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44 雙方謀略的碰撞

空想能手 | 2021-07-04 15:10:07 | 巴幣 6 | 人氣 81


  也幾乎就在所有人都開始行動的那一刻,結界上面的各個空洞周圍的裂縫連在了一起,讓布滿裂痕的結界發生了崩壞,薄膜一樣的結界就出現了一個看起來像是被敲開一個口的雞蛋一樣的極大破洞,看來幾小時都沒辦法修復好了。

  不過因為右翼的魔物們此時都還沒爬上牆,巨大白狼不可能自己孤軍深入,左翼的結界也暫時沒被攻破,這些因素都使得衛兵他們還有兩三分鐘可以撤退的時間。

  他們一邊跑,一邊為了應付即將獲得制高點的敵方遠距離部隊,他們將隊伍打散成數百個小隊,以建築物為掩體,從各條不同的小巷迂迴著向內堡的方向前進。

  不久,原本他們守備的地區上出現了大量的敵影,他們此時離內堡卻還有很遠的距離,正常來說此時本該是敵人最容易追擊己方的時刻,但是那些城牆頂部的魔物們卻不打算在更加深入,只靠著遠距離攻擊來攻擊這些撤退中的部隊,把街道和建物都打得千穿百孔。

  至於留在原地的原因,看起來是為了避免曝屍人無法分神保護多支隊伍,所以打算等到正門方向的部隊進入城裡後,在把隊伍合併為一支,這樣曝屍人就不會有無法保護魔物們的問題了。

  絕對無敵的擁有萬隻左右的魔物軍團,對守軍們來說絕對是可怕的噩夢。

  就算想阻止他們也沒有力量,從放棄了在城牆上與敵人進行白刃戰的這個方案時,他們就已經完全失去了攻擊的手段,現在他們想要再攻回城牆的話,恐怕連牆都碰不到,就會被已經登上城牆的那些遠距離攻擊的魔物給砸成肉泥。

  已經束手無策了…現在只能相信威爾斯大人了—大隊長這樣告訴著自己。

  但是大隊長跟衛兵們都沒有注意到,那個藏在強烈猛攻的巨大噪音之後,顯得微不足道的大地的震動—



  此時的地下,數百名會使用瞬步的掠奪團成員們正順著會吸收鬥氣的那隻巨大蠕蟲所挖掘的坑道,也因為他們已經來到了城內地面的下方,所以蠕蟲一改之前為了避免挖到護城河而向下猛鑽的挖掘方式,為了讓掠奪團成員們能不費力的前行,以螺旋向上的方式挖出了緩坡。

  這時的他們已經可以清楚地聽見爆炸聲響和各種巨大的撞擊聲,可見他們已經離地面不遠了。

  「對方會因為上面的聲響不會注意到我們是好事…但是我們同樣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啊…而且,不斷的有沙子跟石頭被震下來,這條坑道真的足夠穩固嗎?」隊伍中的白虎獸人有些不安地說著。

  「有我在,還怕沒人幫你扛嗎?」副團長的右手一直舉著漆黑的巨劍以便隨時進入戰鬥,他眼神快速地移動,以便盡快的掌握周遭的變化,也因此他並沒有特地回頭看向白虎獸人,直接背對著他回答到:「而且就算是塌了,我就直接用鬥氣打穿地表就是了。」

  「…可是…我們甚至沒有城內的地圖,就這樣選定在人多的地方進行攻擊真的好嗎?是不是應該多花幾分鐘的時間把阿朗索老哥找來…有『危險感知』技能的話,我們出坑道也比較安全不是…。」白虎獸人不安地說到。

  「沒那個時間,而且也跟你說過那個鼠人現在的任務了吧。」伊里泰思嘆了口氣,代替副團長回答到:「攻進迪佛斯堡前他需要監視團長那邊的城牆上的衛兵動向、空艇有沒有提前折返跡象,並充當我們所有部隊的聯絡員;攻上城牆後,那個鼠人就會得到更好的視野來替我們偵查敵方的動向,以便我們不管前進還是後退都能保持優勢,這些工作比替我們開路還重要多了。」

  「道理我是明白的,可是—唔!咳咳咳咳!」白虎獸人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就被坑道上方被震下來的沙子和小石子糊了一臉,因此而劇烈的咳嗽著。

