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39 徒勞無功的忍耐

空想能手 | 2021-06-25 21:11:00 | 巴幣 6 | 人氣 60


  不知道這樣的描寫方式需不需要勾『兒少保護』的選項,目前先暫訂為『全年齡』,如果覺得不妥希望大家可以留言給我一點意見,我會再看情況進行修改,謝謝。
—————————————————————分隔線——————————————————————


  因為布莉塔妮用站著說話不太好為理由,我們只得跟著移動到像是咖啡廳一樣,不過是販賣藥草茶、花茶和茶點的店裡。

  一路上,上半身有著大量血漬的布莉塔妮沒有意外的引來了群眾的側目,就算到達了這間咖啡廳裡,這樣的視線也沒有減少,而她本人也是絲毫不在意的樣子。

  「還真是巧呢,現在艾格妮絲小姐現在是讓這個雜種貴族幫妳導覽這座弗洛利雷城嗎?」布莉塔妮微笑的和坐在他對面的我對視,並用溫和的語氣輕易地說出了『雜種貴族』,語氣輕鬆地就像是在說一種單純的稱謂一般…。

  「那個…現在的確是讓懷亞特哥哥帶我遊覽這座城市…不過…布莉塔妮姊姊…。」我因為想到接下來自己要說出口的話而嚥了嚥口水。

  「嗯,雖然你也叫那個雜種貴族『哥哥』,不過這句姊姊很順耳,本小姐還是很開心的,所以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布莉塔妮喝了口草綠色的茶,優雅的笑著說到。

  「我知道這樣說有點失禮…但是…那個…布莉塔妮姊姊,可以請您不要再稱呼懷亞特哥哥是雜種了嗎?」我打量著維持笑容的布莉塔妮的臉色,小心翼翼的接著說到:「我不喜歡這種稱呼方式…所以我不想要在贊同布莉塔妮姐姐您說的話的時候,也連帶贊同這個詞彙…希望姐姐能接受我這樣的任性…。」

  「是呢,的確是蠻任性的呢。」布莉塔妮露出玩味的笑容,左手肘放在了桌面上,並輕輕握拳撐在了自己的下巴下,手指上兩枚閃耀著的戒指也因此朝向了我的方向。

  不過幾秒的寧靜,我就感覺自己冷汗直流沾濕了後背,正當我在猶豫著該怎麼繼續說下去時,布莉塔妮再次露出了溫和的笑容,改變了左手的姿勢,將身體前傾,並把左手朝我伸來,她的左手手掌在我的視野中顯得越來越大、越來越靠近,不知道是打算摸我的臉頰還是頭髮。

  不過我也不會知道她要摸哪裡了,因為坐在我旁邊的懷亞特直接伸出自己的右臂,並張開了手掌,把他的手心擋在布莉塔妮的指尖前。

  「…我覺得就算是侯爵千金,要做出『撫摸』這種親密動作時,也是要先徵求對方同意的。」懷亞特正經的說著。

  或許是因為這次的危險(戒指)就近在咫尺,所以懷亞特這次的保護是我最有感的一次,讓我感覺到了一絲帥氣,當然帥氣是帥氣,不過還是不得不吐槽—

  你之前摸我頭的時候好像沒有問過我啊…雖然我的確是有被安慰到啦…。

  「管得還挺寬呢。」布莉塔妮皺了皺眉,收回了自己的左手後,很快又恢復了柔和的笑容,看著我說到:「不過嘛,既然艾格妮絲都這樣頂著壓力向本小姐提出請求了,本小姐就同意妳的請求吧。」

  呼…還好布莉塔妮似乎對血統純正的貴族都還挺寬容的,稱呼也變成省略『小姐』的較親密的說法,看來我應該沒有判斷錯誤。

  「謝謝布莉塔妮姐姐。」心裡鬆了口氣後,笑容也更加自然的在臉上顯露。

  「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布莉塔妮看起來有些不懷好意的嘴角上揚著…唔,難道我猜錯了嗎?布莉塔妮現在其實很生氣?

  在我慌張的思考該如何應對時,布莉塔妮把左手微微向前伸出,展開了手掌,笑著說到:「看到妳那一頭閃亮的漂亮銀髮,本小姐真的有點受不了啦~讓本小姐摸摸看,看看髮質到底差多少吧。」

  看來並沒有惡意…。

  「好的,如果布莉塔妮姐姐想要摸摸看的話—。」「妳不需要這麼做,誰知道她會不會扯妳的頭髮,只不過是被稱呼『雜種』而已,我早就習慣了,妳不需要冒這種風險。」懷亞特打斷了我的話,眼神更加犀利的瞪視著布莉塔妮。

  「真是無禮的傢伙,本小姐才不會對這麼可愛又血統純正的孩子施加暴力呢,你以為本小姐是什麼人啊。」布莉塔妮斜眼看著懷亞特咂嘴,然後看向我再次露出溫和的笑容說到:「是吧?艾格妮絲,妳應該知道我不是這樣的人吧?」

  鬼知道啊!我跟妳見面還不到三小時吧!而且妳還穿著沾滿血的禮服!之前的伸手也快要把我嚇死了!我怎麼會知道妳是怎樣的人!

