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四章—愛麗絲與不可思議之國(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2-04 20:03:33


凱爾賽就算不想去見女王,也得去見。

他本就是受到布林埃爾的皇帝和第一皇子的命令,按照卡依倫、北境、不可思議之國,最後回到布林埃爾,逆時針繞大陸北方一圈。

他硬著頭皮來到不可思議之國的城堡,城堡位於國境之北,城堡相當華麗,相連的建築物有好幾棟,低層的建築物屋頂較平,高層的建築物屋頂全是圓錐狀,甚至整棟都是圓形的。只有幾棟建築的本體是方形。

城堡光外觀看起來就很複雜,比他故鄉的城堡還要複雜好幾倍。

他走向紅磚柱子前的那兩位士兵,說:「您好,我是來見女王陛下的。」

「女王可不是隨隨便便都能見。」士兵想也不想就拒絕凱爾賽。

「我是布林埃爾的代表,受到艾諾皇子、雷格陛下的指令過來給女王一封重要的信箋,我不能進去嗎?」

「你、你要怎麽證明自己是……」話還沒說完,凱爾賽直接把被放在圓筒中的信箋拿出來,信箋上刻著的名字是「艾諾」,下方還有布林埃爾的國徽。

「你可以進去了。」兩名新來的士兵都無話可說,能拿到皇子的信肩帶表示重要人物,他們無法拒絕讓他通過。

大門緩緩往上升,凱爾賽穿越門口的大橋,穿過前庭,進入城堡內部。

王室顯然有所準備,早已安排一人接待,站在大廳雕向前男隨從一見到他,走過去,敬禮說:「歡迎來到不可思議之國,凱爾賽大人。」

「謝謝,請帶我去見女王。」

隨從點了下頭,「這邊請。」說完,他轉身帶路,帶著凱爾賽前往謁見廳。

隨從開了謁見廳的門,讓路給凱爾賽過去後,把門關上。

紅地毯路面一直延伸到王座之前,兩邊的磁磚地板乾淨得發亮,空曠的空間有種壓迫感,凱爾賽不自覺緊繃起來。
女王就在王座上,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凱爾賽心裡就算有一絲不爽,仍下跪並稍微彎下身,說:「您好,我是代替布林埃爾的皇帝和皇子前來轉交一封信。」

「拿來吧。」女王冷淡命令,伸出手,接過凱爾賽遞來的信封。

她把信件倒出來,只看了一眼,「這是……南方……嗎?」她喃喃自語,腦袋隱隱發疼。

凱爾賽不知道這封信寫了什麼,艾諾皇子把信交給他時,特別交待他交到對方手上時,絕對不能看上面寫了什麼。

兩名士兵走進來,有事想向女王報告,但一看見凱爾賽就錯愕了。

「女王陛下,這個騎士就是昨天阻撓我們抓愛麗絲的人。」

「什麼?你們確定?」

「這身打扮和這醒目的髮色,我們絕對不會認錯。」

凱爾賽反擊:「欺負小孩很光榮嗎!」

「你不知道那個小孩只會帶來災難嗎?」

「我怎麽聽桑普森說她是『女神轉世』呢?為什麼她創造了這個國家還要被你們殺?未免也太可憐了吧?」凱爾賽反駁。

這話堵得兩名士兵沒話可說,對女王投以求救的眼神。

「放肆!竟敢干涉我們國家的事情!來人,把這個人拖出去斬了!」

「等一下!」一道宏亮的嗓音打斷女王,和女王有幾分相似的青年從外面走進來,他從剛才就在外面偷聽這些人的對話。

青年有著一頭黑髮,瀏海挑染成紅色,年紀二十二歲,穿著一身華麗的服裝,說明了他的身份不簡單。

「哈爾特,你來幹嘛?」

「妳想惹火艾諾嗎?」

「那個人會生氣?」

「搞不好不可思議會和布林埃爾打起來,別這樣好嗎?」哈爾特的語氣急了起來。

「你就是要站布林埃爾的騎士那邊?」女王瞇起眼,用銳利的目光瞪著兒子。

「您可以顧慮一下北方現在不能起爭執嗎?要是南方攻進來,我們和布林埃爾還在爭吵怎麽辦?他是艾諾的直屬騎士耶,艾諾要是因為這樣攻擊我們怎麽辦?」

「區區一個第一皇子為了一個騎士跟我們打起來,太可笑了吧?艾諾有這麽不理性嗎?」

「您想和布林埃爾交惡嗎?我們跟布林埃爾吵起來會給南方趁虛而入的機會吧!」哈爾特大力拍桌,站起來,怒瞪母親。

「來人,把這個不孝子跟騎士關起來!」

士兵們猶豫了一會兒,在女王的怒瞪之下,把哈爾特的手綁起來,和凱爾賽一起被押送到地牢。

哈爾特坐在牢裡,抱頭苦惱,「這下慘了,這樣我怎麽聯絡瘋帽子先生?」

「哈爾特殿下,抱歉,因為我的關係……」

「母后只要氣在心頭上,就會忘記顧慮大局。」這一次,真的要把那個女人拉下台,問題是沒有愛麗絲就不行。哈爾特一想到愛麗絲,頭開始痛了,他本來打算跟其他不可思議討論後再說,現在沒那種時間了。

