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76 被入夥與南方小事

空想能手 | 2021-03-03 22:47:38


  「羅莎琳…妳…。」馬費奧驚訝地看著雖然多出一些疲態,但是與平常並無二致的羅莎琳,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嗯—我一個不小心就被抓住了—就是這樣啦—大家不用太擔心我喔—。」羅莎琳微笑著並一如往常地用悠哉的語氣說著。

  「是啊~完~全~不用擔心她喔,我會好~好~的對待她的,作為她的主人呢~。」哈維一邊說著,一邊迅速的往羅莎琳的胸前伸去,把她遮住脖頸的斗篷的領子給拉下來了一些,露出一個刻滿文字的秘銀製項圈。

  本來就有預料到的想像成為了真實,還是讓黎希恩他們感覺非常的震驚與憤怒。

  「哈維•克羅柏格•艾魯溫,給我放了她。」黎希恩雙手握緊了拳頭,極度憤怒地說到。

  「為什麼要放?這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財產喔,是我費盡心思才得到手的珍貴的寶物喔,想要我放了她,你可得付出相應的代價才行。」哈維嘲諷般的把羅莎玲的衣領來回晃動、拉扯著。

  然後突然停止了動作,收起笑容嚴肅地說到:「反正我不會做出傷害她的舉動,也不會想跟她生孩子的,她的價值在其他地方;而且就某方面來說,比起待在王都,她待在我這裡還比較安全呢。」

  「我不相信你。」黎希恩與哈維對視,並直言到。

  哈維放開了羅莎琳的衣領,用食指指向黎希恩並說到:「很遺憾的,你現在也只能相信我了,誰叫你太過弱小而沒能保護好你的同伴呢?要是你在事前能掌握到任何一絲的情報,大概也不至於變成現在這種慘況,怨恨我們當然沒問題,但是你也要給我仔細地反省。」

  「那還真是多謝呢,艾魯溫男爵,沒想到你還會這樣教育我們的王子殿下,我都以為你是王子殿下的老爸了呢。」埃德蒙多毫不客氣地說到。

  「哪裡哪裡,王子殿下的老爸可是殺了一家子的人,而我只是把一個人變成我的奴隸,這樣說來我或許會是個更好的爸爸吧。」哈維張開雙手做出擁抱前的姿勢,並嘻笑著說到:「來吧,黎希恩殿下,要試著叫聲爸爸看看嗎?」

  「…那你恐怕就變得偉大過頭了呢。」黎希恩保持銳利的目光瞪著哈維。

  「哎呀,如果您指的是那個位子的話,我才不想要坐上那個位子呢,那個位子充其量就只是更大的領主罷了,還多出派系問題和外交問題,整天煩這煩那的有什麼好處?」哈維用理直氣壯的語氣說到:「如果您認我做爹需要我坐上那個位子,那請您還是不要叫我爹吧,我擔待不起。」

  「哈——。」羅莎琳打了一個大呵欠、揉揉眼睛,一副很想睡的模樣說到:「如果你們要說這麼久沒意義的對話—那我就先去睡了—哈——。」

  羅莎琳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從空間袋裡拿出了枕頭,完全就是一副想要原地躺下的模樣,這讓為她氣憤的同伴們也不知道該氣什麼了。

  「…妳似乎有些悠哉過頭了吧…該說真不愧是妳嘛…。」黎希恩哭笑不得地說到,握緊的拳頭也就這樣鬆開了。

  「哎呀,這種心理素質就連我都有些嚇到了呢,或許我該想些辦法來讓她生氣?」哈維微笑著說到:「雖然我覺得殿下你們或許還會比她早發火就是了,所以還是算了吧。」

  「如果你對她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就算明知道在自己什麼都做不了的時候這麼說只會被當成笑話來看,黎希恩還是為了讓哈維在出手前會多猶豫一下而這麼說到。

  「嘻嘻嘻,行吧,如果我不答應您的話事情大概也很難進行下去吧,所以我答應你。」哈維嘻笑著再次拉動羅莎琳的衣領,露出她脖子上的秘銀項圈,並說到:「相對的,雖然你們並不是我的奴隸,但是希望你們能向我的奴隸一樣完全依照我的指示行動,這樣可以吧。」