  雖然在心裡這樣大聲吐槽,但是這樣的話當然是不可能說出口的,我能說的就只有—

  「我相信布莉塔妮姐姐。」同時為了證明這不是一句空話,我把右手放到了懷亞特的手臂上,並轉頭對懷亞特說到:「懷亞特哥哥,我相信布莉塔妮姐姐。」

  懷亞特和我四目相對,似乎從我的眼神明白了我剛才不只是講講得而已,於是露出有些無奈的苦笑說到:「好吧,我願意相信妳,按照妳想的去做吧。」

  「謝謝你,懷亞特哥哥。」對懷亞特露出燦爛的笑容。

  「這不算什麼,我今天本來就是要讓妳開心。」懷亞特露出溫柔的笑容,伸手摸了摸我的頭說到:「所以妳高興就好。」

  唔,結果又沒問我就摸了…算了,反正每次懷亞特摸頭的時機都掌握得很好,完全不會產生什麼不舒服的感覺,那就由著他來吧。

  「好啦,艾格妮絲,妳要跟那個雜…那個男的說到什麼時候啊?」布莉塔妮微笑著拍了拍身旁的空座椅,說到:「快來本小姐旁邊讓本小姐摸摸吧。」

  啊…好吧…是該履行約定的時候了。

  抱著覺悟飛快地從原本座椅站起身,僵硬的走了兩、三步後,為了能不讓裙襬產生皺摺而讓雙手貼和臀部的衣料,在像是生鏽的機器人一樣有些僵硬的坐下時,還是成功的理平了臀部和位置接觸的皺摺,接下來就是戰戰兢兢的等待布莉塔妮的動作了…。

  「哼哼~。」布莉塔妮似乎心情很好的站了起來,走到了我的身後,很快的頭髮就有一種被撥動所產生的搔癢感受。

  「緊張嗎?哼哼~。」布莉塔妮的聲音離我的又耳很近,說話所產生的細微氣流刺激著耳朵—

  感覺很癢,還很羞恥,這樣的感受讓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這一定是害怕所產生的,對!一定是那個心理學說的吊橋效應,是心跳加快才會讓我誤解,並不是我真的對布莉塔妮產生了什麼感覺,一定不是的,我不可能對女生,而且還是這麼小的女孩子產生什麼感覺—

  「哎呀~好像還在微微顫抖呢~那個看起來一直應對得體、個性沉穩的艾格妮絲怎麼了呢~比起沒有感情的洋娃娃,感覺現在就像一隻可愛的小奶狗呢~」稍微纏繞在一起的頭髮髮梢因為布莉塔妮張開的五指滑過而被分開,同時間布莉塔妮的輕笑聲和說話產生的微風也再次襲向我的右耳,一瞬間產生了一種從腳底直至頭頂的酥麻感,全身忍不住顫動了一下—

  啊啊啊,完…完蛋了…快結束吧,快結束吧,話說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啊?啊啊啊,真的不行啊。

  「布…布莉塔…布莉塔妮…姐姐…。」強忍著自己差點說成『姐姐大人』的衝動,我用自己都驚訝的虛弱、可憐的聲音哀求到:「什麼…什麼時候…能…結束呢…請您…請您…請您饒了我吧…。」

  「也是呢,要到什麼時候結束呢~。」布莉塔妮輕笑著用指尖拂過我的後頸,那股電流一般的刺激,讓我又不禁一顫。

  「哼哼~這樣吧,只要妳能完整說出『布莉塔妮姐姐,請饒了可憐的艾格妮絲吧~』,這樣的話本小姐也不是不能聽從妳的意見呢~。」布莉塔妮的手指這次由下而上的向頭頂滑去,並且換成了在左耳低語,因為左耳完全沒有防備,這個意外的感受,讓我差點直接從座位上跳起來。

  「來吧,可以開始了喔~說吧~說吧~不然就不原諒妳喔~。」布莉塔妮的指尖突然又貼到了我的後頸上,並順著下顎一路貼合著我的皮膚滑行到下巴。

  欸欸…原諒我…為什麼要求布莉塔妮姐姐原諒我…我應該沒做錯什麼才對啊…嗚嗚…現在腦袋一片空白,完全不能思考了….趕快結束一切吧。

  「布莉…塔妮…姐姐…請饒了…饒了…我吧…。」說完話後,布莉塔妮姐姐在我的右耳吹了一口氣,她的手指也同時從我的下巴滑回了後頸,這樣刺激的結果就是我再也壓不住自己喉嚨裡壓抑的氣體,發出了不像樣的聲音:「嗚咿!」