「這種人是怎麽當上女王的啊!」凱爾賽吐槽,也佩服這個國家到現在還沒倒。

「要是能引起瘋帽子先生他們的注意,我們就有救了,最好是連布林埃爾都來關心。」哈爾特神情煩躁,焦躁感幾乎快佔據他的腦袋。

「這個問題有辦法解決啦!」清亮的少女嗓音從牢中唯一的窗戶外傳來,一名紅褐色雙馬尾和垂下的長耳朵的少女雙手按著牆壁邊緣,用力把身體往上擠,讓牢裡的兩人能看見她。

「三月兔!妳要怎麽解決?」哈爾特抬頭,雙眼睜大,把訝異寫在臉上。

「我先去通知瘋帽子,再去找布林埃爾的皇子。」

「妳要怎麽短時間把艾諾叫來啊?不用三天,母后就會把我們都砍了。」

「當然是……讓柴郡貓去啊!柴郡貓不是能轉移空間嗎?」

「柴郡貓沒辦法轉移那麽長的距離啦,而且你們的力量五年前被奪走一半,要怎麽在三天以內來回啊?」哈爾特一連串的質疑讓三月兔無言以對。

「如果有馬匹的話,能在一天抵達布林埃爾,但你們還要找人應該沒辦法那麽快吧?」凱爾賽思索著說道。

「可以啦!柴郡貓只要不走正常路就能一天內抵達了。」三月兔笑咪咪說道。

「不走……啊!捷徑?」哈爾特總算理解三月兔的意思。

「對啊!我去跟柴郡貓說啦,你們撐著點,我們很快就來救你們了。」

「謝啦。」哈爾特打算就這樣看著三月兔離開時,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幫我和瘋帽子先生說我需要小愛麗絲的力量了。」

「為啥?」

「現在不能直接說,瘋帽子先生知道。」哈爾特放輕音量,瞥了木門一眼,這扇木門很厚,四周的磚牆更厚,幾乎是阻擋了聲音傳出去的可能性,但俗話說「隔牆有耳」,難保不會被聽見。

三月兔放開抓著窗邊的手,趴下來,用爬的沿著草叢後方移動,一個紫色漩渦出現在她前面,她想也不想直接跳進去。

她一睜開眼,已經在一間服飾店內,坐在圓桌前的金髮中長髮男子露出優雅的笑容說:「歡迎回來,三月兔。」

「快感謝本喵把妳帶回來吧!」貓耳男子搖了搖細長的條紋貓尾。

「是是是,真是感謝。」三月兔敷衍道,接著大力拍了一下貓耳男子的肩膀,「王子殿下剛才賦予你一個超級重要的任務。」

「什麼重要任務啊喵?」貓耳男子皺眉,有不好的預感。

「去布林埃爾找第一皇子救人,哈爾特和布林埃爾的騎士被關起來了。」

「喵嗚!哈爾特那傢伙很麻煩耶喵!」

「柴郡貓,你走捷徑吧,那兩個人可能活不過三天。」三月兔語重心長說道。

「喵……真沒辦法,救出他們後,本喵要勒索哈爾特。」柴郡貓垂下尾巴,無奈回應。

「隨便啦!晚點你快出發,來不及就糟了。」

「那麽……」金髮中長髮,穿著一身白色燕尾服,戴著白色高筒帽的身世,啜飲一口紅茶,翹著長腿說:「哈爾特有轉達其他話嗎?」

「他說需要愛麗絲的力量。」

「哎呀?哈爾特終於鐵了心要解決自己的母親嗎?」男子稍稍瞪大,有些驚訝,卻又不太意外。

「什麼意思啊?」

「哈爾特想把女王的力量搶過來,需要愛麗絲。」

「本喵超超超贊成!舉雙手雙腳贊成,本喵早就看女王不順眼了喵。」

「我也舉雙手雙腳贊成,開什麼玩笑!多虧女王,我的力氣變得很小耶!」三月兔鼓起臉頰抗議。

「不過呢,單靠我們和愛麗絲贏不過那一位,恐怕要請『他』來幫忙了。」

三月兔先是疑惑了一下,腦中一個人選,「啊,是那個人嗎?」

「是,他昨天來不可思議之國了。」

「喔喔喔!哈爾特和騎士有救了耶!我得趕快去通知其他人了。」三月兔一說完,無視門板,直接撞門出去。

瘋帽子苦笑著,看著地上的碎木塊和碎玻璃,說:「務必要賠我一扇門啊,三月兔。」

「本喵也要出發啦!」柴郡貓並不是從正門,而是打開窗戶,跳了出去。
92 巴幣: 18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