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43 迅速崩解的防線

空想能手 | 2021-07-02 22:26:21 | 巴幣 4 | 人氣 83


  迪佛斯堡作為要塞型的城市,城民因為經常性的演習而有良好的心態,因此他們有條不紊地在行政人員和零散的衛兵的引導下,按照平常的演習向中心的內堡前進。

  當然,他們因為城牆的阻隔而看不到外面戰場的情況也是很重要的因素,他們只能從城牆上的衛兵傳出的喊叫聲來判斷戰況不樂觀,這也是他們百餘年前至現在以來第一次向內堡躲避。

  「不覺得也點不妙嗎?明明幾分鐘才剛聽到喊殺聲,結果就立刻下達了緊急避難的命令…這不就表示城外的敵人強大到一看就知道外牆無法守住了嗎?這樣的話撤退到內堡就真的可以守住了嗎?搞不好城主大人是叫我們吸引敵人的目光,自己已經不知道從哪裡逃之夭夭了呢。」一名皮膚呈現咖啡色的色澤、臉上畫著紅色和綠色線條、身上穿著旅行商人裝束的矮小女孩揹著和自己體積不成正比的大背包,一邊跟著隊伍,一邊用說風涼話的口吻說到。

  「哎呀,看來小夥子你不知道這裡城主大人的為人啊,雖然暗道的確是存在的,但是並不只是給城主使用的,而是寬闊到足夠所有人逃跑的地下隧道喔,所以放心好了,城主大人絕對會保證我們的安全的。」被一個壯漢揹在背上的老嫗笑呵呵地說到。

  「有這種東西嗎?妳是怎麼知道的?妳親眼看過?」矮小的女孩裝出十分傻眼的神情說到。

  「雖然沒有親眼看過,不過這是從我爺爺的爺爺傳下來的故事,說是城主的地下有一條通向外面的大隧道。」老嫗對矮小的女孩言語的冒犯不以為意,微笑著解釋到。

  「哈…故事啊…。」矮小的女孩嘆了口氣後,敷衍的說到:「真的有的話就好了呢,不然真的是無路可逃了。」

  說完之後矮小的女孩就加快了腳步,拉開了和老嫗的距離,並神不知鬼不覺的收縮了一下腹部的肌肉,將藏在胃袋裡的物品含到了口腔裡,把它平放在了自己的舌頭表面。

  而這她做出這一連串的動作,看起來卻只是普通的閉著嘴巴而已,腹部的收縮被旅行商人寬鬆的服裝所掩飾,臉頰也沒有絲毫的鼓起,收縮腹部時的微微一顫在這種緊急狀況下,大概也不會引起懷疑,這也是她敢在大庭廣眾下如此行動的原因。

  「…『總之,現在我將去探明迪佛斯堡下方是否存在暗道,就算這座城市陷落了,想必這個情報也還是能對帝國盡些綿薄之力吧—而且沒有陷落的可能性是有的,這點從現在的氣氛中可以感覺得出來…那個城主絕對暗中準備了什麼。』」矮小的女孩並沒有把視線投向她認為可疑的周遭建築,只是接著在腦中說到:「『如果我還活著,我會再次進行回報的,完畢』。」

  傳達完這些消息後,矮小的女孩把舌頭一捲,把那顆帶著蜘蛛網圖案的小石頭再度吞回了肚子—



  「右翼的泥沼拖住了鐵甲魔像和巨魔的行動,敵方的其餘部隊也護在它們的周圍,看起來是在把它們拖出泥沼的區域,應該是不打算單靠普通魔獸進行突襲—右翼防線防禦成功!如果有什麼異動我會立刻再報告!」

  「城門前方的強風也同樣的讓它們前進緩慢,魔法彈藥造成的傷害銳減,目前結界已經幾乎修復完成了!這樣看來還能支撐十多分鐘左右才會被突破到城門口!」

  「急…急報…左翼火焰區域收效甚微!對方的薩滿控制了那塊沒受到我們水魔法師控制的護城河水域,火魔法師的攻擊都在觸地不久就被熄滅!敵人已經非常靠近城墻了,是掠奪團成員和小型魔獸的混成部隊!總數大概是一、兩千左右!三分鐘之內就會和城牆接觸!請盡快調動空閒的魔法師!」