  「啊啦~真是可愛的叫聲呢~不過不行喔~這樣不合格呢~要連續不斷地說出來才可以喔~來,再一次吧~。」布莉塔妮姐姐愉悅的輕笑著,並繼續撫弄著我的頭髮。

  唔,看來我的反應激起了布莉塔妮姐姐的嗜虐心,這樣真的有辦法在說出那樣的話後得到布莉塔妮姐姐的原諒嗎……嗚呀!

  「嗚呀!」再次因為強烈的刺激而一顫…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趕緊說完趕緊解決吧。

  「布莉塔妮姐姐,請饒了我吧!」才剛說完後,緊接在後的卻又是我不成樣子的叫聲:「咿呀!」

  「不行~要完全照本小姐說的才行喔~。」布莉塔妮姐姐一邊笑著,一邊把手指在我的脖子上不斷的游移著,並接著說到:「要說『布莉塔妮姐姐,請饒了可憐的艾格妮絲吧~』才行喔~好,再來一次吧~。」

  「布莉塔妮姐姐,請饒了可憐的艾格妮絲吧~!!!」

  「嗯,做的不錯,那就原諒妳吧~。」在我耳邊最後的低語過後,布莉塔妮姐姐終於把手收了回去,並優雅的坐回了自己原本的位置上,留下喘著氣、精疲力竭的癱倒在椅子上的我。



  過了大概五分鐘我才終於緩了過來,平靜下來後腦中首先浮現的想法是—布莉塔妮姐姐真是太可怕了。

  並且很快的就意識到周圍的人不再只是關注著布莉塔妮姐姐,有不少人也用略帶尷尬的表情打量著我,如果對上眼神的話,他們要嘛不自然的劇烈咳嗽著,『巧妙』的移開視線;要嘛就是直接撇頭看向別處。

  而且沒想到連懷亞特都是差不多的反應,當我和向他自己嘴裡猛灌茶水的懷亞特對上視線時,懷亞特的全身猛然一顫,接下來就是撇開頭向旁邊劇烈咳嗽著,雖然這大概是真的嗆到了沒錯,不過嗆到的原因大概還是我吧。

  苦笑著等待懷亞特緩過氣,結果懷亞特在和我再次對上眼後,有些慌張的邊咳邊問到:「咳咳…妳…咳…妳沒事吧?」

  「明明剛才嗆到的是懷亞特哥哥,是我該問懷亞特哥哥才對…不過,我沒事,就是有一點點脫力而已。」露出笑容回答到。

  「脫…脫力嗎?…嗯…脫力…嗯。」懷亞特看起來有些魂不守舍的顫抖著把茶杯再次靠到嘴唇上。

  唔…果然剛才的叫聲太糟糕了嗎?…大家的視線好刺人,還是趕快離開這裡吧,希望不會被大家記住才好。

  「哼,『雜種』貴族連話都不能好好說了嗎?」布莉塔妮姐姐用不屑的目光看著懷亞特,並且再次說出了那個單詞…。

  「布莉塔妮姊姊,不是說好了—。」「是說好了沒錯啊。」布莉塔妮姐姐打斷了我的話,並露出壞笑說到:「但是艾格妮絲剛才不是很可愛的求著本小姐的原諒嗎?這不就表示妳對自己剛才要本小姐不要稱呼那個雜種貴族為『雜種貴族』,這件任性的事感到歉意才這麼說的嗎?所以本小姐接受妳的道歉,不就表示本小姐可以繼續這麼稱呼了嗎?」

  我的天,原來這不只是來滿足嗜虐心的,還是有陰謀的,也就是我白白受到了十多分鐘的精神傷害,結果卻還是什麼都沒有改變嗎…心累。

  「當然,要本小姐再同意一次妳的任性也不是不行。」布莉塔妮姐姐燦笑著說到:「只要比照這次辦理就行了,本小姐是不是很寬宏大量啊。」

  唔,絕對不行,絕對不要!至少今天只能舉雙手投降了,雖然明顯是個陷阱,也只能改日再戰了—心中浮現出決心。

  然後在布莉塔妮姐姐的一個眼神下,剛才的總總浮上心頭,感覺臉一瞬間就變的很燙,那些微不足道的脆弱決心也瞬間消失了。

  嗯…以後再看看情況吧,對,再看看情況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