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73 失敗的價值

空想能手 | 2021-02-27 00:21:16 | 巴幣 2 | 人氣 27


  「單純的能量形式嗎…就算不用妳說,我接下來也會這麼用的。」海洛伊斯這樣說著,把戒指的正面對準再生公爵的方向,然後右腳則向前踩出,在觸地的瞬間—

  以她的腳所踩的地方為頂點,一座由側面來看是三角形,而本體看起來則像是被從正中間切開的四角椎、而地面就是將它切開的那條線的巨型土丘,與之前的牆壁一樣拔地而起,最高之處甚至直接來到了一千米,就這麼把巨大的質量從地面直接撞向再生公爵,把再生公爵直接撞上了天空。

  「喔,喔喔,膝蓋的骨頭好像插出來了一些呢,看來的確是有拿出一些實力了呢,不過—。」在再生公爵說話時,原本膝蓋附近的傷口已經全部癒合了。

  「吾可是有『高速再生』喔,不對吾造成好幾次致命傷就是毫無意義的事情,弱小的妳恐怕連對吾造成一次的致命傷都有困難吧。」再生公爵就像在做伸展運動一樣,就這樣悠哉地直接在空中甩了甩自己的雙腿。

  而就在再生公爵說話之時,把再生公爵頂上天空的巨大土丘卻悄悄的後退,讓再生公爵與巨大土丘間的產生些許的距離,就在再生公爵差不多說完話時,一道高牆突然在再生公爵的背後形成,同時,海洛伊斯把戴有戒指的那隻手向再生公爵的前方的方向揮去,原本後退的巨大土丘則立刻向再生公爵衝撞,把再生公爵直接壓向了那面高牆。

  「那我就直接把妳壓成肉餅!這樣會是幾個致命傷呢!」海洛伊斯大吼到。

  「難說呢,或許是幾十個吧,雖然吾大概還是死不了,不過吾喜歡的是戰鬥而不是疼痛—呢。」再生公爵一邊說著,一邊把聚集少許鬥氣的拳頭直接灌進土丘之中,這一擊直接粉碎了一半的土丘。

  「還沒完!」海洛伊斯把戴有戒指的手在空中來回畫了兩下,那些被擊碎的石塊變化作石彈向再生公爵砸去,而趁著這次攻擊爭取到的時間,海洛伊斯再次把戒指對準再生公爵,右腳再次向前跨出一步,踩在了土丘的頂點上—

  這瞬間,原本長度被再生公爵大為縮減的土丘很快地就恢復了原本的長度,甚至變得比原來還更加巨大,而這些額外增生的部分更是直接把再生公爵頂向了牆壁。

  「變成肉泥吧!」海洛伊斯再次大喊著。

  「吾就已經說過妳的術式很脆弱了,不要一直誤以為它們很耐打好嗎?」再生公爵在這種正常人應該緊張的生死關頭上平靜地嘆了口氣,並用自己剛才打破土丘的那隻手向後稍微用力一揮,使出了一記看起來施力不強的肘擊,就輕而易舉的擊垮了後方的高牆。

  「唔…還沒結束!」海洛伊斯高喊著,戴著戒指的手再次在空中來回畫了兩下,把高牆破碎的石塊也化為石彈砸向再生公爵,而在原本那面牆的後方又再生成了一道全新的巨牆。

  只不過這次再生公爵完全無視了那些石彈的攻擊,任由那些石彈劃傷自己的皮膚,然後用像擊碎那座高塔時一樣隨意的拳頭打向後方的牆壁,再次將它化為粉碎。

  「妳到底是有多喜歡消耗戰啊?吾不是早就說過跟吾打消耗戰是愚蠢的行為了嗎?妳還真是講不聽呢,就那麼堅持自己的想法嗎?」再生公爵嘆了口氣,然後就這樣雙手抱胸,讓自己只是在空中單純的飛著。

  「還沒完!一道不行就十幾道!牆體不夠厚就加倍增厚!」海洛伊斯這麼喊到,再生公爵的背後也因此升起無數道更加堅固的巨牆。

  「…吾有點厭了,毫無新意的招式,冥頑不靈的思考,真是無趣且弱小的人類,那吾就結束這場連戰鬥都說不上的『低劣指導』吧。」再生公爵說著,便再自己的右手上匯聚比之前多一倍的鬥氣量,並再次重擊自己前方的土丘。

  這次的土丘就沒有那麼好運了,再與再生公爵的拳頭接觸的瞬間,就立刻化為粉塵,並被再生公爵的拳風帶往海洛伊斯的方向,一時之間,原本的土丘不但化為了沙粒,甚至反向形成了一個以再生公爵拳頭為頂點的圓錐形,將海洛伊斯給吞沒。