  「沒問題。」黎希恩得到了自己要的條件後,立刻就接受了對方的要求。

  「好啦,現在我們也算是互相了解彼此了,接下來就只在問您兩個問題—。」哈維的嘴角大幅上揚,就這樣稍稍睜開了自己的瞇瞇眼,笑著說到:「『那個位子』確實是您期望的目標沒錯吧?」

  「……。」黎希恩短暫的思考後同意到:「沒錯,那正是我所追求的。」

  「為此可以不擇手段嗎?」哈維接著問到。

  「…我有那個覺悟。」黎希恩露出堅毅的目光回答到。

  「哼~真的有嗎?算了,勉強算是合格了吧。」哈維的笑意明顯淡了許多,但是還是微笑著接著說到:「如果我說我會幫助您登上那個位子…您會願意同意我的入夥嗎?」

  「如果我拒絕了?」黎希恩反問到。

  「那也沒什麼,就是您白白浪費了五六年的時間,讓您的大業毫無進展,而我也可能會向第一王子靠攏,之後恐怕會演變成我利用羅莎琳小姐與你們廝殺的局面而已。」哈維聳聳肩,並接著說到:「不想要這樣的話最好讓我站在同一邊會比較好喔。」

  「這也是你讓羅莎琳變成你的奴隸的原因之一嗎?」黎希恩問到。

  「是原因之一啦,畢竟您『重視同伴』的這個弱點實在是太明顯了,會讓我想從這裡下手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吧。」哈維嘻笑著接著說到:「那回到之前的問題…您願意讓我入夥嗎?不是我在自誇,不過我或許比殿下和殿下的部下們都還聰明一點點,應該能幫上你們一些忙的。」

  「其實我根本就沒有其他選擇吧…我願意讓你入夥。」黎希恩有些沉重的點頭同意到。

  「您能理解真是太好了,那麼事不宜遲,現在立刻去會客室裡,由我向各位說明接下來的行動方針吧。」哈維這麼說著,在等到黎希恩等人離開空艇之後,便走在他們前頭引路。



  視角切換至南方的海面上。

  隨著百餘聲的砲擊聲響起,被十多艘船隻所包圍的大魷魚怪全身被打出巨大的孔洞,就這樣吐出最後的墨汁,在海面上載浮載沉的。

  這些木製船隻的旗艦,在確認此次的勝利後,發出了響亮的號角聲,緊接著每艘船的船員開始不斷的歡呼。

  「呼…無損傷的取得了勝利,果然由海軍總督所領導的海上艦隊是無敵的存在呢。」坐在一個發亮的大圓盤前方的青年大大的吐出一口氣,並拿下自己小圓鏡片的眼鏡,揉了揉自己因為連續觀看這個大圓盤而嚴重疲勞的雙眼。

  結果青年才剛放鬆下來,突然背後就傳來一陣劇痛,讓他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快散掉了,而造成這股劇痛的不是別人,正式他剛才所提到的對象—菲洛利斯王國的海軍總督『切薩雷•蘇德•拉萊耶』邊境侯爵。

  他是有著碧色頭髮的強壯男子,渾身上下都布滿了肌肉,可以說是完全看不出來是貴族的生物。

  「真是鬆懈呢,都說過好幾次了,在船隻回港前可都算是危險期,給我打起精神。」切薩雷毫不客氣的再次用力拍打青年的背部。

  「是…是的,非常抱歉!」青年趕緊戴回眼鏡,並馬上轉過身來向切薩雷行軍禮。

  「哈哈哈,騙你的,其實我已經帶換班的人來了,你可以先回房間裡瞇一下了,等你醒來我們大概也回到岸上了。」切薩雷大笑著拍了拍青年的肩膀並說到,這種物理攻擊當然又對青年造成了損傷。

  「呃…好的…我馬上就回去休息。」青年露出無奈的表情,準備拖著疲憊又傷痕累累的身體回去房間。

  「喔!對了!」切薩雷突然又想起了什麼,而把青年一把抓了過來並說到:「岸上的小子有傳訊息來,說有寄給你的信件,等你下船之後就去收信處看看吧。」

  「知道了,感謝您的提醒。」青年勉強掙脫了切薩雷的手,再度行禮後匆匆的離去。

  「有什麼困難的話記得來找我喔。」切薩雷對著青年的背影喊到,青年也再次的向他行禮表示自己有聽到後,就這樣離開了。

  「嗯…因為犯了通敵罪而全家遭到逮捕啊…陛下找的理由可真爛。」切薩雷有些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頭說到:「就是因為政治上的小事,害那些優秀的官員一個個消失還真是讓人難以忍受。」

