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71 相親宴會的事前告知

空想能手 | 2021-02-23 19:58:36 | 巴幣 2 | 人氣 25


  「您好啊,萊西汀伯爵,因為剛才跟海洛伊斯大人談話,我突~然~想再祝賀你一次~順便還有個重要的工作要交給你呢~。」在萊西汀伯爵一接起電話後,哈維笑嘻嘻地這樣說到。

  「您就直說了吧,我還有什麼拒絕的權利嗎?您完全沒必要用刺激人的方式來說話。」萊西汀伯爵雙眼緊閉,一副精疲力竭的模樣。

  「嘻嘻嘻,那還真是遺憾呢,沒想到一次背叛人的經驗就讓您受不了了—這種鬼話我可是不可能相信的~天知道你哪天會不會恢復過來並找我報復呢~?所以我當然要一直測試你囉~之後~一直~嘻嘻嘻。」哈維笑嘻嘻地說著。

  「……。」萊西汀伯爵眼睛微睜,露出銳利的目光,但是並沒有說出任何一個字來回應。

  「嘻嘻嘻,就算您不說話我也感覺得到您的殺氣喔~果然早就已經恢復過來了呢~不愧是下一任財政部長呢~。」哈維似乎很高興的笑了笑。

  「…我已經沒有退路了,我再怎麼愚蠢也不可能會把同在船上的人殺掉的,在我找到下艘船之前。」萊西汀伯爵微微抬起頭,冷聲說到:「下一個目標是什麼?是博薩伯爵在南部當輔佐官的長子嗎?」

  「哎呀,看來真的已經恢復冷靜了呢~沒錯喔~就是他。」哈維接著說到:「畢竟他現在正在軍艦上執行巡弋任務,不管是『皇家衛隊』還是『近海防衛軍團』都沒辦法直接對他出手。」

  「而讓他回到陸上的之後,也不能說是完全沒有問題呢,畢竟因為國王陛下的計畫,第四王子的派閥或多或少都與舊席諾斯王國的軍隊殘部保持聯繫,要是他得到家人全部被捕的情報,直接逃到那些叛軍那裡,我們就沒辦法乾脆地動手了。」

  「總之,您的任務就是謊稱你有能解救他所有家人的計畫,把他騙來王都,畢竟他是博薩伯爵家少數知道你跟博薩伯爵是密友的人,說不定會相信您說的話呢~。」哈維嘻笑著說到。

  「您對所有人的人際關係還真是清楚呢…。」萊西汀伯爵不帶褒貶意圖的喃喃自語到。

  「畢竟是我的工作嘛,反正您就放手去做,失敗了我也還有動用監察部的監察官和近海防衛軍團中兩三個師團的權限,要殲滅叛軍部隊應該不算太難,您就放心去做吧,您能成功當然是最好的,安心去做吧。」哈維微笑著說到。

  「連續說了那麼多次『隨意去做』,還真是明顯的在施加壓力呢。」萊西汀伯爵用銳利的目光盯著桌面,接著說到:「…已經不差這一個了,我會盡力去做的。」

  「嘻嘻嘻,那就拜託您了—喔,對了。」哈維像是突然想到什麼而愉快的說到:「我的部下已經確實的接收『貨物』了,這都得感謝您的協助呢,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歡迎你隨時開口喔~。」

  「…不需要,只要你不要再對我們施加危害就足夠了。」萊西汀伯爵直接拒絕到。

  「哼~也就是目前還沒有想要的啊,行吧~我會先記上這筆,等你之後有什麼想要的在告訴我吧。」哈維接著說到:「總之我暫時不會對你們出手,先這樣向你保證就足夠了吧?那麼我還有事情要忙就先掛了—信要記得寄啊,期待下次的合作。」

  通話結束,萊西汀伯爵在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後,似乎終於下定了決心,拿出抽屜中的信紙與毛筆,開始編織起謊言—



  正在飯廳裡吃著飯時,亞德里安哥哥向我說了庫雷格斯侯爵家的相親宴會—

  「蛤?宴會?侯爵家舉辦的宴會?說到宴會就會是酒…嗯,吾是不是也該去參加呢?」再生公爵看起來有些猶豫地說到。

  「那個…再生公爵大人,我想以您的個性應該非常不適合參加這次的晚宴,這次的晚宴主要是為了給貴族的子女們尋找對象的。」亞德里安哥哥看起來相當頭痛的說著。

  「別在意那些小細節,吾就是去喝喝酒的,這樣既能幫你們省些酒費,吾在路程中也能擔當你們的保鑣,而且吾自己也能喝到爽,豈不美哉。」再生公爵大笑著,用小指又拔開了酒瓶的瓶蓋,大口喝了起來。

