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40 平靜美好的生活

空想能手 | 2021-06-27 17:29:04 | 巴幣 6 | 人氣 79


  「這…這麼說來,布莉塔妮姐姐為什麼會來這裡呢?也是來逛市集的嗎?」

  聽到我的問題後,布莉塔妮姐姐啜飲了一口草綠色的茶,然後微笑著回答到:「妳說本小姐來平民群聚的地方消磨時間?本小姐怎麼可能會做這種浪費時間、犧牲格調的行為呢?看來艾格妮絲妳對本小姐還不夠了解呢。」

  布莉塔妮姐姐稍微伸出一點舌頭,舔去自己嘴角的茶漬,然後把左手按在自己的胸前,說到:「本小姐只是為了消除衣服上的這些血跡,所以才來這裡買去除汙漬的藥水而已。」

  欸?我還以為布莉塔妮姐姐只是來這邊展示自己的衣服,沒想到居然是想消除衣服上的血汙?

  「什麼啊,看來妳之前說要刻意展示給別人看是在說假話呢。」懷亞特似乎因為布莉塔妮姐姐的回答方式,從尷尬狀態中解脫了出來,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接著說到:「不過妳看起來也不像是會珍惜物品的人;也不像是突然在意起平民的目光,都到了這一步我反而不清楚妳打算清理衣服的理由了。」

  這說的還真是一針見血呢,雖然我對布莉塔妮姐姐的認識也不多,但是剛才說得那些的確都很符合布莉塔妮姐姐在我心裡建立的形象。

  「哼,明明只是雜種貴族,卻插話的很自然嘛。」布莉塔妮姐姐不高興的咂嘴,並接著用有些煩躁的語氣說到:「不過你這雜種貴族說的倒是沒錯,本小姐連你這種半調子貴族都不在乎了,又豈會在乎這些低等賤民呢?不過只是些低等人的想法,本小姐居然還要特地向他們做出反應?當本小姐是什麼人啊。」

  布莉塔妮姐姐斜眼瞥視著懷亞特,左手手指夾起攪拌棒,沿著茶杯壁周圍輕輕攪動著,並微笑著說到:「珍惜物品就更不用說了,本小姐想買多少就買多少,豈會在意區區一件禮服呢?」

  然後布莉塔妮姐姐左手撫著臉,露出有點做作的無奈表情說到:「誰讓本小姐家裡常常會有純正的貴族前來呢,這副樣子讓賤民看看倒是無所謂,要是讓那些少爺、小姐看到的話,要是以後不願意和本小姐繼續『友愛』的嫡系同伴交流該怎麼辦呢?」

  唔…這樣看來布莉塔妮姐姐應該還是很在意『同類人』的視線的,照布莉塔妮姐姐的性格,之後的茶會應該也只會邀請嫡系貴族的人們,這麼看來五天後的茶會應該還是可以放心去的…嗎?

  不過,比起思考這些,我還是向布莉塔妮姐姐問出了我相當困惑的問題—

  「那個,布莉塔妮姐姐,如果您是擔心髒衣服會驚嚇到少爺、小姐們,那您為什麼不去附近的服飾店購買服裝呢?這樣應該會比使用藥水還方便吧?」

  「哎呀,本小姐怎麼能穿那種不是量身訂做的劣等貨呢,看來艾格妮絲雖然看起來已經很成熟了,卻對貴族該如何體面還不是很明白呢。」布莉塔妮姐姐伸出食指輕點我的鼻頭,並微笑著接著說到:「不過妳還小,會產生這樣的疑惑也是很正常的,所以就讓本小姐跟妳說說吧—。」