  「聽說『近海防衛軍團』的人最近經常來到我們這裡打探『博薩輔佐官』的消息,還經常擺出高高在上的態度,的確是挺令人感到不快的呢。」作為接替的人而跟著切薩雷一起進來船艙的年輕女性,把自己和切薩雷同樣髮色的長頭髮向後撥來避免干擾視線後,就開始專注的看著發亮的大圓盤並這樣回答到。

  「哼,外地人的集團竟然想從我這邊搶走人?就讓我來告訴他們我被稱作『南海鐵壁』不是沒有原因的。」切薩雷按了按自己的拳頭並說到。

  「反正近海區域本來就很容易有大海怪襲擊,就算一個連隊不小心被全部殺掉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呢。」年輕女性接話到。

  「唉唷,還真是暴力呢,我們可不是粗鄙的菲洛利斯人喔,不可以這麼粗魯的—。」切薩雷露出笑容說到:「應該要說光榮犧牲才對,他們可是保護國境,對抗海怪和邪惡的席諾斯人的英雄啊,這樣的英雄不就該送往英靈殿嗎?」

  「也對,身上有著席諾斯血統的我們有那個義務把粗鄙的菲洛利斯人都送去英靈殿,這是我們的使命。」年輕女性微笑著回答到。

  「喔,真不愧是我的女兒。」切薩雷大笑著說到。

  接著船艙裡的兩個人都開始大笑了起來,就像是在談論什麼高興的事情一樣。



  五六個小時後,船隻靠岸,被其他船員叫醒的青年睡眼惺忪地走下了船隻,雙腿才剛踏到地面上,一男一女與他穿著相同的制服、有著相同軍階的人便湊近他向他搭話。

  「唷,博薩輔佐官,這可真是災難呢,作為海軍總督的輔佐官執行了長達十四天的近海巡弋任務,在那位大人底下做事可不是鬧著玩的啊,該說真不愧是你嘛,居然撐過來了。」那名男性很熱情的向他打招呼,並同時搭上他的肩。

  「你看著我的樣子再說一次,你說這叫撐過來了?那我覺得你大概是眼瞎了。」青年『博薩輔佐官』一邊向他比出中指,一邊打了個呵欠。

  「別管那些了啦,最近港口附近新開了一家店,我們趕快一起過去吧!」那名女性一邊流著口水一邊說到。

  「又是吃的店啊…。」看著她流口水的樣子,博薩輔佐官嘆了口氣。

  「當然,你有見過她對吃的東西以外的事情有興趣嗎?」那名男性跟著嘆了口氣並說到:「好了,總之就先跟我們去吃頓飯吧,不然這傢伙恐怕就快要忍不住了。」

  「也對,不過好像有我的信,我想先去拿信,以免有什麼急事需要馬上聯絡。」博薩輔佐官回答到。

  「行吧,我們先到那家店等你,反正你也跟我們吃過不少家店了,一定一眼就看得出來哪家沒有吃過,先走了。」男性拉起女性的手走了幾步後,轉過頭看向博薩輔佐官說到:「最近『近海防衛軍團』的人經常出入這裡,而且一直在打探你的消息,你自己多注意,遇上危險就來找我們。」

  「好,我會留意的。」博薩輔佐官認真的點頭回復到。

  之後三人揮手道別,博薩輔佐官很快地便來到收信處。

  「有兩封信啊—一封是萊西汀伯爵寄來的,另一封是…有著閃電符號的匿名信件…看來那個人又寄信過來了啊,在這個時間點收到兩封信…看來我是大難臨頭了。」博薩輔佐官在官員用的單間裡自嘲著說著,並用拆信刀先打開了萊西汀伯爵的信件。

  「…什麼!?我家被抄了!家人全部被抓!信件到達的七天後就會處刑!所以必須盡快跟我一起討論救援計畫!?」博薩輔佐官大嘆了一口氣說到:「先把家人的危險放到一邊…不是叫我躲起來而是要我趕回王都?這也太過可疑了吧?」

86 巴幣: 4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3-04 11:39:1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