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七章—四強賽與混亂的街(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10-10 20:00:06 | 巴幣 12 | 人氣 77


「啊——」不遠處傳來了淒厲的叫聲,盧埃林打了個冷顫,表情變得嚴峻,說:「惡魔出現了。」

「惡魔?」

「先過去看看吧,我感覺到不好的氣息。」

盧埃林和克拉倫斯趕到慘叫聲傳來的地方時,一名披頭散髮的女人身上有一對巨大的黑色蝙蝠翅膀,頭部長著類似牛角的銳角,皮膚比一般人類還要粗糙。

「奇怪?不是直接吞掉而是慢慢吞掉?」

「怎麽了嗎?」

「如果無法實現契約,惡魔就會直接吞掉當事人的靈魂並侵佔她的身體,但是現在卻是當事人的意識不在,惡魔沒有完全侵佔她的身體……這樣做對惡魔幾乎沒有好處吧?」

「這不是攻擊我的……雖然樣子和那天有點不同,但是輪廓一樣……」
「你被她攻擊過嗎?」

「嗯,就是三個人昏迷的那件事情,我也在場。」

聞言,盧埃林微微瞪大雙眼,當時就是他去阻止惡魔攻擊人,結果還是慢了一步,三個參賽者最後還是被惡魔吸乾精氣死了。

惡魔瞪向盧埃林和克拉倫斯,用力喘了幾口氣,流著口水,朝他們撲過來。

就在克拉倫斯想推開盧埃林的時候,盧埃林不知何時凝聚了一把巨大的湛藍色之箭,一擊打穿惡魔的身體。

惡魔躺在地上用力掙扎,盧埃林要補上第二發攻擊時,惡魔的形體突然間變成一攤液體,迅速移動到盧埃林和克拉倫斯腳下。

盧埃林抓住克拉倫斯,腳下出現一陣強風,兩個人被強風捲到半空中。

「克拉倫斯,你的光魔法有淨化效果嗎?」

「有。」

「我們兩個一起用力攻擊他。」

「我知道了,不能讓瘴氣擴散對吧?」

克拉倫斯舉起魔法躬光之箭矢的尖端發出一小團光球,對著地上半人形的惡魔射了出去,在惡魔身上的瘴氣擴散之前,瘴氣就被光團吸收掉。

在光團消失的時候,湛藍色的光束打穿惡魔的身體,惡魔淒厲哀號,哀怨瞪著盧埃林和克拉倫斯,卻沒有進一步攻擊,而是身上捲起一陣風,一邊流著紅黑色的血,一邊任由黑色的風將她帶走。

「嗚,好可怕的眼神……」盧埃林覺得頭皮發麻,一臉驚恐,但不忘要著地。

方才躲到一旁的人們帶著一絲膽怯走出來,看了一下四周,剛才的瘋女人似乎不會在回來,讓人們緊繃的神情放鬆下來。

「太厲害了!」

「簡直是英雄!」

「一招秒那個怪物耶!」

四周的人們圍著盧埃林和克拉倫斯歡呼,讚美聲不絕於耳。

「那、那個……我……呃……各位,沒有受傷嗎?」

「等等!請救救我女兒,她……她……」

一名婦女抱著六歲女童衝了出來,小女孩的臉色蒼白,呼吸很不穩定,盧埃林蹲下來,看了一下那個女孩的症狀,鬆了一口氣,「別擔心,她不會有事,沒被惡魔吸乾精氣。」

盧埃林的法杖發出,一顆綠色光球飄進女孩的胸口,女孩的喘氣聲變小,呼吸變得平穩許多。

「躺個兩天就會康復了。」

「謝、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

「那麽,地上這些人該怎麽辦呢?你有辦法把他們恢復過來嗎?」克拉倫斯一臉無奈,方才惡魔造成的混亂讓不少人陷入昏迷。

「至少有一半的人可能醒不來了呢……那個惡魔,下一次變成完全型態的時候,就會殺了艾諾先生和仙杜瑞拉小姐。」

「為什麼?艾諾是這個國家的皇子,惡魔的宿主難道不知道殺了艾諾是重罪嗎?」

「應該是惡魔指定的,惡魔和人類的契約本來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人類想要得到某個普通情況下得不到的東西或實現普通方法達不到的願望,惡魔也會向人類要求一個代價。艾諾先生的魔力很高,就被惡魔盯上成了那個代價。」

「等等,這不合理,為什麼要挑艾諾?其他人不行嗎?」

「對方的願望必須透過艾諾先生實現,如果只是這樣,惡魔大可選擇艾諾先生的父母或是他的弟弟或妹妹,甚至是仙杜瑞拉小姐也行,然而艾諾先生他可能是神明代行者的轉世,力量高於普通人,對惡魔來說,吞了他可以直接從中階升到高階。」

「你怎麽知道?」

「桑普森偷偷告訴我艾諾先生能做到刪除記憶……我就在猜他應該是上一任記憶之神的使者,因為完成任務的關係,神保留了他那時候的部分力量到這一世的靈魂上。」

「那如果你打輸的話?」

「那個惡魔會變成頂階惡魔,整個布林埃爾會被對方翻過來的。」盧埃林回答,克拉倫斯臉色瞬間刷白了幾分。

這是一個絕對不能失敗的任務,但盧埃林絲毫沒有半點把握。

就算進軍冠軍賽,那也不是靠他的實力,真的對上夏格爾的話……盧埃林用力搖了搖頭,打得贏惡魔一回事,打得贏人一回事啊!