  「咳咳咳咳咳。」沙粒灌進海洛伊斯的口鼻之中,讓她劇烈的咳嗽起來,不過就算是再這種視野不清的狀況下,海洛伊斯還是下意識的在自己的四周都先用高牆圍起來,確保一定程度的防護後才用自己的魔力把附近的沙粒全部融回地面,讓空氣一瞬間就便回清晰的樣子。

  也因此海洛伊斯才注意到自己面前的高牆並沒有升起,取而代之的是再生公爵就站在高牆本來要升起的範圍上。

  「比起架設沒有用的防禦,妳還不如把所有魔力都砸在吾身上呢,真是難教的學生。」再生公爵又嘆了口氣。

  「為什麼,沒有升起來?」海洛伊斯看起來相當震驚的說著。

  「這有必要問嗎?單純的把魔力連結切斷就好了啊,沒有魔力的輸入哪來魔法的產生。」再生公爵平靜的回答到。

  「可是妳明明就沒有匯聚大量的鬥氣或是魔力!怎麼可能做得到這種事情!」海洛伊斯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這也太浪費能量了吧?魔力連結這種東西明明只要匯聚一點能量,再從正確的地方輕輕揮過就能切斷了,你們難道從來沒有學過嗎?那也難怪你們完全都不會去改變魔力連結的路徑,看來就算是吾那個時代的B+級都能夠打敗妳呢,這可是基礎中的基礎喔。」再生公爵就這樣一邊說著,一邊靠近海洛伊斯。

  「我從來沒聽過這種事!」海洛伊斯看起來很不甘心的說到。

  「很正常啊,人魔大戰的時候這些正常的戰力大部分都死絕了,根本來不及教出下一代,而且你們菲洛利斯王國又是當時相當封閉的王國,當然不能會知道的吧。」再生公爵走到了她身旁說到:「不過你現在也知道了,之後妳就用養傷的時間來慢慢摸索吧。」

  這麼說完後,再生公爵用食指和中指輕觸海洛伊斯的右大腿,那一瞬間再生公爵的指頭發出了黑色的光芒,而下一秒,海洛伊斯的右大腿就這麼消失了,因為大腿的消失,膝蓋和小腿當然也和身體斷開了聯繫,這也讓海洛伊斯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不久之後鮮血便開始從身體的斷面和膝蓋的斷面湧出。

  「呀啊啊!」海洛伊斯在她自己有些吃愣的目光聚焦在自己的斷腿上後,才後知後覺的發出了慘叫。

  「真是沒出息呢,才斷了一條腿就叫成那樣,看來是沒怎麼受過傷呢。」再生公爵露出一副『妳還真浮誇』的表情,接著從自己的空間袋裡召喚出一瓶藥水到自己手上,她就這樣伸手遞給海洛伊斯並說到:「喏,止血藥水,大腿畢竟還是有動脈在的,不快止血的話會死喔。」

  「我不需要!誰會接受魔族的幫助!而且你是造成事情的元兇!少對我假仁假義了!」而海洛伊斯則立刻咬牙切齒的把手掌揮向再生公爵握這藥水的那隻手,似乎是想把藥水拍到地上,來表達自己的不屑。

  不過似乎因為海洛伊斯本人的戰鬥力實在太低,不要說拍掉藥水了,連讓再生公爵的手發生震動都做不到,她的手就與再生公爵的手重疊,她甚至還感覺有點痛。

  再生公爵看著海洛伊斯的手眨了眨眼睛,好一會兒才理解了對方的意思。

  「啊,吾可能握的太緊,真是抱歉呢。」再生公爵似乎真的覺得有些抱歉的把藥水直接丟向沒人的方向砸破,然後轉頭回來看著海洛伊斯問到:「這樣摔的角度和弧度有成功的表達出妳憤恨不平的態度嗎?還是需要吾再幫妳多丟幾瓶?」

  要是再生公爵帶著嘲諷的語氣說的話,海洛伊斯恐怕就會再次爆發,但麻煩的就是再生公爵似乎是真心這麼詢問自己的,讓海洛伊斯有氣也發不出來,海洛伊斯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小丑,頓時就沒了繼續吵下去的動力。

  「不用了…又不是我摔的,我是能發洩出什麼東西?」海洛伊斯雖然語氣還是不太好,不過至少已經恢復了冷靜,她也就在說話的期間從自己的空間袋裡拿出了高效的治療藥水。

  「果然有自己的藥水呢,不會為了發洩情緒就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再生公爵點了點頭表示對這個行為的認同,然後把食指指著海洛伊斯手上的藥水說到:「只是喝這個藥水會有點浪費喔,因為吾已經直接切割了妳的靈魂,妳的右腿已經無論如何都不會恢復了,就算喝了也只會有止血的效果喔。」

