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75 壓垮眾人的真相

空想能手 | 2021-03-02 22:16:46 | 巴幣 2 | 人氣 63


  「…雖然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件事,不過我認為你大概也有同樣的問題要擔心吧。」黎希恩平靜的回答到。

  「嘻嘻,怎麼會一樣呢,我找的靠山足以保護我的安全,而殿下您找的可就相當讓人懷疑了,不是嗎?」哈維指著自己的脖子嘻笑著說到:「不過您能掌握的情報陛下又怎麼可能不知道,既然現在我的腦袋還好好的連在脖子上,那不就代表沒問題了嗎?您又有什麼權力能來審判我呢?嘻嘻嘻。」

  「你同樣的也沒有權力審判王族。」茱莉亞怒視著哈維說到。

  「是啊,我是沒有那種權力的,但是我沒必要選擇那種麻煩的手段啊,我有靠山,錢也不少,甚至我都不需要用我自己的力量,只要我稍微聯繫一些人,你們可就相當危險了—像是第一王子派系的人之類的,對吧?我有說錯嗎?」哈維嘻笑著回應到。

  沒有人回答哈維的話,黎希恩也只是保持冷靜的表情與哈維對視,等著他說出下一句話。

  「你們過於弱小,你們需要我的保護,而我則不一定需要你們,你們得記住這一點,搗亂的話—就讓你們消失。」哈維收起笑容,用冰冷的表情威脅到。

  然後哈維很快的就又恢復原來的笑容,嘻笑著說到:「開玩笑的啦,總之請你們謹言慎行,不然會發生什麼意外可就說不準了,我只是好心提醒你們幾句而已—尤其是殿下您身邊的茱莉亞•博薩更是需要注意的呢。」

  「你是什麼意思?」茱莉亞因為自己被點名而露出了明顯不快的態度。

  不過很快的就再次被黎希恩伸手制止,黎希恩也接替茱莉亞詢問到:「你這句話的根據是?」

  「啊~殿下您還不知道啊~嗯~我該不該說出來呢~好猶豫啊~。」哈維裝出扭扭捏捏的樣子,不斷的晃動身體說到。

  「請你說出來吧,你不說出來我們是不可能知道的。」黎希恩沒有伸出的另一隻手握緊了拳頭,強忍著怒意用平靜的語氣問到。

  「殿下您說的也對啦,這裡畢竟是我的地盤,就算是全國皆知的消息,我的確也能讓您無法得到相關的情報呢~不過啊~這樣說出來真的好嗎~?」哈維嘻笑著,把視線微微一偏,看向茱莉亞並說到:「說出來的話,您身邊的女人可就變得毫無價值了喔~雖然就算不說出來這個事實本身也不會有任何的變化就是了~。」

  「你…你不要太過分了!我怎麼可能會變得毫無價值!」茱莉亞這樣說著,雙眼卻看向了黎希恩,眼底閃過擔憂的目光。

  「當然有可能,只要放鬆警惕,毫不在意周遭的變化,一瞬間就讓自己變得毫無價值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呢,尤其妳這個人又只有家世背景還算是不錯,扣除這點之後,妳有哪一點配得上黎希恩殿下呢?靠妳的對殿下忠誠心嗎?」哈維壞笑著說到:「只靠忠誠心就想站在目標遠大的黎希恩殿下的身旁,恐怕是有一點吃力的呢,尤其是還想到那個『特別的位置』上的話,我就直說了—妳完全不夠格。」

  「你…你欺人太甚!你在說什麼…我…我完全都聽不懂!說我不夠格就把理由說出來啊!不要這要張口就說—。」茱莉亞在聽到哈維所說的話語後便感覺到了強烈的不安,像是為了掩飾自己的情緒一樣大喊出聲。

  「茱莉亞。」不過她的話語再次被中斷,這次制止她的不再只是手勢,而是黎希恩親自說出口的話語,雖然只有叫到她自己的名字,但是也足以讓茱莉亞意識到自己該停止了。

  只是極為平常的舉動卻讓茱莉亞更加不安,就算她明知黎希恩不會拋棄自己,但是卻因為黎希恩這個舉動或許也代表了他想聽到哈維所說的那些內容,這可能意味著—黎希恩很在意『茱莉亞』這個人的價值發生變動這件事。

  「就像茱莉亞所說的,你可能需要解釋一下才能讓我們明白,不過從你剛才所說的那些來判斷,我就先猜猜內容吧。」黎希恩面色凝重地說到:「博薩伯爵他…不,博薩伯爵家出了什麼事了」

  黎希恩一說出口後,茱莉亞和馬費奧兩人立刻露出震驚的表情看著黎希恩,並且很快的就理解了黎希恩是如何聯想到這一部份的,相較於茱莉亞久久無法恢復的驚慌,馬費奧則是已經恢復了冷靜,並用擔憂的眼神看著茱莉亞。