  「沒有空閒的魔法師,雖然聯合魔法可以抽掉出人,但是抽調出來的瞬間會極大的增加其餘人的魔力瞬間消耗量!我們沒有本錢承受!給我繼續努力頂著!」大隊長強撐起精神,接著說到:「弓箭部隊分成兩隊,分別支援需要幫助的左翼和敵人行動受限的右翼!左翼無須大量殺敵,只要阻礙薩滿施法,並拖住對方腳步就好!右翼專心瞄準對方的要害!敵人無法動彈就跟活靶沒兩樣!我們要趁現在盡可能的殲滅對方的力量!去吧!」

  「「「遵命!」」」

  然後不過三十秒的時間,很快的就有壞消息傳回來了。

  「左翼弓箭手的箭矢被薩滿用水系法術擋下!掠奪團成員們有許多人都用瞬步抵達城牆下了!這個角度弓箭手很難攻擊,太靠近城牆邊緣可能會被薩滿的魔法攻擊殺死,現在掠奪團已經開始陸續攀登城牆!請下指示!」

  「無視他們!左翼掠奪團成員之中沒有幹部,要打破結界會很花時間,魔獸那邊才能造成有效傷害,給我盯好他們!然後繼續牽制薩滿!不要讓他有機會用魔法攻擊城牆上的部隊!」大隊長快速地下達指令。

  「遵命!」

  結果話音剛落,另一邊又來了報告:「報告!正門方向的敵人也開始讓風系魔獸施放攻擊,我們的風力被減弱了!雖然不影響結界的修復,但是敵人整體的移動速度都有所提升!這樣下去的話,恐怕只要再五分鐘左右對方就會逼近城門!」

  「唔!…沒有多餘的人力了,讓現在還留在城門上方的能遠距離攻擊的那部分的戰士到城牆邊緣發動攻擊!攻擊力應該不太足夠,所以必須集中攻擊一點!就算不能拖住他們的腳步,至少也要讓曝屍人耗費魔力來保護它們!」

  「遵命!」

  就在大隊長焦頭爛額的左右擺頭,確定這三個方向的狀況時,左翼最先傳出了聲響—

  數顆水球穿過了結界,砸爛了城牆上幾個衛兵的腦袋,並且以此為開端,迪方已經爬到牆緣附近的掠奪團成員也不急著突破結界,那些會使用遠距離攻擊的掠奪團成員爬到最上方,一手繼續抓著城牆摩擦力大的粗糙處,另一支手則揮動了武器,把鬥氣或是魔力射向了城牆上方的衛兵們。

  雖然這種姿勢並不能確認衛兵的方位,但是在塞滿人的城牆上,這種盲打當然還是可以打中幾個躲不開的倒楣蛋,城牆上因此傳出了痛苦的呻吟聲。

  「報告!左翼的火系魔法師遭到重創!聯合魔法被解除了!現在左翼的敵人正加速逼近城牆!」

  大隊長懊惱地垂下了腦袋,說到:「……讓左翼將士撤到後方的樓梯,並抽調右翼一半的戰士前往左翼支援,不會遠距離攻擊的就好,我們要在左翼展開白刃戰,不能讓敵人利用這個立足點轉攻正門和右翼!」

  「遵命!」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左翼城牆上的像是棕色薄膜一樣的結界便被掠奪團的戰士們拔劍劈砍著,並承受著薩滿控制的水球接連不斷的攻擊,很快的就出現了數多小裂縫,最長的裂縫已經達到了五十公分。

  大隊長於是握緊劍柄轉向了左翼的方向,準備在結界遭到突破時帶領衛兵衝上前廝殺,但是,出現問題的卻不只左翼—

  「報告!右翼敵人開始行動了,它們丟下了無法脫困的巨物們,並包括那些巨物在內,把自己拉成了一條鬆散的隊列!我們本想各個擊破,但是攻擊都在擊中目標前就消失了!這應該是曝屍人的無敵護盾!沒想到這麼鬆散的隊型居然也還是為一個整體來張開護盾…現在我們的攻擊手段全都無法起效用,敵人正快速地逼近城牆!請下達指示!」

