馬車上。

  隨著馬夫抽動韁繩,馬車開始移動。

  此時,一個齒輪接合的聲音傳來,羅爾柏正對面的座椅下方完全打開,裡面有一個包裹著廉價毛毯躺在裡面的蒙面人。

  那一個原本躺在裡面的蒙面人在發現暗門被打開後,就先從裡面滾了出來,然後扶著座椅撐起身體,讓自己坐到了羅爾柏的正對面。

  羅爾柏問到:「你是?」

  那個蒙面人用低沉的男性嗓音回答到:「只是個無足輕重的接引人,從現在開始不准拉開窗簾,不准出聲,下車之後在我後面跟牢,你就會見到那位大人了。」

  「行。」明知對方剛才是怎麼說的羅爾柏,還是故意的應了個聲,也算是表達自己不在乎對方的威脅。

  蒙面人對此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就只是正面朝向羅爾柏一動也不動的,就像是他的雙眼穿過那層層的黑布,凝視著羅爾柏一樣。

  馬車徐徐前行,車裡則有很長一段時間都維持著死一般的寂靜—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