  而黎希恩此時則是無暇關注夥伴們的狀態,他全神貫注的看著哈維,深怕露聽對方所說的任何一個字。

  「哎呀,被猜中答案啦~也對啦~我剛才提示的那麼明顯,還猜不中就有很大的問題了呢~。」哈維嘻笑著說到:「既然答案都出來了,那麼殿下大概也能猜到大概的過程了吧,這可是有好好學習的十歲以下的貴族兒童都能答出來的問題喔。」

  「這是…以『通敵罪』或『叛亂罪』抄家滅族的意思嗎?」黎希恩問到。

  黎希恩說出這句話的瞬間,茱莉亞立刻看向他,震驚之餘還露出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答對了~看來黎希恩殿下的智商仍然在線啊~鼓掌鼓掌~。」哈維邊說邊笑著拍了拍手,然後接著說到:「沒錯,就是您說的那樣,因為觸犯了『通敵罪』,所以博薩伯爵家的所有人已經幾乎都被送進大牢裡了,不論他們招不招認,大概在十天內就會處以絞刑了吧。」

  「…絞刑…怎麼會…父親…母親…哥哥他們都會…。」茱莉亞失神的退後了幾步,然後在跌倒的前一刻,被伊凡諾給扶住,只是這樣也還是沒能讓她打起精神來。

  黎希恩用帶著哀傷的視線看了茱莉亞一眼,不忍的閉起自己的雙眼,然後接著詢問到:「…是父王下的命令嗎?」

  「當然,不然誰能動得了那個手握無數財富的財政部長呢?只有國王陛下才擁有這等權力了吧。」哈維再度看向了茱莉亞,壞笑著說到:「現在妳可以再一次質疑我剛才所說的了,妳現在還有什麼價值呢?作為一個從貴族跌到罪人身分的人。」

  「我…我…。」茱莉亞終於再也忍不住,淚水就這麼從她緊繃著的臉頰上流了下來。

  「夠了,茱莉亞有沒有價值不是你說了算。」黎希恩站在了茱莉亞面前,用自己的身體擋下哈維投出的嘲諷的目光,並接著說到:「雖然很感謝你和我們說了這麼多的內容,但是很抱歉的我們大概沒辦法再繼續奉陪了,現在我們有急事要做,就先告辭了。」

  「哎呀,您都還沒有從行政長官身上拿到通行許可是想要去哪裡呢?這樣所有的城門可是都無法通行的喔。」哈維嘻笑著說到。

  「…怎麼來的就怎麼回去。」黎希恩轉頭看向一直都沒有插話的皇家衛隊第三十三中隊,並說到:「啟動空艇,我們要回王都了。」

  「殿下的命令小的難以遵從。」第三十三中隊的中隊長直言拒絕到:「此艘空艇屬於陛下的資產,您只被允許使用空艇來對付『曝屍人』,其餘的狀況則需要亞黎行政長官的同意才能行動—此乃王命,請您理解。」

  這樣的回答讓黎希恩皺起了眉頭,只不過他並不是因此而生氣,而是理解了現在的狀況,而開始苦思對策。

  「嘻嘻,反正就是這樣啦,我是絕對不可能讓你們就這麼回去的呢,殿下您就老實的放棄,然後跟我開始準備參加宴會的東西吧。」哈維向著黎希恩的方向伸出了手表示邀請。

  「…如果我選擇的是放棄任務呢。」黎希恩握住自己配劍的握柄,用冷硬的語氣說著。

  「哎呀,我不是很推薦這個舉動呢,請您仔細想想過去談論的話題,不只是跟我談論的,是更為久遠的您跟『那位』所談論的話題…您能理解為什麼茱莉亞•博薩還能活蹦亂跳的呼吸著了嗎?」哈維微笑著說到。

  再思考了一會兒後,黎希恩終於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一樣的瞪大了眼睛,並接著用冰冷的目光看向哈維說到:「…因為我跟父王說了『我要帶上我的部下去執行任務』嗎?」

  「沒錯~國王陛下可是很守承諾的喔~希望您也能遵守您當初向陛下所承諾的呢~不然的話—」哈維將雙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作勢加大力氣,然後就伸長自己的舌頭作出快要窒息一樣的姿勢,並維持這樣的狀態用含糊不清的口吻說到:「是絞刑、火刑或是斬首,選一個喜歡的吧。」

  然後哈維很快的又放下了自己的雙手,收起舌頭嘻笑著說到:「我個人還是最推薦絞刑啦,畢竟這樣才能跟其他家人一樣啊,只有自己是例外應該不太好受呢—啊~這麼說起來只有自己一個人活下來似乎也算是例外了呢~真可憐呢~。」

  哈維的嘴角更加上揚,看向茱莉亞所在的方向,就像把中間的黎希恩穿透一樣,並這樣說到:「需要我幫妳嗎?我現在就可以幫妳準備絞刑的場所喔。」

  「哈維•克羅柏格•艾魯溫男爵,閉嘴。」黎希恩冷冷地說著,慣用手也一瞬間把劍稍微拔出了劍鞘,但是最終仍是默默的把劍收回劍鞘中。

  「好好好,我閉嘴,閉個五分鐘左右吧,接下來可得開始做正事了,我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浪費。」哈維先是舉起雙手一邊誇張的做出投降的姿勢,一邊說著話。

