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六章—救援(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2-18 20:44:36 | 巴幣 18 | 人氣 104


城堡很大,但不可思議們全都熟悉城堡的路,連隱密的地下道都不放過。

桑普森、夏格爾和不可思議們此時在地道內緩慢移動,照理說,救人應該加快腳步,但他們還必須考慮愛麗絲的體力。

「愛麗絲小姐,累嗎?」瘋帽子停下腳步,轉身對無人的地方說話。

愛麗絲脫下斗篷的兜帽,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大呵欠。雖然在車上睡過一覺,但對小孩而言,只睡兩小時太少了。

「人家還能走……還能……」

「本喵來背小愛麗絲喵!」柴郡貓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在愛麗絲面前蹲下,「小愛麗絲,妳就在本喵的背上好好睡一覺吧喵!」

「謝謝。」愛麗絲爬到柴郡貓的背上,一闔眼就睡著了。

地道相當長,只有兩旁的火把作為照明,視線不佳,但是熟路和會魔法的情況下,他們可以不用看得很清楚,就能知道路。

走到了地道的盡頭後,瘋帽子把愛麗絲搖醒,輕聲說:「該戴上兜帽囉。」

愛麗絲迷迷糊糊醒來,從柴郡貓的背上下去,拉上兜帽後,整個人看起來像是消失一樣。

他們走上地道的出口,出口被一塊木板堵著,瘋帽子讓路給三月兔。

三月兔用力推開木板,伸出頭,看了一下四周,只有牢與石磚地面,空氣中飄著些許霉味。

「很好,沒人。」三月兔輕聲說道,率先跳上去。

柴郡貓背著愛麗絲上去後,愛麗絲便拉上兜帽。

等所有人都爬上去之後,青蟲小心翼翼將木板蓋起來,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三月兔記得凱爾賽和哈爾特被關在哪個監獄,監獄內沒有任何巡守人員,令夏格爾不禁拉高警戒,不斷注意四周。

這種危險的地方不可能沒有警備。夏格爾總覺得有點違和感,卻不打算跟任何人說,現在說了,搞不好會引起不必要的注意,至少也要等凱爾賽得救再說。

找到凱爾賽和哈爾特所在的大牢,三月兔一拳敲打碎門鎖,踢開鐵門,對著他們說:「快走啦,我們來救你們了。」

「三月兔!瘋帽子先生!」哈爾特雙眼亮起來,鬆了一口氣,他在這裡待到快要無聊死了。

「喔呀,殿下,您臉上的傷……」

「不要緊啦,只是被母后他們打了一下。」哈爾特搔了搔有點發疼的臉蛋。

「打一下個頭啊!哈爾特王子,請您記得自己是王子的身份。」凱爾賽忍不住勸誡,王子被打不是什麼笑得出來的事情。

「哈、哈哈哈……抱歉喔……我也不是第一次當場反駁母后了……」

「我覺得該注意身分的是你,凱爾賽。」夏格爾嘆氣,接著朝凱爾賽的頭頂使出一記手刀,沒好氣罵:「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改改你那種衝動的性格?就是因為這樣,出發之前我才擔心得要死!還不是因為你太衝動,才會捲進這種事情!講過幾百次不要插手別國的事情……(以下省略兩百字)」

「停、停、停!別唸了!我頭好痛啊……」凱爾賽抱頭,一副頭痛的樣子,他最受不了同事這樣子碎碎唸了。

「不好意思,打斷兩位。」桑普森插話打斷,「我知道兩位的重逢十分感人,但我們不是應該儘快解決女王嗎?不能一直讓盧埃林和睡鼠看家吧?」

「喔,這倒是,讓那個毫無戰力的孩子一直待在我家,時間久了也會變成危險。」瘋帽子指的是盧埃林,即使盧埃林擁有強大的魔力,也不會用。

不會用的自身的優勢戰鬥,就跟沒有戰力一樣。

「等事件結束後,我想探究他那誇張的魔力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太驚人了,我很久沒見到那種驚人的魔力。」

「羅密歐.蒙特鳩。」桑普森突然說出一個名字,「他的前世是羅密歐.蒙特鳩,不知道什麽原因,我個人推測是生前的執念,轉世時帶著記憶。轉世的時候,即使帶著記憶,也必須先經過一輪封印。」

