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五章—騎士競技(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8-22 20:06:51 | 巴幣 12 | 人氣 46


凱爾賽和桑普森回到家之後,桑普森敲了他房間的門好幾次,但盧埃林就是不開門。

「沒想到會變成反效果。」桑普森無奈道,神情凝重,「魔力暴走嗎……以前好像也發生過一次……」

「真的嗎?」

「嗯,曾誤殺過人。」

「喂!他的魔力這麼恐怖嗎?」

桑普森靜靜看著門,「這次運氣算好,只有輕傷,繼續下去,說不定會出現真正的死傷。」

「下一場是複賽,也是大混戰形式,要是他的魔力又暴走不就……」

「恐怕有人會死,也可能會終身殘廢吧?要是可以知道他的魔力暴走的主因就簡單多了……」

「你是他的朋友,應該最清楚吧?」

「不,我了解現在時期的他,卻對更早以前的他並不了解。」

「開什麼玩笑?這傢伙會放棄嗎?」

「如果不想出現死傷的話,理想狀態恐怕是棄權了,現在的我們問不出原因。」

「……喂喂,這傢伙這樣任務要怎麼進行下去?」

「要是能讓他說出原因倒很簡單,但他這樣鎖著房門,我也束手無策。」桑普森攤手聳肩,一手按著門板,「真要說,我和他認識也已經是他十六歲時的事情了,要是能從他這一世十六歲以前或是前世記憶中尋找蛛絲馬跡,也許有點救,但是時鐘兔不在,要回到他的過去恐怕是沒辦法了。」

「找我家皇子幫忙怎麼樣?殿下能窺探他的記憶,也能帶著一個人看他的記憶。」

「喔?此話當真?」

「真的啦!我可是親眼見識過殿下不只看了別人的記憶,還能刪掉別人的記憶喔!」

「看別人的記憶就已經是神乎其技了,刪除記憶已經是神的領域了。」

「神的領域?我家殿下這麼強?」

「至少我是第一次聽說有人類能做到記憶之神才能辦到的事情。」

窺視記憶可行,但裡面的人願不願意讓人看記憶就是另一回事了……桑普森皺著眉頭,神情依然凝重,「沒有時間了,明天盧埃林要比下一場……」

「我去帶殿下過來。」

「要是盧埃林不肯,依然能看嗎?」

「把人揍昏就好啦!」

桑普森猶豫了一會兒,點了下頭,「我會顧著盧埃林,麻煩你了。」

凱爾賽點了點頭後,衝下樓梯,快速跑出家門。

桑普森看著盧埃林的房門,低下頭,淡淡說:「線索不是沒有,只是有點不想承認而已。」

等凱爾賽說服並帶著艾諾過來,已經過了大約一小時,不只艾諾過來,連夏格爾都作為護衛跟來。

四個男人停在盧埃林的房間門口,桑普森先開口說:「盧埃林這一個小時完全沒有踏出房間,我先用穿牆魔法和隱形斗篷進去裡面確認他的情況。」說完,喪普森穿上隱身斗篷,穿過門板後,把房間的燈打開。

盧埃林縮成一團坐在床上,低聲啜泣,「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沒有想殺死誰啊……」

「盧埃林,你還好吧?」

盧埃林搖了搖頭說:「不要管我……」

「你的魔力突然暴走,是怎麼回事?」

「我……我……再這樣下去,會不會像誤殺提爾伯特那次一樣……我不想殺人了啦……」

桑普森用風術高速移動到盧埃林身旁,朝著他的後腦重擊,「抱歉,為了明天的比賽,我們需要理解你發生的事情……」他將盧埃林輕輕放下,替他蓋好被子。

桑普森開門說:「不好意思,艾諾殿下,這種時間還將您叫來這裡。」

「沒關係,請讓我看看他的狀況。」艾諾掠過桑普森身邊,進入屋內。

盧埃林被打昏,仍緊皺著眉頭。

艾諾握住他的手,空著的另一手伸向桑普森的方向,「你也想看吧?」

「對,我雖然有點頭緒,但希望能親自見證一下他從前世到十六歲之前的記憶。」

「我明白了,讓兩個人一起進去他人的記憶對我的負擔比較大,可能會跳過一部分,沒關係吧?」

「可以。」

桑普森和艾諾一起跪在盧埃林的床邊,兩人閉上眼睛,一起進入盧埃林的記憶。

盧埃林的記憶就像一張張的相片,並以很快的速度流進兩人的腦海中。

搜索記憶就像做坐上時光機,卻又進不去任何一段記憶,只能默默看著記憶不斷從自己眼前跑過去。

桑普森默默望著羅密歐衝進卡帕萊特家的墓園,不斷打倒守衛,然後一個不注意,被他從後面刺了一刀,搖搖晃晃進了茱麗葉沉睡的地方後,下意識別開視線。

臨死之前,羅密歐根本不在意卡帕萊特家,他只想要茱麗葉而已。

記憶不斷跳轉,來到了他這一次轉世,從出生到長大,父母總是要他和他弟弟學東學西,不准他們有意見,只要有意見就體罰,得名也不會特別稱讚,只會質問他們:「為什麼沒有拿冠軍?」

「原來如此,怪不得盧埃林的魔力到遇見時鐘兔之前,一點甦醒的跡象都沒有,他的父母過度壓抑他,讓他下意識將所有能反抗的能力全都封印了。」

「這個人的魔力很強呢……」艾諾額頭冒著些許冷汗。

「暴走成那樣也不奇怪。」

「我要收回魔法囉,繼續看下去,我的身體可能會開始不舒服。」

「好的。」

兩人回到現實,睜開雙眼,艾諾雙眼發亮,訝異說:「這個人的記憶裡的世界好有趣,有古老的建築物,也有我完全沒見過的建築物。裡面的人拿著一個很久的方形物體,用手指操控那個就能聯絡別人,好厲害啊!」

「您說的是手機吧?那是艾格勒斯獨有的聯絡工具,他們沒有魔法,倚賴著一種叫做『電力』的能量生活。」

「好驚人啊……電力是怎樣的能量?」

「有機會我再跟您說個詳細,先討論盧埃林的狀況如何?」

「的確,這才是我來的目的……看來讓他暴走的原因是……」艾諾摸著摸下巴,若有所思。

「嗯……應該是銳利的武器……」

「不過他的記憶中看來他學過劍術和防身術,怎麼還會怕劍呢?」

「學劍術時他沒有前世記憶,是恢復之後才怕的吧?」桑普森推測道,又說:「艾諾殿下,我有個不情之請。」

「請說。」

「可以刪除盧埃林前世死亡之前以及朋友遭到殺害的記憶嗎?」

艾諾一臉為難,無奈道:「對不起,只能刪除他這一世離現在大約一年左右的記憶。」

「如果刪除他在不可思議之國恢復前世記憶的記憶,能夠讓他連前世記憶都忘記嗎?」

「這個……不知道……擅自刪除關鍵記憶,可能會連同魔力一起關上,也有可能會造成對方的未來異常,後果我負不起,十分抱歉。」

「不,該感到抱歉的是我,不該提這麼危險的請求。」

桑普森、凱爾賽送夏格爾和艾諾到門口後,向他們道別。

「要阻止那傢伙參賽嗎?」凱爾賽望著二樓的方向問。

「不,這樣會傷到盧埃林的自尊心。」桑普森搖了搖頭,摸著下巴說:「但我有個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沒辦法了,先撐過複賽,決賽時,我或夏格爾把他打下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