  「呃…好吧。」亞德里安哥哥放棄與再生公爵的討論,盡可能保持冷靜,露出笑容看向我說到:「總之雖然那些賊人都還沒解決,但是作為貴族所該參加的活動是絕對不能缺席的,對作為斯托諾瓦家嫡系子女的我們來說更是絕對要參加的活動,何況大哥也到適婚期了,父親應該也會先讓大哥先回家裡一趟,再一起去參加相親宴會。」

  說實話,一點都不想去參加這種宴會,一方面是我的修練還沒有成功,另一方面則是單純的不想與陌生人見面,畢竟誰知道那些人當中又有多少人是我們家族的敵人呢?一想到對應每個人的時候都要十分小心就感覺很不安。

  但是亞德里安哥哥都已經明確的說這是必須參加的活動了,而且作為老師的再生公爵也打算去參加那個宴會,這麼看來我也只有『參加』這個選項了—

  於是我點頭回答到:「我知道了,麻煩亞德里安哥哥安排了。」

  亞德里安哥哥摸了摸我的頭,用溫柔的語氣接著說到:「不需要太擔心,妳還小,不需要這麼快就嫁出去,這次只是先帶妳見見場面,如果這次有哪些臭蟲想靠近妳的話…這樣的變態就由我和大哥來殺…咳,處理掉。」

  嗯?最後好像說得相當不妙啊…希望哥哥們不要真的在別人家裡幹出什麼事情才好。

  抱持著這樣小小的擔憂,我露出笑容問到我在意的問題:「莉薇亞姊姊也會一起過來嗎?」

  亞德里安哥哥在聽到『莉薇亞』時臉色微變,不過很快的就穩住了自己的情緒,保持溫柔的語氣說到:「是啊,不如說這種性質的宴會正是為了她這種年齡層的人所準備的呢,莉薇亞也已經舉辦過成年禮了,雖然還用不著著急,但是也已經可以出嫁了,好的夫婿畢竟有限,在調查清楚背景後趕快決定對象也不是太壞的選擇。」

  聽起來像是想快點把莉薇亞姊姊嫁出去呢…雖然莉薇亞姊姊自己大概也很樂意,但是總覺得跟我比起來有些不公平—

  正因為懷抱這樣的想法,我故意說到:「這麼說來,就算還沒有成年,好像也是可以先訂婚的吧,那我也要找一個不輸莉薇亞姊姊的好丈夫。」

  「咳咳咳。」這樣的話似乎成功的讓亞德里安哥哥陷入了恐慌,他帶著有些勉強的笑容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說到:「妳才五歲,不用著急這種事情,哥哥們和爸爸媽媽都會盡全力幫你找一個合適的夫婿的,沒必要自己冒著風險靠近那些野獸。」

  「那為什麼不幫莉薇亞姊姊找呢?」我嘟起嘴唇點出問題。

  這句話也讓亞德里安哥哥明白我是想讓他不要偏心,他於是嘆了口氣接著說到:「艾格妮絲,妳誤會我了,我們怎麼可能會不去在意莉薇亞未來的丈夫呢?我們已經把能查到的男人們的資料都交給她了,其中也已經先篩選掉很多的人,我們能做的最多也只有如此,就算是未來幫艾格妮絲妳選丈夫也是一樣的,父親和母親都不會多說什麼的,畢竟他們最希望的就是我們能把握住自己的幸福。」

  亞德里安哥哥接著嚴肅地說到:「妳很快的就會變成大人,判斷事情不能再這麼草率了,妳剛才的話被我們聽到還沒有關係,要是說給外人聽的話別人會以為我們全家欺負妾室的女兒,這樣會影響到家裡的聲譽,作為話題中心的莉薇亞也會更難找到對象的,希望妳以後能多思考再行動。」

  果然被罵了,也對,我應該要多加查證再說出口的,怎麼能這樣隨便指責家人呢?