「告訴我,有沒有我能做到的事情?」

「咦?」

「艾諾有難,我得幫他,我和我哥哥都是他的朋友,我不能眼睜睜看朋友面臨死劫,自己卻什麽都不做。」

「我……我不知道……只要我沒打到冠軍挑戰賽,對方大概就會覺得她的女兒有機會靠近艾諾先生,雖然後者不見得會理她,卻會給她毫無意義的希望,連惡魔都有可能稍微給她機會,會拖延解決的時間。直接殺了對方可能是個方法,但是我實在做不到……」

「我知道了,只要幫助你打到冠軍挑戰賽,對方就會放棄嗎?」

「如果對方自願放棄願望的話,我有可能能強行把她和惡魔分開,但是她和惡魔融合得太過徹底了,可能還是只能把她和惡魔一起解決掉……如果是她還沒被惡魔吞噬之前,她就來找我的話,我能完全把她和惡魔分開。」

換句話說——太慢了。除非對方的願望實現,否則不管怎麼做,宿主都是死路一條,但是對方的願望實現,換艾諾會死。

「你叫盧埃林對吧?」

「是、是的……」

「我們去向夏格爾副團長和艾諾申請城堡地下練習室的使用權。」

「咦?欸欸欸欸欸?」

「你會怕刀劍的話,就讓我訓練你到不怕刀劍。上次只有三個,現在有十幾個,下次會把國家翻過來,我們不能就這樣什麽都不去做,讓艾諾去等死。」克拉倫斯拉住盧埃林的手,回頭說道。

「在、在那之前,我們是不是應該,先找個人把地上的人帶走比較好?」盧埃林看著倒在地上的人們,好幾個人呼吸微弱到幾乎快斷氣。

就在盧埃林講完這話時,有幾個人把附近的巡邏兵找來,爾後,連救護隊都過來幫忙處理昏迷者。


夏格爾望著訓練場上的二人。

克拉倫斯帶著盧埃林說要借訓練場時,夏格爾和團長都搞不懂克拉倫斯想幹麼,基於克拉倫斯是他國的皇子,加上卡依倫和布林埃爾之間的友好關係,夏格爾和團長爽快答應了克拉倫斯的請求。

克拉倫斯並沒有使用弓箭,而是使用短劍,同時要盧埃林不要用法杖,只能用劍。

「聽說這裡似乎有有趣的事情。」艾諾從夏格爾的身後出現。

「與其說有趣,倒不如說,是奇怪才對。」

「等等,為什麼盧埃林會用劍嗎?」

「會喔,根據他的記憶,小時候好像有學過。」艾諾回答。

「別看盧埃林那個樣子,他小學……好啦,八歲是全國兒童劍術大賽的亞軍,十四歲得過青少年擊劍競賽季軍。」桑普森挑了下眉補充解釋。

夏格爾和凱爾賽一副不相信的樣子,盧埃林不久前明明就一副有尖端恐懼症的樣子,既然劍術很強,那根本沒必要怕刀劍。

「不用客氣,用你習慣的方法攻擊就好。」

「你不怕受傷嗎?」

「怕受傷的話,我現在應該老實待在卡依倫呢。」

「唔……那、那我就不客氣了。」

盧埃林說完後,雙手握緊劍,朝著克拉倫斯衝過去,高舉著劍,朝他砍了過去。

克拉倫斯基於反射動作舉起短劍接住攻擊,那一瞬間,他瞪大雙眼,立刻後退,讓盧埃林的第二次砍擊打在地上。

盧埃林的身體僵了一下,在看見短劍朝自己的後頸落下時,他屏住呼吸,以為自己死定了,但劍就停在他的頸部上方。

「為什麽不動了呢?」

「我、我……覺得……好、好可怕!」

「這樣不行啦,你要是看到夏格爾的攻擊就怕得要死,遇到艾諾的魔法和劍術攻擊不就直接出局了嗎?」
「可、可是……」

「那一招你能躲的,再來一次吧。」

就這樣,兩人一連過招了一小時,每過一小時就休息十分中,晚上吃飯休息一小時之後,一路練到晚上十點多,盧埃林才終於有辦法在克拉倫斯看起來要砍死自己的時候還手。

待在一旁觀察他們的夏格爾和艾諾,互看彼此一眼,對於要不要讓盧埃林參賽這點,他們的心裡已經有答案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