  「貴族是一定要穿著量身訂做的服裝的,就算只是修改了袖口或裙擺之類的小地方,都會讓整件服裝的價值下降,身為人上人的貴族是不能有絲毫外觀上的缺陷的,所以當然不能穿價值下降的次品,只有非常緊急的狀況才會購買店裡的商品,否則叫來裁縫師,讓他從頭到腳包括飾品都一起量身訂做才是最合乎禮儀的選擇喔。」布莉塔妮姐姐又小啜一口草綠色的茶水後,接著說到:「外觀絕對是貴族最重要的地方,如果不維持在最佳的水平,就是貴族的失職,也是對和自己交流的所有貴族的貶低,所以希望艾格妮絲能好好記住這一點呢。」

  唔,什麼都要量身訂製嗎?貴族果然很燒錢啊…。

  「所以這就是本小姐買藥水的理由啦,再厲害的裁縫師都需要一天、半天的時間,本小姐不可能在深夜或是隔天早上才回去,所以只能買藥水來解決了。」布莉塔妮姐姐向懷亞特投去銳利的目光,並說到:「雜種貴族,這可都要怪你喔,都怪你這樣刺激本小姐,本小姐才會這樣弄髒自己的衣服。」

  懷亞特也用冷淡的語氣回答:「如果妳非要這麼解釋,那我也只能給妳金錢上的補償了,多少錢?」

  「哼哼,又來了,本小姐差那些錢嗎?」布莉塔妮姐姐用手指無聲的敲了敲已經全空的茶杯的邊緣,她身旁的護衛立刻拿起桌上的茶壺幫她倒滿。

  「不然妳要如何?我只是用妳的方法罷了,如果花錢不能當作道歉的話,毀壞溫室內的植物和傷害下人的事情妳也都算是還沒給出答覆才對。」懷亞特冷聲說到。

  「喔,竟然想學本小姐啊。」布莉塔妮姐姐露出輕蔑的笑容說到:「你配嗎?雜種貴族?植物跟賤民的生命本來就是用錢能解決的問題,但是本小姐的尊嚴問題是可以和那些物品相提並論的嗎?看來你只有雜種是合適的形容,作為貴族倒是不合格呢,稱呼你為雜種貴族還是便宜你了呢,之後本小姐就簡稱你為『雜種』吧。」

  「這樣就夠了嗎?這樣就能表示我的歉意了嗎?」懷亞特看起來毫不在意的回答到。

  「呵呵,在說什麼啊?本小姐本來就想怎麼叫你就怎麼叫你,你本來就沒有選擇的權利,又怎麼能算是展現出你的歉意了呢?」布莉塔妮姐姐拿著杯子站了起來,輕蔑的笑著說到:「這樣吧,只要變得跟本小姐現在的狀態相似就好了。」

  布莉塔妮姐姐把杯口貼近自己的嘴唇—

  下一瞬間卻突然扭動手腕,把整杯草綠色的茶水都撒在了懷亞特的臉上和上衣上,那些茶水就像是墨水一樣在懷亞特的衣服上暈開來,懷亞特的頭髮也因為被茶水沾濕而下垂。

  「……這樣就可以了嗎?」懷亞特再次用冰冷的語調問著,雖然因為下垂的瀏海而看不清懷亞特的眼神,不過大概也不可能是愉快的表情。

  「嗯,滿足了。」布莉塔妮姐姐壞笑著,把杯子隨手放回了托盤上,並重新坐回了座位上,再次用食指敲了敲杯子邊緣,她身旁的護衛也再次幫她裝滿。

  「…關於溫室賠償費的請款單會在今明兩天送至貴府。」懷亞特緩緩地把前額下垂的瀏海撥到頭頂,用銳利的眼神看著布莉塔妮姐姐說到。

  「好啊,越快越好,本小姐等不及看我父母親的表情了。」布莉塔妮姐姐不嫌事大的笑著,為這個話題畫下了句點。

  不過後續的話題似乎因為我們彼此之間的不太熟、甚至有些交惡的關係,所以可以說是根本沒有可以說的話題,時間靜靜流逝,而我們也只能喝茶保持沉默。

  時間也五點多了…乾脆直接找理由解散吧…。

  「那…布莉塔妮姐姐,時間也差不多接近晚餐時間了,現在還是先各自返家,改日再聚吧。」

  「也是呢,確實算晚了。」布莉塔妮姐姐微笑著放下了手上的茶杯,優雅地站起身,向我輕輕揮手道別到:「那麼艾格妮絲,宴會中本小姐和妳雖然也有可能會見到面,不過還是五天後的茶會上再來好好聊聊吧,今天就先這樣了。」