  「你看看你,這就是不隨時把鬥氣纏在身上的後果,這次還好,只是些小碎屑,否則要是一塊大石頭那就沒可能這麼輕鬆了。」伊里泰思淡然的說著,雖然和白虎獸人一起被沙子來了個撲面的攻擊,但是他身上仍舊是一塵不染。

  「接…接下來可是有一場大戰要打啊…我只有勉強步入A-級的實力,要是鬥氣一直這樣花費的話,光是走到那邊我的鬥氣就已經要耗掉一半以上啦。」白虎獸人對伊里泰思這種類似土豪的發言無奈地說到。

  「這樣啊,這條路確實是比想像中還長了些,不適當的控制消耗的確會很糟糕。」伊里泰思同意了白虎獸人所說的。

  「對吧?這樣還不如直接挖個豎坑,讓我們用瞬步踩個幾腳跳上去呢,也更省時間。」白虎獸人抱怨道。

  「…我記得我們剛才是在談論安全性的問題吧?結果說要安全的是你,說要快速的也是你,想要安全又快速,天底下哪有那麼好的的事情。」伊里泰思皺起眉頭,尾巴也因為焦躁而快速擺動著:「莉奧娜,妳懂得比較多,告訴這個蠢貨一瞬間挖穿岩層會發生什麼破事。」

  「好啊~。」此時雙手抓著副團長的肩膀,被副團長杯在背上的莉奧娜頭上的長耳朵因為伊里泰思的呼喚而微微晃動了一下。

  然後她轉過頭來看著白虎獸人微笑著說到:「用笨蛋也能聽得懂的方式來說的話~就是我們腳下的這些岩石可不是鐵板,會有堅硬的部分和脆弱的部份,如果是脆弱的那一種的話,可能會在破壞岩層結構的時候發生大崩塌喔~發生了這種狀況的話,雖然你們這些戰士應該還死不了啦~不過被困在這麼深的地下,天知道你們什麼時候才能逃出來呢~等你們出來之後,外面大概已經是那些騎士團的大軍了吧~這可完全談不上是快速打擊敵人了呢~所以用這種比較穩定的螺旋挖掘方式才是最穩妥的做法喔~反正曝屍人聚集部隊應該也需要一些時間,那麼用更安全的方法才是上策喔~。」

  「我知道了啦,只是心裡一直感覺很不安而已…。」白虎獸人回答到。

  「哎呀~怕什麼呢~你很多次都說過自己很不安、有不祥的預感,結果之後哪次不是安然的活下來了~?」莉奧娜燦笑著回答到。

  「呃…安然的活下來嗎?可是我記憶中的我好像好幾次都在死亡邊緣啊,只要一口氣沒緩過來現在就不在這裡了…。」白虎獸人有些不認同的苦笑著回答到。

  「那時受了多少傷不重要啦~反正你現在活得好好的~這樣不就沒事了嗎~?如果你還有意見的話—。」莉奧娜燦笑著說到:「希望不是在戰場上,而是在我們規劃的時候就提出來呢~現在,就先閉嘴吧~。」

  「呃…好的。」白虎獸人只能馬上閉緊了嘴巴,莉奧娜這才滿意地把頭轉回原來的位置。

  這時,莉奧娜放在胸口的通訊石發出了亮光,在她用右手輕輕觸碰了通訊石後,通訊石傳來了阿朗索的聲音。

  「曝屍人的部隊和團長的部隊都已經做好了準備,現在已經開始向前逼近內堡了,差不多可以開始準備襲擊了。」阿朗索才剛說完不久,就像是應證了阿朗索所說的真偽一般,無數沉重的腳步聲傳入了地下,再次震落了大量的砂石,看來就是那些巨大魔物們行走在他們上方引起的現象。

  「了解~。」莉奧娜回答之後,通訊石的光芒便熄滅了,看來是確認過莉奧娜的回答後就關掉通訊了。

  「那就讓蠕蟲加快速度~讓我們也快點加入戰局吧~。」莉奧娜對副團長說到。

  「曝屍人知道我們的計畫,如果她覺得時機到了會主動命令蠕蟲的,不用擔心。」副團長才剛回答到,眼前的沙塵量就突然增多了起來,蠕蟲的身影也越來越遠。

  「看吧,連說都不用說,牠不就已經開始加速了嗎?」副團長接著說到:「我們也開始加速吧,不要讓牠落單了。」



  與此同時,在迪佛斯堡內堡的瞭望台上,一個身穿棕色法袍,臉上有著自信的微笑的四十歲中年男子觀察著曝屍人及空中魔物的動向。

  他旁邊的傳令兵說到:「大人,那些魔物都已經到預定位置了,可是現在還有多名掠奪團幹部沒出現在戰場上。」

  「這樣啊,雖然也可能是在他們當作誘餌的那三支部隊裡,不過果然還是應該視作他們還有其他隱密行動的部隊才比較合適呢…。」這名中年魔法師從容地笑著,並接著說到:「不過也不需要再去找他們了,不然反倒有可能暴露我們的計畫。」