  「因為我是個愚蠢的人,所以還抱持著一些不切實際的期望不行嗎?我的財產沒有少到買不起這小小一瓶的『希望』。」海洛伊斯平靜的回答著,並喝下了藥水—

  結果也正如再生公爵所說,斷口上並沒有長出新的腿,而是被一層平滑的新皮膚所取代。

  「哇,這段話說的好有詩意啊,沒想到妳也能說出這樣的話呢,吾開始有點喜歡妳了呢。」再生公爵的手上突然出現筆記本和羽毛筆,兩隻眼睛綻放著神采,看起來相當興奮的接著說到:「吾可以把妳的這段話寫到吾的詩集裡嗎?」

  「隨便妳吧,我本來就沒有權利限制妳的行為,何況說出來的語言和文字都不是我一個人的東西—。」海洛伊斯撇開頭避開再生公爵的視線,並這樣說著。

  而再生公爵則打斷了她的話:「這說的可不對呢,雖然文字和語言都不是屬於妳的東西,但把他們用自己的想法排列,並因此而影響著其他事物,其中最重要的正是妳的想法,所以的確是屬於妳的東西,妳大可為此感到自豪。」

  「想法…是嘛…我這種人的想法也能影響到什麼事情嗎?我只不過是按照陛下所想的來做事情而已,幾乎沒有過自己的想法,就算剛才我真的表露出了我自己的想法,那也是敗北時所留下的淒慘話語,根本毫無意義。」海洛伊斯回答到。

  「是嗎?那麼妳的忠誠心也是毫無價值的嗎?」再生公爵再度把臉湊到海洛伊斯面前,看著她的雙眼接著說到:「萬事萬物都有其價值存在,認為一件東西毫無價值可是很不好的行為喔,哪怕那是妳屬於自己的東西。」

  「…妳到底想說什麼?我是越來越聽不懂了。」海洛伊斯別開視線。

  「嗯…是啊,吾到底想說什麼呢?該怎麼解釋呢?」再生公爵雙手抱胸,一邊沉思著一邊說到:「嗯…簡單來說就是無論是妳的忠誠、妳的頑固、妳的失敗、妳的詩句都是有價值的,雖然吾也不能保證其他人也像吾這麼想,不過就算如此,吾也始終會是肯定妳價值的那一個—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似乎有些被觸動到了,海洛伊斯一瞬間瞪大了眼睛,不過馬上就恢復冷靜並說到:「…妳的肯定能有什麼用處?我敗給了妳,失去了自己的一條腿,我成為失敗者的消息很快就會傳遍全國吧,妳的肯定能幫助我什麼?」

  「又不是小孩子了,自己的問題還是自己解決的好,而且只要換個角度看不就好了—妳可是和吾交戰過,而且順利活下來的人喔,再加上和吾戰鬥所獲得的經驗,這正是因為妳的忠誠、妳的頑固、妳的失敗,集合妳的一切才能獲得的成果喔,所以吾可以明確地說—妳的一切都是有價值的。」再生公爵說到。

  此言一出,海洛伊斯立刻瞪大了雙眼,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海洛伊斯用急促的話語詢問著,並自己看向了再生公爵的雙眼:「…我是有價值的嗎?就算失敗了也還有價值?」

  「沒錯,成功能獲得聲望,失敗則獲得經驗,妳必定會有所獲得,而讓妳獲得這一切的妳自身自然也是有價值的。」再生公爵點點頭說到。

  「我…是有價值的…是嗎?就算我沒為世界貢獻什麼也會是有價值的嗎?」海洛伊斯用顫抖的聲音問到。

  「那妳至少沒有增加衝突,沒有去毀壞這個世界,這樣的妳是有價值的。」再生公爵沒有任何遲疑的回答到。

  「那如果我去毀壞世界呢?這樣也還有著價值嗎?」海洛伊斯急促的問到。

  「這個嘛,至少混沌使徒之類的人會認同你的所作所為吧,因此這樣的妳還是有價值的。」再生公爵再次回答到。

  「也就是其實做什麼都可以嗎?…不需要真的成就偉業才行嗎?」海洛伊斯認真地與再生公爵對視著,然後猛然低下頭來說到:「之前對您口出狂言真的是很抱歉,希望您能夠原諒我的無禮,並收我為徒吧,我認為只要待在您的身邊我應該能找到真正的方向,請您同意我這個無禮的請求。」

  「行啊,只要妳願意讓吾寫上妳的詩句,並定期把酒送過來,收妳為徒也不是什麼問題,反正看那個小姑娘資質平庸,吾大概也會在這裡待一段時間,就當打發時間吧。」再生公爵用相當隨意的語氣答應到。

  「這種小事當然沒有問題,請老師今後多多指教。」這一刻,一開始滿臉憎惡的海洛伊斯變成了一隻溫順的小羊,並用尊敬的眼神看著不久前才剛砍斷自己一條腿的再生公爵。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