  「好的,期待之後和布莉塔妮姐姐相見,姐姐請慢走。」

  就這樣,布莉塔妮姐姐帶著護衛們離開了。

  我這才看向懷亞特問到:「…懷亞特哥哥也要去買那種去除污漬的藥水嗎?」

  「不用了,我本來就沒穿著什麼特別昂貴的衣服,回家稍微洗一洗,之後要到比較骯髒的地方執行委託的時候再穿就好了。」懷亞特哥哥苦笑著說到:「主要還是因為我賺得錢有限啦,之後又要留在領地管理騎士團,就沒有辦法當冒險者賺錢了,所以現在每一分錢都要省起來。」

  「懷亞特哥哥原來在當冒險者啊,好想知道那些冒險、討伐魔物的經歷喔。」

  「哈哈,那就先回馬車上再說吧,不然艾格妮絲就趕不及回家吃晚餐了吧。」懷亞特溫柔的笑著伸手摸了摸我的頭。

  「好的,懷亞特哥哥。」



  在馬車上聽著懷亞特的那些野外生存經驗和面臨各種魔物時的經歷,很快的就到家了,懷亞特也因此換回了自己的馬。

  「如果之後對去那場茶會感到不安,又不敢拒絕的話,我可以陪妳去一趟。」懷亞特握著韁繩,在高高的馬背上說到:「宴會上碰到什麼問題的話也可以來找我。」

  「好的,謝謝懷亞特哥哥,期待明天再見。」露出燦爛的笑容回應懷亞特。

  這次花費整天時間陪伴我、保護我,並忍受我的任性的恩情,有機會一定要回報他—我在心裡打定了主意。

  「嗯,明天再見。」懷亞特微笑著向我道別後,就騎著馬離開了這條街區。

  目送著懷亞特直到他完全離開我的視野後,我才轉過身準備回到宅邸裡,卻發現通向宅邸大廳的正門門口已經站著三個人影—

  那是父親、澤維爾哥哥和亞德里安哥哥,父親不知道為什麼還哭喪著臉。

  「嗚嗚…我的女兒…居然才一天的時間就被其他男人拐走了嗎?難道爸爸我做的婚前教育還不夠嗎?」說著這種莫名其妙的話,父親抱了上來並說到:「不要啦,艾格妮絲,再多陪爸爸幾年嘛!」

  啊啊,明白了,只是女兒控的嘶吼罷了。

  「父親,艾格妮絲本來就是來這裡找老公的啊,所以本來就會在最近訂婚,然後成年後嫁出去啊。」亞德里安哥哥平靜地說到。

  「我才不要聽那種正論,反正我就是不想要艾格妮絲小小年紀就離開我啦!」父親用有些幼稚的口吻說著,然後瞪向澤維爾哥哥和亞德里安哥哥接著說到:「難道你們捨得這麼快就把艾格妮絲嫁出去嗎?」

  不不,雖然我明白父親你誤解的理由,可是我可還沒說要嫁人喔。

  「捨不捨得不是重點,重點是艾格妮絲幸不幸福。」亞德里安哥哥說到這裡,突然猛然轉頭看著我說到:「沒錯,重點是幸不幸福,所以艾格妮絲,妳絕對不能因為僅僅一次的溫柔就認為能和對方長定終生,來,讓哥哥我幫妳分析分析利害,首先,他是排行第五十二的孩子,沒辦法達成妳一開始訂立的目標;再來,他這次對妳溫柔說不定只是基於職責,或是自身境遇的投射;三來—。」

