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五章—騎士競技(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8-15 17:38:08 | 巴幣 14 | 人氣 116


作者廢言區:由於作者還身兼代購工作,所以今天提前更新,我晚上八點要去幫客人下可愛的拉拉熊小夜燈。之後我代購的部分可能會停下一陣子吧,打算暫時專心解決掉《沉睡的茱麗葉》第二集、《天與空》第一集,而且我還要處理一大堆後續的委託代運、新娘飾品(耳環X2),所以整個八、九月其實我非常忙(九月要趕著出貨),進度上不來QAQ
不過這段時間幫人代購學到不少,也有嘗試進進看現貨,不過成效實在很糟糕還變成庫存壓力QWQ  反倒是採取海外代購特殊物品的比較賺錢,像是台灣找不到的書籍或是台灣找不到的拉拉熊週邊,這兩團真的有賺到一點錢。


盧埃林很想逃走。

他原本想利用觀眾的身分觀察情況,沒想到反而成了參賽者。

觀眾席的位置離比武台距離過於遙遠,和惡魔打起來,對方一定拿艾諾開刀,最好是能待在近一點的位置。

就算這樣,只要當守衛混進去就好,為什麼還要參賽呢?盧埃林站在大廳的牆邊,默默嘆了一口氣。

桑普森此時在另外一邊的賭場下注,賭場的人還不少,人們臉上都帶著雀躍的神情,討論今年騎士競技的參賽者。

盧埃林知道桑普森要他參加是為了賺旅費,但他不懂為什麼桑普森不自己參賽了。

不參賽就算了,賭博實在不是一件好事。他本想制止,但桑普森卻說是賺旅費的好機會,堅持要賭,還說不會把所有錢都賭光……誰信啊!

哎……先不說賭客們好像很開心,而且參賽者們也殺氣騰騰又來勢洶洶,他反而更想逃走。

「哎,到底為什麼我非得來這裡參加這個呢?」盧埃林並不想參賽,實際上他也可以選擇不參賽,女神沒有強迫他參賽。

「唷,我這邊好了。」桑普森從賭場的方向走過來。

「喔……嗯……」

「你好像很緊張呢?」

「突然就被抓來參賽,怎麼可能不緊張啊?我沒怎麼接受訓練……要跟一群孔武有力的人打架,再怎麼樣也太……」

「呵呵,我不覺得你會輸,畢竟,神明使者輸給普通魔法師,會把自家的神的臉丟光。」

「……做不到,我沒辦法在沒經過完美練習的情況下發揮實力。」

「就是這樣,你才拿不到冠軍喔。」

「啥?」

「你的膽子太小了,太過追求完美,平常心才是勝利的方法。」桑普森說著,又補了一句:「趁這次比賽練練膽吧。」

桑普森和盧埃林分開,先去了觀眾席,盧埃林則是待在大廳等比賽開始。

他不太熟整個競技場,還是隱隱能感覺到,競技場的魔力結構相當穩固,位於四個角落的守衛石像雖然平常不會沒事發動,但他確實感受到四個石像內強烈的光魔力。

競技場的魔力結構很複雜,要打破也不容易,更不用說四個石像還隨時都會架起防禦結界,即使是惡魔,大概也會被困在這裡逃不掉。

盧埃林坐在牆邊,拿出桑普森硬塞給他的騎士競技介紹手冊閱讀。

報名騎士競技的人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高手,還有代表各國的正規軍人,布林埃爾的騎士、魔法師、禁衛軍都不會在這場比賽中缺席……

規則很耿直,初賽、複賽都是生存戰,時間之內還能站在台上或是沒倒下去的,或著是台上只要剩下特定人數,就能夠進入決賽。決賽開始採取一對一分組對決,一路比到冠軍賽,得到冠軍的人就能夠挑戰第一皇子和三賢者之中的一人。冠軍的獎金很驚人,贏了冠軍挑戰賽,獎金還會加倍。

怪不得桑普森要他參賽!

獎金加上賭博賭贏賺來的錢會可說相當驚人,足以讓他和桑普森至少半年不工作,還能到處旅行又不愁吃穿。

仔細閱讀了一下場地圖和比武台的介紹後,盧埃林不得不佩服布林埃爾的競技場,比武台炸了還能自動恢復,場地也有嚴密的防禦裝置。

前面的比賽都採分組制,初賽分五組,複賽分四組。

第一、二組的比賽在開幕式結束後的半小時開始進行,比到中午之後,才會輪到第三、四、五組比賽。

盧埃林是第三組的,所以他就有時間能夠觀戰了。

兩組的參賽者全都卯足全力,用鬥氣或魔法拼命攻擊或是防禦,擋不下的攻擊極盡所能躲開,躲不開通常都會被轟下來或倒下去。

激烈的大亂鬥看得盧埃林只看了十分鐘,就不敢繼續往下看,退回大廳休息。

天啊!真的要打得這麼恐怖嗎!盧埃林面色鐵青,腦袋有些發暈。

中午之後,第三、四組的比賽開始。

盧埃林站在比武台上,雙腿有點發軟,身旁的人都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彷彿跟自己的對手們有著深仇大恨,一副要殺人的樣子,讓他很想乾脆棄權。

不過,盧埃林並沒有選擇逃下台。

他一直清楚知道,不管多困難的比賽,都要比到最後一刻,否則就沒有冠軍的機會。

比賽鐘聲敲響時,盧埃林本來想要退到一旁當觀眾,但是,一群凶神惡煞的壯漢們,拿著大劍、巨斧、短刀、長槍等鋒利的武器朝著他衝過來的時候,他腦中閃過很多畫面。

盧埃林瞪大雙眼,身體僵硬,呼吸幾乎凝滯,腦子一片空白。

砰轟——

等他回過神時,隔壁場地停止對決,觀眾席沒了聲音,裁判說不出話。

第一場地被炸出了一個堪比隕石轟炸過的大坑,只有盧埃林站著的地方完好,整個比武台幾乎毀了,其他人……魔法師們即時用魔力保護自己和其他不會用魔法的人,但還是全都受了重傷。

沒死已經是不幸中的大事了。

「怎麼回事?」在第四場地的凱爾賽一邊打掉對手的攻擊,一邊用眼角餘光瞥向第三場地。

方才忽然有一道湛藍色的光芒炸開,第三場地就毀了。

「第三組,結束,只有一人晉級,第五組請等待第一場地復原。」裁判舉起手時,對擴聲石注入魔力說道。

盧埃林並沒有馬上下台,而是雙手發抖,雙腿一軟,跪了下去,用力喘氣。

前世的記憶一閃而過,他下意識抱緊身體發抖。

盧埃林在其他負責活動人員的協助下,勉強下了台。那暴走的魔力讓不少人都討論起他到底有多強的力量,不過也有人對此不以為意。

他今日只需要上台一次,回到大廳後,也不等桑普森看完比賽,便自己回家。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