  大隊長回頭看著右翼逼近城牆的魔獸們,咬了咬牙,說到:「擴大泥沼範圍來拖慢它們的腳步!就算耗光魔力也沒關係!其餘部隊維持攻勢!盡可能地逼迫曝屍人使用無敵護盾!消耗曝屍人的魔力!」

  該死,連有效的攻擊手段都沒有,拖延了快十分鐘就是極限了嗎?—大隊長一時失落的垂下了腦袋,當他再次抬頭時,眼神中已經充滿了赴死的決意。

  眼看左翼的結界快要支撐不住,他舉劍指向左翼方向大喊到:「正門上方所有人注意!全體立刻轉向左翼方向!接下來我們將會對左翼發起衝鋒…以我們的力量來看,恐怕在與敵人接觸時就會支離破碎吧,但是!這裡有我們的家人!迪佛斯堡是我們的家!當敵人堂而皇之地踏入家門時,難道要把自己家拱手讓人嗎!?不!我們當然不會這樣做!拔出你的劍!舉起你的杖!讓我們的敵人知道侵入我們的家將要付出什麼代價!願金蛇榮光永存!」

  「「「願金蛇榮光永存!」」」

  正當大隊長準備向前踏出第一步時,他看向部下的視線,注意到了部下後方出現了一個白色的身影—

  那是一隻巨大的白狼。

  此時那隻白色巨狼已經一掌拍在了結界上。

  第一次攻擊!糟了!右翼說不定反而比左翼還更早被突破!但是右翼的戰士已經有一半抽調到左翼了,就算我們轉向去救右翼,也無法挽回我方右翼的毀滅,那還不如集中到左翼進行抵抗!—打定主意後,他正準備向右翼的部隊下達往左翼方向且戰且退的命令時,卻發現自己的身旁突然出現了一群披著斗篷的人影。

  那些人的腰際上都掛著長劍,斗篷裡則穿著衛兵比不上精良盔甲,從盔甲的樣式大隊長也認出了這些人的身分。

  「是北方守護騎士團留守城內的人嗎?只可惜你們已經來晚了,我們的防線很快就要崩潰了—。」大隊長的話說到這裡,白色巨狼的狼爪在剛才攻擊過的位置又拍上了一爪,結界也在這一瞬間發生了崩解,被打出了一個狼爪大小的空洞。

  此時藏身於魔像後方的黑色飛龍猛然衝出,一頭栽向破洞的位置,白色巨狼則在黑色飛龍飛行的時間內跳向了空洞所在位置的左側。

  而黑色飛龍則在離那個空洞不到五公尺的距離停了下來,並朝著空洞吐出了黑色龍息,結界上空洞的邊緣便被黑色的氣息所附著,完全沒有了恢復的跡象。

  而白色巨狼因為無敵護盾的保護,輕鬆地用著同樣的手法,在結界上製造出許多的凹洞,黑色飛龍則跟在牠之後用龍息破壞結界的修復功能。

  「看吧,左右兩翼都要支撐不住了,正門被突破也只是遲早的事情了,你們還是快點撤回內堡吧,這裡很快就會變成絞肉機一樣的地獄,你們還有更多可以發揮用處的地方,不用陪我們送死。」大隊長強裝冷靜地說到。

  對方看起來是小隊長的人從隊伍中走出,並且說到:「你們也同樣沒有送死的必要。」

  「我們跟你們不一樣,我們有鎮守城牆的職責,除非是城主的命令,否則—。」「那麼,你就仔細聽好了,這是城主的命令—『全體守備部隊向內堡方向後撤,直到收到攻擊信號再調轉方向突圍,即刻執行』…所以你還要送死嗎?」那個像是小隊長的人拿出了一張有著斯托諾瓦家印鑑的文件蓋在了大隊長臉上,半開玩笑地說著。

  快速地確認過印鑑的真偽後,大隊長馬上對部下下達了命令:「各部隊立刻停止手邊一切動作!直到收到攻擊訊號前,遵從各小隊長指示迅速向內堡方向撤離!馬上開始行動!」

  「「「遵命!」」」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