  啊…不行了,這位也是十足的妹控,還是趕緊坦白我沒有這個意思吧。

  「父親,亞德里安哥哥,你們誤會了,我沒有喜歡上懷亞特哥哥,只是變成了朋友而已—。」「喔,果然露出馬腳了啊,這種人都是用普通朋友為名目不斷接近妳,想要近水樓台先得月喔。」父親馬上接話到。

  「嗯,我也認同父親說的。」亞德里安哥哥接話到。

  不不不,你們也想的太多了吧,就真的沒有那種氛圍啊,你們倒是恢復平常冷靜的樣子啊。

  「真的不是這樣的,懷亞特哥哥沒有說要當我的朋友,只是我擅自認為懷亞特哥哥已經是我的朋友了而已,所以我們絕對不是那樣的關係。」

  「真的嗎?說不定只是他的誘導—。」「絕!對!不!是!」用斬釘解鐵的語氣打斷了父親質疑的話語。

  「唉…那好吧,希望那個渾小子真的沒什麼壞心思…。」父親還是一臉憂愁的說著。

  「那麼,歡迎回來,艾格妮絲。」一直沒有參與這場混亂的澤維爾哥哥走到了我身旁,輕輕撫摸我的頭,溫柔地說到。

  「啊?臭小子,你居然敢搶父親的台詞?」父親瞪了澤維爾哥哥一眼。

  「誰叫父親你一直都在那邊瞎說艾格妮絲要結婚的事情,這樣下去飯菜都要涼了,我這不是迫不得已嘛,好了父親,快放手不要礙事。」澤維爾哥哥的另一隻手抓在了父親的手臂上,很輕易地就掰開了那隻手。

  「等等!不公平!你居然在手上纏了鬥氣強行掰開!我不就抱個女兒嘛,你至於嗎?啊啊啊。」畢竟真的只是掰開,並沒有造成傷害,但是父親還是發出一陣不知為何的喊叫,接著另一隻手也被掰開,被徹底的和我分離開來,而我也被澤維爾哥哥摸我頭的那隻手抱到了懷裡。

  「父親已經抱得夠久了,該換人了。」澤維爾哥哥理直氣壯的說著。

  「那為什麼不是我來抱…。」亞德里安哥哥有些不服氣的說到。

  「當然是照順序來啊,按照年齡、輩分來看,父親結束之後當然是輪到我來囉,不服嗎?」澤維爾把剛才抓住父親手臂的那隻手在空中一張一合的,就像在說著不服來辯一樣。

  「咕…等下一定要記得換人喔。」亞德里安哥哥露出複雜的表情同意到。

  「嗯,一定會的。」澤維爾哥哥露出爽朗的笑容回應到。

  看來是達成協議了呢…雖然重頭到尾都沒問過我的意見就是了。

  不過這的確就是我的家人們,能和他們在一起生活真的是太好了—這樣想著,我在澤維爾哥哥長出些許鬍渣的臉頰上親了下去。

  「什…麼…怎麼會只親那個臭小子!」父親再次瞪了澤維爾一眼,然後用食指指著自己的臉頰,並把臉頰湊上前說到:「給爸爸也來上一口吧。」

  「好~。」我笑著回答到,並在父親滿是鬍渣的臉頰上親了下去。

  「那個…哥哥我也…。」平常總是很冷靜的亞德里安哥哥,也有些扭捏的用彎曲的食指指著自己的臉頰,我於是也探出腦袋,在指頭所指的位置上親上一口。

  然後我們就四個人一起傻笑著走進了宅邸—

  要是這樣的生活能一直持續下去就好了…沒有戰爭…父親和兄長們也都不需要離開家裡的生活…真希望能早日到來。



  一小時後,迪佛斯堡。

  四面八方都有著體型巨大且數量龐大的黑影,城牆上的魔法師急忙用魔法照耀天空來看清楚那些生物的容貌。

  無數道光芒劃過天際,也讓他們顯現了真容—

  是無數的魔物以及獸人們,是曝屍人與白鳥掠奪團的聯合攻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