  對自己不成熟的舉動感覺到羞恥…果然最近撒嬌的次數有點太多了吧,要是自己在不矯正過來,真不知道自己未來會變成怎樣的傻白甜或是刁蠻公主。

  「對不起,亞德里安哥哥,是我做錯了,下次我會確實的查證之後才會開口說話。」我低下頭道歉到。

  「也沒有那麼嚴重啦,要是做到每一字一句都要嚴加審查那該有多辛苦,只要在應該注意的地方多加注意就可以了。」亞德里安哥哥再次摸了摸我的頭,溫柔地說到:「妳還小,可以慢慢學,這樣等到長大的時候,妳自然就會精通這些了。」

  「也可以像我一樣,用拳頭解決一切,這樣就能直接迴避談話這個選項了。」再生公爵正好喝完手上的酒,於是在小指打開下一瓶酒前插話到。

  「不要聽再生公爵大人亂說,那是因為再生公爵大人足夠強才沒有事的,艾格妮絲絕對不能模仿,絕對不行。」亞德里安哥哥加重語氣說著,似乎是真的很不願意讓我朝著再生公爵的方向成長。

  不過這種事只要還是個正常人都能感覺得出來,所以我也直接同意了亞德里安哥哥所說的。

  「我知道的,亞德里安哥哥,你放心好了。」

  亞德里安哥哥這才鬆了口氣說到:「那就好。」

  此時,似乎是察覺到我們的談話告一段落,門外的傭人敲了敲門並說到:「代理領主大人,宮廷魔法師首席—『大地』的海洛伊斯•文森特大人要求進行會面。」

  這一瞬間,亞德里安哥哥的表情變得凝重了起來,而我當然也對這個屬於敵人那邊的不速之客感到不安,唯一處之泰然的,就只有端坐在大位上痛快喝著酒的再生公爵。

  「那我就先過去書房了—。」亞德里安哥哥才剛準備跟我說出到別的話,門外就傳來了剛才喊出聲的傭人的聲音。

  「等等,海洛伊斯大人!?」

  下一秒,飯廳通向走廊的大門便被打開,不過並沒有半個推開門的人,有的只有一名留有棕色的及肩波浪狀長髮,並穿著鑲著些許金邊的藍色絲綢製魔法長袍的一名矮小的女性。

  「不必麻煩了,我們就在這裡談就好。」那名女性用她沉靜卻帶有壓迫感的雙目緩緩看向我,並接著說到:「聽說您的妹妹之前受到附有詛咒的魔法道具所傷害,我有些在意的事情想要確認。」

  「感謝您的好意,但是萊昂諾爾老師已經確認過艾格妮絲的狀態,不論是精神還是身體都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應該不需要麻煩您來確認。」亞德里安哥哥盡可能維持禮貌的語氣說著,只不過看到亞德里安哥哥臉上的表情就會明白,他現在應該是火大極了。

  「那個男人離開中央已經很久了,對這種魔法道具的理解應該沒有我還來得廣,我作為宮廷魔法師首席可以這樣斷言。」『海洛伊斯』接著說到:「您難到不覺得由國王親自授與首席身分的我更適合來判斷這種事情嗎?您是不信任我?還是…?」

  就算對方做出半威脅的態度,亞德里安哥哥也是護在我身前,毫不鬆動的回答到:「離傷害事件都已經過去數十天了,我覺得早就過了檢查的黃金時間,現在應該沒有再次檢查的必要。」

  「這樣啊,看來不做出一些保證您大概是不會同意的呢。」『海洛伊斯』舉起帶有戒指的那隻手,嚴肅的說到:「我以文森特勳爵和宮廷魔法師首席的身分起誓,此次檢查艾格妮絲•斯托諾瓦身體狀況的過程中,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傷害她的舉動。」

  她說完話的瞬間手上的戒指便發出了絢爛奪目的七彩光芒。

  光芒消逝後,海洛伊斯便說到:「我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了,你如果還是堅持的話也沒關係,只是之後她要是出現什麼問題,你們就自己慢慢後悔吧。」

  「沒那種必要呢。」再生公爵放下剛喝完的酒瓶,笑著說到:「身體跟靈魂都很完整,吾說的準沒錯,妳想再吾面前賣弄知識實在是太不自量力了呢,至少再去修練個一千年吧。」

  海洛伊斯順著聲音,似乎有些警戒的看向再生公爵並說到:「…妳就是再生公爵嗎?」

  「沒錯,正是吾喔。」再生公爵笑著回達到,而海洛伊斯對此回應的則是充斥雙眼的怒意。

  「魔族的餘孽,妳的話與不值得相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