  「欸…可是,這樣不就不知道他們在哪裡了嗎?」瞭望台正中央看起來正在擺弄著什麼的一群魔法師們的其中一人一時分了神,抬起頭看著中年魔法師說到。

  「不知道也沒關係,我們雖然不清楚他們的位置,但是我們知道對方的目的,他們應該是打算直接擊破我方大將來取得勝利吧?那我們知道威爾斯大人現在的位置,不就等於已經知道了他們未來會出現的位置嗎?」中年魔法師平穩的微笑著說到:「而你們現在也已經準備好對付他們的陷阱了,不管他們什麼時候出現都有辦法輕鬆應付,這樣不知道他們的位置又有什麼關係?」

  「是這麼說沒錯啦,可是中隊長,我們真的不需要加入和曝屍人及那些魔物的戰鬥嗎?」那名剛才提了問題的年輕魔法師接著問到。

  「不需要,你們已經幫我布置好術式了,接下來的不過就只是單純的輸入魔力,然後稍微控制一下那些魔法的方向罷了,殺死敵方殘兵靠其他的同僚也就足夠了。」被稱作『中隊長』的中年魔法師回答到。

  「那可是有數十萬個術式的變量要控制啊…。」「所以那又怎麼了嗎?不就只是數十萬個變量嗎?又不是讓我要一次施放數十萬個法術,這有很難嗎?」中年魔法師不解地反問到。

  「這…哈哈…真不愧是擅長法術細部控制的天才,中隊長的等級果然跟我們不一樣,真不愧是已經有了稱號的人。」年輕魔法師用不像是吹捧的語調說到。

  「對,所以曝屍人那邊就交給我和『那位大人』來對付就好,有我們兩個A+級和許多安排在城內各處的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同僚在,只要計畫順利進行,殺死曝屍人都不再話下。」中年魔法師接著說到:「所以你們也要努力,盡可能地把進入陷阱的掠奪團幹部全部殺死,這可是最容易殺死他們的機會了,你們要好好把握啊。」

  「好的,我一定會努力完成任務的。」年輕魔法師充滿活力的回答完後,又開始埋首擺弄著像是普通石頭一樣的粗糙雕刻物。

  這時,傳令兵那邊的通訊石發出了光亮,傳令兵在聽過內容後,便露出了緊張卻興奮的表情說到:「出現了!包括副團長和六感幻惑在內的數名掠奪團幹部出現在平民們和威爾斯大人所在的地方!請立刻發動『那個魔法』吧!」

  「再等個十秒再發動,至少要確保我們困住了大多數前來偷襲的人才行。」中年魔法師用銳利的眼神掃視著曝屍人和魔物們的位置,帶著殺氣的說到:「我這邊才是更要緊的。」

  中年魔法師說完,舉起了拿著魔杖的手,指向了曝屍人左方的部隊,喊到:「『無盡砂暴』。」

  這麼說完的瞬間,藏在那個方向的幾棟民房中的魔法陣發出了棕色的光芒,不到一秒鐘的時間,魔法陣中就像是強力水柱一般,噴出了將十六分之一的城市區域瞬間破壞成碎石的大量沙子。

  這些沙子不但一瞬間殺死了數百個較為脆弱的魔物,那些飄盪著的沙子還直接覆蓋了四分之一的城區,把曝屍人方向一半的魔物都吞進了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土色領域。

  「來吧,最重視魔物的曝屍人,讓我看看你要怎麼用無敵護盾來抵擋突發的攻擊,而且—我的攻擊還沒結束呢。」中年魔法師再次揮動手上的魔杖,用冰冷的語氣說到:「就由我這個外號『山嵐』的A+級土魔法師,來給予你這種狂傲的傢伙一記痛擊吧—。」

  「『神石狂獄』!」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