  然後在說完話之後,他用自己的大拇指與食指滑過了自己的嘴唇,做出拉上拉鍊一般的舉動。

  「空艇跟其他官方的通道大概都是行不通的,而且只要被他認為我們放棄了任務,他就隨時可以殺死茱莉亞…情況很嚴峻呢。」黎希恩與夥伴們湊在一起說到。

  「用教會的力量如何呢?讓教會運送我們出去。」埃德蒙多在這種狀況下終於也露出了認真的表情提出意見。

  「行不通的吧…城門的守衛一樣會檢查貨物,比起找一定得遵守規定的教會,還不如去找幫派分子幫忙呢—而且就你的人品來看,教會的人會不會願意幫助你都是很需要質疑的事情了吧。」馬費奧這樣說到。

  「確實。」伊凡諾也跟著附和到,一瞬間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好歹我也有說出自己的意見啦,不然你們到是說說看啊,尤其是茱莉亞。」埃德蒙多看向虛弱的低著頭的茱莉亞說到:「這可是你們家的事情,最該提出意見是妳才對吧,不准在那邊露出可憐的表情自己消沉了,快想想辦法啊。」

  「我…我又沒有很聰明…連父親都被抓了…這種狀況我是能有什麼好辦法啦……。」茱莉亞一邊說著,一邊抽泣起來。

  「看來只能聯繫王都的人,拜託他們先拖延一些時間了。」黎希恩接著說到:「現在願意幫助我們的大概只有羅莎琳…馬費奧,妳父親有可能幫助我們嗎?」

  馬費奧立刻搖了搖頭說到:「不可能的,那老頭只想做個閒散的貴族,完全不打算參與進政治裡,何況是這種大事,他是一定不可能幫忙的。」

  黎希恩只能轉而看向茱莉亞問到:「茱莉亞,博薩伯爵有跟妳說過遇上困難時可以找哪些人幫忙嗎?」

  茱莉亞吸了吸鼻子,用哽咽的聲音回答到:「有的,父親有說過遇上困難的話就去找財政次長萊西汀伯爵幫忙,說他是自己最信賴的人。」

  黎希恩聽完後點點頭說到:「好吧,那現在就先連絡上他們,從他們那邊了解情況後再來思考對策吧,得讓他們阻止處刑才行。」

  這麼說完後,黎希恩立刻從自己的空間袋裡拿出兩顆附上通訊魔法的寶石,一顆遞給了茱莉亞,一顆則是自己使用。

  兩人同時使用了寶石,首先接通的是茱莉亞。

  「啊,那個…請問是萊西汀伯爵嗎?我是博薩伯爵的女兒『茱莉亞•博薩』—。」茱莉亞的話才說到一半,通訊就被切斷了,而且怎麼樣都沒辦法再接通第二次。

  「看來萊西汀伯爵應該也聽到了風聲,所以不打算出手相助了吧。」馬費奧看起來相當失望地說到。

  「…同意。」伊凡諾也有些失落的應和到。

  「怎麼會這樣…這樣我還能去拜託誰啊…。」茱莉亞看起來相當無力地哭泣著說到。

  「嗯,看來能拜託的對象就只剩下那傢伙了呢。」埃德蒙多露出疑惑的表情說到:「不過那傢伙也悠哉過頭了吧,竟然都快過五分鐘了都還不接通訊。」

  「…感覺有點奇怪,羅莎琳再怎麼慢也沒有到過這種程度…希望只是沉浸在研究當中而已。」黎希恩看起來有些不安地說著,不過並沒有切斷通訊。

  「—時間到!」哈維把大拇指跟食指反向滑過自己的嘴唇,然後接著說到:「好了好了,你們想拜託的對象都是不可能接通電話的,不要白費力氣了。」

  「…你做了什麼?」黎希恩握緊拳頭,用充滿殺意的眼神看著哈維。

  「我做了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我還得介紹介紹我的新部下給你認識呢。」哈維嘻笑著說到。

  「我沒興趣。」黎希恩用斬釘截鐵的語氣回答到。

  「不,你絕對會感興趣的,你可以相信我這麼一次—出來吧。」哈維嘴角更加上揚,似乎是已經預料到了黎希恩一行人接下來的反應。

  「…這是在開什麼玩笑。」這次出聲的是埃德蒙多,本來反應都一直平平淡淡的他,此時也忍不住露出了怒意,看著哈維低聲罵到:「你這卑鄙的傢伙。」

  而其他人的反應則是更為劇烈,比起憤怒他們更多的是震驚,並且他們也在此時徹底明白了,他們大概永遠都逃不出眼前這名男性的手掌心。

  「這位是我的女僕兼護衛的艾希小姐,而這位呢—。」哈維狡猾的笑著比向站在自己身邊的女性說到:「是前宮廷魔法師第三席的羅莎琳小姐,你們可以趁現在好好認識一下喔~嘻嘻嘻嘻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