「那是哪位啊?」凱爾賽滿臉疑惑。

「是維洛那滅國之前非常有名的天才魔法師。」

「我對他的印象就是猜謎很強、很聰明呢,呵呵。」瘋帽子露出饒富興趣的笑容,又說:「沒想到盧埃林先生會是魔法師的轉世,不過他究竟是有何種執念才能帶著記憶轉世呢?」

「對茱麗葉小姐的愛。」

「喔?究竟是怎樣的女孩能讓一個魔法師著迷到能帶著記憶轉世?」

「茱麗葉小姐無疑是一位魅力十足的淑女。」桑普森用自信的笑容回答。

「別聊了,出口快到了。」夏格爾停住腳步,並沒有馬上把門打開,而是輕輕打開一條門縫,確認外面有沒有異常。

「真奇怪……」夏格爾皺眉納悶,這究竟是怎麽回事?他看著空蕩蕩的走廊,違和感越發強烈。

「沒有氣息?」凱爾賽也警戒起來,他從在牢裡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沒人看守他們?

「會不會是怕了啊?」

三月兔的推測換來凱爾賽一記白眼吐槽:「怎麽可能!害怕戰鬥還來當什麼軍人啊?」

「我們國家才不會有這種笨蛋來當軍人,就算我們國家的戰鬥力沒有布林埃爾或卡依倫高,也不至於那麽糟糕啦。」哈爾特忍不住替自己的國家平反一下。

北方四大國中,國力最強、領土最大的國家是卡依倫,軍事實力最強、騎士們最嚮往的國家是布林埃爾,以魔法學術研究聞名的是北境,以變化萬千聞名的是不可思議之國。不可思議之國的總體軍事實力也是北方四大國中最弱的,但他們長年靠著變化女神的力量庇護和七大不可思議的守護,至今為止還沒有哪個國家真正攻破過不可思議之國。

對不可思議之國有懷不軌之圖者,一定會被女神的力量關在外面,連南方魔法師都未能突破女神設下的障壁,實在很難想像女神消失這麽多年還有這種守護力。

就算是布林埃爾,只要一旦意圖進攻不可思議之國,也會被障壁擋下來,這也是布林埃爾一直以來都只採口頭警告的原因——哈爾特很清楚這點,本想說艾諾王子應該能為了救騎士踏進來一次,卻派自己身邊的騎士,把自身的守護都解除。

哈爾特很清楚,艾諾皇子很強,強到壓根不需要護衛跟隨,就能把所有會危害自己的人全部剷除,即使沒了護衛,艾諾皇子也不會有事。

「果然安靜得異常。」青蟲輕輕嘆息,他們從剛才就一直沒有看見半個士兵經過,也沒有任何一個官員靠近這裡,十分不尋常。

「的確,和想像得不太一樣。」

「會不會是母后把所有的士兵都調到自己身邊去?」

「不,我們的計畫應該沒有走漏。」青蟲搖頭否認這種可能。

「很難說喔,那個女王會不提防你們任何一位不可思議嗎?」桑普森反而質疑這點,他用銳利的目光瞪向前方,右手緊抓著左手手臂,神情嚴峻。

「怎麽了嗎?」

「最好不要所有人都去跟女王打,凱爾賽和不可思議們先留在外面,哈爾特殿下請先準備穿上斗篷,牽好愛麗絲小姐躲起來。我和夏格爾大人先跟女王和士兵打,情況不對你們再進來。」

「只靠你們兩個太勉強了吧!」三月兔錯愕,接著時鐘兔搖了搖頭說:「不說作為布林埃爾騎士團的副團長的夏格爾大人,光桑普森一個人就能打倒很多人,不用半小時,女王身邊的士兵全部都會被他打趴……只是有一個問題……」

「的確是個大問題。」青蟲無奈說道,「桑普森還要跟女王打,就算他一人搞定了士兵,消耗也過大。」

「哎呀呀,這可真麻煩,果然我們之中得再有一人進去。」

「不,太多人進來,盧埃林和睡鼠就完了。」

「什麼意思?」

「那兩個人現在在女王所在的房間,手腳被綁住,眼睛也被蒙住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